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美好的早晨,不一定会有好事发生。
  虽然稍嫌悲观,但是高念瑾是这么相信着。因为——
  在这个阳光和煦、鸟鸣啁啾的清晨,她却不幸的为了即将迟到而努力往学校跑。
  “老天爷,如果你同情我的话,就让我平安顺利的赶到学校吧!”一边喃喃自语,高念瑾一边望着遥远却明显的校门,心中开始倒数计时。
  太好了!看来今天可以逃过迟到和罚扫厕所的厄运了!
  不过如前所述,一大早的运气通常都不会太好。说时迟那时快,高念瑾的斜后方突然冲出一个黑影朝她急奔而来。
  “以为本姑娘会输你的话,你先扫上一星期的厕所再说吧!”为了自己的里子和面子,高念瑾也加快速度往已在咫尺的校门奔去。
  身后的影子越来越近、越来越快。几秒后,原本还落后的倒楣鬼已来到她身旁。
  “喂!别挡路!”那个人朝她吆喝着,背后的竹剑随着他的脚步有节奏的摆动着。
  “你才给我闪一边去!”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她好像从来没见过他。不过“迟到仇人”可是不共戴天,如果他敢害她迟到,她不介意送他一顿“见面礼”。
  “喂!笨女人,离我远一点。不然被踢到濑户内海的话,我可是不会捞你上来的!”领先的臭屁男察觉自己的鞋跟踢到她飞舞的裙摆时,毫不客气的丢下警告。
  这个死不要脸的家伙!高念瑾这下子已经气得无法正常思考,连迟到一事都忘得一干二净。
  她伸出长腿往他的脚踝一勾,硬是让对手扑倒在地。“我才不管你是什么人,既然你敢这么侮辱我,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所谓的厉害,其实也就是把他绊倒,自己则趁人之危拔腿往校门冲如此而已。
  就在钟声响起,她还差两步的时候,一片黑影突然从她头上飞过。“你给我记住,这笔帐我会去找你算的!”
  高念瑾站在校门口,愣愣的望着那个人的背影和在她眼前缓缓关上的校门,心中对他下了无数次的诅咒。
  高念瑾,十六岁,高中生涯的第一百次迟到。
   
         ☆        ☆        ☆
   
  臭着一张脸,高念瑾不悦的瞪着眼前摇头叹气的好友们。
  “你们干嘛呀?我家死了人吗?就算是,也轮不到你们来叹气吧!”真是要命,一个迟到的早晨已经够惨了,她为什么还要在这里看三个女鬼般的哀怨面孔?
  “念瑾呀!我们只是在想,你是不是很讨厌这间学校,或者你很讨厌我们这些同学?”坐在前面的松本秀子撑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讨厌?“不会呀!如果讨厌,我早就回台湾逍遥了,留在这里做什么?”
  右座的深津奈美抢着叫道:“不然你为什么几乎每天都迟到啊?今天可是第一百次哟!念瑾,你到底在搞什么嘛?”
  “对呀!我们已经陪你扫了九十八次的厕所了,你什么时候才想放过我们?”左边的泷川晓终于说出了一伙人的心声。
  高念瑾抱着胸,哼哼笑着。“嘿嘿,恐怕阿晓的话才是你们想说的吧!”
  一时之间,干笑声此起彼落。
  “不过念瑾,你姑妈他们又要你做很多事了吗?不然你怎么每天都一副睡不饱的样子?”奈美端详着高念瑾的黑眼圈,关心的问道。
  高念瑾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这也是没办法的,我姑妈店里的生意忙,我当然要帮忙啰!不然你要我在别人家里当大小姐啊!好不好意思?而且又快要期中考了,我也要念书,才会弄到那么晚。”
  “鸣呜呜!念瑾好可怜哟!”三个女生齐声为高念瑾悲惨的青春哭泣着。
  受不了!
  “没什么好哭的。喏!一人赐面纸一张,待会儿陪我去扫厕所。”有这些朋友,不晓得是垫脚还是绊脚用的。
  提到扫厕所,她就想到早上那个该被卡车辗成肉泥的混帐,心中一把无明火烧起来。
  “秀子,你们早上有没有看到在我之前进校门的人7”不早点把他找出来教训一番,还真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看来她完全忘了自己使在他身上的卑劣招数。
  “在你前面进校门?你是说今早迟到前最后一个进来的人吗?”秀子仰头盯着天花板,努力的思索着。一会儿,她带点不确定的神情转向另一边。“玲香,今天渡边良二几点进校门?”
  “良二?噢!良二最棒了!他刚好在打钟的最后一秒跳进校门,真是帅得快让我昏倒了!”正捧着渡边良二的照片发花痴的玲香一脸陶醉的说着,完全没把高念瑾越来越凶恶的脸看进眼里。
  松本秀子回过头。“就是他,渡边良二。怎么了吗?”
  “那家伙是几年几班的?”一脸阴寒的高念瑾站起身。虽说淑女报仇,十年不晚,但是她一定要他马上得到恶报!
  泷川晓一脸不以为然。“干嘛?你嫉妒渡边比你早一秒就想去找他算帐啊?”
  “嘿嘿嘿!阿晓,你的脑筋永远动得那么快。实不相瞒,我今天会迟到就是拜他所赐!这笔帐如果不讨回来的话,我高念瑾三个字就倒着写。”高念瑾一脸的奸笑,似乎渡边良二已成为她脚底下的狗屎。
  “那你最好先学会自我安慰,因为你是没有办法打赢他的。”深津奈美摇摇头,一脸遗憾。
  她们都晓得念瑾的所谓算帐就是去找对方决斗,就是让对方挑一项运动来一决胜负。但是尽管念瑾的运动神经再好,最终还是胜不了渡边良二的。
  “深津奈美,你对我那么没信心吗?上次我还不是用网球把二年B班的那个色狼直落三,打得他落花流水?”高念瑾得意洋洋的说着自己辉煌的事迹。
  “是,不过你赢不了渡边良二的。”
  “再上次,篮球社的本间学长不是以零比三十七的比数败给我了?”
  “是,不过你还是不会赢他的。”
  “还有一次,排球队长……”
  “是,不过你不会赢渡边良二的。”
  一连串的否定让高念瑾火大。“你们这样还叫朋友吗?渡边良二有多了不起啊!?”
  这次三个人可是异口同声了。“他很了不起。”
  “念瑾,你是高中以后才进本校念的,你当然不晓得渡边是多厉害的人。”松本秀子为了扼杀掉高念瑾的复仇念头,只好将他的事迹抖出来吓唬她。“渡边良二是个运动全能的人,尤其是他的剑道,一直是全国比赛冠军;而听说他最不擅长的运动就是跑步,不过你自己今天也见识过了。怎么样?有把握赢他吗?”
  呃,这……“好嘛!不决斗也行啊!不过我一定要找他理论就对了。”四肢发达的人,嘴皮子可就不一定能胜过她了。
  对于她莫名其妙的坚持,三人也懒得再劝说了,也许就这样让她惨败一次会比较好。
  “渡边良二是我们的学长,二年A班。”
   
         ☆        ☆        ☆
   
  “他妈的!衰毙了!”渡边良二书包一摔,口中狠狠的骂着粗话。
  坐在他右边的桐生昂夫看他一眼。“有什么好气的?关校门的前一秒跳进学校!良二,你的功力真是有增无减。”
  “昂夫,我告诉你,我今天本来算好可以在打钟前一分钟进校门的,谁知道不晓得从哪里冒出一个蠢女人半路出来瞎搅和,还绊了我一脚。我渡边良二活了十几年,还没觉得这么羞辱过!这笔帐我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跟她算!”
  桐生昂夫舞着手中的笔,笑得一点恶意也没有。“那不是很好吗?至少最近几年你不会再遇到更令你羞辱的事。”
  渡边良二皮笑肉不笑,手指关节喀喀作响。“桐生昂夫,你想死吗?”
  “不想。”以日本史课本挡掉良二的直拳攻击,桐生昂夫仍是一脸无辜的笑。“良二,要上课啰!你该不会说你的作业还没写吧?”
  作业?“什么作业?”渡边良二一脸茫然。
  “昨天发的三张考卷,不要告诉我你没写,我已经警告过你了。”桐生昂夫温和的眼眸已经闪着锐利的光芒。。
  渡边良二搔搔头。“没写。”
  一记带有飒飒掌风的追魂掌往渡边良二的竹剑扫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他额头就是一记。“跟你警告过不要告诉我了,笨蛋。”桐生昂夫反手将竹剑抛回给频频喊痛的渡边良二,丝毫没有可怜他的意思。
  “昂夫,借我嘛!”完了,他居然忘了有这么一件事!日本史的老师可是出了名不好惹的。
  对良二讨好的脸连看也不想看,桐生昂夫静静的说:“上次就说了,下不为例。自己想办法吧!”
  “朋友有难,你居然不肯相助?大和民族有你这种人吗?”
  “还有时间发牢骚的话,不如赶快拿出来写。真不晓得我们优秀的大和民族怎么会有你这种败类?”毫不费力的反将了渡边良二一军,桐生昂夫支着下巴,优游自在的看着漫画。
  渡边良二气得差点把牙给咬碎,这家伙!“喂,全年级第一名的,偶尔也要为同学做一点回馈呀!”
  “全年级第二名的,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要比吵架的话,渡边良二是完全斗不过桐生昂夫的。
  正当渡边良二认命的拿出考卷和课本时,一声叫唤又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喂!良二,有学妹找你。”
  学妹?这种紧急时刻,仰慕者会比日本史作业重要吗?“如果要告白的话,叫她下一节再来,我现在忙得乱七八糟。”
  “如果是要找你算帐的呢?”
  渡边良二一愣,抬头一看,先是呆了一呆,然后马上以恨之入骨的声音吼道:
  “你这个蠢女人!”
  蠢女人?桐生昂夫好奇的往门口望去。难道她就是那个早上让良二气急败坏的女孩吗?瞧她那副气势,果然不弱。
  “蠢女人?你恶人先告状啊!渡边良二。”高念瑾眼露慑人的寒光,把围绕四周的学生吓得倒退三尺以外。
  “我恶人先告状?我还要问你咧!早上你干嘛挡在我前面,害我差点迟到?”
  人只要情绪一激动,记忆力很容易就遽降为零。像现在,渡边良二和他三大张空白一片的考卷,就是一个“血淋淋”的实例。
  “挡在你前面?唷!马路是你开的呀?为什么只有渡边少爷你能走?”高念瑾丝毫不肯放过这个让她迟到第一百次的烂人。“还有你别忘了,到最后是你挡在我前面,迟到的也是我!这一点你要如何补偿我?”
  补……补偿!?她还敢跟他要补偿?“补偿你个头!”
  高念瑾唇边露出一抹奸笑,两手朝渡边良二摊开。
  “拿什么?”他有说要给她什么吗?
  “不是说要给我头吗?拿来呀!”
  空气凝结,周遭一片寂静,没人敢大声吭气。而两位当事人则是表情迥异;一个是一副报复后的快感,另一个则是满脸涨红,气得差点脑充血。
  “够了!你对我的侮辱到此为止,今天中午体育馆见面,我要和你决斗!”渡边良二怒瞪着高念瑾。
  决斗?高念瑾的脑中闪过好友们的警告,一瞬间犹豫了起来。然而,若不答应就被他看扁了,高念瑾心想。“很好,你终于像个男子汉了。决斗就决斗,要比什么?”
  要比什么?本来良二还想让她选择的。但一瞄到她那脸嘲谑,又想起方才她的言辞,他决定给她个下马威。“你会剑道吧?我们就以一把竹剑决胜负!”
  桐生昂夫摇摇头,这家伙的风度被狗吃了。“良二,我劝你收回这场决斗。”
  “好!中午体育馆见,不来的是乌龟!”丢下这句话后,高念瑾又附送白眼一对及鬼脸一个。
  “你……”已经快要发狂的渡边良二正要抓起竹剑往外追,却见眼前一片白纸黑字,而自己的考卷仍是空荡荡一片,且挂在一把中国长剑上随风摇曳。
  随即耳里传进了桐生昂夫冷静的声音。“在决斗之前,记得做完自己的作业。”
   
         ☆        ☆        ☆
   
  高念瑾觉得自己在踏出渡边良二的教室之后,就成了一个名人。
  看看旁边那些议论纷纷的人和他们怀疑又嘲笑的眼光,她开始后悔了。也许自己实在是太冲动了些,老是没经过大脑思考就乱讲话。虽然这已经不是她的第一次决斗了,但对手可是鼎鼎大名且运动全能的渡边良二啊……
  不知怎的,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乌黑的云朵。
  “听说她要和渡边良二比赛剑道?”
  “对啊!真是可怜,渡边可是全国顶尖的选手呢!”
  “不晓得她会不会哭?”
  “就算被他打死,我也不会哭!”高念瑾狠瞪了一旁碎嘴的女学生一眼。“你该去问问渡边良二,看他会不会哭。”
  小看她更会让她的斗志熊熊燃烧!
  不过光有斗志的话,是赢不了的。她烦躁的跨着大步,心中开始着急了起来。
  “念瑾!”熟悉的喊叫声夹杂着一阵脚步声,不用抬头也烧得是那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好朋友们杀过来了。“你真的要和渡边良二决斗?”
  “假的。”高念瑾看了深津奈芙一眼,迳自往前走。
  深津奈美喘了一口气,满脸都是笑。“我就说嘛!不可能的啦!阿晓,你还说什么这下子完了,真夸张!”
  高念瑾又看了她一眼。“随便说说你也信?”
  松本秀子倒抽了一口凉气。“念瑾,你该不会真的……”
  “要和渡边良二决斗吧?”泷川晓接着说道。
  “是真的,你们可以不必太崇拜我。”
  果然,三人又陷入一片狂乱中。
  一片叽叽喳喳声中,不晓得谁的声音冒了出来。“喂!你怎么敢跟学生会的人结下梁子啊?”
  学生会?“渡边良二和学生会是什么关系?”
  “嘎?你不知道吗?”深津奈美对她的无知感到很惊讶。“渡边良二是学生会的会计啊!而且还是二年级的第二名。”
  对于学生会在这个学园中的影响力,高念瑾并不怀疑。
  在日本,这样的学生自治团体几乎拥有控制整个校园的势力,一般人都避之唯恐不及了,哪还敢跟他们结下梁子。不过渡边良二那人渣居然是学生会会计这件事,她倒是现在才知道。
  “到了这个地步,就算他是首相的儿子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既然都已经下了战帖,还怕他是什么人,而且如果为了这个原因就退却认输,未免太孥种。
  嘴上这么说,她的心里还是乱成一团。
  光明正大的打,她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也打不过他的;要使贱招吗?就算嬴了也不光彩,而且更容易引起那个讨厌鬼的怒气;干脆逃走?不行,那她可真变成缩头乌龟了。
  “秀子,学校里允许决斗吗?”事情到了这地步,能不失面子又保住里子的最好方法就是找人来阻止这件事。
  “你以为这里是忍者学园吗?当然是不准的……”脑筋动得快日点的松本秀子马上明白了高念瑾正在打什么如意算盘。“我懂你的意思,不过念瑾,你以前也决斗过十八次了,现在才想到不觉得太晚吗?”
  可恶!马上就被拆台。“哪有?以前哪些可是友谊赛,算什么决斗?”
  “所以这次也会是友谊赛,懂吗?”泷川哓快人快语的浇熄了高念瑾的仅全希望。
  友谊?她和渡边良二?哈哈哈!呸呸呸!“你们的意思是说,我非得和他打一架不可了?”
  三人同时点头。
  好吧!横竖要打,不如打一场漂亮的架。让那个自大的家伙知道她高念瑾也不是好惹的。但是……
  “怎么办?我没有带竹剑来。”连武器都没有,还打什么架?
   
         ☆        ☆        ☆
   
  桐生昂夫看着手中的资料,不时还往渡边良二望上几眼,表情相当诡异。
  “你这是什么表情?”被他看得全身不自在的渡边良二终于奈不住性子,拍桌子发飙了。“你知道你那种脸会让人浑身不对劲吗?”
  桐生昂夫折起手中的纸张,笑笑的说:“那就是我的目的。”这个浑小子,似乎紧张得很哪!
  嗤哼一声,渡边良二转过头瞪着窗外生闷气。
  “知道你这次的对手是什么人吗?”桐生昂夫拿出没看完的漫画,口气一派的悠然自若。良二应该会对她感到好奇的,他认为。
  “一个又蠢又笨又大嗓门又不自量力的该死女人。”头也不回,动也不动,渡边良二就这么顺口的溜出话来。“没错吧?”
  “她叫高念瑾,是台湾来的留学生。虽然没你厉害,不过她的运动神经也相当强,曾经当过一年级的全能运动员代表。”果然不是泛泛之辈,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那又怎么样?”虽然仍是看不起她,单是渡边良二对这女孩的评价有了一点点的提升。这样才配当他的对手!“四肢发达的人多得很,她那笨蛋一看就知道头脑紧单。”反正他就是认为他愚昧白痴就对了。
  “你看起来也不是一副聪明相,没资格说别人。”桐生昂夫吐了他的槽,把方才的资料扔给他。“她好歹也是全年级第三名。怎么?头脑简单得真行啊!”
  渡边良二不甘愿的拿起资料看了看,终于承认她是个实力不下于他太多的女孩。
  “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决斗不会因此而取消的。”没错!尽管如此,他和笨女人之间的帐还是要先算清楚。
  “取不取消干我什么事?反正我都会去看的。不过良二,你不认为你太失风度吗?居然和一个女孩子比赛剑道!赢了也该觉得丢脸。”就算高念瑾是个运动高手,但和良二比赛剑道,无疑是以卵击石,良二未免欺人太甚。
  “那又怎么样?反正她也没抗议。”想到他所受的侮辱,渡边良二就觉得自己一点也不过分。“如果她赢了,我自然甘拜下风;如果我赢了,她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蠢事。”回想起从早上以来,她所带来的这一连串厄运,渡边良二忍不住促狭地说道。
  叹了口气,桐生昂夫真想揍他一拳。“渡边良二,你知道嘴硬怎么写吗?”
  “你当我白痴啊?当然知道。”昂夫自从他和高念瑾宣布决斗之后就怪里怪气的,真受不了!
  “知道就好,至少你还晓得我当你是白痴。”不理他了!桐生昂夫自顾自的看他的书。“捅出这么个大楼子,你不用怕中午没观众,学生会的干部们全都会去帮你加油的。”
  听他这么一说,渡边良二果然脸色骤变,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完了!昂夫,拜托你挡一下会长和副会长行不行?”
  会长桐生辰夫,也就是桐生昂夫的哥哥,以及副会长中岛和彦是渡边良二少数又敬又怕的人。而且这两位大人物对学生之间的私斗相当感冒。这次良二身为学生会的会计却又以身试法,恐怕会被削得很惨。
  “你要参加‘友谊赛’,我们岂能不去为你打气呢?”在受够了良二的牛脾气之后,桐生昂夫也不耐烦了。“更何况我是学生会书记,应当将本校大事好好的记录下来才对。”
  “算我拜托你,行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会长的脾气,如果他拿起武土刀一砍,我的竹剑哪撑得住?再加上副会长的西洋剑,你恐怕就得到我的坟前去上香了!”
  瞧他心惊胆战的,哪里还像刚才睥睨四方的渡边良二?不过真的不能怪他,实在是学生会的两个头子太不好惹了。
  活该!桐生昂夫本来想这么说的。不过,他确实也担心辰夫哥哥及和彦学长在知道良二和女人比赛剑道后,会不会产生什么限制级的暴力举动。“怎么挡?他们两个不同班,下了课也不晓得会跑到哪里乱晃。怎么挡?嗯?”
  不是我不帮你,只是老天爷要亡一个人的时候,再怎么阻挡都是徒劳无功的。自求多福吧!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