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她娘的墓和一池青莲,她把自己给卖了,
    反正,她在这个家中根本就是多余的,没人疼、没人爱,
    既然尊贵的他要,她何不就给了他,
    至少,他的存在能带给她心安、给她一丝丝温暖,
    自此,她的生命中不再有自我,只有他——闇冥,
    他冷酷、他狂妄、他残忍、霸道,他拥有众多的姬妾……
    这都不关她的事,她只需将脆弱的自己好好地隐藏在艳红之下,
    冷眼看世悄,等待着随时为他“牺牲”的时刻来临,
    只是,向来不按牌理出牌的他,却不屑她的冷然,
    执意要招惹她,卸除她的伪装的面具,
    不但粗暴的夺去了她的童贞,更用残酷的骄傲撕碎她的心,
    然而,她给不起她的心啊!
    只因她的爱太过自私,无法忍受“分享”的乐趣,
    她怕自己会疯狂,会为此有玉石俱焚的狠绝心情,
    所以,她决定要离开,即使他霸道的说“不行、不准、不可以”!
    她仍毅然决然的撕裂衣袖,用死南表达她离去的心意,
    眼睁睁看着她坠入万丈深渊,他才呐喊出的说出,“赤雪,我爱你……”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