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初春的风,犹带着丝丝寒气,吹袭着站在虹瀑悬崖上的人。
  赤雪无视身旁武亟与骆心宇的喧闹打斗,在闇冥的怀中哭的怆然……。
  这世间是何等的丑恶?未了贪念,她成为兄长手中的棋子;未了红颜,她是君主之下愚忠的臣民,她双手沾满了血腥,造成了莫大的罪孽。
  哭的昏沉中,自小腿窜爬而上的痛麻感告诉她,赤炼火蛇的剧毒已经开始腐蚀她的肉体,揪紧的心口除了剧毒的噬痛,还有情殇的狂痛呵!
  闇冥……为了红颜,将她一布布送上冥途,将她的爱恋垂置在脚下,逼她自毁,逼她疯狂。
  此刻,这胸膛的所有温柔都只是虚伪的假相!
  赤雪低垂眼珠,强吞下苦涩的泪水,咬牙推开他的怀抱。
  “怎么了?”闇冥皱起眉头,对她突来的排拒有些不解。
  赤雪沉默不语的垂着头,颊边滑下热泪,她不懂……若他执意将她推向自毁的深渊,狠心的放蛇咬她,就为了替他的闇妃骆心柔试药,那他现在的温柔关心……又何必?!
  “赤雪。”闇冥想再度拥紧她的手臂,却被她虚软地推开。
  她无声地低笑,笑中尽是悲怆,直到如今,她仍是他所造就出来的艳红赤雪,至于骆冰彤……只是众人漠视的幻影,无人怜惜、无人在意呵!
  大家要的,都是赤雪,却没有人知道,赤雪终是一场冬日幻影,在春阳下,终会融化殆尽。
  赤雪缓缓地睁开眸子看着他,澄澈的瞳眸深邃黝黑,虚软的身体乏力的靠这他,轻声低问:“你爱我吗?”
  即使是虚伪也好,在这一刻,她好想听到他说他爱她。
  闇冥扬起眉,低笑道:“傻瓜。”深邃的瞳眸里尽是纵容的温柔。
  “傻瓜是爱或不爱?”她虚软的身子无力地抵靠着他,闭上演强忍住一阵猛袭而来的晕眩感,她知道赤炼火蛇的毒性已经渐渐腐蚀她的心智了。
  傻瓜……赤雪咬了咬下唇,笑的涩然,他连骗她一句话都不肯呵!她终究只是一个为爱痴狂的“傻瓜”
  ……无声的泪滴落在他的胸膛上,溅成朵朵暗色的泪花。
  她这一生中从未真正拥有过什么,父母、兄弟、丈夫、孩子……都是不可得的梦想呵!
  连她的痴恋,只求他一点点的真心,一丝丝单纯的爱,他也狠心的不愿意施舍给她。
  呵!她的情、她的恋、她的痴、终究只是一场傻瓜自导自演的笑话啊!
  笑中带着泪痕的眸光,突然瞥见正与武亟对打的骆心宇徒地转向,朝闇冥袭来一掌──“小心!”她用力推开闇冥,纤瘦的身影顿时被骆心宇偷袭的毒掌击得喷出漫天鲜血,她轻盈的身子同时被推向悬崖。
  “赤雪!”闇冥惊骇的大叫,冲向悬崖,却只来得及捉住她的一只手,而他则被赤雪坠落的身势拉落下了半个身子,两人悬吊在悬崖的身影岌岌可危。
  “王八蛋!”武亟推出十成的功力,令骆心宇惨叫一声,当场被强劲的内力冲断经脉,吐血而亡。
  顾不得骆心宇,武亟奔到悬崖边,趴身伸手,“师妹,把另一只手给我。”一向带笑的眸子有着懊恼的怒气。
  都怪他,只顾着玩耍死的耍弄的骆心宇,反到让贼狐狸有了空隙袭击师妹。
  山风强劲地吹拂,翻起她翩翩的衣袂。
  “赤雪!”闇冥心惊的唤着她。
  “师妹!”武亟也骇然的盯视着她眼中的决绝。
  看着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看到他们的脸色一反平常的轻挑,布满了浓烈的忧心,赤雪笑了,腮边滑落两行轻泪。
  “师兄,告诉师父,赤雪……对不起他老人家。”她这一生,对她最好的就是武亟和师父,现在,她却选择这条路……纵使她爱的人伤她如此深,她仍不忘记曾答应过要首护他的性命,即使牺牲自己,也不愿他有一分一毫的损伤。
  师父,对不起……师兄,对不起……她在心中哀伤的想着。
  随着重量,纤细的手逐渐脱离离闇冥的大掌。
  “你说的这是什么鬼话!要说,你自己去跟他说。把手给我,快给我!”武亟气急败坏地大叫,师妹脸上的决绝神情,让他的心惶恐不安。
  纵使闇冥努力地往下探身,想要紧捉住她的手,但他却发现掌中的纤手,却似已认命般,任指间的空隙一寸寸的加大,完全不肯施力捉紧。
  “赤雪,捉紧!我说过,不准你离开我,永远也不准!”闇冥的俊脸绷紧,幽遂的眸子第一回显现出失错与慌乱。
  赤雪只是闭上眼,哀哀的低笑,纵使再此时,他仍霸道地命令她,殊不知,这一回他以无力在承受他的狂妄,她……好累……她爱他,爱得自私、爱得贪婪,所以,一布步将自己推向了疯狂得毁灭道路。
  她不想陷入妒恨纠葛得疯狂深渊,所以,在她来未痴傻时,也许,这样的结局是老天爷对她最后的怜悯。
  因为,在仍未知世事的八岁稚龄时,她就曾对闇冥发过誓──此生愿为冥皇子效力……直至命尽……直至命尽……惨白的唇边幽幽的浮出绝美的笑意,“不行的,这次我要离开你,你再也阻止不了了。”
  她再也阻止不了……手指渐渐地完全滑落,只剩下单薄的一袖还握在他的掌中。
  “师妹!”武亟惊骇的大叫,慌张地探手欲重新捉住她。
  沾着泪的唇瓣绽开凄美的笑意,清丽的小脸上突然显现出绝艳与妖媚的神采。她举起另一只手,可却不是握住他们的手掌,在灿笑中,她一把撕裂了衣袖,撕裂了和他们最后一丝的牵系……“不,赤雪!”
  “师妹!”
  急坠的身影在长发翩飞中,惨白的小脸上竟是布满了满足的笑靥。
  她太贪心了,无法自欺地满足于他偶尔施舍的爱怜;她又太骄傲了,无法匍匐地乞求他的垂怜,看着闇冥不可置信的俊颜,她知道,她选择了一个能让他永远记住她的方式……她是如此地满足,即使身躯猛撞到突出的岩壁,痛苦的吐出漫天红雾,她的唇边仍维持着那抹绝艳的笑。
  她选择了离去,在她最美丽的时刻,让他永远记得。
  透过飞舞的长发,她最后一次将他俊美邪肆的面容刻在心头,在凄然的笑容中,落入湍急的河流中,任冰冷的浪花卷去她的心魂,从此,她对这世间再无眷恋……再无怨恨……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