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虽然是吃饭时间,但餐厅里却是空空荡荡,完全不及体育馆的热闹嘈杂。
  “渡边学长,加油!”一群兴奋的女学生朝正在穿戴护具的渡边良二叫着。
  “你千万不能输哟!”
  笨蛋!他会输吗?渡边良二遥望了另一边的高念瑾一眼,不屑的想着。
  “你看你看!高念瑾穿起道服来也好帅哦!”另一群亢奋过度的女孩瞥见高念瑾着道服的模样,又差点昏厥过去。“高念瑾,你也要加油啊!”
  无聊!这些人知不知道有病要早点去看医生?赏了另一边的渡边良二一对白眼,高念瑾的心情瞬间转劣。
  “五分钟后,渡边良二与高念瑾的友谊赛正式开始!”裁判兼转播员的学生紧张又兴奋的宣布着。
  五分钟……高念瑾想了想,起身往渡边良二走去。“喂!我有事跟你讲。”
  渡边良二抬起头来,轻蔑的望着她。“怎么?怕丢脸,想认输了吗?也好,省了我一顿力气。”虽然能够躲过学生会的惩处,不过失去和她较量的机会,他突然觉得一阵失落。
  高念瑾手叉着腰,满脸不耐烦。“我什么时候说不打了?你又哪只耳朵听到我说不打了?真了不起!”这家伙到底要骄傲到什么时候?
  渡边良二原本已缓和的情绪经她这么一挑衅,火气又冒了起来。“我好意给你台阶下,没想到你却自找苦吃!好,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比赛还没开始你就无的放矢,干嘛?该不会是要我饶你这一次吧?告诉你,如果现在求我的话,我会成全你的。毕竟堂堂的学生会干事被女人打败,面子里子都挂不住。”
  “臭女人!”渡边良二气得从椅子上跳起来,食指直指向高念瑾的鼻尖。“如果我不打败你,我就切腹自杀!”
  “没人告诉你这样指着别人是很没礼貌的吗?”她伸手拍掉他的手,毫不畏惧。
  “而且动不动就自杀谢罪,老套了吧!有没有新的?如果没有,我不介意和你谈谈这次比赛的获胜奖品。”
  奖品?“反正你不可能赢我的,干脆就让你过过干瘾好了!如果你胜了,你有什么要求?”
  “难得你这么爽快。”趁他尚未变卦,高念瑾赶紧提出她的打算。“如果我赢了你,你要负责帮我扫厕所。”
  扫厕所?“为什么?”
  “因为那是你害我迟到被罚的清扫工作,”他的大脑在哪里呀?来人哪!帮他找一下吧!“另外,如果我以后又迟到的话,每次的处罚你都要帮我做。”
  “帮你做一次也就算了,你少得寸进尺!”
  她抱着胸,满不在乎的朝他吐吐舌头。“如果你输了,这也是你活该!”
  渡边良二怒不可遏的瞪着她一派轻松的模样,终于想起自己也有提出获胜奖品的权利。
  “好!如果我赢了,我可以拥有三个愿望。”到时就慢慢的整死你!哼!
  “能力之内的我都可以答应。”大话说得很满,高念瑾心里却是上忐忑不安。
  “我的话说完了,你好好加油吧!”潇洒的转过身,高念瑾可以想见身后一定又是一张怒气冲天的脸。
  为什么他那么容易生气呢?真是想不透。“那家伙老是这么容易生气吗?”如果真是这样,怎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他?趁着最后的一点时间,她转身向一旁的三位好友询问道。
  三人互望了一眼。“不会呀!渡边学长平常待人还满好的。”莫非……
  对别人好,对她就又叫又骂的,他们果然是天生就不合。高念瑾摇摇头,一切真是天意呀!
  “哔——”哨音响起,决斗终于要开始了。
  深吸一大口气,高念瑾拿起向人借来的竹剑,缓缓的走入场内。她这一走出来,全场都吓了一大跳。
  “混蛋!你的护具和头盔呢?”渡边良二再度破口大骂。这女人从一开始就瞧不起他吗?
  和他讨论获胜奖品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护具都不戴就上场!这样一来,就算他赢了,也会让人觉得他恃强欺弱。
  呃……怎么说呢?“嗯,我不用那种东西。”其实是借不到。
  “不用?不用是吗?”渡边良二气极了,将竹剑一摔,自己也将身上的护具拿了下来,往场边丢去。“好了,这下总行了吧?你的问题真是他妈的多!”
  她的问题多?“去你的王八蛋!我可没叫你和我一样,是谁自己婆婆妈妈的?收起你多余的好心吧!小心死得很难看!”
  “你以为我的好心会浪费在你身上?你太抬举自己了吧!”
  “我抬举的是你,至少我还错认为你有好心眼!”
  在剑道比赛之前,两人已经先来一场唇枪舌战了。
  “请问……”在激烈的争吵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很不相称的怯懦嗓音。“可以开始了吗?”可怜的裁判搓着手,害怕的问道。
  对哦!比赛。
  朝对方不屑的哼了声,两位麻烦人物终于各就各位了。
  “比赛规则以一般比赛为准,有问题吗?”
  “我有问题。”高念瑾出声了。
  渡边良二哼了声。“你的问题本来就不少。”
  “如果你存心要激怒我,恭喜你,已经成功了。”倒竖着秀眉,高念瑾的表情阴沉得吓人。“我警告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安静的站好,不要逼我出狠招,听到没?”
  不晓得是累了还是被她恐吓住了,渡边良二转过头去,满脸的不甘愿。
  “这一次的胜负,我希望能打到其中一方投降为止。”如果不打持久赛,她根本没有赢他的胜算。“喂!你没意见吧?”
  “随你玩,反正我绝不会输。”好大的口气。
  既然双方都同意,裁判也不敢说不。“那比赛就照这个方式进行,若有一方投降,另一方即取得胜利。比赛开始!”
  高念瑾耳中才听到裁判宣布开始的声音,已经看到渡边良二往自己冲过来的身影。她心一惊,急忙举起竹剑,险险接住这一招。好快!
  不过她可也不是省油的灯,也有来有往的还了他好几剑。但是以她的程度哪里是渡边良二的对手?在他密集的攻击中,她的手臂硬是被劈了一下。
  闷哼一声,她急忙往后跳开。这家伙比她想像中的强太多了!
  “不行了吗?”虽然还不够水准,但是她的动作相当灵活,脑筋也动得很快,确实是个可造之材。
  强忍住痛,她喘着气道:“还早呢!”说着又挥剑往他冲过去。
  程度的差异不是一个早上就能补齐的,原本就技不如人,再加上挨了一记,高念瑾得胜的机会是越来越渺茫。没多久,渡边良二的竹剑又毫不留情的往她的脚打了下去。
  “喂,够了吧!你已经没有赢的希望了,干脆的认输总比这样赖皮来得有骨气多了!”
  越看越觉得她笨,渡边良二望着她逞强的模样,没来由的觉得不忍。
  “我……我不会……不会投降的……”痛死了!大口的喘着气,汗水一滴滴的落在榻榻米上,高念瑾撑着竹剑,咬着牙硬是又站直了身子。
  干脆一剑打昏她算了!渡边良二被她莫名其妙的顽固弄得心浮气躁,当下决定早点结束这场决斗。
  “好吧!既然你那么坚持,那我就不客气了!”狠下心,他举起竹剑就要往她劈下去。
  清脆的喀啦一声,一道白光从两把竹剑的交叉点闪过,两人的武器倏的应声断成两截。
  一把日本武士刀在渡边良二眼前闪着冷锐的光芒。他倒吸了口气,缓缓的转向刀柄的方向。
  “桐生会长!”
  原本喧闹的体育馆,随着学生会成员的全体出现而变成了更加人声鼎沸。
  “哇!是会长!是桐生会长!”这群是桐生辰夫的支持者。
  “天哪!中岛副会长也来了!”那边是中岛和彦的亲卫队。
  “啊!你看!桐生昂夫耶!好帅哟!”还有一票桐生昂夫的迷恋者。
  场边此起彼落的叫嚷,对场内的人来说就好像千里外的蝉鸣般,一点影响也没有。
  桐生辰夫静静的将武士力入鞘,锐利的双眼在扫视过两位比试者的脸后,一句话也没说。
  而渡边良二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但是高念瑾才不管他们的嘴巴在闹什么别扭,反正无缘无故打断他们决斗的人都得好好的挨她一顿骂。“喂!你们是谁啊?一声不响的跑来打断别人的比赛,一点礼貌也没有!”
  桐生辰夫看她一眼,没说什么。
  他转过头,看向渡边良二。“解决之后到学生会室来,我想我们有些问题该好好的讨论;还有她也一起带来。”
  会长的训话到此结束,接下来换副会长。一把西洋剑往渡边良二袭来,轻挑起他的道服。“白痴。”
  高念瑾眼看着渡边良二轮流被炮轰,突然有一点同情他。“那个你呀!没事就快点滚,我们还没完呢!”这样算帮他解围吗?
  她正想站向前把那个好像叫中岛什么的踢开,但一把中国长剑横在她身前,挡住了她的脚步。
  “同学,你们的比赛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才没有!他都还没投降,结束什么?”她死鸭子嘴硬,打死也不肯承认自己已经输了。“喂!渡边良二,你也说说话呀!被人这样摆布你不觉得窝囊吗?亏你之前还讲得口若悬河,怎么现在像被拔了舌头?”
  除了早已走掉的桐生辰夫,其余的学生会成员皆对高念瑾“正直”得近乎愚昧的脑袋感到不可思议。
  “良二,她不认识我们吗?”中岛和彦收起他的爱剑,一脸的狐疑。
  吁了口气,渡边良二弯身捡起被会长削断的竹剑。“应该是不认识。”
  “居然还有不晓得学生会干部的学生,这可就是我们的罪过了。”中岛和彦抱着胸叹了口气。“你叫什么名字?”
  这家伙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好东西。“难道没人告诉你,问别人名字之前要先介绍自己的?真没礼貌!”
  这下子桐生昂夫和中岛和彦终于深刻的了解到,原本不屑和女人计较的良二,为什么会突然发狂和一个女人打得那么起劲了。原来她的专长就是磨光别人的耐心,顺便磨掉别人的良心。
  “我是中岛和彦,学生会的副会长。”
  “噢。”原来如此。“我是高念瑾。”
  “高念瑾?”中岛和彦讶异的张大了眼,转向桐生昂夫。“她就是那个台湾来的资优留学生?”
  琉音学园每年都会保留三个名额给国外的留学生,不过在那之前得先通过困难至极的入学考试及数百个考生的激烈竞争。而高念瑾正是今年一年级新生的其中一个。
  “就是她。”嘴里回着副会长的话,桐生昂夫的眼睛则不露痕迹的观察着良二和那个小恶女。
  这家伙!呵呵!桐生昂夫的唇边勾起了邪恶又诡异的浅笑。
  中岛和彦瞪了他一眼。“会长在学生会室等,你们快一点。还有高念瑾同学也请一起来。”
  “我?”高念瑾怪叫起来,要她去干嘛?“我又不是学生会的人,为什么我也要去?”
  “可是你总是本校的学生,有义务配合学生会的行动。”桐生昂夫笑容可掬的解说着。
  义务?学生手册上有规定这一条吗?高念瑾狐疑的盯着他,又望望沉默的渡边良二,一副摆明了不相信的表情。
  “谁晓得你们学生会在干什么勾当?”她也听说过别的学校就是由学生会带头使坏,什么贩毒恐吓都是由这个学生最高组织所策动的。
  幸好他们的谈话声还没大到可以让场边的人听到,不然高念瑾今天可就惨了。
  对于她的怀疑,桐生昂夫感到有趣。“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你们今天这场比赛的目的,如此而已。”
  “你放心好了,就算我们打算做坏事,也不会派你去的。”渡边良二哼了声,丢下这句话就往场边走。听起来像是保护她,其实是在骂她笨。
  高念瑾哪会听不出来?“其实我也不用那么担心。学生会有你这种人,怎么可能会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呢?”言下之意是:学生会有你这种笨蛋,怎么可能做坏事还没被抓到呢?
  一听她的回讽,渡边良二额上的青筋又冒了出来。“你给我注意一点,小心我撕烂你那张尖酸刻薄的烂嘴巴。”
  “哎呀!我好怕!”高念瑾虽这么说,表情却是充满了挑衅,一点也不害怕。
  “没想到学生会的人那么凶,比角头老大还恐怖,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渡边良二的眼中再度燃着怒火。“你呀!如果再这副德行,看看有没有人敢要你。”
  “这件事就算是一百年后也轮不到你操心。倒是你,我可不晓得哪个女孩子敢和你在一起,光是每天吼来吼去就够讨厌的了,有事没事还拿竹剑把人打得血瘀血伤残。我看哪!你是注定要孤老一生了。”
  高念瑾讲得连自己都开始可怜他起来了。
  他孤老一生?“哼!恐怕你要失望了,没瞧见有多少女孩子觊觎着我吗?”
  “没瞧见。”
  “你是瞎了眼吗?”渡边良二气得要命,又忘了该到学生会室去了。
  “你没瞧见我耳聪目明吗?恐怕有问题的是你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和他唱反调,而且越唱是越起劲。该怎么说呢?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痛快的感觉了。
  “好了,要吵等到我们开完会再吵,现在你们两个都到学生会室去。”虽然桐生昂夫也对两人火爆异常的争吵感到有趣,但是要是让会长等得不耐烦,可能待会儿所有的人:包括他——就会笑不出来了。
   
         ☆        ☆        ☆
   
  “一切都是我不好,我愿意承担责任。”
  渡边良二一开口就让高念瑾吓了一大跳。他是说真的吗?“喂!你居然没拖我下水?脑袋没坏吧?还是你良心发现了?”她推推他的手肘,也很想敲敲看他的脑袋是否仍是刚刚那一个。
  “啰唆!不想死,就乖乖的站好,闭紧你的嘴巴!”他自己也不晓得为什么要替她担负责任。不过看在她已经被自己打了两下,且方才她毫无作用的仗义直言的份上,他倒也觉得值得。
  桐生辰夫撑着下巴,将视线放在桌上的书本。“直接说重点,良二。”所谓的重点,就是打架的原因,而不是那些认错的屁话。
  “呃,因为今天早上我和她在上学的路上发生了争执,以至于害她迟到,所以……”原本意气风发的渡边良二在桐生会长的面前,马上变成了一只温驯的小绵羊。
  这个会长怎么这样阴阳怪气的?连别人讲话也不认真听。学生会的人都是这个死没超生的鬼样子吗?
  “这个我等一下再向你们详尽的报告。现在,学生会长,我对学生会有些不满,你们有那个度量接受我的劝谏吗?”高念瑾捺不住性子的抢着说道。
  “嗯?”桐生辰夫终于稍抬起眼,不太感兴趣的看着她。
  很好,总算是看到他的眼睛了。“没人教你们礼貌是什么吗?我今天第一次遇到你们这群人。先是渡边良二,他不用讲,凶巴巴的,讲话又大声;再来是旁边这位……呃,桐生昂夫吗?你还好,我还没抓到你的把柄,中岛副会长,向别人问名字却忘了先介绍自己;最后,会长,别人讲话的时候,要注视着别人的眼睛你懂不懂?就是因为有你这种歪七扭八的上梁,这些下面的家伙才会跟着学坏,这种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如果你们学生会就这个调调来管理学生,小心琉音学园的名声会被你们败光!”
  室内顿时一片鸦雀无声。除了本来就没什么话的会长,其他人全都吓得说不出话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年级菜鸟居然敢公然教训学生会!他们倒不是恼怒,只是很惊讶她的胆量到底从哪儿来的。
  “我不是叫你闭嘴了吗?”渡边良二的头快爆了!他真高兴能认识这么想和死神拥抱的女人。
  桐生辰夫点点头,转向昂夫。“昂夫,记下来。”
  不过,幸好她还没把会长惹怒,否则他渡边良二一定第一个和这笨女人划清界线以求自保。
  “拜托你闭上那张专门闯祸的嘴巴,不然到时连我都救不了你!”
  可惜高念瑾对他的好心仍是不加理睬。“怕别人批评还算什么大人物?他本来就不应该生气。倒是你,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善良了?唉!如果把之前发生的事全部消掉的话,恐怕我还会觉得你是个好人。”
  受不了,受不了了!他真的受不了了!
  渡边良二从原本对会长的恭敬瞬间兽化成对高念瑾的张牙舞爪。“我从没看过比你白痴的人!”
  “想看吗?去照个镜子就看到了。”哼!她就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才说你两句好话,你马上就变回原来的德行了,你还真是不能夸。”
  “别人好心的帮你,却被你当作笑话,你这个人真是不知好歹!”
  “我有吗?我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两人吵得浑然忘我,根本没发现其他三人正以观赏马戏团表演的心情看他们吵架。连原本什么都不太关心的桐生辰夫也被他们夺走了目光。
  “高念瑾真厉害。”中岛和彦感慨的摇头,对渡边良二的不济感到一丝同情。
  “其实是良二太烂了,他连我都没赢过。”说起口舌之争,桐生昂夫倒是对良二的失败觉得是意料中事。
  中岛和彦嗤哼一声。“要在嘴皮子上赢过你,可也不简单呢!”
  桐生昂夫笑得相当开心。“呵呵!中岛学长过奖了。”
  “他们感情不错嘛!今天才认识?”桐生辰夫突然开口。
  昂夫及和彦转过头去,惊讶的看向会长。会长居然会对这种没营养的争吵产生兴趣?
  “嗯,他们是这么说的。”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淡淡一笑,桐生辰夫收回他的注意力。“很好玩。”他看向两人,眼眸深处闪着奇妙光芒。
  很好玩?会长说很好玩?那个平常冷漠且不苟言笑的会长说很好玩?呃……那的确是很好玩。
  “昂夫,你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吗?”为了将那诡异的气氛驱散,中岛和彦急忙转向桐生昂夫,询问起这两人的可笑初识。
  那么丢脸的事要他来讲?“今天早上良二又睡晚了,在他赶来学校的路上就遇到高念瑾,应该是在那时产生了一些争执吧!听说她还把良二绊了一跤……”
  把良二绊了一跤?“真的吗?”中岛和彦憋着笑。
  “真的。可是后来不晓得又发生什么事,良二赶上了最后一秒钟。而高念瑾却在第一节上课前来找良二,说他害她迟到。”
  “这就是他们决斗的原因?”
  “对。”
  经过一分钟的沉默,桐生辰夫开口了:“叫他们暂停,我要下处分。”
  桐生昂夫看向哥哥,心中一震。“良二!会长要你们暂停。”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惩罚?
  桐生昂夫的介入,让吵得正起劲的两人有了中场休息的机会。虽然嘴上停了,但是两对眼睛仍然热烈的眉目传“恨”着。
  “听说你们的比赛有赌注?是什么?”桐生辰夫问道。
  “如果我赢了,他要帮我扫厕所;如果他侥幸赢了,我要帮他完成三个愿望。”高念瑾快嘴回答,顺便瞪了渡边良二一眼。
  渡边良二也回瞪她,“什么叫侥幸?”也不想想刚才被揍的是谁?
  桐生辰夫看了良二一眼,成功的堵住了他的嘴。“因为比赛中途停止,所以算是平手。至于你们的处罚……”
  是什么?两人一起望向表情淡漠的会长。
  “你们两个一起罚扫厕所两个星期。”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