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高念瑾躺在被窝里,戒慎的观察着一旁阿梅和小香的诡异笑容。她们是怎么了?怎么都一副贼贼的样子?
  难道她又说了什么奇怪的话?高念瑾打了一个寒颤。她依稀记得自己在睡着之前和渡边良二讲了一些话,可是到底说了什么呢?她可是完全没印象了;倒是渡边良二那霸道的关心令她印象深刻。
  一想起他为她焦急的模样,她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甜蜜的微笑。
  没想到这家伙也有这么人性的一面。
  “小姐,你醒了怎么不叫我们一声?”眼尖的阿梅发现高念瑾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呆笑,急忙跑过来倒水送药换毛巾。“我也真是的,小姐生病的时候没有发现,醒过来又怠慢伺候。”
  这番话令高念瑾全身不自在,她可不是天生就被侍奉长大的。“阿梅,没关系啦!我自己在发呆,所以没有叫你。你们千万不要自责,拜托!”她可承受不起。
  “而且不要说你,连我也没发现自己发烧了。”真丢脸,竟然还是渡边良二发觉的,这下子落在他手里的把柄是越来越多了。
  似乎又想起什么有趣的事,阿梅和小香互看一眼,神秘兮兮的笑了起来。
  好可怕的笑容。高念瑾坐起身,歪着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两人。“我可以知道你们在高兴什么吗?”
  听她这么问,两个女人笑得更灿烂了。“唉!小姐,我们以前都被你骗了呢!怎么现在还来问我们笑什么呢?”
  她骗了她们?这是哪一年的事?
  “没有哇!我骗你们什么?”她完全没印象。
  年轻的小香笑得好开心,脸上还弥漫着如梦似幻的神情。“以前我们提到良二少爷的时候,小姐总是一副很讨厌他的模样,可是昨天小姐病倒的时候……唉!那种感觉好棒喔,真浪漫!”
  那种感觉?浪漫?高念瑾的眉头全都黏在一块儿,还打了一个歪七扭八的结。
  “我昨天到底怎样了?”她是真的不记得了。
  阿梅和小香两人一直笑,却一句话也不说。
  “你们别光是笑啊!我真的忘了嘛!阿梅,你说我昨天到底讲了些什么?”不好的预感总是特别容易成真。
  “要我告诉你吗?”
  一个不太陌生但是从没听过的声音在门边响起,带笑的戏谄口吻让三人同时将目光集中到他身上。
  他是谁啊?高念瑾皱着眉,不悦的看着来人大剌剌的走进房里,并在离她不远处坐了下来。“你是谁啊?”既然有渡边良二当靠山,她讲话也不太收敛,单刀直入的。
  “浩一少爷,您怎么会到这里来?”阿梅脸上有丝紧张,但仍是恭恭敬敬的。
  浩一?那他就是渡边良二的哥哥啰?
  “只是来看看。”渡边浩一挥挥手。“没你们的事了,先下去吧!”
  “可是我们要照顾小姐……”小香吞吞吐吐的回道。如果让良二少爷知道她们让浩一少爷及小姐单独在一起的话,他发的火很可能会把渡边家烧光光。
  “有事我会叫你们的。”渡边浩一撤走了她们之后,才回过头来对着高念瑾微笑。“你好,我是良二的哥哥,浩一,请多指教。”
  这种人一看就是当花花公子的料,而他大概也把自己的特质发挥得很淋漓尽致。瞧他那张笑脸,无知的小姑娘大概被他骗走了不晓得几十打。“我是高念瑾,渡边良二的客人,但是我不需要你的指教。”被他一指教的话,大概连纯洁都写不出来了。
  渡边浩一呆了呆,随即笑了起来。“我喜欢聪明的女孩。”
  “我讨厌用情不专、玩世不恭又自以为潇洒的花花公子。”高念瑾倒是讲得很明白,一点也不怕得罪他。反正她连渡边良二那只暴躁的野兽都敢惹了,这种小白脸似的男人又有什么好怕的?而且她一看他就非常不顺眼,比起刚遇到渡边良二的时候是大大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渡边浩一也不生气,只是又往前移动了一些。“你认为我是这样的人吗?”
  “不用我认为,你本来就是了吧!”莫名其妙,当只流连花丛的蜜蜂有那么神气吗?干嘛一直问她?
  他又将身子往前倾了些。“那你想不想和我交往看看呢?”
  高念瑾震惊的瞪着他渐渐逼近的脸庞,这家伙的脸皮是三层防撞钢板做的吗?简直厚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你还是早点睡吧!少在病人这里发神经!”
  “病人?”渡边浩一轻轻的笑了起来,一脸肆无忌惮。“良二以前从来没有带女孩子回家住过,难得他这次开窍。我早就想来看看了,没想到是这么一个有趣的女孩儿。”
  “多谢你的称赞。”她很想一巴掌将他打出门外,但毕竟他也是这个家的主人之一。何况她小病初愈,没有什么体力,如果贸然出手,也许会得到反效果。“可以请你出去吗?我想休息了。”
  “在那之前,我先送你一个见面礼吧!”说着,一张唇形优美的嘴就要凑上前来。
  “你干什么!”高念瑾一把推开他,还附送流星腿一记。“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渡边家的人都有病!
  不过很奇怪,既然她可以推开渡边浩一,为什么那个时候还会被渡边良二给偷袭成功?
  渡边浩一仍是一脸笑意。“有什么关系?亲吻在外国可是一种礼貌呢!”
  “去你的礼貌!要亲的话,你去国外亲那些有礼貌的女人好了!”不知羞耻!这个人真的是日本人吗?
  “日本就是这样才会无法进步。”渡边浩一不气馁的又往她移近。“来,我来教你……”
  “我以为日本已经很进步了,哥哥。”渡边良二冷冷的声音包着熊熊的怒火,从门口处传来。“我想我的未婚妻也没什么要和你学的。”
  一看到他,高念瑾就好像看到救星一样。“喂!快把他拉走啦!”现在她终于知道全世界最恐怖的变态在哪里了,以后可要小心提防。
  跨着大步,渡边良二来到浩一面前俯视着他,面色不善。“人家都叫你走了,别死皮赖脸的在这里干耗!”
  渡边浩一不理他,迳自坐了下来。“她是你的未婚妻?”
  事情的演变远超过了高念瑾的想像,现在她到底是什么身分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正想抬头和渡边良二讨论,却只能仰望着他的下巴,听着他坚定的声音道:
  “她是我的未婚妻,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动她的脑筋,不然后果会怎么样,恐怕你自己也很清楚。”
  她愣愣的望着他,心中像一锅沸滚的汤,炽热翻动,但也混乱不堪。
  第一次听他这么称呼自己,那种感觉很怪,却没有她想像的排斥。是她的拒婚症好了吗?还是她的心里根本没有当真?亦或是……她喜欢他?
  没人发现她的心情起伏,两兄弟仍继续着他们的谈话。
  “哦?那我刚才听到母亲和深泽夫人的讨论,说是要把她家的小姐介绍给你,请问那又是怎么回事呢?”渡边浩一道。
  一闲言,渡边良二和高念瑾的脸色倏的沉了下来。
  “随她去搞,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作决定。”未免太快了吧!渡边良二在心里暗暗骂道。
  她终于到了派上用场的时候了。高念瑾讽刺的扬扬嘴角,心中五味杂陈。为什么总是在最后的关头,才发现到自己的脆弱。那种感觉让她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好摆脱掉这堆令她越挣扎却缠得越紧的恼人情丝。
  到底他是真的在乎她,还是把她当成一枚棋子?高念瑾很想问问渡边良二,但是渡边活一这个讨厌的家伙却一直赖着不走,教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似乎是心灵相通,也说不定是渡边浩一真的太碍眼。只见渡边良二双手抱胸,身旁弥漫着危险的气息。“你的话说完了?那就可以走了。”
  “别打扰你们亲热是不是?没问题。”渡边淮一笑着站起身,抛给高念瑾一个飞吻。“可爱的小姑娘,我会再来的,再见。”
  “你别再来了!”高念瑾躲过他的飞吻,没好气的叫道。谁要跟他再见?没完没了!
  等到房里终于剩下他们两人,高念瑾才鼓起勇气出声问道:“你……你认识那位深泽小姐吗?”为什么她会间出这种问题?她暗中拧了自己一把。
  果然,渡边良二投给她怪异的一眼,然后便没好气的坐在榻榻米上。“我怎么会认识?你是不是病得连脑袋都烧坏了?”他拉过书包,翻出了好几张有点脏脏的、画得乱七八糟的纸递给她。“喏,你班上同学给你的。”
  什么东西呀?她纳闷的接过来,打开了这些快要变纸团的信。不看还好,一看差点害她把之前所喝的药全吐了出来。阿晓那三个人也实在太……
  你最近好像特别喜欢偷懒哦!病假一大堆。你还是赶快好吧!没人整我,无聊得很。
  这是泷川晓的慰问。
  念瑾,要把握机会好好和渡边学长相处喔!
  这是深津奈美那个无聊女子的无聊留言。
  希望你赶紧好起来,不然我们都没有习题可以抄。
  松本秀子这个懒得写作业的家伙!
  静静的看着她忽笑忽气的表情,渡边良二什么话也没有说。直到她噙着笑,微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慰问信,他才不自在的挪了挪坐姿,两只眼睛直直的望着她。
  “你在这里过得还好吗?”
  原本还沉浸在友情温暖里的高念瑾,突然被渡边良二的这个问题逼得不得不抬眼来正视他。“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什么都没问,她是什么都已经忘了;而现在经他这么一提,一个多星期来的焦虑与寂寞全在这一刻翻涌而上,苦涩与委屈差点让她又掉下泪来。
  “发生了这种事,我如果没有半点愧疚,那是不可能的。”他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也许你会气我为什么就这样把你丢在这里,自己却跑到别的地方去。关于这一点,我说过我是希望让你来我家养病,可是我们两个只要一见面就很容易吵架,这样一来,你的病根本不会痊愈。为了不让你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我也只好先暂时到昂夫家里寄住。”
  高念瑾愣愣的听着,鼻头酸酸的,心中却暖暖的。这是那个又骄傲、又暴躁的渡边良二吗?
  “我可以假设这是你的道歉吗?”模仿他先前的语气,她假装开玩笑的问道。
  “不然你以为这是什么?说笑话给你听吗?”得了便宜还卖乖,她没看到他的脸都快绞成一团了吗?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干嘛这样大小声的?你到底有没有诚意啊?”她忍不住又开始跟他斗嘴。
  “我没诚意的话跟你讲这些做什么?麻烦让你的大脑动一下,好吗?”这就是让他恼羞成怒的后果。
  说她不用大脑?原本沉寂的火气经他这么一激又开始燃烧。“你讲话客气一点,我是病人耶!你自己不是说要让我好好静养的吗?大嗓门的家伙!”
  没想到刚忏悔完的渡边良二却对她的抗议嗤哼一声。“哈!亏你平常跑跑跳跳,壮得像头牛似的,原来外强中干,那么容易就生病!”
  “你、你、你竟然敢这样说我!对啦!我是身体虚。哪像你,除了跟机械人一样没病没痛,连神经都没有!”
  气死她了!亏她刚才还对他感性的言词感动了那么一下,真是……我呸!不过这就是她认识的那个凶恶又骄傲的渡边良二。
  “你又说我没神经!难道你骂人的辞汇不能多进步一些吗?”他的头顶看起来好像快要冒烟了。
  “那是因为你欠骂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个呀!”
  表面上是说他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事实上却是讥讽他这个人还满单调的,连惹人嫌的地方都没什么改变。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麻雀改不了聒嗓,冤家免不了吵嘴。
  原本那种羞涩中带点温柔的浪漫气氛,就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拌嘴中消失殆尽。但也只有在这种吵闹之中,两人才会感觉和对方又互相靠近了一些。
   
         ☆        ☆        ☆
   
  高念瑾拉开手中华丽的服装,眉宇间打了一个问号。“这是什么?”
  “这是和服呀!”阿梅和小香笑嘻嘻的,两人手中也抱了一堆衣物。“是良二少爷帮您挑的哟!”
  他挑和服给她?高念瑾不屑的撇撇嘴。他不会是用这种昂贵的东西来作为前几天吵嘴失败的物质报复吧?亦即所谓的金钱攻击。
  “我才不要,你们拿回去还他。”她将手中显然很高级的衣裳放回纸盒,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为什么?”小香慌忙的跑到她面前。“这可是少爷专程为小姐买的。您不穿的话,少爷会不高兴的。”
  反正他常常不高兴,也不差这一次。“那就叫他自己穿好了。”
  “我都已经弄完了,你到底还要蘑菇到什么时候才会好?”
  隔着纸门,渡边良二不耐烦的声音从他的齿缝迸了出来,如一根根细针般刺进三人的耳中。
  偷偷的看了一脸倔强的高念瑾一眼,阿梅怯怯地回道:“小姐……小姐她不肯穿……”
  “不肯穿?”渡边良二怒气冲冲的脸突然出现,可怜的门差点被他给撞成碎块。
  “你他妈的在给我闹什么别扭?”
  不想看他,高念瑾别过头去。“我干嘛要穿这些东西?拍沙龙照啊?”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快换上!”他怒气冲冲的走过来,却又拿她没办法,心中的怒火几乎让他变身成火大的狮子。
  “不要在我耳朵旁边大吼大叫的啦!很痛呢!”搞住嗡嗡作响的耳朵,高念瑾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过头来怒瞪着渡边良二,然而却被他一身的正式和服给吸引了目光。“为什么连你都是这个模样?”
  “废话少说!快给我换衣服。”他怒声叫喝着,无奈高念瑾完全不吃他这一套,一双大眼仍然好奇的打量着地的穿着。
  果然身材好的人穿起衣服就是不一样。“啧啧!不错嘛!没想到你穿起和服来也是人模人样的。”她赞赏的看着渡边良二挺拔俊美的英姿。“穿得这么正式,你要去相亲吗?”
  一言既出,四匹马全跌在地上打滚,想追也很难追。一时之间空气凝滞成一团,差点令人呼吸困难。
  “猜对了?”高念瑾小心翼翼的看着渡边良二极度难看的脸,心里暗叫糟糕,大事不妙。
  渡边良二咬着牙,也咬住自己心底即将爆发的火山。“我很高兴你终于了解了一件事。现在请你扮演好你的角色,当我亲爱的未婚妻!”
  “喂喂喂!你等一下。”哪有那么快?“现在吗?很急吗?真的吗?”
  他才不理她的错愕,早给她心理准备的时间了,是她自己浪费光光的。“就是现在,急如星火,千真万确!”不管那么多了。“你们两个马上帮她换衣服!最慢十分钟,时间到,我马上进来抓人!”说着便丢下她,砰的一声又回到自己的房里去。
  这下完蛋了。“怎么办?”她哭丧着脸,向紧张又忙碌的阿梅求救。
  “您就帮帮良二少爷吧!难道您希望他和别的女人结婚吗?”阿梅的心里早就把他们凑成一对了。只是,她不懂这两个“明明”两情相悦的人为什么老是会吵得比仇人还厉害?
  她希望吗?高念瑾的脑袋里分成两队,展开一场辩论大赛——
  当然希望!那种人有什么好的嘛!让他跟别人结婚的话,自己不就可以解脱了吗?不好啦!你这样会把“祸害”转嫁到别人身上,良心会不安的。有什么好不安的?渡边良二这样欺负你,良心都不见得会缺一角;你只是从他的游戏中退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你在乎他,不是吗?的确,她在乎他。反方获胜。
  那他呢?她忘了问他。到底她对他是真的重要,还是只像一张用完就丢的擦手纸?也许她不是忘了问,而是不敢问。她不想听到不想听的事,那就干脆什么都不要知道比较好。说不定她的心底正是养着这样的一只鸵鸟,存着这样的鸵鸟心态。
  随着阿梅的动作而抬手转身,高念瑾无聊的脑袋瓜子又开始胡思乱想。
  和他相亲的小姐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听说这种大家闺秀都是文文静静的,什么茶道、花道、舞蹈等等全都是从小训致,以便培养出一个优雅高贵的名门淑女。
  如果真要比这些的话,她哪比得过?要比茶道,她只会烧白开水;比插花,还不如买些假花来放还比较实际;舞蹈的话还好,她什么舞都会一点,不过就是对日本民族舞蹈不来电。
  她终于了解渡边老太婆瞧不起她的原因了。
  细数完敌我优劣之后,高念瑾的信心马上低了一截。而且这些上流社会的小姐长得即使不漂亮,也因为良好的教养而显得有几分可爱。温柔就别说了,千金小姐的必修妇德课程。渡边良二不是喜欢温柔美丽的女孩子吗?再这么想,她的心又往下沉了几分。
  “穿好了!”阿梅和小香同时松了一口气。太好了,总算不用被挨骂炮轰。
  “小姐,你看看,很漂亮哦!”
  她长什么样子她自己还不清楚吗?说她可爱倒还可以,漂亮美丽之类的话就免了吧!“不要骗我了,我自己也明白……”高念瑾不经意的瞥向穿衣镜,却也被陌生的自己吓得说不出话来。是满好看的,不过大部分的功劳得归到这件和服。米白色的和服上并没有太多的缀饰,只在裙摆处绣了几只淡淡的粉蝶,飞舞在粉红粉紫的碎花丛中。
  她瞪大了眼,没想到从来都只有牛仔裤打扮的她,穿起这么粉嫩的衣裳却没有不搭调的感觉。
  这个渡边良二,算他有买东西的眼光。
  “还有一分钟。来!小香,我们帮小姐化一点妆!”阿梅话还没说完,粉扑已经上了高念瑾的脸。“我们一定要让小姐比那位深泽小姐更漂亮!”
  也就是说,那位来相亲的名门淑媛真的很美啰?高念瑾胡乱想着。
  “时间到!”渡边良二又是乒乒乓乓的出现。满脸不耐的他在看见高念瑾的刹那,几乎脱口而出的催促全都梗在喉头,只能怔怔的望着她。
  他那是什么脸?难道嫌她这样还不够好看?“你不要摆出那种表情,这已经是我最漂亮的一次了!如果你还嫌丑,那我也没办法。”
  口中虽然这么说,但高念瑾的心里仍然希望可以听到渡边良二的赞美。这到底是女性的虚荣,还是对情人的期待?
  难得看到她这么柔美的装扮,渡边良二看得都傻了,连舌头也转不太过来。
  “你……可以啦!还知道是个女的。”不对,连脑筋都还没转过来。
  他说得好像她以前都不像女孩子似的。高念瑾脸一沉,原本羞赧雀跃的心情顿时消失一空。
  阿梅和小香在一旁听得差点昏倒。这两个人……搞什么嘛!
  渡边良二转过头去,望着墙上的夏荷图。“你这样……很好看。”这样可以了吧!
  高念瑾怨怒的瞪他一眼。男人还这么不坦诚!虽然还是嘟着嘴,但是一抹红晕已然飘上她的俏颊。
  不自在的咳了声,渡边良二勉强收起方才看见她时的震撼与惊艳,摆上一张平静的脸孔。“快点,来不及了。”
  第一次穿和服,为了不让自己跌倒丢脸,高念瑾只好秀气的学蚂蚁走路,小小步的。当她艰辛的走到渡边良二身边时,他连看也不看就一把拉起她的手往前走去。不过他还是放慢了脚步,好让她能够不匆促的稳妥前进。
  离自己的房间越来越远,就表示离相亲的房间越来越近。高念瑾从没经历过这种场合,每走一步,心里的弦就绷紧一分。
  她大概是天底下第一个陪未婚夫去相亲的未婚妻吧!真好笑。
  高念瑾握了握渡边良二的手,开口颤声问道:“你……你以前相亲过吗?”看他一副老神在在、轻松自如的模样,大概是经验丰富。
  “嗯,这是第四次。”
  四次?“难怪你都不紧张。”她看着包住她手掌的大手,小声的嘟哝着。
  渡边良二轻笑。“怎么?你会紧张吗?”
  “我……我当然会啊!”真瞧不起人。“我可是第一次参加这种相亲,更离谱的是,这居然不是我的!”
  听着她发牢骚,渡边良二觉得有趣。“你不用紧张,只要坐在那里,别人问什么,就乖乖的照礼数回答就可以了,其他的我来应付。”
  这串话简化之后,就是常常在言情小说中男主角对女主角说的:不用怕,凡事有我在。
  走了一段路之后,高念瑾再度向渡边良二坦白。“告诉你,那些什么茶道、插花的,我全都不会。”
  可惜,这次他的答案就没那么浪漫了。“我从来也没期望过你会。”
  进入渡边家的第二场试炼——莫名其妙的相亲大会。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