《商势-生意靠这样做大》 审势 一
关注世事,用政策眼光经商(1)

    引子:五百多年前,晋商成为明清最显赫的商帮,虽然当时山西商业是发达了,然而由于受眼光局限性,在商囿于商,缺乏政治眼光,很快从历史舞台上消失了。

    那时山西人重商观念强,山西人“学而优则商”,而不是“学而优则仕”。他们认为经商强过当官。晋人不愿为官,做官要担当风险,薪俸又少,还要善于察言观色,不小心,就会得罪权贵,轻则丢官,重则杀头,成天提心吊胆,哪里比得上商人?

    正因为如此,到了清代,山西也没出过什么有影响的大政治家。虽然高官也不少,但大都是靠捐输得来的,这只是商人为了提高自己政治地位而做出的一种权宜之计。

    用商人眼光去算计政治,玩弄政治,是晋商的一大特点。晋商常施恩于普通儒生、小官吏,以此作政治投资,这些人一旦得势,对有恩于己的某家商号可能感恩戴德,从而带来利润,这是一种典型的投机生意,缺乏长远的眼光。

    晋商与政治依违两可,是为了自己赚钱的需要。晋商对清政府以及官吏的态度便是如此。山西商人可以出入王府如履平地,可以与权贵政要呼兄道弟。甚至皇太后慈禧也对其青睐有加。但是,这都是酒肉朋友,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晋商投了大笔的金钱,也赚回了丰厚的利润,但买不到一个能代表其利益的阶级,晋商始终没有培育自己利益的代言人,也一直没有培养一个代表自己利益的政治集团。

    这造成了晋商在近代的历史大潮中始终是旁观者。始终关注于自己的金钱利益,而对政治不闻不问。晋商兢兢业业地经商,除了商务,再没有值得他们关心的事情了,什么政治、文教、晋商是不屑于谈论的。即使谈论,那也是为了能更多的赚钱。久而久之,晋商把自己局限于“商”的领域内,他们丧失了对于政治、对于政治形势深层的洞察力,当晋商衰败之时,墙倒众人推,摧枯拉朽,这种缺陷愈到后来愈明显地表现出来了。

    晋商把自己局限于商人,用商人的眼光看待一切,对政治如此,对文化教育也如此。晋商虽瞧不起读书人,但晋商却十分重视教育。对子弟、甚至对商号的员工都注意进行教育。但教育完全是为了培养子弟经商才能而进行的。

    教育的目的是为了经商。它类似于我们今天的职业教育。因此,晋商不太重视对子弟综合素质的培养,而是仅限于商业能力的培养。这种教育虽能学得一技之长,但对于综合素质的培养则是十分缺乏的。

    从商业眼光看,这种教育下培养的学生可能成为商业高手,但对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大道涉及不多,这就限制了晋商的视野,使他们只知道用商人的眼光看待问题、分析问题,而对世界大势、时代潮流却知之不多。

    纯功利性的教育对晋商的不利影响还表现在:对子弟综合素质培养的不重视,使晋商失去了自我更新的能力,不能顺应时势的发展,始终抱着传统的经商观念,不愿意也不能真正接受新事物,抱残守缺,这就限制了他们向现代商业转型的应变能力。

    长期以来,晋商以自己所从事的职业自傲。这种优越感让晋商能“坦坦荡荡经商”,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他们由此获得了许多心理优势,这对于晋商的持续繁荣是有好处的。另一方面,晋商当时手握全国的金融大权,个个腰缠万贯,然而由于受眼光的局限,到了后来,他们竟将经过几代人努力拼搏所得的巨额资金窖藏于地,没有把资金投入到现代工业,使得晋商在近代那么激烈的政治变局、经济变局中没有置身于时代大潮其间,晋商的身影消失了,这是晋商的悲哀,也是中国的悲哀。

    试想,假设晋商当年把自己雄厚的资本投入到近代工商业,那将是一个什么情景?晋商对现代政治的迷惘不仅造成了他们自身的可悲结局,也造成了中国近代工业发展史上极大的缺憾。

    我们不能说晋商没有政治眼光。他们也有对政治的预测,有对政治风险的规避。应当说他们并不缺少政治见识。但晋商始终恪守自己的商人身份,并不愿意改变自己不愿卷入政治的初衷。墨守于商的观念曾成全了晋商,最终也毁了晋商,一毁一荣,中间包含着无尽的历史教训。

    总体而言,由于晋商过分注重商业利益,把自己眼光局限在商业领域中,故步自封,以至于失去了对世界大势的判断力。

    在近代的中国,经历着最剧烈的社会变革,各种政治阶层都在重新整合、排序,面对这时代的大潮,晋商仍固守老套,一味明哲保身,不积极投身政治变革,最后只能沦落为时代的弃儿。

    晋商最终迅速走向衰败与他们对于现代政治的隔膜有很大关系。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是相当惨重的。

    一个个曾经显赫一时的商号倒下了,晋商在这一片倒塌声中,结束了自己的故事。

    任何事物有生就有灭,有开始就有终结,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局。晋商在走过了五百年的辉煌历程之后,终于无可挽回地走向了它的终点。

    中国现代的商人有着关心政治、参与政治的传统。按理说,人的生存发展环境是由整个社会去维持的,人人都负有责任。但在数千年的历史中,中国政治是仕人的事,政治高高在上,这未免使很多商人有了这么一种想法:国家大事,与我何干?即使到了今时今日,仍有很多商人这么想。

    意大利人对商业和政治关系的体认是:商人不能依靠任何政权,商人的活动应始终立足在一个“利”字上,做政治的永远的旁观者。政治的一个精神是牺牲,牺牲是为公,为了多数人的利益而牺牲个体,是政治默认的行为。而商人的精神则是为私,所有的商业活动都是为了图利。

    为私的商人不愿意自己牺牲,因此他们不介入政治,一如引文中的晋商。这是几千年来商人们的通病。这些商人忘记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古训,而且忘记了作为公民在国家政治中所应有的权利和义务。

    时间进入20世纪之后,这一切已经改变了。此时再坚持认为商业可以不依靠政治,就未免固执了。

    现代商业发展趋势要求商人将政治家的战略眼光运用到商业经营上来,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就必须要有这样的一种眼光。

    关心国家大事历来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对人民的要求。也许正缘于此,现代许多商人就十分关心政治。

    比如温州商人,他们对选举十分关心,对于他们来说,选举是自己当家作主的体现,替自己说话、办事,尤其不能马虎。在外地有很多经商的温州人,在选举期间都放下自己的生意,专程坐飞机回温州去填写属于自己的一张选票,并且还热衷于了解被选举人的为人和相关背景。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