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棒打桃太郎
作者:小鱼  文章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3/21 19:05:00  文章录入:newdu  责任编辑:newdu

 

第四章


  环视着这有如古代宫殿般的庭园住宅,高念瑾嫉妒的咒骂了几句。池塘边的屋子……她边走边张望着,终于看到了一个几乎是小湖的“池塘”。
  有钱人就是这点讨厌,连佣人讲话都会故意谦虚过度。虽然高念瑾心中絮絮叨叨的,但脚步还是乖乖的往那边走去。
  走在石板铺设的小径上,还未看见任何人影,高念瑾的耳朵已经敏锐的听见了一连串的声音,似乎是一种金属和钝器相击所发出的声响。
  本着好奇心和手中姑妈托付的使命,她加快了脚步,往声音的来源走去。一转弯,她却愣在原地,膝盖以下的神经完全接收不到大脑传来的前进指令。
  眼前是一座很棒、很宽敞的道场,而场中央有两人,一个身着道服,手中拿着竹剑;另一个则是一身的紧身白衣,细长的西洋剑则在他的手中轻灵颤动。
  双方之间的比划相当热烈,一来一往之间毫不含糊,且两人的动作俐落灵活,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高念瑾就这样看着,眼中充满了赞佩的光芒。
  “如何?很棒吧?”一道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嗯,很棒。”沉迷在眼前较量的高念瑾根本舍不得转头去看看来者何人。
  一声轻笑响起。“不过认真的说起来,应该是西洋剑占上风。”
  她点点头,视线还是在两个移动的人影上打转。“对啊!因为西洋剑一直保持着攻势,竹剑只能防守,完全没有转守为攻的余地。不过整体来说,他也算是相当不错了。”
  “说得好。”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停了停。“今天你很幸运,看到了这么一场比赛。”
  “噢。”难不成这两人还有什么大来头?
  “咦?你看不出来吗?”原本淡淡的笑意,现在却有点忍笑的感觉。“拿西洋剑的是日本西洋剑大赛的高中组冠军;另一个则是日本剑道的高中组优胜者。”
  哇!原本已经看得赞叹不已的高念瑾听他这么一说,更是崇拜得差点五体投地。
  “真的?”
  “我骗你又没什么好处,而且中岛和彦和渡边良二的名号又不是别人假得来的。”快了快了!他就快要笑出来了!
  中岛和彦和渡边良二!?
  她猛然转回头,惊骇的看见桐生昂夫的脸就在她眼前。“你说他是渡边良二?”
  骗人的吧!她这么希望着。
  桐生昂夫耸着肩,一脸的无辜。“没人说他不是。”
  “昂夫,你叫我干嘛?”一个讨厌的声音传入高念瑾耳中,让她硬生生的打了个寒颤。
  桐生昂夫坏坏的笑着,硬是把想拼命将自己藏起来的高念瑾给揪了出来。“不是我叫你,是她啦!你的客人。”
  客人?谁是谁的客人?高念瑾恨恨的瞪了桐生昂夫一眼,不甘不愿的抬起头来。
  “你在这里干嘛?”
  奇怪的问题,正好符合这个奇怪的气氛。
  渡边良二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她的问题给弄得莫名其妙。“这是我家啊!我不在这里要在哪里?倒是你,我才要问你怎么在这里呢!”
  这是他家?高念瑾只差没有眼前一片乌黑的昏倒过去。“我来干嘛?”想了一会儿,她才想起被她丢在一边的食盒。“真敢说呢!堂堂渡边家的少爷居然叫小店的外送,连带累了我这个跑腿的。”虽然抱怨着,她仍快手快脚的将那些食物给端出来。
  “兰屋是你家开的?”中岛和彦擦着汗,一脸诧异。
  “多谢各位的光顾,麻烦赶紧用完,我赶着走。”她也不回答,只是很不客气的催这三个人赶快吃东西。
  真是开玩笑!知道了这是渡边良二的家,她哪还有那个闲情逸致陪他们打发时间?
  “急什么?吃东西太紧张,可会消化不良。”桐生昂夫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嗯,很好吃。”
  她快疯了。“那你们慢慢吃,吃完了再打电话叫我们店里的人来收盘子,再见。”
  “你到底在急什么啊?坐下来慢慢等嘛!”中岛和彦拉住她,硬是将她拖到门廊边坐下,完全对她的抗议表情及推拒动作置之不理。
  “拜托你们行不行?我的作业没写,家事没做,你们存心让我今天晚上不能睡吗?”气死了,这些家伙为什么总以为别人和他们一样闲闲没事做?
  “作业没写?”桐生昂夫又吃了一口。“不用担心,这种事情良二常常做。”
  “你拿我和他比?”
  这句话马上引起另一位当事人的不满。“你那是什么语气?我哪里比不上你?”
  “你哪里都比不上我。”
  渡边良二的火气正要发作,却被中岛和彦挡了下来。
  “好了,吃东西的时候不要吵架。学妹,你就先在这里等好了,不会花你多少时间的。”
  副会长开口,他们也不敢再造次。两人乖乖的转过头,一个张口,一个闭嘴。
  天已经暗了,虽然还有几抹橘黄,但是已经可以望见稀疏的几颗星子努力的闪耀着。
  高念瑾悄悄的打了一个呵欠,她一向不喜欢看星星,因为只要她仰头瞧见那些闪闪烁烁的小光点,她便会想起她不想记起的——有关于父母的回忆。
  都快一年了,她过这种生活也快一年了。
  撑着逐渐沉重的眼皮,高念瑾心里有些悲凉,唉!这种日子不晓得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喂,学妹……”桐生昂夫正想转过头唤她,却被一旁的渡边良二伸手捂住嘴。
  他指了指倚着廊柱的她,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        ☆        ☆
   
  当高念瑾一睁开眼时,就见昏黄的半月正高挂在天边。她猛然坐起身,完了!现在是几点?
  “喂!那是我的外套。好心点,别丢到地上去。”渡边良二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外套?她低头一看,发现膝上有一件大外套,盖得她暖暖的。“现在几点了?”
  她拿起外套递给他问道。这下该死了,在外面晃了那么久才回去,高念瑾不太敢想下去。
  “才八点多而已。”
  才?她慌忙站起身,拉了拉衣服的绉折。“多谢你让我睡了一觉,再见。”高念瑾匆匆忙忙的拿起食盒就要离开。
  “如果你晚一点回去的话,会怎样?”总不会把她赶出去吧!女生就是爱穷紧张。
  “这不是会不会怎样的问题,而是责任感。我就是因为有责任感才会紧张,这是一件好事。”。
  “紧张过度也算好事?”真奇怪。
  “谁紧张过度?”他欠扁。“你这个没神经的,少在那里胡说八道!”高念瑾简直受不了这个自大的家伙。
  他没神经?“我身上的神经恐怕和你是一样多的哦!小姐。”他就不信每次都讲不过她,毕竟他也是常常和桐生昂夫“切磋”口才的。
  “你脑袋里的东西大概就比我少了吧!”老实说,和他吵架真是一种乐趣,不过此时此地,她可没时间和他蘑菇。“我要走了,希望你们下次不要再来麻烦我。”
  “要我送你回去吗?”渡边良二倚着廊柱,笑容有点诡异。“我们这边比较安静,难免有时候会出现一些奇怪的老头什么的,我可很难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比较不想遇见的是奇怪的高中男生。”也就是渡边良二你。“只要你别烦我,我保证没人碰得到我一根头发。”
  他的好心可真是不值钱呀!“太糟蹋别人的好意是会遭天谴的。”渡边良二很不服气的告诫着她。
  “少夸耀你少得可怜的慈悲心。”对他的“好意”她一向感受不到,何来糟蹋之有?
  对她不屑的讥讽,渡边良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怪异神色。“那就不送了。”他丢下一句话转过身,迳自往屋内走去。
  她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高念瑾正暗自反省着自己的言行时,却见渡边良二又转过身来,一脸迷人的怪笑。
  “忘了告诉你,‘兰屋’的东西很好吃,再加上你的面子,我会多多捧场。”
  妈的!他老是喜欢讲一些她最不想听见的话!
  “加上我的面子做什么?本姑娘不卖笑!”要不是前车之鉴让她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她早就冲上前把他撕成尸块了!
  没想到渡边良二反而很赞成的点点头。“那很好,真高兴你没有出来残害大家的眼睛。”
  够了!她为什么要站在这里接受他的侮辱?—
  “渡边良二!你的皮最好给我绷紧一点,咱们这笔帐留到明天我连本带利、一分不欠的还给你!走着瞧!”浑身冒着怒焰的女战神转身拎起食盒,气冲冲的踏着大步离去。
  “等一下。”渡边良二突然出声唤住她。“你要走了吗?”
  哼!现在才想道歉,不可耻吗?“不走做什么?我可不像你,整天闲着没事找人消遣!”
  “我只是想告诉你,那边是我家的佛堂。如果你要从大门出去的话,最好走另外一边。”他有时也是很好心的。
  只见高念瑾整张脸像注入了蕃茄酱似的,霎时红了起来。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马上脚跟一旋,抬头挺胸的往另一边走去。
  渡边良二的笑容仍然挂在脸上,但是没多久,他便慢吞吞的踱进屋里,慢条斯理的泡起茶来。
  虽然他很想看看待会儿高念瑾因为被骗而折返的表情,但是他也知道如果他还想活过今晚,最好不要这么做。
   
         ☆        ☆        ☆
   
  高念瑾与渡边良二的第六次“厕所约会”。
  高念瑾咬牙切齿的瞪着满面春风的渡边良二。“想不到你某些方面虽然笨得要
  命,但捉弄别人的手段倒是挺厉害的。”
  “哈哈!你过奖了。”真快乐。原本在口舌上老是输人又输阵的他,终于成功的扳回了一城,教他怎么不心情大好呢?如果不是他心肠太好怕刺激她,他还想在厕所里大展歌喉呢!
  看到那张得意洋洋的笑脸,她就恨不得一把抓花它。“我说过我今天会和你把帐算清楚的。”放下手中的刷子,高念瑾的表情阴沉得吓人,指关节喀啦喀啦的作响,一副想揍死人的表情。
  “想打架的话,你是赢不了我的。”这点她应该早有自知之明才对。
  “你说得没错。”她抬起眉,愤恨的眼神足以射穿一个人的心脏。“基本上我挑的这个方式应该也弄不倒你,不过是会让你一个地方痛上好一阵子。”
  渡边良二听她这么一说,马上戒备的退了一步。她不会使出最卑劣的那一招吧?所有男人都怕的那一招。
  看着她逐渐逼近的邪笑,渡边良二的冷汗从背后流了下来。
  “看招了!”当她手一扬,却让原先戒慎恐惧的渡边良二瞪大了眼。
  什么呀?计算机?
  “一切细目不再重复,你只要从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时回想就可以了。就这段时间里你对我造成的心理及生理上的伤害,我酌收你五万圆,再加上昨天的外送你忘了给钱,总共是五万八千两百圆。”
  等等!似乎还没结束呢!
  “我说过了,姑娘我会要你连本带利的还。其实也不多,总数乘以三就好了,反正我最近心地好多了,不会太为难你。”
  什么?十七万四千六百圆!
  渡边良二的脸绿了一片,只差没伸手扭断她脖子。“你是土匪吗?”她居然采金元攻势!
  “这个数目很合理呀!你就当是遮羞费或堵口费好了。”
  遮羞费?堵口费?亏她说得出口!“你倒说说看,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需要你来帮我保密?”
  “你堂堂一个学生会干事,又是全国剑道大赛的优胜,却老是对我这个远赴重洋的异邦女子摆脸色,粗声粗气的。你自己缺乏羞耻心就别说了,别人都还要替你丢脸呢!如果我把这件事说出来,你们大和民族还有什么脸在国际间混下去啊!”
  她啰唆了一堆,渡边良二只认为那全是歪理。
  “你敢讲我不敢听。”什么他粗声粗气?也不想想她自己的大嗓门震坏了多少人的耳膜。“也不知道是哪一国的恶女凶残霸道,在自己的国家丢脸还不够,居然跑到日本来丢人现眼。唉!现在真的是世风日下哟!”
  哎呀!话锋居然转到她身上来了!“我不跟你讲废话,你该付的你就得付!”伤了一颗纯真的少女心,他这么一点钱她都嫌太便宜。如果不是为了日行一善、积积功德,她才懒得给他打折。
  “我不该付的呢?”渡边良二洗好手,闲适的把手给抹干。“随便你去讲,反正我没理由赔你这笔钱。”他又不是到处散钱的慈善家,干嘛别人说付钱就乖乖的付?
  “没理由?算了,你不付也没关系。反正到时候出了什么状况,别再捧着钱来找我赎罪!”昂起下巴,高念瑾的心里不知打什么主意。
  斜睨着她高高在上的姿态,一股邪恶的念头在渡边良二的脑中成形。“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理由。”他望着她,唇边的笑容是惑人的邪恶。
  听到这句话,高念瑾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他在想什么?为什么突然会这么说?
  “你……你想做什么?”
  “做一件可以让那笔钱变成遮羞费的事。”
  好奇怪的话。还来不及细思,只见渡边良二的脸猛地朝她压近,下一秒两人的嘴唇已经叠在一起。
  这就是吻吗?热热的,湿湿的,怪怪的……好像和小说里面写的那种激情场面不一样……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有几秒,渡边良二终于收回攻势,双手抱胸欣赏着她红通通的脸颊。
  而就在同时,高念瑾终于也意识到他对自己做了什么事。“呸呸呸!你干什么?下流!”即使拼命用手背拭着嘴唇,但那股温热的感觉却仍流连在她的唇边,引得她脸红不止。
  看她羞红了脸的样子,渡边良二的心情是好得不得了。
  “你不是说那笔钱是堵口费吗?我刚才就堵了你的口。怎么样?还要再来一次吗?”他是不反对。
  “混蛋!下流!龌龊!卑鄙!变态……”她如洪水般的谩骂马上又为她赚来了另一笔“堵口费”。
  结束了第二个吻,高念瑾气得差点血管爆裂。“你太过分了!你……”她气得不晓得该骂什么,也不敢再骂什么。
  他露出一个令女人目眩神迷的笑容。“来,这是给你的遮羞费及昨天的外送钱。”
  他掏出一张万圆大钞,执起她的手,温柔的塞进她的手掌心。“如果你嫌少,想把这件事抖出来的话,我会很高兴的。”说完,渡边良二便摆摆手,潇洒的离开了厕所。
   
         ☆        ☆        ☆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渡边良二!她真的是受够了!
  窝在棉被埋,高念瑾根本不想起床。迟到算什么?本姑娘今天不去学校了!去他的扫厕所、去他的学生会、去他的渡边良二!可是,今天是期中考……心里的另一边软弱而理性的提醒她。管他去死!管他什么考!不去就是不去!这一边则是蛮横不讲理的企图左右她。
  可是越生气,昨天那羞辱的记忆就越鲜明;记得越明白,她的怒火就冒得越高。
  如此恶性循环,连赖在被窝里的睡意都一起给烧光了。
  烦闷的甩开被子,高念瑾一头乱发的坐在床边,她好想回台湾。
  “咦?念瑾,你怎么没去上学?”稻垣惠美,也就是高惠美、念瑾的姑妈走进她的房间,吓了一大跳。
  她乏力的抬眼。“姑妈,我可不可以暂时在店里帮忙?”只有一段时间也好,她不想再见到学生会的那群家伙。
  “啊?你要在店里帮忙?那学校呢?不用去学校吗?”称垣惠美忙追问着。
  “那种学校不去也没关系。”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被高念瑾搞得头昏脑胀的稻垣惠美瞪大了眼,完全不了解自己的侄女在说什么东西。
  “我不想去上学,两三天也行,拜托你,姑妈,让我在店里帮忙好不好?”她被渡边良二弄得心力交瘁,连讲话都有气无力。
  看她这副要死不活的德行,稻垣惠美叹了口气。“好啦好啦!不过你可得勤快些,别一副快断气的样子,害客人不敢上门。”她说完便转身离开,留下高念瑾一人独坐房中发呆。
  她不喜欢逃避,可是现在她却选择了逃避。
   
         ☆        ☆        ☆
   
  “今天是期中考,高中部六百个学生里有两个人缺席。”桐生昂夫在考完试后的学生会检讨会议中提出报告。
  两个人?桐生辰夫皱皱眉头。以往的缺席人数一向是零,为什么这一次突然冒出两个来?学生会绝不允许无故的缺席。
  “谁缺席?”他有必要了解。
  “二年C班的西村智也,原因是昨天骑脚踏车回家时不小心摔进工地的深坑,现在还在医院里休养。”
  琉音学园的请假制度相当严格,必须先打电话到学生会来报备,以便统计学生出缺席的记录。
  “嗯。”如果这样还来考试的话,也实在太强人所难了。“另一个呢?”
  “一年B班的高念瑾,好像是过于疲劳,精神有些恍惚。”至少他听来的消息是这样,因为打电话来的家长也说得含糊不清。
  高念瑾?“是那个和良二吵架的女孩吗?”桐生辰夫仍对两人火辣的争吵记忆犹新。
  “是呀!就是她。”合上记录本,桐生昂夫也纳闷着高念瑾缺席的原因。
  正当兄弟俩陷入沉思时,副会长也现身了。
  “咦,你们在啊!来,吃点心。”中岛和彦将手中的纸袋往桌上一搁,自己则跑到冰箱内找饮料。“今天有什么事吗?”
  “高念瑾缺席了。”拿起一块中岛和彦带来的巧克力饼干往嘴巴里送,桐生昂夫说道。
  “咦?真的吗?”灌着冰水,中岛和彦的表情也是满脸诧异。“前天还好端端的,怎么会请假?”
  三个绝顶聪明的人脑筋一转,在同一秒内想到了同一个人。
  “哎呀!累死了。”渡边良二推门进来,伸着懒腰大声嚷嚷。“有什么好吃的?”
  走到桌前,他伸手抓了一把饼干正丢进嘴里,却忽然瞥见另外三人的注视而差点全噎在喉咙里。
  “你们看什么啊?我可不是新来的。”好歹也当了一年多的会计,这些家伙不会不认得他吧?
  盯了他好一会儿,三人开始议论纷纷。
  “大概是他搞了什么鬼。”中岛和彦首先发难。
  桐生辰夫点头。“应该是。”
  “不过他好像还不晓得的样子,因为今天他们不用扫厕所。”桐生昂夫若有所思的嘀咕着。
  搞什么鬼?有什么话要这样偷偷摸摸的讲,不能让他知道?“你们三个,悄悄话是女人讲的,男子汉大丈夫,怕别人知道你们打什么鬼主意吗?”
  “既然他都这么说,干脆派他去看看好了。”桐生昂夫一言既出,马上得到其他两人的支持。
  桐生辰夫清了清喉咙,严肃的望着一脸不服气的渡边良二。“良二,有事情交代你做。”
  有事做?“校运会的预算编列?社团活动的经费考核?”
  桐生辰夫摇摇头。“你去探一下高念瑾的病,今天就去。”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