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白秋陵深吸一口气,才推着餐车走向头等舱。由今天开始,她只要负责头等舱的服务就行了,她很惊讶自己竟然会被总公司由香港航线调来服务美加航线的顾客,而且还是头等舱。
  她和其他同事经过交谈后才知道,她们有的原本就在这里服务,有的也是从别的地方调来的,大家采取轮班制度。
  因为头等舱的贵客几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还是凤凰国际航空公司的常客,长期搭乘公司的飞机;所以,公司决定为这些人找来一批外型甜美、表现优秀的空服员为这些人服务,增加客人的舒适感与满意度。
  白秋陵对于这个安排是有些惶恐的,因为她虽然表现不错,可是,只专门服务头等舱的客人却是第一次,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
  当她进入头等舱时,她感到很奇怪,因为偌大的豪华舱房里竟然没有半个人,她好吃惊,这怎么可能呢?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连忙放开餐车,小跑步地四处看了看,脸上显得有些迷惑。
  不可能啊!她明明听到上级要她来服务头等舱的贵客,他和公司签下了一年的契约,如果他们表现得好的话,他还会继续和公司签约;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是连续三年的老顾客了,没道理见不到人呀!
  白秋陵着急的四处找人,一边不满的嘟哝:“难怪人家说他是一个怪人,每次坐头等舱的时候都要整个包下来,除了让空服员在他指定的时间来服务以外,其他的时间,他绝不让任何人打扰,真是怪!”
  她的话才说完,突然一道冷漠的声音从她的左后方传来——“小姐,你要不要把你的餐车推来?我想要点些东西吃。”
  听来低沉而悦耳的男性嗓音让白秋陵差点吓得跳了起来,她快速转过身,看到一个男人正端坐在她眼前,她惊叫出声:“啊……有鬼阿!”她连连向后退,脸都吓白了。
  那个男人听到她的叫喊,忍不住皱紧眉头,不屑的目光打量着她,“鬼?我长得像鬼吗?”他摸了摸自己的脸。
  虽然他对女人十分轻视,认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低等的动物,而且也是解决生理需要的一种工具;不过,女人对他的评价一向很高,每个看到他的女人都觉得他既帅又多金,总想尽办法引起他的注意。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竟敢说他是鬼?他忍不住露出一丝兴味的残酷笑意,很好,她可引起了他的兴趣,反正每次一个人坐在这里,除了忙的时候要处理文件以外,其他的时间也很无聊,就和她玩玩吧!
  “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白秋陵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刚才明明空无一人的座位,怎知她走过去后突然冒了个人出来,难怪她会被吓到。
  还在怀疑?黎凯斯不满的挑起眉,倏地,他的脸上往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神色,猛然站了起来向她走去。
  “啊……你……你不要过来,我最怕鬼了,你……你站在那里就好啦!”
  白秋陵吓得脚软,用力的挥着手要他走开。
  谁知他依然向她走来,然后闪电般的伸出手,一把抓住她挥舞的手,将她的手强制的放在他强壮而精实的胸膛上,让她的手感受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你还觉得我像个鬼吗?”
  感受到手下强而有力的心脏跳动,白秋陵才渐渐的不再感到害怕,她十分不好意思的看着跟前的男人,“对不起,我……我太莽撞了,你……你是黎先生吧?”
  她的脸上满了美丽的红霞,让黎凯斯脸颊的肌肉微微跳动着。
  “没错,我就是黎凯斯,这里唯一的乘客。”他高傲的宣称,然后睨视着她,“你知道,如果我去向你们公司反应,他们所访的空中小姐竟然将客人误认是鬼的话……"白秋陵急急忙忙的说:“对不起,黎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唔……“
  她被他突如其来的大胆举动给愣住,完全没办法做出任何反应,当她回过神来想推开他时,他却早已结束了这个吻。
  他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既然你都这么合作的愿意以一个吻来作为补偿,那我就暂时不跟你计较好了。”他扫了她制服上的名牌一眼后,随即狂妄的走回座位。
  看到白秋陵伸手擦着嘴,他的心中掠过一抹不悦,“秋陵,你还楞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去把餐车推过来?”他下命令似的说着。
  对于他的行为,秋陵感到很气愤,虽然不讨厌他的吻,可是他的侵犯行为却令她厌恶,“黎先生,你……”
  她才要抗议,黎凯斯马上以冰冷的目光看着她,“秋陵,你别忘了,你可是我的服务员,难道你不服务我却要在这里和我辩驳吗?这是一个空服员该有的专业精神吗?”
  面对他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白秋陵恨不得将东西全砸在他身上;不过,她可没忘了他是公司的贵客,如果他真的到上司那里告她一状,那她不就修了。算了,就当自己今天比较倒霉吧!
  她臭着一张脸将餐车推到他的面前,当他还想毛手毛脚之际,白秋陵突然闪身走人,走至门口处还回头来对他甜甜的笑着,“对了,黎先生,我把餐车放在这里,如果你想吃什么就自己拿好了,我先去拿毛巾过来。”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黎凯斯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显得有些错愕,眼中随即露出掠夺的神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残酷、无情,“很好,白秋陵,我记下你了,想和我斗?”他缓缓的露出嗜血的表情,嘴角也邪邪的上扬。
  事情愈来愈有趣了,她是第一个敢和他公然作对的女人,他绝对要和她好好的玩一玩。
  当白秋陵看到排班表上的服务顾客竟然又是黎凯斯时,她忍不住苦着一张脸,哀叫着:“不会吧?怎么又是那个登徒子啊?”
  排班人员看到她的脸色十分不对劲,连忙开口询问:“怎么了?秋陵,你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哦。”
  “那个……我能不能换班阿?”
  “你有事吗?”
  白秋陵面有难色地说:“只要不是黎凯斯,谁我都愿意上机服务。”
  “小姐,你有没有搞错?有多少人想要这个位置还都排不到呢,你还不要啊?”排班小姐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她。
  白秋陵的脸色突然一亮,“那好啊,你看谁喜欢,我就和她换;好不好?”
  “不行!”那位小姐马上义正辞严的拒绝她。“你要知道,我们这一行是以服务顾客为至上,没有挑客人的权利;你选择空中小姐这行业的时候就该有这层体认才是;何况,这个排班是上面特别交代的,我也不能替你变更。”
  “哦!”白秋陵只能垂头丧气的转身,准备离开。天啊!一个月耶,这一个月的班都要服务那个叫黎凯斯的乘客,她为什么这么歹命呢?
  这时,排班小姐又突然叫住了她:“秋陵?”
  她慢慢的转过身来,“又有什么事?”她有气无力的问。
  “别那副死样子嘛,告诉你,服务黎先生也是很不错的,他可是我们公司的长期贵客呢!何况,人家可是一个身价干亿的电子新贵,又住在美国的比佛利山庄。他啊,可是多少女人趋之若鹜的黄金单身汉呢,你可要多多照顾人家哦。”她有些暧昧的说。
  “我知道了。”她一说完随即转身离去。像那种可恶的男人,就算他真的很有钱;那又关她什么事?只要他不找她任何的麻烦,她就谢天谢地了!
  其实,当时看到他长得又帅又酷的脸时,她就有些炫惑了。那个男人不只长得好看,又十分有钱,也难怪地会那么傲慢,人家有那个本钱嘛!
  她有些不平衡的想着,谁教自己就是没钱,又为了要还清妈妈的医药费,只好忍气吞声的继续待在这里;还好,她对这一行还算满有兴趣;要不然她一定待不下去。唉!算了,这一个月就当作是自己的磨练期吧!
   
         ☆        ☆        ☆
   
  黎凯斯舒适的躺在椅上,闭上眼睛假寐着。今天他又完成一项新软体的设计,虽然轻松不少,可是精神上却显得有些疲累,设计完之后,他又要开始奔波在公司和公司之间了。
  所以,他才会指定凤凰航空替他保留一个月的头等舱,想到这里,他的嘴角突然得意的扬起;那个空中小姐一定想不到,是他指定她来替他服务的。
  思及此,黎凯斯的心情突然变得大好,微微睁开眼睛,他看到白秋陵正推着餐车走过来。
  她穿着合身的制服,衬托出她那娇美的身材;短裙下一双修长而雪白的腿,看起来最如此的赏心悦目。
  当他想到,如果她那双修长的美腿能够绕在他的腰间,看起来一定更加的性感迷人,想到这里,他感到自己的男性欲望都开始勃发起来。
  他举起一只手将她叫唤过来,他可以看到她脸上虽然带着笑,可是却又表现出不情愿的眼神;这个女人,竟敢到现在还想反抗他!
  白秋陵挤出甜美的笑容,她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空中小姐,有自己该尽的本分;可是,她女性的直觉却令她想要远离这个男人,因为她怕自己如果太接近他,说不定会伤了自己。
  第二次省到他,她只觉得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过分的帅气和充满了男性魅力?第一次是心动,第二次是着迷,她多怕自己的心真的会因为他而沉迷,可是她不想变成这样。
  “黎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闻到她身上传来的女性淡淡幽香,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气;他从没闻过这么性感又清新的女性味道,一般和他在一起的女人。都抹着浓浓的香水,令他十分的倒胃口。没想到,白秋陵身上传来的淡香,却让他的动情激素上升。
  “过来替我按摩,我觉得今天头有些疼,肩膀也有些僵硬,你来让我舒展一下。”他毫不客气的命令着她,并闭上眼睛准备享受她的服务。
  白秋陵气得脸都快黑了,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他当她是什么啊?她只不过是个空中小姐那!“白先生,你可能有所误会。”她咬牙切齿的对地说着,脸上的笑容都快要挂不住了。
  “我是空中小姐,假若你有任何需要,我都能想办法替你办到;可是,我们的服务并不包括帮乘客按摩,如果你那么不舒服,我建议你待会儿下机时可以去看医生。”
  他睁开眼睛,目光如炬的看着她那张气黑的脸,偷偷在心中笑着,脸上的表情依然十分冷酷,“是吗?白小姐,我记得你们公司是以服务顾客至上的,对吧?既然我是你们公司的重要顾客。又是目前头等舱唯一的客人,你是不是应该做到客人对你的要求?”
  “黎先生,我已经说过了,我们的服务项目很多,可是真的没有包括这—项!”她耐心的解释着。
  她快气死了,这个死男人,分明是在找她麻烦。
  “那好吧!”黎凯斯一副不勉强的无所谓表情,随即站了起来,“既然你不愿提供这项服务,那我就只有向机上的负责人抱怨去了。”
  他故意大声的说着:“我就说,专门替我服务的小姐根本就不想替我服务,口气又差、服务又不周到,甚至还反驳客人说的话,我还要……”
  “停!”白秋陵头痛的制止了他的抱怨,要是真的让他在上级面前告她一状的话,那她年底的绩效奖金和优良表现奖金不就都飞了;而且,还会被公司列为不受欢迎的员工,甚至可能被辞退,她可担不起这个风险;好不容易受到公司赏识走到这里,怎能被这个男人给破坏了?
  她告诉自己,只要再忍一个月就够了,她一定可以的,况且……算了,按摩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必和他计较呢?
  “黎先生,麻烦你回去坐好,我马上替你按摩,这样总可以了吧?”
  黎凯斯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得意笑容,“当然可以罗,如果你早一点答应,不就没事了吗?”
  白秋陵站在他后面,忍不住狼狈瞪了他一眼。可恶!这个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竟还大言不惭的这么说;她真的好想踢他一脚!
  “秋陵?你在看什么?还不快点。”
  “哦。”她将手放在他的头上开始替他按摩。
  这时,他又开口挑剔:“怎么?没吃饭啊?不会大力一点吗?”当她开始重压时,他却又抱怨:“轻一点啦,你想谋杀我啊!”
  白秋陵的心中早就一肚子气,她用着很柔、很柔的声音对他说:“这样可以吗?”眼中却又射出杀人的光芒。
  黎凯斯只是闭上眼睛,发出满意的哼声:“勉勉强强啦!”
  约莫过了一会儿的时间,白秋陵发出了抗议之声:“黎先生,可以了吧?我的手已经酸得没有力气了耶!”
  黎凯斯想了好一会儿,“好吧!这样就可以了。”
  白秋陵这才吁了一口气,“太好了,真是累死我了。”她站在他身边捶着自己的手臂,丝毫没有发现黎凯斯已经睁开眼睛,像盯着上好的猎物故,直直的锁定了她。
  他猝不及防的伸出手,将她拉到他的怀中,不给她任何反抗机会就封住了她的唇,“嗯……嗯……这味儿真甜……”。
  她想要推开他,他的大手却大胆的伸入她的短裙内,在她的臀部上滑动着。
  “你这个登徒子,放开……唔……”
  她的开口却给他机会将舌探入她的口中,熟练的四处游走,贪婪的索取着她的甜美。而他的一只手将她的短裙卷上她的腰间,随即伸入她的内裤里,在她的私密之处揉搓、轻捏着,激起她体内那股陌生的悸动与颤抖。
  他的另一只手还伸人地的上衣内,从她光滑的背部来到她的胸扣间,轻巧而熟练的将它解开,并将手移到她的前胸,握住她的一只挥圆,用力的揉捏着,在她雪白的乳房上留下他手印的红记……
  “嗯……啊……”她因他的挑逗而全身无力,所有的反抗全都消失,脑中只有因这火热的挑逗所引起的陌生情欲,那又热又麻的感觉占据她所有的思绪,让她整个脑子里,只有他的吻、他的爱抚。
  当她激情地仰起头,露出纤细而白嫩的脖子时,他的唇滑下她的唇,伸出舌头掠过她的雪白颈项,在她的领子和前胸上印下一个个红色的印记,属于他的印记!
  当他想要更进一步时,突然传来飞机即将下降的广播,他随即替她鳖装,在她还未搞清楚状况时,他已经站起来,连同在他怀中的她一并抱起,让她站在地上。
  她迷惑的看着他,他却对她露出一个笑容,将手放在被他吻肿的红唇上摩挲着。
  “看来,你也是个热情的小东西哦,不过,我得准备下飞机了,不如你和我一起去吃消夜,可好?”
  他的话让白秋陵犹如遭受电击。天哪!她到底在做什么?她是个空中小姐,可不是一个妓女耶,竟然……她竟然和她的顾客在……在飞机上就……她整个脸变得通红,沮丧的用手掌将脸遮了起来。
  她怎么可以做出这么丢脸的事?
  “黎先生,我告诉你,这件事……”
  黎凯斯却怀着恶意的笑接着说:“这件事就留着我明天再来完成好了,看到你这么热情的反应,我还真有些迫不及待明天的到来呢!”他调侃着,一只手滑过她细致的脸颊,然后笑着系上安全带。
  白秋陵还呆呆的站在那里时,黎凯斯却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将她紧紧的拥住,正当她要挣脱时,飞机突然起了一阵轻微的摇晃,害她只能紧紧的抓住他的上衣,直到飞机平稳的降落。
  黎凯斯这时才放开她,然后解开安全带,“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哦。”
  他提起自己的手提箱,走到门口处,“不过,没关系,我想你明天应该会好好‘酬谢’我的。”他坏坏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她的身材一番后,狂妄的纵声一笑,转身离去!
  白秋陵这时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杀了这个男人。刚刚,她只是一时被他所感;明天,他想都别想,她不会再让他如愿了。
  当她意识到自己还站在原地时,忍不住轻喊了声:“我要交班了,怎么还站在这里啊?”她连忙推着餐车离去,心里还十分气愤的在心里诅咒着那个臭男人。
   
         ☆        ☆        ☆
   
  黎凯斯今天显得特别愉快,他轻松的踏进自己在比佛利山庄的住处,当初他会在这里购屋,绝对不是因为想要住豪宅的关系,而是为了他的外公。
  自从他的父亲发现母亲怀孕后,就不愿再和年仅十八岁的母亲在一起,而另外娶了家里安排进行家族联婚的女子他的母亲本来想要打掉他,要不是外公积力劝说并允诺要照顾他的话,这个世界上说不定就没有他这个人了。他的母亲在生下他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从他出生到懂事以来,都是外公打零工赚钱来抚养他长大,有什么好吃的、好用得,总是先留给他,自己常常饿着肚子,所以他才会发奋努力,为的是希望能给外公一个好的生活品质。当他努力研发第一套软体设计时认识了莉莉,一开始她带着甜美的笑容走进他的生活,无微不至的照顾外公,让他卸下心防。当他开始信任她,也放心的在晚上去进修时,却发现了她的野心。他一次提早回家,发现她对外公的好,只是在他面前的一种伪装。她会接近他,只是为了他即将开发出的那套软体,得到它,就等于得到了一亿美金。所以她才会处心竭力的接近自己。
  幸好,他及早发现了她的阴谋,所以才不致被她所骗,从此,他就不再相信任何女人;他的母亲都能狠心得弃他于不顾,而莉莉接近他,也只不过是为了钱罢了!这些年来,他看过太多女人,她们口口声声说爱他,说到底,爱的不过是他的钱而已。每次和她们分手,她们都又哭又闹的,当他送她们珠宝或是一章支票时,马上就笑逐颜开了。屡试不爽!所以,对于女人,他是从心底的不屑,每个女人都是爱钱和贪婪的,没有一个例外!就算白秋棱也是一样,明明很喜欢他的吻,却又口是心非。
  他十分都视她的表里不一,但心中却又因为想起她而有了一丝不该有的悸动。
  他告诉自己,他还没有玩过她呢!只要失去了新鲜感,他一定很快就能把她忘怀的,就像他对待那些女人一样。
  他走到客厅时看到了管家——玛丽亚。她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为人亲切又热情,她来这里已经三年多了,家里所有的事他都仰赖她,也十分的信任她,若不是有她,他也无法安心的在公司和家里跑来跑去了。
  他会每天坐飞机往返美国和加拿大之间是为了外公,自从外公的身体在五年前变得愈来愈坏后,他就开始在公司和家里之间每天奔波。
  这—点,他从没抱怨过,因为比起外公对他的疼爱、对他的照顾,这些根本就不算什么。
  “玛丽亚?我外公今天的情况如何?”
  “黎先生,你可以亲自去看看他啊!”
  黎凯斯显得有些惊讶。
  “外公到现在还没题吗?都已经这么晚了。”
  “他今天精神显得特别的好,还要我去做自己的事,并且交代如果你回来了,务必请你到他的房里去,他说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谈一谈。”
  “好,那我就先过去看看他。”黎凯斯踏着大步往外公的房间走去。
  为了让外公感到方便,他把外公的房间安排在楼下。绕过一个转角,他来到一扇门前,轻轻敲了敲,“外公,是我,您睡了吗?”
  一道苍老、虚弱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进来吧!”
  黎凯斯推门走了进去,看到外公半躺在床上,眼睛正看着他。“凯斯?你回来啦?”
  黎凯斯坐在外公的身边,伸出手握住那骨瘦如柴的手,他心疼外公因为长年辛苦而失去了健康。
  “外公,听玛丽亚说您有事找我?”
  “是啊,我今天特地醒着等你回来,虽然你每天都会措飞机回来,可是,我都已经睡着了;当我早上醒来时,你却又要赶着到公司去,假日又要到其他分公司去视察,处理一些文件,我们祖孙俩能说话的时间实在很少。”
  “外公,对不起,我这—阵子太忙了,所以……”
  老人拍了拍他的手臂,“傻孩子,外公又没有怪你的意思,外公只是在想,如果这样赶来赶去太累的话,你不如就待在加拿大那边不要回来了,等到你较有空的时候……”
  黎凯斯打断了老人的话:“外公,我不是说过了,我一点也不觉得累;再说,我虽然很少有机会能和您说说话,可是至少在竖叨可以进来看看您,我才放心嘛!
  “我知道你是孝顺,其实,我最主要的意思是希望你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而能够多交些朋友;你都快三十岁了,总得有个女朋友吧?”他关心的询问着黎凯斯。
  “你想想看,外公还有多少日子可活?再多也不过只有几个月的日子罢了,你总得有个伴好照顾你的生活,外公可不能一辈子都陪着你呀!”
  “外公,这一点期就不必替我操心了,我……”
  “唉!我怎么能不操心?我知道你对女人的观感,可是那些都是错误的,也有好的女人啊,凯斯,就算是了了一件我的心事吧!你现在事业也有了:就是没有女人,这样外公如何能放心的走呢?”
  “外公,您想太多了,医生不是说过吗?您的年纪虽然大了点儿,但只要好好的照顾、将身体调养好,不出二个月,他便能替您动手术,将您的心脏病给治好的。可是您看看您,硬是不肯动手术,又不肯好好的调理自己的身体,要我怎么能不担心呢”“这样好了,如果你真要我动手术的话,那也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一定要做到,不然我就不去动手术,也不调养自日的身体。”老人耍赖的对他要求着。
  黎凯斯有些哭笑不得,有哪件事他没照着外公的话会做?“外公,我什么时候不听您的话了,您何必拿自己的身体赌气呢?”
  “好,这可是你说的哦,我要你去交个女朋友来给外公着。”
  “什么?外公,您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他来往的那些莺莺燕燕,根本没有一个能带来给外公看的,如果外公看了一定会气死;更何况他根本不想带她们任何一个人来,他都已订好游戏规则,要是破坏了,他一定会被烦死。
  “不要就算了,我就知道,你每次都只会敷衍我这个老人,我也是为你好用,想想着,你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固定的女友,我要抱曾孙子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像这样没有希望的人生,我留恋什么?还是早死早快活。”老人十分孩子气的对着黎凯斯耍脾气。
  黎凯斯这时才觉得事态严重,以前外公都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这次他竟然以性命威胁。唉!他该怎么办呢?人不能随便找一个。外公一定不会相信的。
  正当他在苦恼之际,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姣美的身影、一脸甜美的笑容,是那每次被他一逗就气得咬牙切齿、眼睛冒火的白秋陵。
  他灵机一动,对呀!他怎么没想到她呢?可是要得到她的合作,看来还得耍些手段想些计谋才行;不过,他一向能得到他想要的!
  他露出一个得意的笑,这不是一举两得吗?他现在正想得到她的人,而刚好她也可以帮他这个忙;反正等到外公的手术成功时,他再告诉外公他们因不合而分手,这样不就成了吗?
  到时候。不但目的达成,而他也应该对她感到厌倦了吧!算了。先别想那么多,他决定明天就去找凤凰国际航空公司的负责人谈借人的事,并进一步了解白秋陵的情况。
  他看了外公一眼,安抚的对他说:“外公,我一直没有告诉您,其实我现在正在追求一位小姐,只是我们还没有正式交往而已;不然,这个星期假日我带她过来和外公认识好不好?”
  老人的眼睛突然变得十分有神,转头兴奋的看着黎凯斯。
  “你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可没把握她对你的孙子有意思哦!”
  “怎么可能?你这么优秀,哪个女人能和你在一起可是他的福气呢!我对自己的孙子有高度的信心。”他哈哈大奖的说着。
  看到外公这么高兴,黎凯斯更加坚定要实行他的计划,不论得付出多大代价,他一定要让它顺利的进行,事情攸关外公的健康,他一定要成功才行!
  “外公,这下于您可以好好修息了吧?”
  “当然、当然,这下子我可放心了。”老人眉开眼笑的想要躺下来。
  黎凯斯连忙扶着他、帮助他躺下来,并替他盖好被子。
  “外公。您可要答应我,这些天好好的吃东西,如果玛丽亚替您炖了补药,您可不能不吃或是偷偷倒掉了哦。”
  “放心、放心,我一定会吃的,很晚了,你也早点去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呢!”
  “嗯,外公晚安。”
  “嗯,晚安。”
  黎凯斯这才走出房间,轻轻的关上门,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知为什么,当他想到白秋陵会因为他这个计划而待在他的家里、他的身边时,他就有一股莫名的兴奋感勉强压抑下这种感觉,他警告自己,绝不能对任何女人产生感情。
  和白秋陵之间绝对只有合作和金钱的关系,绝没有任何感情因素存在。对!只要给她一笔钱,他应该就会满足了,女人要的不就是钱吗?他得意的笑着,并关上自己的房门。

  ------------------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