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岁那年,王家二少爷自雪地里捡回一个粉嫩小娃儿,没想到这一捡,他晦黯的悲惨童年开始出现那么一点“色彩”。软声哝语、固执又不失天真的娇憨个性,一点一滴融化了二少原本封闭的心。不知何时起,他常盯着云儿红艳的檀口而失了神;现在老天终于让他有机会一解“相思”之苦。假藉逃难之名,怂恿他男扮女装,让他可以光明正大的行“兄长”的权利……
    被婢女强压在床上该有啥反应?他只有一个字:痛,因为他撞到头啦!可仲鍴大哥为何一副要将那婢女拆吃入腹的可怕模样?还用唇努力舔去他唇上的胭脂味!古语有云:男女授受不亲。这范围应该也包括兄弟吧?那大哥“查探”他身子的大掌肯定没听过这话……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