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若要忽略掉那个俊美的脸孔、潇洒的身影,对于同样都待在这班公车上的所有雌性动物来说,那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事。
  因每天上完夜班或加班完的上班妇女,都得百般无奈地挤上最后一班沙丁鱼公车,疲惫的身子还得忍受公车司机急起步、猛煞车的惯性作用;而且让自己站稳的方法一定要保持优雅,不然一不小心跌到某位中年欧吉桑的身上,那种困窘又恨不得钻进地洞里的懊恼会让她们将这么劳累的一天打上最坏的句号。没有一个女人会愿意让那些中年老色狼藉机吃到她们香喷喷的免费豆腐的。所以通勤,根本就是上班妇女们最大的恶梦!
  不过她们一点也不会介意那个站在后门边的英挺男子多吃她们点豆腐,而且吃得愈多愈好!最好自己能趴在那个强壮的臂弯中,含羞带怯地假装公车司机实在太缺德,令她们不得不将身体挨进他的胸膛,然后他会泛开一丝谅解的微笑,默许她们如此地接近他……
  倘若公车所产生的噪音不是太大,一定可以听到几滴口水掉在地板上的声音。任晴宇在心底叹息一声,望着她们眼底的热情,不难了解这班公车明明不算太挤,而她周围的女人却像这班公车大爆满似的挤向她。
  她俊朗的脸浮上一抹好笑的神色,明亮的双眸往上一瞥。就差天花板没有女人爬上去了;她可以藉着坐公车来评估自己的容貌,若是哪天她发现上头“挂”着一个女人对她滴口水,那她就可以肯定自己的功力又更上一层楼。
  公车司机很轻缓地煞车,却见她身边的每个女人都往她的身上倒,站在左边的倒向右边,站在右边的倒向左边,站后面的倒向她的背……
  怪哉!她们的举动让任晴宇分不清楚司机是煞车还是起步了,这堆女人是发春期到了吗?乱七八糟地往她身上倒,也不管她是否挺得住她们的重量,要不是她背对着这些女人,且她的空手道已经练上四段,她肯定自己一定会被这堆狼女们压倒在身下动弹不得。
  能怪谁呢?只能怪她老妈把她生得……套句损友杨绿的说法--俊得一塌胡涂、帅得淅沥哗啦。
  帅得淅沥哗啦?唉……也许是吧!噍这堆女色狼的表现她就明白了,还好她已经十九岁了,不然以她一米七五的身高和不及一米六的死党杨绿出去逛街,肯定会有人称赞她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就差没有当场帮她们举行婚礼了。而杨绿这家伙早在几百年前就拿着她的相片去学校公开抛售,赚了钱还幸灾乐祸地恭喜她有多受女孩子的青睐……啧!
  这个先不提,先想想怎么帮帮杨绿吧!任晴宇担忧地蹙起了眉头,帮杨绿特制的“大补贴”,杨绿喝了两天就不喝了,而且她又是个死硬派,出了事也不会跟自己讲,一个人将所有的苦楚往肚子里吞。
  可是为了顾及杨绿的面子,她也不好意思当面跟杨绿说她已经明白了杨绿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只有暗地里为她的故作坚强感到难过,最重要的还是杨绿可不能因为这次的意外而怀孕才好!
  但是她要怎么做呢?家里的“大补贴”还剩了十几贴,光喝两天是没办法收到成效的,唯一的办法是骗杨绿吃坠胎药,只不过是这次从中药换成西药罢了。西药的效力比较快,这样她就不必再为杨绿肚子里的孽种担心了。
  对,她今天晚上就去找妇产科的主治大夫拿罐坠胎药,明天到学校后就骗杨绿是胃药,然后每天监视着杨绿吃下去。任晴宇打定主意后挪了挪身子,顺便把那堆硬挤在她身旁的女色狼们挪出一点空间让她好好地喘口气。
  该死,这堆女人难道一定要把她挤成肉饼才行吗?任晴宇脸上露出微微的不悦,她老妈没事把她生得那么帅干嘛?让她每回坐公车活像在受罪。或许她去学开车,然后和学校的人抢那几个少得可怜的停车位,每天上下学都要遭到同性的性骚扰,直教任晴宇大呼受不了。
  要是天下的男人都长得比她帅就好了,偏偏她丝毫不比萤光幕上的明星逊色,这种时候,她要到哪儿去找一个与她不相上下的男人来分散这堆女色狼们的注意力呢?
  唉--作梦。任晴宇很认命地接受这个事实,她是很帅、很帅,但是天啊!究竟是哪个女人的魔爪在她的臀部上摸来摸去?而且还不止一双!!
  任晴宇愠怒的眼神扫射过眼前假装无辜的秋波。这堆女人!难道什么叫作含蓄吗?瞧她们的眼光饥渴得像在剥掉她的衣服!
  老天!她就一定得接受她们无言的爱慕吗?拜托来帅哥分担她的“体福”吧!她实在无福消受。任晴宇在心头喃喃地祷告。
  但是居然有效耶?任晴宇感到右手边的女色狼们一阵骚动,接着她的“紧箍咒”的就松了不少,而她就在一阵狼女们饿馋的惊艳低呼声中,将视线对上了那个刚上车的男人。
  哗!任晴宇脑海里第一个想法也是低呼。天底下怎么会有跟她一样帅的男人?不,他比自己帅多了!她很明白自己是那种俊逸飘雅、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可是这个刚上车的男人还多了份一般男子少有的性感。
  没错,就是性感,他那分带点黠黠酷酷的英气实在十分性感,连他脸上那副不算愉快的表情也阻隔不了女性的眼光。任晴宇敢打赌车上往他那边看的去的女人,十个有九个现在想的绝对是把他拖上床强奸!
  当然这绝对不包括她。
  那陌生男子显然也注意到她了,任晴宇鹤立鸡群的身高在一堆女人中肯定显眼,只见那个男人在她身上多驻留了一会儿,评估着她的面貌。
  任晴宇为他深沉的眼光顿时屏住了呼吸,一面暗骂自己大惊小怪。这男人只是在瞧着她俊美的程度罢了,就如往常那自诩英俊的酷男一般,说不定他对自己也怀有她所习惯的敌意。想到这里,任晴宇朝他展现了一个友善的微笑,眼神对他默默地发出求救讯号。
  来呀!好哥们,我可没举跟你争夺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宝座,这堆美女就让给你好了。我对你没有敌意,麻烦你移动一下解救我吧!过来吧,也许你喜欢被美女左拥右抱。但是我一点也不喜欢啊!拜托你过来一下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帮我分担一点美女,我会把你当成好哥儿们对待的。
  那名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有趣的神色,居然如她所愿地朝她这边挤来,任晴宇脸上浮现满意的笑容。快点、快点,我的好哥儿们,我的大救星!
  纪允斌朝着眼前一身洁白休闲服打扮的俊美少年走去,在他评估过这个眼中的友善后,他确定这位被美女环伺的少年对他并没有敌意,甚至还很高兴见到他的靠近。
  眼前自己最需要的就是有个人来扶他一把,方才在停车场的时候脑后挨了一棒,若不是他的身手矫健,也许就不会逃上这辆公车,而是横尸停车场了。
  纪允斌很肯定那一棒有足以致命的力道,不然他脑子不会这么地昏眩。那些人已经打算置他于死地了吗?也许身前的少年可以扶着他,直到他清醒地到间医院检查一下。
  任晴宇看着他站在自己的身后,不禁有点懊恼。搞什么嘛?好哥儿们,叫你过来也不必站得这么近!一个她已经让女色狼们把这里挤得水泄不通了。再加上他铁定会让公车失去平衡地翻车!
  他想造成交通事故吗?任晴宇不满地想叫他站过去,让她多吸点新鲜空气。唉!算了,她又怎么能希望身旁的帅家伙能明白她的意思,而来解救她呢?有他堵住一边的狼女就不错了,将就吧!
  但是……等等!他的手……他的手在什么地方啊?任晴宇猛然发觉除了许多对她上下其手的小魔掌外,居然有双比较热、比较大的手掌扶在她腰上!!
  她有些冒火地用力“看”了他一眼。好哥儿们,我让你坐拥美女之福,你是这么对待我的啊?
  纪允斌万般抱歉地对她微笑。他明白自己这么扶着这名少年的腰非常失礼,但他实在是有点站不住了,可是他不能光明正大地扶着这少年的肩,这样他们两个都会被人当成同性恋,而为了两全其美,所以只好借一下这少年的腰用一用喽!
  不过……这腰对一个少年来说,似乎太细了点吧?而且肌肉也不够结实。
  任晴宇却被他的笑容吓得毛骨悚然。不会吧?这个比她帅的哥儿们……这个小子……会不会是坏“玻璃”?
  任晴宇可从没想过自己也会被子男同性恋纠缠。天地为证,她可是一个童叟无欺的女人啊!虽然她长得帅了点、潇洒得歪七扭八,也不代表她有兴趣做只“兔子”啊!
  会不会是她给他的求救眼神,被他误解成“同道中人”了?真是可惜!这么帅的男人竟然是只“兔子”!
  任晴宇不着痕迹地覆上他的手,一根根地把他的手指扳离她的腰。男人的手都是这么大吗?她的手已经比普通女人大了,可是比起他的手还算小一号。
  纪允斌摇了摇头,想甩去脑中的昏眩感。不行,他的视线愈来愈模糊了,他也明白这个原本对他友善的少年开始对他产生敌意,但是他必须让自己被那少年扳开的手指重新放回其腰上。
  任晴宇狠狠地用目光杀他一刀。士可杀、不可辱,他这根本摆明了对她性骚扰!身边这一堆女色狼们还不够码?他也想来参一脚?这个可恶的色狼!
  运起了十分力道,任晴宇毫不留情地用手肘往他平坦结实的腹部一拐;纪允斌一点也没有防范地闷哼一声,整个身体朝她倾去。
  就是这么恰巧,高她近半个头的纪允斌就这样地“吻”上她的颈部。
  任晴宇浑身一僵,非常敏感地察觉到他冰冷的唇吻在她颈项间的压力,和那令人鸡皮疙瘩掉满地的呼吸。
  “你——”任晴宇瞪着眼睛地揪住他的衣领,抡起拳头就要往他俊逸非凡的脸上打下去了,而四周吃他们豆腐的女色狼们却在此刻非常不赏脸地尖叫。
  任晴宇冒火地瞪着周遭的“观众”,然后揪着纪允斌的领子按下下车铃,拖着他就往车门方向走。
  “我……”纪允斌头昏眼花地想为自己的行为辩解。
  “跟我下车!”任晴宇二话不说地打断他的话,等到车门一开就拉着他下了公车,然后打算把他拖进暗巷里面痛扁一顿。
  若他刚才摸她腰的举动不算性骚扰,那么他吻她的脖子就令她不能忍受了!
  任晴宇非常渴望将他的俊脸残暴地殴上几拳,让他三个月脸肿得见不得人。这个可恶的色狼!仗着自己有一张俊脸就可以胡作非为吗?吃豆腐相中她这个铁娘子,算他倒楣!她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好好地教训他这个登徒子!
  纪允斌根本连站都站不稳,更别提有多余的力气阻止眼前拖着他走的少年,他踉跄了几步,“我不是……”
  任晴宇停下了脚步,回头朝他冷笑,“你想说作你是故意的?还是你不是色狼?”
  “对。”纪允斌困难地吐气,任晴宇那拳打得他视线更加模糊了,他根本就分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你不是色狼,那我是色狼喽?”任晴宇朝他眼睛打了一拳,笃定他明天眼圈一定黑得不能见人。
  纪允斌退了几步,勉强地稳住身子。“你误会了。”
  “误会?”任晴宇上前又揪住他的领子。“你叫什么名字?我从来不打无名之辈,但是我手痒,不揍你也不行,长得这么帅就可以当色狼吗?”
  “我叫纪允斌,我不是……”色狼两个字还没出口,任晴宇又朝他的另一只眼睛一拳下去。纪允斌这次真的受不住了,重心不稳地向后倒去。他的手为了防止往下跌的趋势,居然连同身前的任晴宇也一并拖倒。
  任晴宇压根儿就没料到纪允斌会拉住她她跌在他的身上,引起纪允斌一声痛呼。
  纪允斌伸出双手欲推开她的重量,没想到手一触碰到她胸前的两团小巧、又柔软的“胸肌”,当下就愣住了,软的?他实在不能相信自己手掌中真实的触感。
  任晴宇低吼一声,飞快地从他身上跳开,羞红的脸色伴着重重的怒焰,她硬将纪允斌的身子从地上拎起。
  他!他!他!他碰了她的胸部!!这实在太可恨了!!
  “纪允斌,你下地狱去吧!”
  一脚飞踢,纪允斌的身体飞向墙壁,让他已经受到重创的脑袋再一次地承受猛烈的撞击,他望了望眼前变成两人的身影。
  在他昏过去之前,他十分明白地意识到——眼前这个俊俏不输他、下手比男人还狠的翩翩美少年,居然是个女人……
  任晴宇意犹未尽地走去揪起他已经昏迷的身子,打算再补他个几脚泄愤,她看着纪允斌无力垂下的头,不禁咬牙切齿:“装死啊?现在装死已经来不及了。起来!你这个软脚虾!”
  纪允斌没有任何反应。
  任晴宇晃了晃他的身体,他的头也跟着晃动,她又不信邪地晃了几下,纪允斌还是没有反应。
  “怪了,难不成真的死了?”任晴宇连忙俯身才能听他的心跳,她呼了一口气,还好,还没死嘛!
  任晴宇起身拍了拍白色长裤的灰尘,踢了几下他毫无知觉的身躯。“真没用,打没几下就昏了,本小姐的玉体居然让这种人给碰了。可恶!我还没打过瘾呢?”她再度踢了他几下。
  她很想就这么掉头就走,可是想想觉得这样太便宜这小子了,她还没将他的脸揍得不成人形呢!做人说话要算话,这是她老妈教的。
  “混帐。”任晴宇再一次蹲下身去,决定就算他昏倒了也不能放过他,昏倒归昏倒,她还是要揍得他三个月见不了人。
  但是一把抓起他头发,任晴宇就当真被他吓倒了,她慌张地放开他的头发,纪允斌的头“叩”的一声又撞在地上,而任晴宇只能呆瞪着自己手上的血迹。
  天啊!她没那么用力吧?那一记的飞踢有那么大的怪力吗?任晴宇非常不能置信,可是他明明就是流血了,这么重的伤……
  万一他死了怎么办?她不就成了凶手?插晴宇浑身打着冷颤。她只是想教训、教训他而已,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也不是要置他于死地的。
  不行,她不能放他在这里。任晴宇猛力地摇着头。幸亏她家开医院,把这家伙送回去给老妈看看吧!看能不能及时把这家伙的命救回来?
  任晴宇将纪允斌毫无意识的身子千辛万苦地背上她的背。
  天啊!他好重!任晴宇在心里呻吟。他怎么这么重啊?而且他这么高,她只能从身后撑起他的双臂摆在自己的胸前并拢,半背半拖地任他的脚在地面上拖。
  走没几步路,任晴宇就觉得自己开始喘了,她死命地抓住他往下滑的身体,她家离这还有好几站的路程,而她还要背着这个超级大包袱一路走回家。
  天啊!任晴宇暗暗地叫苦。下次她要打人之前,非要记得把人带到她家后院再打,要不然万一她再遇上像纪允斌这么不禁打的人,还得多花力气去料理,才能把这种该死在路边的人渣带回去给她老妈细心地医疗。
  “两根肋骨、头重骨轻微破裂,重力脑震荡,外带两个黑眼圈和脚背擦伤。”任氏医院院长兼脑科主治医生的李应琴阖上了病历表,对着任晴宇直摇头,好说道:“你是什么型坦克车吗?居然能把一个比你高上十几公分的大男人弄得半死不活地躺在病床上?”
  “老妈,我没做什么啊!”任晴宇可怜兮兮地向她老妈求饶。“前前后后我只打了他左右眼睛各一拳、腹部一拳、一个手肘、还有一脚,谁知道他这么耐不住打,就这么躺在病床上了。”
  “这还叫‘没做什么’吗?”李应琴仍旧不敢置信地摇着头。“别以为我不晓得你一掌就可以劈碎两块砖头。所谓的‘没做什么’就已经让人昏迷了两天,要等到你承认‘有做了什么’,那我是不是要替人家收尸?”
  “可是我没有攻击他的要害啊!不信你自己去看他的鼻梁断了没?胸部和腰侧是不是受到重击?还有他的命根子有没有受到伤害?”任晴宇很确信当时自己虽然气疯了,但她很有武德地没有攻击纪允斌身上的所有要害。
  “任晴宇!你还知不知道什么叫作‘羞耻’啊?”李应琴实在受不了她这个宝贝独生女,她抚着头叹息,风韵犹存的秀丽脸庞直蹙着柳眉,合宜的套装裹着年过四十却仍保持良好的身段。
  像她如此美丽与才智兼备的女人,怎么会生出晴宇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怪胎?“我的美貌和你爸温文儒雅的个性你全没遗传到,尤其是你那种粗鲁的个性不知道是向谁学的?我和你爸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而你却遗传到我们身上最糟糕的基因!”
  “耶?”任晴宇毫不淑女地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玩弄着她老妈的院长名牌。“老妈,话可不是这样说,我遗传到老爸的脸和你的豪爽性子,怎么能算是很糟糕的基因?别人想长得比我还帅也很难耶!如果要算糟糕只能说我不是块读书的料子,没那么聪明可以考上医学院来继承你和老爸的衣钵。”
  李应琴嗤了一声,“你不够聪明?我看你是太聪明了,公立高中联招考了六百多分,结果趁我忙的时候偷偷拿着毕业证书去报私立五专?幸亏你老爸已经死了,要不然他会再被你活活气死一次!你根本就摆明了要和我作对,当个医生来帮我真的有那么困难吗?”
  好吧!若是硬要挑上一点来说,只能说对医生的工作兴趣缺缺。从小到大见到的正常人没她家的病患多,她看得都快麻木了,若真如她老妈所希望地做一个医生,病人绝对不会希望开刀的主治医生是她,因为她够残忍!对于病人的大呼小叫,她从不给予同情。
  “老妈--”任晴宇虚假地哀嚎。“你总不希望任氏医院世世代代的清誉就毁在我手上吧?我当医生绝对算不上仁心仁术,说不定医生公会会一致同意把我贬到外蒙古去做医生。
  “你也不怕我哪天开刀时忘了打麻醉针,结果害他开肠破肚地吓得夺门而出,我根本就不是做医生的料子,连护士的边他沾不上,只要有哪个病人敢在我心情不爽的时候叫一声,说不定我又会让太平间多了一个床位,对不对?”言下之意就是她很有自知之明,不在行的事还是少做为妙。
  “你为什么是我的女儿呢?”李应琴任她曼妙的身子瘫在院长室特大的沙发椅上。“这种脸孔,这种个性,做我的儿子我都不会有半句怨言,偏偏你是个女孩子!粗鲁不说,成天像个男女不分的阴阳人调戏医院里的护士,还要时时替那些被你打伤的人做免费服务,你当我开救济院啊?我有时候真想掐死你让你重新投胎,或许对你比较好。”
  任晴宇干笑两声,不以为忤地将桌上纪允斌的病历拿起来翻了翻,顺便将他脑部扫描的X光片,自言自语地念着:“没有血块、脑血管也没断掉,应该没事才对啊!他的头骨长得很漂亮嘛!难怪轮廓很深、五官分明,帅得不同凡响。”从小到大看了不知多少的X光片,她大概也能看得懂纪允斌那家伙目前的病情。
  只不过他脑袋里到底是哪一根筋接错了?怎么会是个同性恋呢?凭着这几张X光片她倒看不出来,她敲了敲X光片,索性转移阵地坐到李应琴的身边。“喂,老妈,你能不能告诉我哪里是求偶的部位?”
  李应琴怀疑地瞅着任晴宇,柔夷指向后脑侧叶,“这里。干么?你现在想做检查扫描?”
  “不是。”任晴宇把那个部位放在李应琴的眼前,“那你看看这家伙的这个地方是不是有问题?”
  李应琴果真认真地看了一下,她蹙着眉,“没有啊,这个地方很正常。而且他伤的地方也不是这里。”
  任晴宇不满意地摇头,“真的没问题吗?我看一定出了大问题,长得不比我差,却是只大兔子。”
  “兔子?”李应琴头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是啊!大兔子,他是个男同性恋。”
  “同性恋?”李应琴有点明白任晴宇为什么会问她这个问题了,她紧张地盯着自个儿的女儿,“他……把你当成男的?还对你怎么样了,晴宇,你有没有事?他发觉你是女人以后有没有……”
  任晴宇翻了翻白眼,天下的老妈都是一样的。“有事我还会站在这里吗?没事他躺在那里干嘛?”
  “别跟我绕圈子!”李应琴真不能接受她俊俏的女儿居然也受男同性恋者的青睐。
  “好啦!”任晴宇孝顺地拍拍老妈上下起伏的肩膀头,“小心突发性心脏衰竭,会要人命的。”
  “任——晴——宇!!”
  “我知道我的名字怎么念。”任晴宇好笑地弯起嘴角。“老妈,别担心,除了他‘目睹糊到蛤仔肉”地对我上下其手外,其他的还来不及做就被我打到昏迷不醒了。
  “那你还把他带回来?”李应琴恨不得现在就把那只昏睡两天的兔子丢出她家医院。
  任晴宇掏了掏耳朵,半开玩笑地叹气,“唉,唉,我有没有听错啊?最慈悲为怀的菩萨老妈居然叫我打了人后不必负责把他医好?前几分钟还在怪我把人打得半死不活,而现在却希望让垃圾车去收尸?我不把他扛回来,他早就被打包丢进焚化炉喽!”
  “你就是这么吊儿郎当!他虽然是个同性恋,但是他也是个男人耶!你有一点身为女性的自学可以吗?我不希望看着我唯一的女儿跟只……兔子瞎混!”
  “是,我明白。”任晴宇故作委屈地笑了笑。“但是我跟他在一起没什么危险嘛!他对女人没兴趣,我对男人没兴趣,充其量把他当她哥儿们,你不用担心我会被他拐跑,安啦!”
  “安?自从生了你这个雌雄莫辨、不脱光衣服有不知道你是女人的混帐之后,你就让我坐立不安、片刻不安、寝食不安、鸡犬不安!你还好意思叫我‘安’?!”李应琴气得全身发抖,“养到你这种女儿我不去吸“安”就已经是万幸了!”
  “吸‘安’已经太落伍了,老妈,也许你可以试试看‘FM2’,美国现在正流行。”任晴宇非常坏心地笑着,一面朝门口窜逃。“你有那么多‘不安’,吸到以后包你‘安’。”她明白老妈快当场自爆了,不逃跑的人是傻子。
  “任晴宇!你想死去哪里?”
  “去‘既成事实’啊!你那么想把我们凑在一起,我就顺你的意到特别病房去帮那只倒楣的兔子擦澡喽!”任晴宇探在门口的脸上笑容不止是非常邪恶,简直是撒旦的笑脸。
  “我不准你去!!擦澡这种工作护士来做就行了!”天啊!她的女儿……她的女儿!!
  任晴宇故意蹙了蹙眉摇头,“不成,那堆护士从他一脱掉衣服就已经用口水帮他先洗过一次澡了,身为医院院长的女儿,怎么可以让最舒服的特别病房闹水灾呢?那堆精密的仪器会报销的。”
  “任——晴——宇!我不准你……”
  “不准我‘侵犯’他是吧?我了解。”任晴宇若有其事地颔首。“全医院只有我对他没‘性趣’。不牺牲小我,就要看着他被一堆扑上去的护士压死了。你也不想因为这种医疗疏失让他的家属来抬棺抗议吧!老妈。”
  李应琴简直要被任晴宇气到及中风了。有这种女儿,早死早超生算她幸福!她颤抖地指着任晴宇,精细的五官全扭曲在一起。
  任晴宇偏着头怪叫一声,“哦,老妈,不行哦!你现在‘欲火烧身’耶!我去找灭火器,你等等!”接着她咧开了一个从杨绿那里学来的“天使微笑”。
  “耶?不对耶!‘欲火焚身’应该不是找灭火器,而是找男人才对,这个我就没办法了。老妈,你保重,自己想办法吧!”
  李应琴气急败坏地扔了一本厚厚的医学专用字典,恰巧吻上了任晴宇及时拿来作挡箭牌的门板,然后她听着任晴宇在门外放肆的笑声。
  她的女儿……她的女儿!李应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温柔、乖巧、听话、娴淑……她的梦想——
  全跟晴宇沾不上边!
  她怎么会生出这么气死人的王八蛋?!
  ------------------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