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懂!自己明明具有鸿鹄冲天之势、龙吟虎啸之姿
    怎会落得龙困浅滩遭虾戏的窘状?
    身系王府声名烜赫的荣誉
    他得负责将那身系万贯的妻子娶进门来
    万般委屈的新郎和千般不愿的新娘,这婚礼怎一个“惨”字了得?
    却还是顺利礼成,再无挽救余地……
    有些事情,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被额娘以金钱换取权力卖给了朔王府的贝勒
    伤人的他在新婚之夜即撂话与她划清界线
    冷眼寒情地任她在全然陌生的夫家无依无靠
    无助的她还得面对他偶尔的邪眼睥睨、冷嘲热讽也罢,
    若是这一切已成为定数无力回天
    那么她就秉持着保身的“宿金论”安分过活──
    紧守住万贯嫁妆,就能守住自己在夫家的不败地位
    ……咦?怎么她和夫君之间突然又起了令人费解的变数???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