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躺在病床上,高念瑾静静的回想着过去。
  七年前,她答应渡边夫人的哀求离开了渡边良二。那个时候她对自己说只要是她的,永远都会是她的,如果有缘的话,她和渡边良二一定还会在一起。然而七年后,她见到了渡边良二;却为了当年的约定与许久未见的情怯造成了两人之间一道无形的裂痕。
  为什么差那么多?难道十六岁的她所笃定的缘分错了吗?为什么她遇到了他,却又不敢见他?
  这真的是她吗?真的是当年那个充满自信又横冲直撞的高念瑾吗?她不懂自己。而一个连自己都不了解的人,怎么有资格去爱另一个人?
  闭起眼,高念瑾吸了吸鼻子。她变得好爱哭,真是越长越回去了,活像个还没断奶的小娃儿似的。
  “你醒了吗?”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含着浓浓的疲惫与忧虑。
  渡边良二怎么还在?她的目光慌乱的移动,想找出他在一片漆黑中的身影。
  “你……你在哪里?”
  “我不会开灯的,你不用紧张。”他的声音听起来好累。“既然你不想见我,我也不想勉强你。”
  不想见他?她只是不敢见他。“我……”呐呐的低喃,高念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也许七年前的她,是因为肯定渡边良二会等自己到地老天荒而那么有把握,这是少女的梦想,但是七年后的她却因为看多了世间的爱恨离合,下意识的也对自己的爱情有了怀疑。即使是此时此刻,她还是在猜测着现在的渡边良二,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已经帮你联络台湾驻日办事处了,明天会有人来照顾你那团旅客,你不用担心她们。”他平静的说着。
  “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感觉到他话中的疏离,高念瑾又开始慌张。他……他终于对她的逃避绝望了吗?还是对她惹出的麻烦感到厌恶?
  渡边良二站起身,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引起她的紧张。“我不想再听到你跟我说对不起。”沉静了好一会儿,他又再次打破黑暗中的沉默。“你好好的休息,我要走了。”
  他连她的道歉都不想要了吗?高念瑾的心碎了。她试着坐起身,却被突来的刺痛弄得皱紧了眉头。
  “等一下!你……你还会再来吗?”
  听着她无辜又无助的怯问,渡边良二分不清她是希望他来,还是希望他消失不见。“我不知道,大概这几天不会来了。”他们都需要时间冷静下来。
  他不来了!又要留她一个人孤单的在这里吗?
  就在渡边良二的手握上门把的前一刻,一阵乒乒乓乓重物掉落或摔落的声响拉回了他的注意力及脚步。
  “你把什么东西弄掉了?”他看不到,但在听到她微微的哀叫和啜泣之后,他开始低声诅咒了起来。
  这时已经管不着她想不想看到他了。他打开床头的开关,对地上那个痛苦蠕动的美人虫瞪大了眼睛。
  “笨蛋!你想死吗?如果想死,干嘛不早说—早知道在你车祸之后,就放你在马路上不管,当个弃尸算了!还省得我送你到医院来担心受怕!”他嘴里骂得穷凶极恶,抱她回病床的动作却是温柔而又疼惜,这个动作勾起了两人的回忆。七年前,他也曾经抱着发烧又哭哭啼啼的她,骂得大声小声的。七年后,相同的主角,相似的动作,心境是否依然不变?
  窝在他怀里,高念瑾的手拉着他的和服不放。“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
  听着她可怜兮兮的请求,渡边良二心里一震。“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握住胸前的小手,他心一狠,硬是把它扯了下来。
  如果她这样依赖他,只是因为车祸后的彷徨,那他宁愿早点醒来,不要再贪恋她的脆弱,毕竟她从没说过现在仍然喜欢他。
  她眼里噙着泪,不敢置信的望着他绝然的背影。他真的不理她了?她偷偷怀抱着的希望终于落空。
  “你已经丢下我两次了。”
  她说什么?他转过身,诧异的盯着她憔悴的面容,心中隐隐抽痛,她这个样子就像一朵即将枯萎的花朵,虽还活着,却已失去生命的光彩。
  “你是什么意思?”他的心里有不祥的预感。
  仿佛没听到他的疑问,高念瑾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爸爸为了一个女人丢弃了我,妈妈为了一个男人丢弃了我,朋友为了她们的男朋友丢弃了我,而我最喜欢的人却因为我自己而丢弃了我……”
  渡边良二心中一动,终于冲过去将她搂进怀里。“不要再说了!念瑾。”
  然而她的耳膜却将他的声音隔绝在外,完全没有听进他的阻止。她眼神空洞,泪水已是流得无知无觉。“为什么我老是被丢弃呢?我哪里做错了?我很坏吗?为什么没有人肯把我捡起来?”
  他紧紧的抱住她,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念瑾那副坚强凶悍的外壳下,竟是多么脆弱而不堪一击的心灵,而他却残酷的成了摧毁她的凶手之一。
  “良二?”终放意识到他的拥抱,她有些害怕的轻轻叫着,生怕他又板起脸,把她推开。“是你吗?”是那个温柔的你,还是那个残忍的你?
  渡边良二闭了闭眼,为什么他的念瑾会变成这个样子?“是我,你不用怕。”
  她叹口气,双手畏怯而贪恋的环上他的背。“你上次为什么不理我?这次为什么又不要我?”
  “上次?”他想了好久,才明白她说的是两人重逢的那一次。“我没有不理你,倒是你不太理我。”谁教她跟他闹了大半天别扭,把他弄得没辙。
  哭得好累,高念瑾打了个呵欠,舒服的在他怀里磨蹭。“你还说没有!我以为你蹲在我前面,害我哭了好久才发现自己孤伶伶的坐在马路上掉眼泪!”现在回想起来,心还是会痛。
  “我不是不理你!”真是个好气又好笑的误会。“我只是想回家拿件外套给你,今年的春天还是有些冷的。谁知道一出来你就跑得无影无踪,还敢怪我!”
  啊……真的吗?她傻呼呼的笑了起来。“这么说,你不会把我丢掉啰?”她试探的问道,口气仍是小心翼翼的。
  “我已经把你捡起来了,一辈子都不会丢掉。”
  高念瑾又打了个哈欠,“我很喜欢良二哦……”她的眼睛困得几乎睁不开。“谢谢你……”
  将已经陷入熟睡的她轻放在床上,渡边良二恋恋不舍的在她唇上一吻。
  “我也谢谢你,我等了七年的小妖精。”
   
         ☆        ☆        ☆
   
  得到了渡边良二的承诺,以前那个有些刁钻、有些蛮悍的高念瑾很快的又回来了。但是曾经破碎殆尽的心却偶尔会冒出来讨可怜,只要谁一说不理她的话,她就会难过上好些日子。
  “我不要!”坐在病床上,高念瑾专心的看着手中的漫昼书,口气却相当强硬。
  “我干嘛跟你回家?”
  听她这么说,渡边良二拧着眉,报复的将原本要削给她吃的水果一口塞进自己嘴里。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还算是我的未婚妻!”他刻意的提醒她这个他坚持了七年的承诺。
  未婚妻?高念瑾黯下了脸。“可是……可是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
  她当时很高兴地说一辈子都不会抛弃她,可是却忘了问他是不是同时也捡了好几个。
  听着她怯怯的发问,渡边良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哦?你是说哪一个?”偶尔逗逗她也是很好玩的一件事。
  哪一个?居然还是个复选题,ABCDE任君挑选的!心一阵痛,她抿着唇,不再说话。
  “念瑾?”他轻柔的唤着,就好像一个拿着羽毛搔弄发怒小猫的顽皮小孩。
  她撇过头,不再看他。太生气了,她一定要冷静下来,不然她怕自己会像个泼妇般的扑过去抓花他那张令她又爱又恨的俊脸。
  “你不知道是哪一个吗?那我来告诉你好了……”还没讲到重点,一个枕头就已经朝他砸来。“猜不出来也不用那么生气呀!”
  他是故意的!她气红了脸,怨恨的瞪着他。“我不要听!你走开,你走开!”她紧紧的捂着耳朵,拒绝接收他恶劣的玩笑。
  “你的伤还没全好,不要乱动!”渡边良二费了好大力气上前拉下她的手,他看着她怨怒的眼睛,笑叹口气:“我已经为你做到这个地步,你还是不相信我吗?”
  “你那副痞样,谁敢相信你!”转头望着窗外,逃开他灼热的视线,她冷冷的道。“没有其他好骗的话,你可以走了。”
  游戏好像还没有告一个段落。渡边良二很配合的站直了身子,俯望着床上的她。
  “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来帮你办出院,顺便带你回家。”
  “就跟你说,我不要跟你回去!”这个白痴!“你年纪轻轻就有听障吗?趁现在方便,赶快到耳科挂号吧!”
  好久没有听到她的叫嚣,渡边良二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朵了。
  他拉开房门,却被一个正巧经过的熟悉人影止住了笑意。“咦?昂夫,你来医院做什么?”
  桐生昂夫!病床上的高念瑾吓得脸上的怒气全跑光,一张小脸瞬间刷白。完了!如果他不小心招出七年前她偷跑的实情,那渡边良二肯定会气得拆了她!
  “中岛学长的女朋友得了肺炎,我和我大哥来探病。那你呢?跑来干嘛?度假?”桐生昂夫的声音仍然是那么温柔。
  听到病房外的对话,高念瑾根本没心思去理谁生病,谁又住院了,她已经紧张得快昏过去。
  这下可好,不只桐生昂夫,连其他两只大尾的都来了!本来想说如果只有桐生昂夫还有活命的机会,因为他这个人在察言观色方面是不用她担心的;可是那个中岛和彦——和渡边良二相去不远的笨家伙,她干脆先跳楼谢罪算了。
  “我的笨蛋未婚妻出了车祸,正躺在床上等死。”渡边良二故意提高了音量,并成功的听到了高念瑾的咒骂声。
  桐生昂夫呆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云游四海去的声音。“那个人是……小学妹吗?”哎呀!大事不妙!
  “嗯,要进来吗?”原本已经要滚蛋的渡边良二让开身子,毫不知情的挂着满脸的笑。
  战战兢兢的踏进病房,桐生昂夫看到了脸色和他同样僵硬的高念瑾。“啊,呃,好久不见啊!”他收到她警告的眼神了。他和小学妹有相同的顾虑,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哦,嗯,是桐生学长啊!”高念瑾偷偷的松了口气,这家伙总算还挺知趣的。
  不过人证一没问题,人证二、人证三会不会冒出来拆台就很难讲了。果然,不好的预感马上兑现。
  “昂夫?”桐生辰夫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响起,随之而来的便是他冷淡的酷脸及在看到高念瑾时所闪过的一抹讶异。“你……”
  高念瑾和桐生昂夫同时投给他阻止的目光。
  “你是谁?”转得好硬,但是总算逃开了被渡边良二发现秘密的危险。
  “她就是七年前无故转学的高念瑾。”渡边良二觉得有些奇怪,桐生辰夫认人的本事好得吓人,怎么会不记得念瑾?
  桐生辰夫点点头,只说了句保重之后就不肯再开口。
  现在就祈祷中岛和彦不要突然跑出来搞破坏就好了。
  怪就怪她祈祷得太晚,天神还来不及收到,一个令桐生兄弟及高念瑾头皮发麻的声音又跑了进来。“你们怎么都在这里?”中岛和彦走到病床前,果然被一脸哀戚的高念瑾吓了一跳。“你……你不是被良二的母亲赶回台湾了吗……”话溜出口,他才惊觉自己说错话了,害四条命有了安全之虞。
  高念瑾怯怯的抬眼看向渡边良二瞬间阴沉的脸色,无力的警铃在心里小小声的响着——穿帮了。
   
         ☆        ☆        ☆
   
  渡边家
  高念瑾跪坐在良二身后,手指全绞成麻花。“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他冷冰冰的回她。
  “我知道你在生气,可是你听我解释……”
  “你什么都不用解释。”他的声音就像一块千年雪冰里包着逐渐炽烈的火焰,让人不知该驱寒或是散热。
  我才不管你,反正我就是要讲!被他切断了那么多次话头,高念瑾倔强的脾气终于苏醒了。“你妈妈那个时候不是赶我走,那是因为……”她爬到他面前,想解释一切。
  “没有什么因为不因为!”烈火终于烧融了冰块,熊熊的蔓延起来。
  “因为她说我会阻碍渡边家的前途,败坏你家的名声。你不要给我开口!”见他又要插嘴,她马上以一句话堵住他的嘴。“嗯,就是这样乖乖的。所以她希望我离开你。”
  渡边良二的表情难看到极点,但仍然抿着嘴,没再打断她的话。
  “刚好那个时候我爸爸写信来希望我回去,所以我就办了转学。当然啦!你们学生会没有什么是不知道的,我只好把事情告诉他们三个,希望他们能帮我保密,不要让你知道这件事。”啊!终于平安的把事情经过说完了。“就这样。”
  “就这样?”他的脸色黑得像涂满了柏油。“她害我们浪费了七年,你却只说就这样?”
  她当然也很难过啊!可是都已经过去了,还能怎么样?“反正我们又回到原来的样子了!”当高念瑾说出这句话时,不禁佩服起七年前的自己。该她的,就会是她的。真是铁口直断啊!
  看着她酩红的娇颜,渡边良二心中一动,站起身来。“我要去找她。”这次不管母亲怎么哀求阻挠,他都不会再让念瑾离开他身边。“我要告诉母亲,她的二媳妇永远都只会有一个,她再怎么耍花样都不会变。”
  听了他的话,高念瑾的脸红得差点引起京都大火。“等我一下!”见渡边良二往外走,她也慌慌张张的跟上他的脚步。
  “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
  渡边良二并没有停下脚步听她说,只是快步的往母亲的屋宅前进。“你还有很多事没有讲,等我们说服母亲之后,你再一并连你这七年来的生活全部告诉我,一点都不准你遗漏!”
  真受不了他!她对他的霸道嘟高了嘴,甜意却是沁入了心。
  到了南宅的前厅,两人被慌张的佣人拦住。“良二少爷,夫人现在有客人,您请稍等一下好吗?”
  “客人?又是来陪她嚼舌根、说是非的那些夫人们吗?”他嗤哼一声,拉着高念瑾就继续往前走。“我们去里面等!”
  到了渡边夫人房前,里头传出了两个中年妇人的声音。渡边良二和高念瑾就坐在廊上,光明正大的聆听。
  “陶老师,你肯到寒舍来,真的是太感谢了,我一直都想和你一起喝茶呢!”这是渡边沙绘子的声音。
  高念瑾撇撇嘴,没想到这老太婆也有那么逢迎谄媚的时候。
  “哪里,您太客气了,能到府上是我的荣幸。”另一个声音传了出来,感觉上并不是真的高兴,而只是句疏离的客套话。“请问您邀请我有什么事吗?”
  怎么搞的?这个声音好耳熟?高念瑾偏着头,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自己在哪儿听过。
  “啊,是这样的,我想请教老师那次您画的那幅‘思乡锦’是用了什么技巧?真的好美呀!能不能教我呢?”
  思乡锦?
  高念瑾的心一动,不知何故的心跳加快了起来。
  “您过奖了,不过这幅画的技巧并没有特殊的地方,最主要的是我放在画里的心情。”被称为陶老师的女人叹了口气,语气有些萧索。
  “是吗?不过还是恭喜老师这幅画获得日本美术协会的大赏。”渡边沙绘子顿了顿,语气突然骤变。“如果不冒昧,我想请问老师有没有二十岁左右的女儿?”
  不只是那位客人,连门外的渡边良二和高念瑾都诧异得瞪大了眼。
  “二十岁左右的女儿?”陶老师顿了顿,再开口时有些犹豫。“是有一个,不过……”
  渡边沙绘子一拍手,欣喜的口气几乎气炸了渡边良二。“那太好了!那她有没有男朋友呢?”
  摆明了就是代子相亲!渡边良二气得差点踹烂纸门。所幸高念瑾死命的拉住他,要他继续听下去。
  “这个我不太清楚……请问有什么事吗?”
  “因为她有一个推销不出去的儿子,她忙着要出清存货呢!是不是?母亲。”渡边良二用力的推开门,怒目圆瞪着惊吓且心虚的母亲。
  而另外的两个人。则呆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妈妈?”高念瑾轻轻的叫道,有些不确定。“是你吗?”
  高念瑾这么一唤,原本坐在桌前、一脸惊愕的女客人倏的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是念瑾吗?”
  她们是母女?原本对峙着的渡边母子暂时休战,讶异的看着这两个突然相认的母女。
  “呃,陶老师,这位就是您的千金吗?请坐,请坐。这边这位是我的二儿子良二,请多指教。”
  机不可失!马上来场相亲吧!
  高念瑾坐在母亲身边,对渡边夫人的眼力感到相当的失望。“渡边夫人,您忘记我了吗?”
  “你是……”毕竟她还不算老,记忆力尚佳。“啊!你回来做什么?”
  “母亲,她是我的未婚妻!”渡边良二忍着满腔怒火,凶恶的替她回答。“七年前您做了什么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这次我劝您最好不要再插手,否则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高念瑾拉拉他,示意他安静。“换我讲。”她转眼看向满脸惊惧的渡边夫人。
  “您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让他自己去选择他的伴侣。我已经离开了七年,良二选择的依然是我,希望您能保持您的风度,接受这个事实。”
  “念瑾,你在说什么?”高念瑾的母亲满脸都是问号。
  “妈妈,这个人是渡边良二,也是我的未婚夫。至于我和渡边夫人之间的过节嘛……”奸险的笑容回到她的脸上。“她好像不太喜欢我,说我会败坏她家的名声。”
  “败坏她家的名声!”母鸡护子的本能马上出现。“渡边夫人,请你解释一下好吗?”
  久违的女儿受到外人的欺负,母亲当然会急于表现自己的关爱。
  三面夹攻,渡边沙绘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老是输给高念瑾的她,在享受了七年的胜利之后,再度惨败。
   
         ☆        ☆        ☆
   
  天气晴朗,高念瑾坐在廊道上,让柔和的月光铺满眼前的“思乡锦”。
  自从那天见面之后,妈妈隔天把这幅书送给她,只说了一句抱歉且叮咛她要好好照顾自己,并没有多说什么。至于其余的思念,全都在这幅画里。
  “又在看你妈妈给你的画?”渡边良二坐在她身后,将她纳入自己的怀里,陪她一起看画。
  高念瑾点点头,没有说话。
  “她其实很爱你。”搂着她微微颤抖的身躯,渡边良二温柔的话语让她迅速的红了眼眶。“可是我比她更爱你。”
  原本伤感的气氛被他这么一说,她眼中的水气马上蒸发得一干二净。“真的吗?很难说吧!”
  “你这样质疑我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有其他的女人吗?”他对她的轻蔑相当不满。
  “哼!是你自己说有很多女朋友的,我都还记得。”车祸住院的时候,她还为这件事气了好一会儿。
  他终于也想起自己说过什么话。“那是开玩笑的啦!你还真的很好骗。”而他终于也把她拐到手了。
  “如果你以为你已经把我骗到手,那我劝你还是注意一点比较好。”瞧他脸上的得意表情,她一看就知道他是什么心思。
  威胁他?他邪邪的笑了起来。“我不会让你有逃走的机会,你最好也早点觉悟吧!”一个狂烈的吻堵住了她的抗议。
  流星划过天际,也画下了美丽的句点。
   
         ☆        ☆        ☆

 << 上一页  [11]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