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节


  回到台湾之后,须耘立刻回到工作岗位,瑞丝则是依旧向老板告假,窝在家里哪儿也没去,脑海里依旧浮掠过她和须耘在答里岛的点点滴滴。
  那一夜尴尬的过去了,可是隔天早上她还是在柔软的床铺上醒来,想也不用想便知道一定是须耘等到她睡着了以后才将她抱进房来,唉,如果他不要这样细心就好了,他越细心只会让她越不舍呀!
  须耘装作没事似的依旧雇请了一个导游带着他们继续自助行,只是把机车换成了有顶篷的吉普车,避免瑞丝再度中暑。第一天参观了里岛的南部,须耘在第二天带她往北端跑,库特海滩的美丽比起沙努尔海滩一点也不逊色,他们还观看了岛上最盛行的凯查克舞,瑞丝这也才知道了为什么里岛素有“舞蹈之岛”的美称了。
  参观完了全岛值得看的地方之后,他们在第三天的下午就搭机返台了,重新踏进两人共同居住的小屋,心情和未出国前是截然不同的,但是两人谁也不愿先去解开这个间结,对于那件美丽的意外,须耘比她更想当鸵鸟,因为他害怕瑞丝会搬出去,那么他就更难追回她了。
  刚回到工作岗位上的须耘,早上到下午的时间因为忙碌的公事并不难打发,思想也忙碌在案情的分析方面,但是等到下班钟声响起,员工一个个离开之后,须耘难得心情郁卒的点燃烟,不是为了要抽,而是任那袅袅的白色烟雾往上飘着,然而回忆并不像烟雾一样可以随风飘散,瑞丝的一颦一笑更是牢牢的盘踞在脑海里,而她对他的误解才真是教他烦躁的原因,等下回去面对她,又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呢?
  面对她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必须克制着自己别去碰她,因为渴望已久的情欲会像燎原的星火一样,迅速的燃烧起来,但那又是需要多高明的技巧与自制力呀!他爱她,他想她,他要她,但是瑞丝却固执的因为误会而排拒他,连上诉的机会都不给就直接判了刑,对他真是太不公平了。
  按熄了烟,他抓起外套就往外走,他决定找人说说话,想也没想的,他开着车往任氏集团的总部驶去。到了大楼门口,他想着不知是要去找大姐还是二姐,不过他二姐向来惜字如金,能不说话就不开口,他还是决定和大姐聊聊好了。
  乘着电梯直接到了大姐的办公室,秘书微笑的告诉他,办公室里有访客,可能要请他等一下,他耸耸肩,无所谓的在秘书的桌边坐着,看见秘书的记事簿上排得满满的都是大姐的行事历,他不免要吐吐舌头,要是他将来也要这么忙碌,他非神经衰弱不可。照行事历看来,房内的访客应该是大叶建设的人。
  “大姐房内的客人应该是他们吧!”须耘指着行事历问。
  “不是,大叶建设的人已经被请到楼下的建筑部和杨经理洽谈了,房内是天威保全的龙先生。”秘书尽职的回答。
  “天威保全?”须耘快速的看一遍行事历,又问:“可是上面并没有天威保全啊!”
  “龙先生常常是突然造访的。”
  哦!须耘不禁有些好奇,大姐竟会容许这样不按规矩的人造访,对方肯定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难道说大姐有意思要再创立一个保全部门的事业吗?
  办公室内隐约传来一些争执声,这令须耘更加好奇,谁敢对任氏集团的董事长大小声,巴结奉承的人可是一大海票,究竟是谁这么不卖面子?秘书像是习以为常的给了须耘一个不必担心的微笑,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一会儿之后,大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结实高壮的男人,脸上的表情带着微怒,但一点也不损其英姿,这男人也算得上男人中的极品了。
  须梅隔了一会儿才走出来,见到须耘在门外不禁愣了愣,表情甚是讶异的问着:“你怎么会在这儿?”
  “大姐!”须耘打着招呼,眼光却是和那名男子互相打量着。
  那男子对着须耘微微的点了头,对着须梅丢下一句:“我还会再来的。”迈着修长的步伐便离开了。
  须梅微微蹙起眉头,没多说什么,便挽着须耘进了办公室。
  “看来他是个难缠的角色。”须耘问着:“是不是生意上有了什么为难的地方?”
  “为什么这么问?”须梅替他倒了一杯茶之后反问。
  “因为你显然并没有在气势上嬴过他,在他面前,你仿佛只是个平凡的女人,而不是那个叱咤商场的女强人了。”是吗?从没有人告诉过她自己在龙天威面前是什么样子。秘书虽然和她很亲近,但聪明的不会过问上司的事,更不会鸡婆的说出像须耘所说的话。听见弟弟这样的形容,倒是让她禁不住悄悄的漾起了笑,做个平凡的女人不也一直是她的心愿吗?
  “大姐,你没事吧,你怎么一副发春的表情?”须耘第一次看见须梅女性阴柔的一面。
  “发你的头!”须梅敲了一下须耘的脑袋,避开话题的说:“我看发春的人是你,为什么问声不响的就跑到里岛去?难不成是偷偷带着女朋友出国约会?”
  约会?吃闭门羹才对吧!想到这里,须耘就泄气了。但是他还不打算将瑞丝说出来,尤其是在大姐尚未看到瑞丝的设计图之前。
  “独自去偷欢行不行?官司打嬴了就放自己三天假,需要这么大惊小怪吗?”须耘没好气的说。
  “大惊小怪的可不是我们,而是我们的娘,你回国后还没回家吧?”
  须耘摇头,想着自己的确应该回家请安了。
  “我今天可没空陪你回家,晚上要开会?”须梅把话说在前头,“不过你可以去找须茜,她晚上应该没事。”
  他那有着冰山美人封号的二姐是和他说话最少的一位,她很少在脸上表现出情绪,神秘感也特别高,不像老三须蕊,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大咧咧个性。
  “好,那我就下楼找二姐去。”须耘说完就起身告辞。
  任须茜掌管的银行就在大楼的一、二楼,当须茜看见须耘出现在她眼前时,才真是教她惊讶。
  “是来存钱还是借贷?”须茜难得带着幽默的口吻和惟一的弟弟打招呼。
  “都不是,是来接你下班回家的。”
  “这么好?”
  “别猜测我的企图,我真的只是纯粹顺道扮演一下护花使者的角色而已。”须耘拉着须茜从办公椅子上起来,说:“走吧,我已经可以想见那满桌会让我流口水的菜了。”
  须茜笑笑的拿起皮包,关掉了办公室的灯,她这个总经理留到最后才离开也不是稀奇的事,任家三姐妹对工作都有一份执着的狂热。
  回到了家,母亲照例对他嘘寒问暖,父亲仍是问著有关事务所运作的情形,饭桌上只有他和二姐两个孩子陪着父母吃饭,须耘依旧吃得极为分心,因为他还是会挂心着独自在家的瑞丝有没有用晚餐。唉,真没想到挂念一个人竟然会成为一种习惯,只是这习惯并不为别人领情,真是衰到家了。
  不过他的担心显然还太早,真正的担心应该等到回去之后,如果他早知道瑞丝正在想着该好好“感谢”他的方法的话。
  瑞丝难得下厨,煮的是最简单的蛋炒饭,躺了一整天,脑袋空白了一整天,她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应该要下厨煮一次晚餐,为的是向须耘表示感谢,谢谢他曾经为她煮了那么多食物以及这趟前往里岛对她的照顾。虽然他们不像以前一样那么无拘无束的交谈,但她还是应该要保持君子风度,不把须耘对她的好和错误的感情混为一谈。
  这顿饭,大有合好的意味。
  为了要给须耘一个惊喜,她并没有事先打电话确认须耘今晚会不会回来吃饭,等到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才开始七手八脚的洗米煮饭,打蛋的时候还把蛋壳连带附送进碗里,挑了老半天也不确定究竟有没有挑干净,等到饭煮好了,把油倒进锅里时的滋滋声和遇见水时溅起的小油滴把她吓了一跳,连退了好几步。
  好不容易重新站在瓦斯炉前面,将饭和蛋一起下锅炒,没一会儿的时间,锅底就黏了好些锅巴,她越是气自己的手笨,这些厨具就越像是和她捣蛋似的不顺手!等到熄了火,炒饭已经惨不忍睹了。
  抱着不浪费的原则,她还是将饭盛起放入盘内,回到电视机前等着须耘回来一同“分享”。原本她还想煮汤,可是实在不知道汤滚了以后还要再煮多久才算把食物煮熟,除非是食物在煮熟之后的变化很大,例如虾子会变红色,蛤蛎会开嘴等等,其余的她往往要等到把一锅汤煮得半干才能安心。
  对于厨艺,她向来承认低能。
  不过须耘似乎也太慢了些,她的炒饭原本还热腾腾的冒着气,随着时间缓慢逝去,热气已经不见了,就连颜色也仿佛变了,原本就没有什么香味的炒饭只剩下等待的味道。
  九点四十分,房门终于有了转动的声音,瑞丝立刻就跳起来帮他开门,倒是把须耘吓了一跳。
  “你怎么也不问问是谁就开门?万一要是歹徒闯空门怎么办?!”须耘禁不住轻声责备她。
  “我没想那么多……”瑞丝直觉的认为应该是他,再加上她等了那么久,一开心就忘形的跑来开门了。
  “下次别再这样了,一定要先问问对方是谁,知道吗?”瞧他说话像在教训女儿一样,念在她今天心情很好,算了。
  当须耘看见桌上摆着两盘炒饭时,他受惊吓的程度比刚才更甚,这两盘丑丑的“饭疙瘩”是什么东西?
  “我知道我煮出来的食物样子很难看,但是应该还不难吃才对。”须耘看食物的眼神让她对冷掉的炒饭更没信心了。
  “你……炒饭给我吃?”须耘大为感动。
  “反正在家没事做,只是试试自己的手艺罢了。”她随口说着理由。
  “我真的好感动哦!”须耘立刻坐了下来,同时在心底想着,早知道他应该直接回来就好了。拿起筷子,须耘大声的喊着:“我要吃了。”一副满足的表情。
  瑞丝微笑,等着须耘称赞她的手艺。
  须耘吃了第一口,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天呀,瑞丝一定认为盐巴不要钱,在他嘴里的一定是结成了晶块的盐。再吃第二口,眉头皱得更紧,在他嘴里咔兹咔兹作响的应该是蛋壳吧!但这是瑞丝的一番心意,说什么他也要吃完它。唉,刚才肚子里塞得满满的都是丽娜烹调的美食,眼前这盘炒饭的容量又大得吓人,他还是只有硬吞下去。
  瑞丝看见须耘一口接着一口,还以为是自己的手艺进步了,她哪儿知道须耘只想赶快吃完,只求早点解脱。她也乐得将自己精心的杰作往嘴里送,可是才嚼了几下,她便忍不住的吐了出来,一边哇啦哇啦的大叫着:“好咸,好难吃。”
  须耘已经放进嘴里一半的汤匙僵在那里,不知是该继续吃还是拿出来得好。
  “这么难吃的东西,你居然还吃了这么多?你是不是饿过头,连味觉都秀逗了?”瑞丝一把抢过须耘的汤匙往盘子里丢,恼着自己的无用。
  “你不要这样,其实也没有多么难吃嘛!”须耘从冰箱里拿出一罐饮料,喝了一大半之后违心的说道。
  瑞丝一听便红了眼,明明就是难以下咽的东西,须耘不但不取笑她,居然还反过来安慰她?他的好更突显出她的糟!若要真谈感情,明明就是她配不上他。
  气氛一下子沉默了起来,须耘拉起无精打采的瑞丝,用着轻快的声音说!“走,我带你出去吃。”也不管她愿不愿意,他带着她来到了一家自助火锅店。
  看到食物,瑞丝这才真正感觉到饥饿,她几乎是狼吞虎咽的吞下须耘涮好的东西,还要须耘在旁一直叮咛着“慢慢吃,小心烫嘴”。直到锅都见到底了,瑞丝心满意足的捧着肚子靠在椅子上时,她才注意到须耘根本连筷子外的塑胶袋都没拆。
  “你都没吃?”
  “其实我根本不饿。”须耘不好意思的说出他早已用过餐的事情。
  “原来你是故意看我出糗的。”瑞丝嘟着嘴抗议。
  “哪有?如果不是你拦下我,我会很捧场的全吃完,然后……”须耘故意停顿了一下。
  “然后什么?”瑞丝的语气充满恫喝,示意他说话最好小心一点。
  “然后因为吃了太多盐巴脱水而死。”
  “还说我的炒饭好吃,骗子。”瑞丝偏着头又说:“该好好的罚你。”
  她的俏皮样令他心动,难得她又恢复了昔日的心情,他也受感染的愉快回答:“我甘心领罚,罚什么?”
  “罚你还要请我吃冰淇淋,我要两球的哦!”
  须耘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他真是喜欢瑞丝的个性呀!
   
         ☆        ☆        ☆
   
  心情转变了,瑞丝便开始着手在设计图上,为了不受到打扰,她仍是向老板继续请假,面对老板的急性子,她只承诺着一定会按时将设计图交到老板面前,这段期间要他别烦了。
  须耘知道她最近准备开始赶图,所以冰箱里早添置了满满的冰品、饮料、零嘴,也承诺着一定会回家来为她准备晚餐,一切就好像回到了从前,生活又变得愉快起来。
  一天傍晚,当瑞丝正灵思泉涌的时候,手机突然很不识相的大响着,抓过电话正预备关掉时,看见了显示的来电号码是公司的,八成又是老板打来问进度的。
  “喂!”她没好气的送出了自己的声音。
  “瑞丝!”王世杰的声音,透过手机无力的传过来。
  “是你,有事吗?”
  “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希望你不要拒绝我。”他一开始就这样要求着。
  “是什么事,先说来听听。”瑞丝自从知道世杰有家室之后,和他交谈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
  “离设计图文稿的日期只剩下一天了,我的设计图进行到一半却画不下去了,我完全没有一点灵感,我希望你能到公司来帮我一下,给我一点意见。”
  “可是……”瑞丝看着自己手边的图,她实在不想在自己灵感正旺的时候停笔。灵感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来的时候挡不住,想要它出现的时候却硬是无声无息。
  “拜托你,只要一下子就好了。”世杰说得那样诚恳,教她硬不下心来拒绝。
  “好吧。”瑞丝还是答应了,临走前,她草草的留了张纸条向须耘交代去向,免得他回来后找不到她。
  到了公司,瑞丝原以为还可以见到很多同事,但大家今天似乎都特别早下班,偌大的办公室里除了世杰以外竟没有别人,这使得她的脚步有些迟疑。
  “瑞丝!”世杰已经看见她,带着惊喜快步走过来迎接。“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我还一直担心你会拒绝帮我呢!”
  瑞丝只是浅浅的微笑,并没有多做回答,径自走到世杰的设计图前看着。
  “听老板说你为了有更多更好的点子能加入设计内还特地出国一趟,如果我没有家累,就可以和你一起出国去观摩国外的建筑了。”世杰故意挨近瑞丝的身边说。
  瑞丝轻巧的闪过他,“你究竟是哪里需要帮忙?”
  世杰这才回到正事上,指着自己的图说:“我在设计饭店大厅的时候想不出什么好点子,你有什么好意见?”
  瑞丝看了看他的图,说实在的世杰虽然有自己的设计优点,但是她并不喜欢他设计的格调,因为世杰喜欢在建筑内放置很多装饰,明明是很大的空间到最后总会令人觉得拥挤。反正她只是来提供一些意见,并不是来批评的,就算更要批评也轮不到她。
  “我觉得你可以把南洋风味加进去,但是加什么要由你自己决定,我不能给你任何明确的指示,你有你自己的风格。”瑞丝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南洋风味?这倒是个好主意,至少可以将大厅的设计呈现出强而有力的主题。瑞丝的观察的确敏锐。要瑞丝帮忙的目的已经达成以后,接下来就该是一解他的困惑与相思了。
  “瑞丝,你是和谁一起出国的?”
  瑞丝露出了警戒的眼神,说:“这似乎并不干你的事。”
  听见她这么回答,世杰立刻联想到她那名长得超帅的朋友。
  “是那天那个男人对不对?”他突然抓起了她的手腕质问着。
  “我说了不关你的事,你放手。”瑞丝用尽了力气却仍甩不开世杰那只如八爪章鱼的手。
  世杰突然用双手紧抓住瑞丝的手腕,将她压倒在办公桌上,嘴里一边说着:“你明知道你这样做会让我嫉妒得发疯,为什么要故意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我只不过是有了老婆,除了这一点,我有哪一点不好?!”
  他的眼神充满了欲望与愤怒的潮红,直教瑞丝看得心惊胆战,她好后悔自己因为一时心软而跑来这里,更后悔当初错看了世杰的人品,才会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地步。愤怒使得她不停的挣扎,只想脱离世杰的掌控,但是她只是做着无谓的困兽之斗,和世杰的力气相比,就像是蚂蚁碰到大象,更何况现在的世杰正在盛怒中。
  “世杰,你冷静一点。”瑞丝内心其实怕得要死,但表面上还是强装镇定。
  只可惜一头发疯的动物是分不清楚方向的,世杰哪听得进瑞丝的话呢?
  “你是我的,我绝不允许任何男人占有你,绝不允许。”世杰低下头想强吻瑞丝,瑞丝左右闪躲着。
  瑞丝的恐惧越来越深,办公室里除了她和世杰以外,再也没有人可以化解她的危机了。她试图唤回世杰的理智,但那根本就是徒劳无功,她的双手被世杰紧紧的钳制着,而世杰的嘴唇则是忙着对她的脸、唇、颈部做着攻击,随着她的挣扎,却让世杰更加亢奋。
  天呀!谁来救救她?须耘,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吧!瑞丝因为恐惧吓出了泪,眼睛不愿意瞧见王世杰那副狰狞的面孔而紧紧闭着。
  就在世杰连手脚也要开始不安分起来的时候,瑞丝突然感觉到加诸身上的一切束缚都不见了,然后是一连串的呕唧声,瑞丝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须耘愤怒的高举拳头,而世杰正留着鼻血,七倒八歪的跌在地上。
  当她和须耘的眼神一相对,刚才所受到的委屈与羞辱全都化成泪水,滚滚的落下。
  “你没事吧!”须耘扶起她,眼里尽是心痛。
  瑞丝咬着唇摇头,模样无助又可怜。要不是他看见那张纸条,又觉得瑞丝去的时间太久而过来寻找,他具不知道瑞丝会变成什么样?!
  想到这里,须耘觉得刚刚那一拳打得实在太轻,他上前揪住王世杰的衣领,把王世杰从地上提了起来,正准备再给他第二拳的时候,瑞丝拦下了他愤怒的拳头。
  “算了,我们走吧!”瑞丝抹去了眼泪说。
  “算了?!”须耘气不过的说:“他这样对你,你居然说算了?”
  瑞丝拉过他的手臂,借着他的手臂撑着自己软弱的身躯,说:“我只想赶快离开这里,你快带我走好不好?”
  看见她饱受惊吓的眼神,须耘纵使仍恨不得再把王世杰好好修理一顿也只得先放弃,眼前最重要的是瑞丝的感受。
  须耘放开抓着王世杰的手,让王世杰再一次摔在地上,声音如冷泉的说:“你如果胆敢再打瑞丝的歪主意,下场绝对会比今天惨烈好几倍。如果你不信尽管可以试试,我会让你今天的丑行曝光,让你身败名裂。”须耘的威胁一点也不像是假的,他是个律师,除了知道怎么救人之外也知道该怎么整死人。
  世杰狼狈的抹去嘴角的血渍,须耘的出手真的不轻,他不会小看他话里威胁的真实性。
  须耘愤恨的瞪了王世杰那个人渣一眼之后,扶着瑞丝快速的离去。
  回到了他们共同居住的套房后,就着灯光,须耘仔仔细细的检查着瑞丝身上有没有伤势。看着须耘疼惜的神情,瑞丝再也忍不住的主动抱紧了他,在他怀里求取温暖的慰藉,激动的心情也渐渐在他沉稳的心跳声中恢复平静。
  “没事了,别怕。”须耘恨不得能将她揉进身体里保护。
  “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瑞丝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瑞丝!”须耘也担心同样的事情会再发生第二次,“为了能永远的避开王世杰的骚扰,你只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是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你的老板,让他被公司开除。二是你离开现在这间公司,另择良木而栖。”
  还是要面临抉择的!当初还以为可以将感情与公事划分清楚,她依然可以在公司里和世杰成为工作上的同事,只是没想到,她可以,世杰却不行。
  “我走,”瑞丝很快便下了决定。“等我把设计图交出之后就递辞呈。”
  她选择离开是因为顾虑到世杰还有妻小要扶养,不管她和世杰再如何交恶,他的妻小都不应该被牵连。
  “既然已经要离开,为什么还坚持要等图交出?”
  “这是原则问题。”
  瑞丝的回答令须耘好生欣赏,知道这是她对工作负责的表现,对她的情义也就更添了一分。这也使得他再次肯定自己对瑞丝的感情,清楚的知道若是错过了瑞丝,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自从被王世杰偷袭的事件之后,瑞丝果真连房门也不再踏出一步,将心思摆在设计图上,将脑海中的想象落实在纸上,她想着这也许是她最后一件作品了,做起来也就格外用心,而她和须耘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往前踏进了一大步。
  须耘下班的时间提早了,静坐着看瑞丝工作时更常被她专注的神情所吸引。有一晚趁着她休息的时候,须耘瞄了瞄她的图,这一看由不得他不佩服,瑞丝将度假村设计得就像童话里的城堡一样,不同的是这一定是印尼的宫殿,因为她点缀了好多里岛上的风味还有装饰品,真是不枉他们走上一遭了。
  “偷看我的图。”瑞丝轻拍须耘的脑袋瓜子。
  “我明明是光明正大的看嘛!”须耘摸了摸被她K的地方,委屈的说。
  瑞丝对他吐了吐舌头,又回到椅子上坐下。她已经到了最后修图的步骤了,明天就是交图的最后期限,老板今天已经把她的手机当成催命符般的快打烂了。
  “你设计过那么多作品,有没有对自己未来的家想过蓝图呀?”须耘一边吃着牛肉干一边问着,他在不知不觉中也感染了吃零嘴的习惯。
  瑞丝对这个问题大感兴趣,她放下笔看着须耘,“当然有啦,我想过以后我的家一定要有个院子,院子不必有多大,毕竟台湾寸土寸金贵得要死,我只要能在院子里种种花,有着绿色的草地偶尔让眼睛休息一下就行了,如果还能有空间种两棵树就更完美了,因为我会在两棵树的中间绑上吊床,可以偷得浮生半日闲,躺在吊床上啃我爱看的小说。”
  “屋内的装璜呢?”
  “舒适就好,但是我喜欢米黄色,所以会以米黄色的家具、摆设为设计的重点。至于最隐密的卧室,我会偏向欧洲的风格,因为我喜欢宽大的床铺……哎呀,说了这么多,都像是作白日梦,凭我的收入,别说买不起独栋还带有院子的房子了,就连像样的公寓也大有问题呀!”瑞丝打断了自己的美梦,从云端又回到了凡尘。
  不过,须耘可把瑞丝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里了,原来她心中的堡垒是这般的美,就不知在她城堡里的王子是哪一位?!会是他吗?在她的心里究竟有没有他的位置呢?看着瑞丝的侧面,他心中最柔软的角落正为她展开,现在惟一的问题就是该怎么让瑞丝了解他的心意了。
   
         ☆        ☆        ☆
   
  任氏集团的会议室里,任须梅、王世杰、齐瑞丝和黄老板四人各据一方的坐着,正观看着摊在会议桌上的两张对开的设计图。四人中只有黄老板和王世杰两人紧张得坐立难安,担心着成绩的揭晓。瑞丝仍是一派的气定神闲,不是她对自己的图有百分百的信心,而是中不中选对她而言都不重要了,等离开任氏集团之后,她便会向老板高唱“珍重再见”,就算是她的设计图被任董事长看上,要接手监工的人选也不会是她了。
  须梅很仔细的比较了两张设计图,其实她第一眼看上的就是齐瑞丝的图,因为她的图大胆的采用了混合式的异国风情,度假村的正门用的是古埃及的狮面人身像立在两侧,拱圆形的招牌上有着“欢迎光临”的字样,一踏进度假村便可以看见一座喷泉,是仿罗马喷泉而设计。度假村内迎宾饭店的大厅完全是里岛的风情,织布、绘画、雕刻,将饭店设计得像宫殿一样美轮美奂,须梅相信要是置身其中,真会让人有到了异国的错觉。
  反观王世杰的设计,主题杂乱,让人感觉中不中西不西,只有迎宾大厅里的南洋棕榈树衬得有一点异国风味,其余的设计就像是国内建筑一般大厅或中庭常见的设计,没有特色可言。
  “黄老板,我已经决定好了。”须梅把瑞丝的设计图推到黄老板面前,说:“我决定采用这一张,度假村的设计与装璜部分就交给贵公司负责了。”
  王世杰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脸色像粪坑里的屎一样臭。他居然还是输给了瑞丝,输掉了这件可以让他在同业扬名立万的机会,输掉了可以抵过他两个月薪水的奖金,恨,好恨呀!
  黄老板用着像是中了头奖的表情看着任须梅上边连连的道谢,一边又不忘保证自己公司的品质绝对会令她满意。
  “齐小姐,你的风格我很喜欢,希望未来还能有合作的机会。”须梅伸出手,主动表示善意。
  她还来不及回答,老板却多事的抢先一步开口,“齐小姐很认真的,为了要完成心目中的设计图,她甚至还跑到印尼的里岛去实地了解当地建筑,下了番功夫的。”
  须梅的眼睛果然一亮,对瑞丝的欣赏又多了几分。同是女人,她更欣赏认真的女人,两个女人在彼此的眼神中读出了对方的欣赏。
  趁着老板和任董事长签立合约的时候,世杰小声却冷冷的对瑞丝说:“原来你自己暗藏了这样好的点子,怪不得随随便便看了我的图一眼就草草的给了我意见。”
  瑞丝早想过如果是她的设计图雀屏中选,世杰一定会有这样的酸葡萄心理,她并不打算为自己辩解什么,对于感情、对于生活,她只要求自己做到不负人,但求无愧于心,至于世杰怎么想,她都无所谓了。
  完成合约,离开了任氏集团大楼,老板高兴的自己开着车充当司机,喜上眉梢的规划着要如何在同业间宣扬公司得标的消息。瑞丝实在不愿意在这时候扫老板的兴致,但是她既然主意已定,再拖延也没有意义。
  “瑞丝,度假村的这件案子你一定要尽全力做好,手边其他的工作全交出来由别人接手,你只需要紧盯度假村的进度就好了。”老板看着照后镜,对坐在后座的瑞丝说。
  “老板,我恐怕没有办法完成你交代的使命。”瑞丝也看着照后镜回答。
  “为什么?”老板皱起了眉头,就连旁边的世杰也禁不住回过头看着她。
  “因为我要辞职。”
  瑞丝的这句话让老板猛地踩住了煞车,世杰一个没防备,侧身撞上了置物箱,疼得他一直揉。
  “你什么?”老板瞪大了眼睛问。
  “我说我要离职了。”瑞丝还是重申了一次,而且笑容可掬。
  后面的喇叭声此起彼落的响着,黄老板这才回过神先将车子泊在一旁,急急的问着:“你的设计图才刚被选上,任董事长也说了以后还要和你合作,你的前途正预备大放光明,现在怎么突然提辞职的事?”
  “不是突然,我已经想了好几天了,只是我想等到设计图完成以后再告诉你。”
  “为什么?是因为我给的待遇不好吗?还是你被别的公司高薪挖角了?我可以调整你的薪资,只要是钱的事情都好商量。”老板胡乱的猜测着理由。瑞丝是个杰出的人才,失去她将会是公司的损失,他宁愿花一点小钱留住她去赚取更多的财富。
  世杰的表情开始变得不自然,眼神根本不敢看向瑞丝,他不知道瑞丝会不会把他那天的丑行抖出来做为报复,既然她要辞职了,选择玉石俱焚的报复方式又有何损失?
  “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瑞丝在脑海里飞快的想着老板可以接受并且不再为难她的原因。“我要结婚了!”
  这个理由让老板无力的垂下了肩,却让世杰错愕。
  “因为我要结婚了,你也知道结婚会很忙的,我担心自己无法将全部的心思摆在工作上,反而影响了公司的品质与信誉,而且我未来的老公也不希望我太累,所以……我知道事出突然,还请你谅解。”瑞丝充满歉意的说。
  “你这样突然放手就走,谁能接任你的工作呢?”老板无精打采的说,天分是后天努力也很难学得来的。
  “我倒是可以推荐一个人。”瑞丝的话让老板又像活过来似的挑起眉,她不疾不徐的说:“我觉得世杰是很好的人选,他在这行业那么多年,监工的经验也多,由他盯着一定没问题的。”
  世杰惊讶的看着她,她居然“以德报怨”的向老板推举自己?他没听错吧!
  老板像是在思索着瑞丝的话,其实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论经验,世杰的确是公司里最多的,而且瑞丝和世杰像是他的左右手,如今右手不见了,只有训练左手把右手该做的事情学会了。只是可惜了瑞丝居然要因为结婚而放弃工作,唉,如果她是男人就好了。
  事情也就只有这样定局了,老板重新将车子开上路,一边不忘对瑞丝说:“我不得不准了你的辞呈,但千万要记得发喜帖给我,我很想知道是哪一个不识好歹的男人把我的爱将拐走藏在家里。”
  哪个男人?瑞丝也不知道,但是她的脑海里却不自主的冒出了须耘滑稽的指着自己的表情,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即又对自己居然想到他而羞红了脸,却也带着淡淡的哀愁,又是一个不能爱的男人呀!
  世杰终于正视着瑞丝的脸,表情带着愧疚,伸出手朝向瑞丝,真诚的说:“谢谢你,也衷心祝福你幸福。”
  从他的表情中,瑞丝知道他是真正释然了,放下了那段错误的感情也拾回了原来的自己,瑞丝也伸出手和他相握,一切都已经云淡风清了。
  回到公司将自己的东西简单的收拾之后,瑞丝的心情像只快乐的小云雀,她想飞奔回去,然后打电话告诉须耘,她成功了,她自由了,虽然还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但是和世杰之间的纠葛将不再发生,心灵上的自由让她有着前所未有的轻松。
  才刚踏进门,须耘就像个鬼似的从角落冒了出来,并且大声的向她道贺。
  “你怎么知道会是我的设计图被选中?”瑞丝好奇的问着。
  怎么知道?当然是他打电话向大姐探听度假村是交由哪家公司设计而知道的,大姐一直称赞瑞丝呢!不过他不打算让瑞丝知道,只是用着理所当然的态度回答:“因为我对你有信心嘛!”
  “哼,骗死人不偿命。”瑞丝啐了他一句,又说:“虽然我的设计图被选中,只可惜却没有亲眼看它完工的机会了。”须耘惊喜的问:“你递辞呈了?”
  “是呀,你真该看看我老板的表情。”老板的表情就像现在狂跌的股市,一片惨绿。
  “太好了,”须耘忍不住把她抱起来转了一圈,等把她放下后又神秘兮兮的对她说,“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是什么?”瑞丝也被他感染兴奋起来。
  “你先闭上眼睛。”
  “这么老套!”嘴上虽然这么说,瑞丝还是乖乖的闭起了眼。
  须耘从床底下拿出礼物,摆在瑞丝的面前,示意她可以张开眼睛了。
  当瑞丝张开眼睛看见礼物时,她禁不住愕然了,这不是她在出里岛上看见的释迦牟尼雕刻品吗?当时须耘要送她却找不到理由,所以被她拒收,没想到须耘居然还是买下了它。
  “我有很好的理由,为了庆祝你的设计图成功。”须耘先说出送礼的原因,免得又被她问。
  “须耘……”拿着礼物,瑞丝哽咽得不知该说什么。
  “很感动对不对?给我一个吻当作回礼好了。”须耘玩笑似的说,还把脸颊凑了过去。
  瑞丝只考虑了三秒钟便直接吻了,不过吻的不是须耘的脸庞,而是他的唇。
  须耘诧异极了,他原先还以为瑞丝会笑骂他无聊,或者只碰碰他脸颊便了事,但现在唇上碰触着的是瑞丝柔软的唇,怎能教他不意外呢?当他感觉到瑞丝的唇想退回时,他伸手搂过她的腰,顽固的要让这个吻继续下去。
  瑞丝原本只想在须耘的唇上停留两秒,表达内心真正的感谢以及还来不及发生便要夭折的感情,但是须耘接下来的吻来势汹汹,像是要把里岛上的吻一并讨回来,直把她肺里的空气快要挤光了才放开她。
  分开的两人,眼里都有着狼狈的热情。这个吻,超出了两人的预期。
  “瑞丝——”
  “不,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多说。”瑞丝不愿意听到任何类似承诺或是情感的话。“让感觉就只是感觉吧!”
  多么模糊的一句话!须耘在心中想着,他伟大的爱情怎可允许如此模糊的情况呢?就在他想向瑞丝表明一切的时候,他的行动电话却在此时很不识相的响起,逼得他不得不先吞下肚里的话,接通手机,送出自己凶狠的声音。
  “老四,你吃炸药啦?”须蕊像是扫到台风尾一样。
  是老三,这个平日就几乎和他处处作对的须蕊还真是会挑时机打电话,须耘越想越泄气。
  “什么事?”
  “就是没事才找你,我想去你的新居参观参观。”这个弟弟已经搬出去那么久了,却还神神秘秘的不肯让家人去,偏偏须蕊是好奇心最强的一个。
  一听见须蕊说要来,须耘在电话这头大声的喊起来,“什么?你要过来?!不行,说不行就不行嘛!”
  始终站在原地的瑞丝误会这通电话是须耘的女友打来的,听见须耘拒绝不让女友来这里的话让瑞丝又从绮丽的梦里回到了现实,心情像活生生挨了一巴掌一样的痛楚且突兀。
  “下次再说,我还有事要忙。”
  须耘匆匆忙忙的结束电话,接触到瑞丝受伤的眼神时,他知道瑞丝误解了,都怪他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三姐,死任须蕊,早不打晚不打,偏偏挑在这个节骨眼,让他俩刚才的吻一下子变成一件极为讽刺与好笑的事。而且,把两人的距离又硬生生的拉远一大步,平白无故多出一条鸿沟。
  唉!女人真是他任须耘这辈子最大的克星呀!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