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让你们久等了。”渡边良二拉着高念瑾,面无表情的走进早已坐了三个女人的房间。他连头也不抬,硬是握着她的手,将她安顿在自己身边。
  高念瑾微微抬眼,有些害怕,有些担心,有些好奇。首先和她四目相对的是渡边沙绘子,她的脸气得都发青了。看到她那么震怒,高念瑾的心情突然轻松了起来。我就是要来搅和,你有本事就来栏着我好了!虽然在心底对她扮了个鬼脸,但高念瑾脸上却摆了一抹甜甜的微笑。
  顺着视线扫过,她又看到一个雍容华贵,表情却有些奇怪和尴尬的妇人。这位大概是什么深泽夫人吧!
  最后则最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少女。原本脸上还带着笑的高念瑾,当眼光一流转到她身上时,笑容就好像被瞬间冰冻一般,僵硬得可以用铁锤一块块敲下来。
  真不愧是名门大家教养出来的女儿!五官清灵细致,皮肤也白皙娇嫩,气质温柔婉约,而且一双眼眸更是直勾勾的盯着渡边良二,脸上的红晕明白的写出她的爱慕。
  不知为何,高念瑾心中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差点喘不过气来。没错!她在吃醋。
  “呃,这是我家小女深泽由梨,请多多指教。”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深泽夫人决定按照一般程序进行。
  “诸多多指教。”深泽由梨微微鞠躬,日本女生那种迷倒男性的甜软嗓音清清楚楚的敲进众人的耳中。
  有的男人光是听到这种声音,全身就酥得像得了软骨症,不晓得渡边良二会不会也突然变成软体动物?
  高念瑾偷偷的抬头瞄他,对他面不改色的模样感到一些高兴。
  “我是渡边良二。”他也朝深泽母女微微倾身。
  那她呢?她要自我介绍吗?正犹疑着,深泽太太就开口问道:“沙绘子啊!这个可爱的女孩儿是哪一位啊?好像以前没见过哩!”
  “啊!她是……”
  不等她说完,渡边良二就截断母亲的话,抢先道:“忘了向各位介绍,这位是高念瑾,也就是我的未婚妻。”
  等他说完,室内又是一片尴尬的宁静。高念瑾抬头看看渡边良二,决定好好的插一脚。
  “妈妈,您还好吗?”她佯装关心的望向渡边沙绘子。“您的脸色都发青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我和良二扶您去休息,好吗?”你看着吧!本姑娘有时也会应剧情需要而变得体贴柔顺!
  渡边良二看她一眼,对她玩的小把戏是心知肚明。不过游戏既然已经开始,若要达成目的,最好是配合她一起演下去。
  “我也真是的,居然没发现到您不舒服。”他倾身向着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母亲,且眼中闪动着狡黠的光芒。“多亏了念瑾的提醒,才让我发现您的异状。母亲,我看您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你……这……我……”渡边太太颤抖着手,怨恨的瞪着满脸堆笑的高念瑾。
  但渡边太太愈是气愤,高念瑾笑得愈是得意。
  深泽太太望着渡边夫人一副气将绝矣的垂死模样,也赶紧附和:“沙绘子,你去休息吧!我想我们也该告辞了……”
  “您再多坐一会儿吧!难得您和贵千金莅临,妈妈她身体不适,那就由我和良二来招待两位好了。”高念瑾一转头,笑容可掬的硬是将深泽母女留了下来。她的戏还没唱完呢!
  “阿春,请扶我母亲回她的卧室休息。”将母亲交给下人之后,渡边良二老大不情愿的回过身来加入第二回合。“不好意思,怠慢两位了。”搞什么嘛!她们要走的话就顺水推舟,不就天下太平了吗?
  “来,请用茶。”高念瑾笑吟吟的重倒了两杯茶,送到深泽夫人及深泽由梨面前。不晓得是和服还是谎话的缘故,她的动作不知怎的看起来就是特别的优雅。嘿嘿嘿!要比奸诈的话,台湾人的天分可是无法埋没的。
  “高小姐是吗?”无可奈何,深泽太太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其实我和由梨今天拜访的目的是想要让两边的孩子互相认识的……”
  “相亲是吗?”高念瑾笑笑的望向低着头的深泽由梨。“我晓得这件事,只是您把对象弄错了。要相亲的并不是良二,而是我们的兄长浩一。”
  她连浩一都拖下水了!俯视着她巧笑倩兮的侧脸,渡边良二完全摸不清她的阴谋。不过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浩一?”深泽太太一脸的迷惘。“可是……”沙绘子明明说是良二呀!
  “请用些茶点。”高念瑾殷勤的招呼着。“其实妈妈她很担心浩一大哥,都已经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却还是飘泊不定的,也没听说他有什么喜欢的女孩子。再加上良二都已经和我订婚了,浩一大哥却连固定的女朋友都没有。深泽夫人,如果是您的儿子,您会不担心吗?”
  “呃,我?”问题突然回到自己身上,深泽太太有些心慌。“应……应该会担心吧!”
  “当然啰!别说是您,我和良二也都担心得很呢!所以我们就安排了这一次相亲,希望由梨小姐能让浩一大哥的心思定下来……噢!都说到这儿了,我还是叫人去请浩一大哥来吧!”
  看她瞎掰得神色自若,渡边良二却是啼笑皆非。她的这张嘴真能够颠倒是非,反转黑白!
  又瞎扯了几分钟,一脸疑问的渡边浩一被佣人拖了过来。“你们……”正想问他们在搞什么鬼,却被埋头的阵仗给吓了一跳,暂时失去说话能力。
  “浩一大哥,你终于来了!”高念瑾以眼神示意他坐在一边,然后继续自编自导自演。“你让小姐等了那么久,太失礼了。”
  他失礼?正想开口辩驳时,良二的眼神却射了过来,警告他乖乖听话。
  “我来介绍。”渡边老太婆不在,换她来当介绍人。“这位是深泽夫人,旁边这位是深泽由梨小姐。他就是渡边浩一先生。”
  “你好,渡边浩一先生。”深泽由梨又以她甜甜的嗓音来摧毁男人的心防了。哼哼!渡边浩一这个大色狼,肯定会被深泽由梨这个可爱的小红帽给迷住的。高念瑾满意的看着渡边浩一惊艳的神情,以及深泽由梨看到浩一后,那副娇娇羞羞的模样。
  行了!目标转移成功!高念瑾笑得好开心。“看来两位似乎满投缘的嘛!那我们就放心了。毕竟以深泽小姐的姿色,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动心的!”
  听高念瑾直夸自己的宝贝女儿,深泽夫人也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哪里,你的嘴可真甜呀!我下回可要好好的恭喜沙绘子,得了这么一个好媳妇。”
  “谢谢您的夸奖。”任务完成,她也该功成身退了。“很抱歉,我和良二还有一点私事要处理,我们先告退了。浩一大哥,你可要好好招待人家喔!”看他忙着献殷勤的模样,这句交代实在是多余了。
  高念瑾和渡边良二退出房间,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比赛结束,高念瑾获得胜利。
   
         ☆        ☆        ☆
   
  一前一后的走在回廊上,渡边良二和高念瑾的表情是紧张后的轻松。
  “你瞎扯的功夫很不错嘛!”他轻笑着说道。只要想起她方才滔滔不绝的模样,他就忍不住闷笑。
  “不然哪有办法溜掉?”其实对自己的镇定表现,高念瑾也感到很惊讶。不过能那么成功,大部分还是要归功于深泽母女的单纯好骗吧!“现在深泽由梨已经转移目标到你老哥身上了,天下太平。”
  他抬起头来,哼哼的笑。“老实说,你看到深泽由梨的时候,有那么一点泄气吧?我看到了。”
  他又看到了?“嗳!女生要是看见比自己漂亮的人,都会有些沮丧的嘛!又没什么大不了。”
  这个人的眼睛不晓得是装了什么侦测器,每次她不想让他看到的事情都会“碰巧”掉进他的视线里。
  “是吗?我还以为你在吃醋哩!”他略转过头,不让她看见自己的表情。
  “我才没有,你不要乱讲!”
  “没有吗?真不公平,我可是吃醋吃得嘴里都还酸溜溜的。”闷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让高念瑾的脸瞬间红了一大片。
  提着裙子,红着脸,高念瑾的脑袋终于宣告暂时停止运作。“你吃什么醋?我……我和深泽由梨又没有怎样。”
  “废话!你和她能怎样?”渡边良二对她的迟钝微微失去了耐心,焦躁的低吼道。“我……我说的是浩一!为什么你叫他叫得那么顺口,却老是不肯喊我的名字?”
  “他居然为了这种事情生气?“我、我、我也不知道啊!那个时候很紧张嘛。临时要找一个人来代替啊!而……而且如果我叫得很别扭的话,不就穿帮了吗?反、反、反正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我、我……”她紧张得都结巴了。“我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啦!而且我也有叫你的名字啊!你自己没听到而已……”
  渡边良二走在前头,没有吭声。
  “你为什么这么问?”是不是因为有那么一点在乎她呢?
  笨女人。“一定要我明讲吗?”
  “不讲就算了,真小气。”神秘兮兮的,说不定根本不是她所想的那样呢!干脆还是不要听好了,省得麻烦。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渡边良二停下脚步,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
  还来不及细思那张笑脸的涵义,高念瑾就已经傻呼呼的点头。“好啊!”
  得到她的允诺,渡边良二的嘴唇再度扬起邪恶的角度。他俯下身,抬起她的下巴就是一记亲吻。“答案就是这个。”
  答案……就是这个?高念瑾的脸红成了火灾现场,娇嗔道:“干什么啊?你不要乱来行不行?”
  心里的期望,并不一定是事实的真相,这一点她很清楚。因此,没有得到他的亲口证明之前,她不敢妄下定论。
  “你用讲的好不好?这样子我哪知道?”
  真迟钝!他看着她羞红的脸蛋,感觉心底被轻轻的触动。“你的理解力真不是普通的差!”为了防止她变睑,他又赶紧补上一句:“我绝不会去吻我不喜欢的女孩子!”这样够明白了吧?
  高念瑾呆呆的望着那个仰头看天且涨红了脸的渡边良二。“真的吗?”居然和她期望的相同!她可以相信吗?
  “不准怀疑我说的话!”真是的!第一次向女孩子表白,居然被怀疑。
  “那是因为你以前老是不讲实话,每次不是骂人就是吵架,我哪里知道你这次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他怎么走得那么快啊?高念瑾将衣摆拉高,迈开步子跟在他后面。“而且你又讲得那么突然,我也不太敢相信……喂!你走慢一点好不好?我穿这样很难走啦!”
  渡边良二不理她,迳自转了一个弯。
  高念瑾开始讨厌起这身漂亮的和服,专门害人行动不便!“你等一下啦!还说喜欢我呢!结果连走路都不等我。你这个自私鬼!大男人主义的死浑球!”乱七八糟的骂了一大堆,渡边良二还是没走回来。她气得一跺脚,拉开嗓门就开始耍赖。
  “喂!你这没良心的家伙,我不要喜欢你了啦!”真是自找麻烦,她赌气的大喊道。
  她说她喜欢他。渡边良二倚着墙,得意的偷笑起来。
  高念瑾气呼呼的转过那个弯,却莫名其妙的掉进一个人的怀里。
  “不要说那种话。”渡边良二抱着她,将头埋在她的颈窝。“我想听你说喜欢我。”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
  高念瑾愣了一下,原本满腹的怨气被他的突然举动稀释得不见踪影。“喂!你还好吧?”他这样子让她有些无措。
  “我想听你叫我的名字,说你喜欢我。”他抱着她的身子微微抖动,却瞧不见他脸上挂着什么样的表情。
  静静的站了一会儿,高念瑾的脸上闪过一抹奇异的色彩。她温柔的拍拍良二的背,在他耳边轻声细语道:“良二……”
  他没有动静,只是吐出一个代表他还活着的闷哼声。
  “我不想让你失望,所以……”她微微一笑。“想愚弄本姑娘?再等个二十年吧!”说完就毫不客气的往他肚子送上一拳。
  她又气又笑的望着倒在地上哀号的渡边良二,后者虽然挨了一拳,但还是笑得像个白痴。“如何?我的爱你还消受得起吗?要不要多来一些?”
   
         ☆        ☆        ☆
   
  “瞧你春风满面的,和学妹进行得很顺利哦?良二。”桐生昂夫和中岛和彦跷起二郎腿,有趣的打量着笑嘻嘻的渡边良二。
  渡边良二笑着将一叠预算表搬到副会长桌上。“如果有时间管别人的闲事,不如先把自己工作做完再说。”
  “哎呀!你居然说这种话?”中岛和彦大惊小怪的坐直身子。“以前那个吊儿郎当、老是要人催的渡边良二竟然催我们做工?爱情的魔力真的好可怕呀!”虽然嘴里大小声的嚷嚷,但他还是乖乖的拿起预算表来核算。
  “学长,你也说得太夸张了。”桐生昂夫伸了个懒腰,闲适的看着报纸。“如果没有真正体验的话,还是少发表意见比较好。对了,最近的樱花也都开得差不多了,樱花祭的日期要不要开始讨论了?”
  春天呀!恋爱的季节。
  “也对,都已经这个时候,樱花祭也该开始准备了。”中岛和彦心不在焉的应和着,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会长怎么还没来?”
  原本正在吃点心的渡边良二也察觉到了。没错,本来都是最早出席的会长,今天居然放学二十分钟后还没看到人影。“对呀!昂夫,会长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个嘛……嘿嘿嘿!”桐生昂夫笑得有些无奈。
  要是看到桐生昂夫有这个表情,就代表有事发生了。
  “怎么了?赶快说呀……”
  催促声未落,另一个尖锐的声音已经在学生会室外响起。
  “啊!怎么办?人家在烹饪课烤的蛋糕放在教室了啦!”一个陌生女孩子的声音传来。
  “笨蛋!你明天等着和蟑螂老鼠做邻居好了!”一个不耐烦的男声。
  桐生会长!中岛和彦和渡边良二瞪大了眼,讶异的看着桐生昂夫点了点头。会长怎么会和女生在一起?
  “可是、可是那是人家专程要烤给你吃的……”她的声音好委屈,好像快要哭出来的感觉。
  桐生辰夫哼了声。“想毒死我吗?”
  “你不要这样讲嘛!我、我很认真的烤,很好吃的啦!”女孩子顿了一顿。
  “我回教室去拿好了,你先走。”急促的脚步声又折了回去。
  “别想我会等你。”无情的话送给多情的人。桐生辰夫冷着脸,静静的走进学生会堂。“久等了。”
  中岛和彦咧着大大的笑容。“啊!我们学生会现在真是充满了爱呀!”
  桐生辰夫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副会长,你是不是被樱花给迷昏了?”渡边良二啼笑皆非的看着笑呵呵的中岛和彦,不太了解他的意有所指。
  中岛和彦将一些文件搬到会长桌上,笑容有些神秘。“我说的是真的。对了,我今天有点事要先走,有工作的话先放在我桌上,我明天处理。”收拾着东西,他又抬头往桐生昂夫怪笑了起来。“昂夫,你要多加把劲了。”
  “加什么劲?”即使是最敏感的桐生昂夫也搞不懂中岛和彦这句突如其来的话。
  “女朋友啊!学生会就剩你一个没有啰!”他已经擅自把方才的女孩子和会长凑在一起了。“各位再见,我要去约会了!”
  约会!?“中岛学长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难怪他最近的心情好得像是捡到五十克拉大钻石似的,兴奋得有些不正常。
  “谁晓得!”
  随着樱花的瓣瓣飘落,恋爱也慢慢的在成长。琉音学园的帅哥四人组一下子就被标走了三个……
  春天,大家都来恋爱吧!
   
         ☆        ☆        ☆
   
  高念瑾坐在桌前,摊着课本,心思却不晓得在哪里游荡。
  平常没事的话就没事,有事发生的话就绝对不会只有一件事发生。她叹了口气,趴在桌上,两眼无神的盯着墙上的美丽壁纸。去掉渡边良二的事不说,她今天又突然从姑妈那里接到台湾来的一封信。
  是爸爸写的。
  她还没有看,也不太想看。反正内容不外乎是对她很抱歉,希望她回台湾陪他之类的,每次的都差不多,实在没有什么可看性。
  不过说到回台湾,她倒是有点心动。都已经来日本一年多了,说不想家是骗人的。而且只要一想到美味的台湾小吃她就流口水……
  “小姐,夫人要找你。”
  渡边老太婆又想做什么啊?难道几次的惨败还不够她回味吗?
  “这次又是什么事?是她养的锦鲤暴毙,还是院子里的樱花被折了一枝?”每次都挑一些无聊到死的话题来吵架,所以说这些贵妇人真的是很闲。
  “好像不是。”阿梅匆匆忙忙的收拾着被高念瑾扔在一边的参考书,话里有些担忧。“夫人的脸色很凝重,不晓得是发生了什么事。”
  凝重?前几次来不是趾高气扬就是怒气冲天的,从没看过她凝重的神色。高念瑾站起身,心情有些沉重,也许又有一件事要跟着来了。
  一会儿之后,渡边太太沉着一张严肃的脸,端坐在高念瑾对面。
  “看来您今天不是来找我闲嗑牙的。”故作轻松的说着笑,高念瑾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渡边沙绘子的神色。“有什么事吗?”
  静静的看着她几秒钟,渡边沙绘子突然朝她深深的一鞠躬。“我知道你会说这个要求不合理,但是请你离开良二,拜托你!”
  怎么回事?“不好意思,可以请您说明白些一吗?我不太了解您的用意。”为什么要她离开渡边良二?
  “良二是渡边家的继承人,如果他和你在一起,恐怕会影响我们渡边家的声望和地位。就算是为了良二好吗?请你不要和他在一起,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答应你!”渡边沙绘子激动得都快哭了。
  “等等,等一下!”不是她的理解力不好,实在是……为什么会突然扯到这个?
  “我知道您排斥我,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渡边沙绘子掏出手绢,很优雅的沾了沾眼角,擦掉不晓得有没有流出来的眼泪。
  “我早上和好几位夫人喝茶的时候,她们不晓得从哪儿知道了你和良二交往的事。因为你不是本地的上流阶层出身的,所以她们对你的评价不是很好,甚至还批评良二不配继承他父亲的地位!我们渡边家的继承人被这样侮辱,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呀!”
  什么嘛!讲得她罪大恶极一般。“她们随便讲讲就能让你紧张得半死?太夸张了吧!还有,渡边家的继承人怎么不是渡边浩一?”
  “浩一明年就要到英国留学了,怎么能把渡边家给他呢?”
  噢,潇洒的大哥挥挥手,重大的责任全留给小弟,这就是故事的大意。“那为什么我会这样的被贬低?”又是日本民族的优越观念作祟吗?真受不了,都已经什么年代了,这些夫人们还复古成那个样。
  “我也不知道……”呜呜咽咽的哭诉完,渡边沙绘子朝她又是一鞠躬。“为了渡边家的名誉,请你和良二分手好吗?”
  如果她说好,毁了她和渡边良二的感情;如果她说不好,毁掉的是渡边家的未来。高念瑾微微勾起唇角,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的伟大!“我很为难,这件事可以和良二商量吗?”
  她哀戚的摇摇头。“他一定是宁愿毁了渡边家也不会放弃你,我就是知道这一点才会来找你。”
  宁可毁掉渡边家也不会放弃我?高念瑾的脑中反覆着这句话。如果连渡边老太婆都这样认为,那表示真的事态严重了。想了好久,高念瑾一咬牙,点点头。“好吧!我就先离阂一阵子。”
  如果这份孽缘撑得了那么久,她和渡边良二肯定还会再见面;如果缘分太浅薄,那也没话可说。
  “不过您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高念瑾的眼光闪着一丝狡黠。“他的婚事让他自己作主,旁人不要再干涉。”
  是她的,永远都会是她的。走着瞧吧!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