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是刻意隔绝她和唐家接触的机会吧?
  当唐妮在电话里告诉安斯,关燕姿愿意给她发绣的织技后,安斯便要她不必再去唐氏企业谈判,接下来就当作是度假,好好地放松自己。
  “谈得如何?”某日早晨,唐妮在餐桌前问着艾尔杰。
  “嗯,几乎都定案了。现在就等安斯来签约了。”艾尔杰吃下培根。说
  “安斯说,他要先去威尼斯一趟!大概要一周后才会来。”
  “威尼斯?他去那个快沉到海里的城市干什么?”他扬眉问,又叉起一块红萝卜送进嘴里。
  唐妮轻笑,“艾尔杰,你怎么可以这样形容美丽的水都?”这样形容意大利最美丽的都市,不怕被热情的意大利女郎追打?
  艾尔杰讪笑着,耸耸肩,“律师嘛!总是比较实际。”威尼斯的确是慢慢地在往下沉,再过个五十年,就变成海神的家了。
  唐妮倒了一杯咖啡给他,“安斯说他要去找‘恶魔之手’。”
  “噗——”艾尔杰瞪大眼睛,嘴里的咖啡喷了出来。“你说什么?!”
  唐妮很有先见之明地闪到一边,逃过天降甘霖的命运。
  “恶魔之手?他说他要去找恶魔之手?可是,他……他……”他本身就拥有恶魔之手呀!艾尔杰在心中大喊。“难道这世上还有另外一双恶魔之手吗?”上天不会这么恶作剧吧?!
  “我不知道。”唐妮摇摇头,“这一切要等安斯从威尼斯回来才知道。”
  那创造出美丽的双手,那种近乎罪恶的美丽,不属于凡世,美丽到会让人疯狂的恶魔之手。
  “我不知道安斯是否能找到另一双恶魔之手。话又说回来,我想提醒你,唐氏的作风一向夸华,这次的签约仪式,他们一定会安排得十分盛大。”
  艾尔杰哀鸣一声,“啊!不会吧!”
  安斯一向讨厌媒体,那他到底要搞定哪边?唐氏,还是暴君安斯?天!都很难搞定。
  “上天保佑你。”唐妮拍拍他的肩膀。她已经很善良地提醒他了,其余的,她就爱莫能助了。
  “谢谢你!”艾尔杰苦笑着。

  两天后,喧闹的机场出境大厅。唐妮与艾尔杰站在入口处道别。
  “唐妮,你确定你没问题?”
  “当然!艾尔杰,我不是小孩子,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
  艾尔杰还是不放心,“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回法国?安斯还有好几天才到,你还是先和我回法国吧!”
  “艾尔杰——”唐妮拉长声调,忍不住笑了,“拜托,我可没有自虐狂。在小小的机舱里关上十几个钟头,回到法国之后,时差还没调整过来,又要再上飞机飞上十几个钟头……谢了,我敬谢不敏。”
  “哦!好吧!”要是他,他也不愿意,“那我只好一个人自我虐待了。”他叹口气。“我们过几天见了。”过几天,他还得再飞到台湾来,陪安斯签约。真不是人过的生活。
  “拜拜,过几天见!”唐妮和他挥手道别,目送他进了大厅,唐妮才转身准备离开。
  “啊!”突地,她的纤腰被人搂住,她吓得尖叫。
  “紫霓,是我。”关重威戴着墨镜望着她。
  “你吓到我了。”唐妮不悦地拍了他一下,“放开我。”
  “我可以放开你,但你要保证你不会逃跑。”他结实的手臂仍牢牢地搂住她。
  “你想干嘛?”她蹙起细眉。
  “我们需要谈谈。”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她硬掰开他的手臂,还没走开,又被他拉回怀里。
  “你到底想怎么样?”她不悦地瞪着他。
  “我说过,我们需要谈谈。”墨镜下的眸子照亮,下巴绷紧。
  “我也说过,我、们、没、什、么、好、谈!”挣脱不了他的钳制,她挫折地在他耳边大吼。
  “是吗?”他勾起一抹笑,“连发绣也不谈吗?”
  发绣?她蹙起眉,“关燕姿已经答应要给我发绣。”
  “呵!如果她真的有能力给的话。”像猜谜似的,他说了一句让人费疑猜的话。
  “你是说?”难道关燕姿根本没办法给她发绣?
  他松开她,“现在,你愿意跟我谈了吗?”
  她拉一拉衣摆,缓缓吸了口气,双手抱胸,“好,我们谈。你想谈什么?”
  “不,不是这样,我们不在这里谈。跟我来。”他朝她伸出手。
  唐妮瞥了他一眼,故意忽视他伸出的手臂,大步走过他身边。
  关重威笑着摇头,迈开大步走到她身边,拉住她,“不是那边,是这边。”
  他带她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唐妮的小脸微微涨红,瞪了他一眼,让他带领自己走到另一个出口。
  上了车,她迫不及待地问:“你到底要谈什么?你要带我去哪里?”
  关重威伸出食指对她摇着,“耐心,你要有耐心,太急躁是无法得到你想要的答案的。”他的眸子里闪着一丝愉悦,仿佛很满足她在他身边的感觉。
  “你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她狐疑地瞅着他。
  他不回答,只是专注地开车,唇角仍噙着一抹笑。
  车子平稳地进入台北市区,朝大直方向而去,直至驶进一栋大厦的地下停车场。
  停好车,他带着她搭电梯上到七楼。宽阔的楼层里只有两户门户,新颖而具有高科技设备,是现代智慧型的住宅大楼。
  他刷卡开门后,示意她先进去。
  她狐疑地看着他,还是侧身走进去。
  “品味不错。”她环视屋内四周后轻赞。
  没有隔间的广大空间,只用地板的材质和高低来区隔用区。银灰色调的视听设备,靠墙有座调酒吧台,旁边有一架美式六十年代的点唱机;垫高的石质地板上有健身器材;两座大书柜和长型电脑桌靠近采光良好的窗边。
  高大的盆栽隔出的空间摆着床铺,旁边放着一个立灯,床铺对着窗口,夜晚时能眺望夜空;惟一的隔间是用玻璃砖砌的盥洗室。
  “你住在这里?”她注意到家具都是单人用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是他惯抽的那个牌子。
  “嗯,你离开后不久,我也搬出来,只有宴会时偶尔会回唐家。”他注意着她的表情,“你喜欢吗?”
  她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何必问我喜不喜欢,我又不住这里。”
  “我希望你能住下来。”他的眼神灼热,热切地盯着她。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她瞪了他一眼,“这种玩笑不好笑。你千里迢迢地把我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问我喜不喜欢这里?你有病!”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真的希望你能留下来。”
  “我留下来?”她失笑,“那你呢?”
  “我也会留下来。”和你在一起。他在心里说着。
  “关重威!”她双手抱胸!“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只是想要一个机会。”
  “机会?”她笑了,像听到一个好笑的笑话般,“你要什么机会?凌辱我的机会?还是,这又是你的另一个把戏和陷阱?”
  他的俊脸微微扭曲,“我只是想要有个重新得回你的机会。”
  “你知道我是安斯·艾尔的未婚妻吗?你这样做不但污辱了我,也污辱了安斯。”
  “我知道,我只是不愿意没有努力过就放弃了你。”他反驳。
  “即使冒着会失去和云霓的合约的风险?”
  “是的。”他义无反顾地说。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感到高兴。我可以告诉你,我这次回台湾,只是想完全的和过去做个了结,然后好好地、以全新的自己去爱安斯,我们预定回法国后就要举行婚礼。所以,你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他端正的下巴突地绷紧,“你们要结婚了?”
  “是的,我们要结婚了。”
  “那你……爱安斯·艾尔吗?”他苦涩的问。
  “爱?是的,我爱他,他也爱我。”她的语气轻柔得宛如叹息,“所以,不要再说这些无聊的话了,我宁愿要你的祝福。”
  “祝福?呵呵……哈哈哈……”他仰头笑了,笑声中有着压抑的痛苦,“我没有那么大的肚量可以祝福你们。”
  她无语,任由他疯狂地大笑,一心只想离开。
  她走到门前,却不知该如何开启这扇大门,小手在门上摸索着,试着找到开门的方法。
  “想离开了?”他止住笑,眼神狂乱,“你不想要发绣了吗?”
  “我不认为你会那么好心的给我。”任凭她如何努力,始终打不开门,她不禁恼怒地踢了门一脚,忿忿地转头,“开门!我要走了。”
  “我可以给你发绣。”他慢条斯理地说,并开出了条件,“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不愿意不战而降,我要你给我一个机会,和我住在一起,等到安斯·艾尔来台湾时,你再决定是否要跟他回去,而无论结果如何,你都可以得到发绣。”
  “你好卑鄙!”她恨声道。
  “你可以考虑,一切由你决定。”
  他精确地捉住了她的弱点,明白她对发绣的渴切已经超越一切。
  “答案呢?”
  “我……答应。”她说得迟疑,不敢相信自己又落入他的陷阱里。“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
  “你说。”
  “住在这里的这些天里,你不可以碰我。”
  “好,我也不想让你觉得,我是用肉体关系将你留下。”他苦涩地撇撇嘴。他还不至于卑劣到那种地步。
  “安斯一来,我就要离开。”
  “如果你还是决定要走,我不会再说什么。”
  “嗯,我会走的。”像在催眠自己,她反复地说着,“我会走的!”她会和安斯离开的。
  是的,她会毫不迟疑的离开。

  捏着手中的牛皮纸袋,唐紫霓再次拭去眼眶中的泪珠,只是才拭去泪意的眼睛,霎时又充漫了水雾。
  赵嫂过世了,在她刚过七十五岁生日的几天后。
  院方通知不到赵嫂的儿子,只好让她这个外人来替赵嫂处理后事。
  停在太平间的赵嫂已经换上了寿衣,等法事做完,就火葬纳进灵骨塔里。
  唐紫霓纤细的身子虚弱地晃了下,院方的潘先生马上扶住了她。
  “唐小姐,你回去休息吧!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了。”
  她摇摇头,“没关系的,我等这场法事做完再走。”昏眩感让她难过得想吐。
  不,不只是疲累,还有她怀孕了,她怀孕近四个月了,噩梦竟成真了。
  “不行,你的脸色不太好,你还是回去休息吧!你放心,有什么事在也我们会通知你的。”潘先生半推半扶地将她带出殡仪馆,拦了一辆计程车,让她先回去。
  在计程车上,她抽出牛皮纸袋里的东西,纸袋上写着大大的唐紫霓三个字,是赵嫂交代要给她的东西。
  几张湖南大鼓的CD、几张照片、一个白玉戒指……还有一叠纸,用橡皮筋捆住。
  她将橡皮筋拿掉,仔细将纸摊平,倏地倒抽了一口气,“啊——”
  股票,全都是股票。
  包括了食品、电子、科技类股,仔细看看日期,几乎都是二、三十年前购买的。
  以现在的市价来算,至少有数千万。
  赵嫂……把这些都留给她吗?
  她想起赵嫂曾说,她曾经存了点钱,想买个东西给在美国的儿子,但不知道要买什么。
  那时唐老夫人还在世,于是她就在伺候唐老夫人时,悄悄地在旁边听唐老夫人都买了些什么东西。慢慢地,一点一点的,她也买了不少存着,就等着哪天儿子回来时,可以给他做点生意或买房子娶妻的。
  她一直以为赵嫂可能是买了什么首饰珠宝之类的,现在才知道,原来赵嫂跟着她祖母买了那时才刚兴起的股票。
  运气好,压对了宝,以二、三十年前的低价买进的股票,现在不知已翻了多少倍。
  没人想得到,住在养老院里的孤单老太婆,竟然是拥有千万身价股票的富婆。
  赵嫂……她抱着牛皮纸袋哭了……
  计程车驶到关渡唐家门口,唐紫霓付了钱,虚软地走进门。
  一进门,唐仕华和关燕姿、关重威都坐在大厅里。
  “你去哪里了?两天没进门,你还当这里是不是家?”唐仕华冷眼瞥过她,冷声道。
  “女孩子大了,总是喜欢往外跑嘛!仕华,你就不要那么生气嘛!王项邑昨天不是在找紫霓吗?也许她是和王项邑在一起听!”关燕姿细声细气地安抚着丈夫,话中却是在讽刺唐紫霓。
  关燕姿不怀好意的暗示在她脑中嗡嗡作响,加上连日来的打击,使得她承受不住地对着关燕姿吼叫,“你这个虚伪的婊子,你明知道我去了哪里,为什么还要扯我后腿?我到底是哪里对不起你了……”她昨夜打电话回来,分明是关燕姿接的,为什么她还要这样诬赖她。
  “啪!”的一声,唐紫霓见被一个巴掌掴得跌到地上。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妈说话?你真是愈来愈没分寸了,你妈已经快生了,你还这样顶撞她,你是故意的是不是?”唐仕华僵直的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怒斥着她。
  她捂着热辣辣的脸颊,泪水扑簌簌直落,“对,我就是故意的,看能不能气死她,怎么样”她倔强地咬着唇,愤恨地瞪着关燕姿,恨不得将她剥皮噬骨。
  “你这个不肖女!”“啪!”的又是一巴掌。
  “啊——”关燕姿突地惊呼,手指微颤地指向跌坐在地上的唐紫霓的小腹。
  “她怀孕了!”关燕姿惊叫,不自觉地将眼神瞥向一旁的关重威。
  唐仕华怔愣,一个箭步揪起唐紫霓的衣领,“孩子是谁的?你说,你到底和哪个男人上了床、怀了野种回来?”女儿的脸仿佛和陈净的脸庞重叠,情绪又回到那晚陈净说要和别的男人离开的黑暗。
  愤怒和恐惧让他揪着女儿的手劲不由得加重,像要扯碎她才甘心。
  “谁的?”她低低的笑了,渐渐地,笑声渐扬,开始疯狂,“爸,你真的关心这孩子是谁的吗?如果你真的关心我,为什么不问我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有没有被逼迫?而不是一口咬定这是我和男人厮混的结果。爸,你到底有没有关心过我”她哀痛欲绝,泪珠如雨坠落。
  唐仕华一愣,松开了手,唐紫霓顿时软软地倒在地上。
  “紫霓……”
  “啊!我的肚子好痛,好痛呀……”关燕姿突然抱肚子,尖声喊痛。
  唐仕华马上被转移注意力,大步奔到关燕姿身边,“燕姿,你怎么了?”
  “我……我肚子痛,怕是……”她大口喘着气,“怕是……要生了……”
  又是一阵喊痛。
  “好、好,你忍着点,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关燕姿捉住丈夫的手臂,额上冒着冷汗,“仕华,预产期还没到,我怕是动了胎气。”
  唐仕华马上怒瞪着女儿,“看你做了什么好事!”
  唐紫霓不语,肚子的绞痛愈来愈剧,是孩子知道这个世界不欢迎他吗?
  “仕华……”关燕姿努力地在愈来愈密集的痛楚间,找到喘息的空隙,“仕华,你不要听紫霓乱说,如果她真的受了委屈,为什么不说?我看她根本就……”
  她颤巍巍地倒抽了一口气,“她根本就是跟太多人鬼混,连孩子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了。”
  “好了,你别说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唐仕华制止关燕姿继续说下去,拿起话筒,吩咐司机立刻把车开过来。
  泪眼朦胧中,唐紫霓只觉得腹部痛得像要四分五裂。
  “为什么?”她近乎无声地蠕动双唇,问着僵直着身影的关重威,“为什么你不说话?为什么你不帮我?”难道他非得要她死,他才甘心吗?
  关重威紧抿着唇,始终不发一语。
  他清楚看见他姐姐刚刚在唐仕华身后偷打自己的肚子,让自己疼痛,然后再嫁祸给唐紫霓。
  他想扶起唐紫霓,可一想起王项邑,他的步伐却硬生生的止住了,她不是答应过他,不再和王项邑见面吗?昨夜她真的是和王项邑在一起吗?
  嫉妒让他的眼眸充满血丝,冰冷的声音仿佛来自远方,狠狠地刮过唐紫霓,“你这个荡妇!”
  “什么?”她惨白的脸上,只有瞳眸异常的灼亮。他说了什么?
  “你这个荡妇!孩子是谁的?”
  血液还在流动,胸口还在跳动,可她却像已经死去。
  感觉有股热流从下腹涌出,她愣愣地低头一看,只见衣服快速地沾染鲜红血液,深沉的恐惧爬上她的心头……
  刺耳的尖叫声……是她的声音吗?有人像小孩子般地在哭泣,她不知道那哭声正是她自己的。
  啊!宝宝,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不欢迎你,所以,你先选择离去是吗?
  慢慢地,黑甜的宁静笼罩了她,就像慢动作,视线从他的身躯往上爬,直到天花板上的吊灯!
  唐紫霓缓缓地合起眼眸,脑海中清楚记得关重威冰冷的眸,冷冷地瞅视着她……

  “哔——哗——哗——哗……”规律的声音,像她心跳的频率……
  唐紫霓没有睁开眼睛,因为她太虚弱了,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身体像被掏空的躯壳,放在床上,没有一丝生气,而空气里飘浮着消毒水的味道。
  有人在翻动她的身子,交谈声传进她耳里……
  “实在差太多了!”
  “是呀!听说隔壁病房的那个太太是她继母,生了个儿子耶!”
  “啊?真的呀?难怪待遇差那么多,隔壁人来人往的,祝贺的花蓝几乎快满出病房了,不像这里……”“哎呀!不能这样比啦!人家唐太太是正大光明的,而这个唐小姐未成年流产,唐先生还特别交代不准让外人知道,是担心会破坏唐家的名誉吧”
  “唉!他们有钱人就是会搞这一套。女儿都还没脱离险境,他们就只会在那里做门面,也没人来看看唐小姐,真是悲惨。”
  “好啦!别说了,快点换管,我们还有六床要做呢!”
  “哦!知道了。”
  身体又是一阵翻动,她听到有人惊呼,“啊!她在哭耶!”
  有人摸了她的脸颊,“大惊小怪,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啦!你的护理课没上到呀?”
  “可是……她还在流泪耶!好像……很伤心喔!会不会是定她听到了我们刚刚说的话了?”
  “别管那么多了,我们赶快把这一床做完就是了。她根本还在昏迷状态,听不到我们在说什么啦!快点、快点……”
  又是一阵短促的交谈声,然后是寂静无声……只有病床上的人流不尽的泪水,和无声的哽咽……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