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颜色加深一点,再多一划,求求神,只要再多那么一划……”
  沈小婼对着验孕剂,口中念念有辞,双手还不时作着祈求的动作。
  “求求神……再多一划……只要再多……”
  好象对她诚心的祈求有了反应似的,验孕剂上渐渐显示出一个“十”字,而且颜色很深、很深。
  “宾果!”沈小婼像中了乐透奖似地跳了起来。
  她怀孕了!验孕剂上的反应清楚地告诉她这个讯息。
  她高兴得差点又忘形的再跳起来,但是她抑制住自己的冲动,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地吐了出来,连续作了好几次。
  长到这么大,她第一次对人生充满了无比的信心,她甚至对着空气亲吻了一下。
  上班工作的情形比她所想象的还要来得顺利,加上她的小说又受到读者的喜爱,出版社更乘胜追击的跟她签了合约,然后现在她又有了孩子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她迫不及待的拨了个电话给张悦芬。
  “喂,那位?”张悦芬的声音有点佣懒。因为杜展毅坚持在她额上的伤还未完全恢复前,不准她到处乱跑,所以她自嘲自己是快要枯萎的小花。
  “悦芬,是我!”她的声音是激昂而亢奋的。
  “小婼,你干嘛?声音好象有些不对哦!”张悦芬似乎也发现到它的不寻常。
  “你现在是站着还是坐着?”
  “躺着!我才刚起床。”她打了个哈欠,皱皱鼻头,发出一声猪的声音。“下次你可以叫我小猪了,我现在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吃。”
  “别这么沮丧,展毅他是关心你才要你好好在家里疗伤的。”
  “我闲得快得内伤了。”她知道他是关心她,可是她却发现他的关心有点变了样!而且他自从她受伤后变得有点神经过敏,她都快要不认识他了。
  “好,那我告诉你一件事,包准你会快乐得不得了!”她竟哼着歌。
  “你最好没有骗我。”她的好奇心被挑了起来。
  “听清楚啊!你——就——快——当——干——妈——了!”
  “小婼,你说什么?”
  “我——怀——孕了!”
  “宾果!”张悦芬的反应跟她刚才的反应是一样的。“你确定没有骗我?”
  “错不了!”她胸有成竹。
  “等等!”张悦芬好似想起什么的说:“你那个不是才两个礼拜没来吗?”
  “你落伍了!现在医学已进步到在做完爱之后第三天就可以知道有没有受孕!”
  “哇塞!”张悦芬调侃着她:“有经验喔!看来你真的选了一个头好壮壮的“种公”了。”
  “嗟!什么种公?多恶心啊!我可是付了钱的。”
  “好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好好庆祝一下。我想想……该怎么庆祝……上那儿庆祝……”
  “不如这样,我下班后去超市买点火锅料,到你家去吃火锅如何?”她知道杜展毅最近并不喜欢让张悦芬出门。
  “吃火锅?天哪!大热天吃火锅?有没有搞错?”她大惊小怪的,忍不住用手搧起风来,好象已经想到吃火锅流一身汗的情景。
  “拜托嘛!我好想吃耶!”她已经有流口水的冲动了。
  “天哪!你的体质还真不是普通的怪,这么快就害喜了?”
  “哎呀!随你说了,我现在要出门去上班了,不然等一下铁定迟到。”
  “喂!小心照顾好我的干儿子啊!”
  “yes,sir!”两个女人笑成了一团。
  美好的一天,不是吗?
         ※        ※         ※
  杜展毅端着早餐进来,看见她正挂上电话,眉心马上聚拢起来。
  “谁打来的电话?”该不会又是——
  张悦芬故意板起小脸蛋,装出吃醋的模样。
  “你还不快从实招来,那个女人是谁?”
  杜展毅闻言一惊,脸色大变。
  “那个——女人?”
  “那个——那个——就是那个嘛!”她见他被她唬住了,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一个?”他眉毛倒竖起来。
  “那个放音乐盒音乐给我听的女人呀!”其实她已好几天没有再接到那通怪电话了。
  杜展毅情急的扳着她的肩追问道:“她跟你说了什么?”
  张悦芬瞪大双眼,知道自己开玩笑开过了头。
  “展毅……”等一下!她从禾见过他有如此骇人的表情,难不成真有个女人存在?
  不!爱就是要互相信任,而且他对她又这么的好,他绝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
  她的疑问马上被自己否决了。
  “展毅,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她再不实话实说恐怕会搞砸他们之间原本平静的生活。
  杜展毅的脸一僵,扳着她的肩的手也不再那么用力了。
  “你是说……”
  “全是我瞎掰的啦!那通怪电话早就没有再打来过了,刚才是小婼打来的电话。”她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般吐吐舌头。
  杜展毅并没有因她的话而放松紧张的情绪。
  这才是他真正担心的事!
  自从她出了意外之后,连带的,陈雅也好似平空消失了。
  但陈雅真的就这么消失了吗?
  他知道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和张悦芬,这才是令他整天提心吊胆的真正原因。
  “展毅,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她连忙岔开话题,以免他会生气。
  “什么好消息?”他根本不知道这世上会有什么好消息了,自从陈雅出现后。
  “小婼她有了。”她兴奋得好象怀孕的人是她。
  “有——了?”他脑筋还没转过来。
  “哎呀!就是怀孕了嘛!”
  “什么?小婼真的有了那个牛郎的孩子?”这叫好消息吗?女人越来越难懂了。
  如果世界上多一些像她们这种女人,天下岂不大乱?
  “你现在快去上班,下班准时回来,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
  “你们准备怎么庆祝?”
  “吃火锅!”
  “吃火锅?”
  在这炎夏三十几度的热天里吃火锅?这种庆祝还真不是普通特别!
  他现在开始担心家里的冷气是否够冷、够强了。
         ※        ※         ※
  在接到林光义的电话时,林奕宇已有大事不妙的预感了。
  他还会不明白爷爷在打什么主意?要他回外双溪别墅吃晚饭,那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用意,大概是要安排他跟那一个企业家的女儿相亲吧?
  他不会重蹈林奕暐的覆辙,所以今晚,他是不会回去吃这一顿饭的。
  杜展毅刚好送来早上开会时的一些重要报告。
  “展毅,晚上有空吗?”他很想找个人去喝一杯,醉它一醉。
  “晚上?公司今天要加班吗?”他记起早上出门前悦芬交代的事。
  “不是加班,只不过想找你去PuB喝一杯。”
  “这……”他还真有点为难;若是平时,他会选择和林奕宇去喝一杯,可是最近因为陈雅的出现,他连公司要出差都借故不去。
  “算了!如果你有事,就不勉强。”他突然有种失落感。
  杜展毅忽然灵机一动。
  “奕宇,如果你不介意在这大热天里吃火锅,不如晚上我请你吃饭。”
  “火锅?嗯,不错的提议,OK!”他也有很久没吃火锅了,大热天吃火锅,有创意,他喜欢!
         ※        ※         ※
  冷战的气氛令整座别墅再度陷入低气压中。
  从梁家回来后,梁思涵就把自己关在卧室,索性也把门上了锁。她以为林奕暐会像上一次一样叫她开门。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他非但没有任何举动,就连晚餐她借故不下楼,他也没表示什么,反倒是由嫦姨将晚饭送上楼来。
  昨夜,他睡在书房。这是嫦姨早上送早餐上来时告诉她的。
  “大少奶奶,你又和大少爷呕气了?”嫦姨把窗帘拉开,阳光迅速地出窗外照射进来,但仍无法令她沉甸甸的心情稍稍改变。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好累好累!眼皮也有点沉重,看着嫦姨煮的面,她竟一点胃口也没有。
  “大少奶奶,你是不是人不舒服?为什么你的脸会这么红?”嫦姨关心的触了下她的额头,随即叫了起来:“天哪!你在发烧。”
  大概是昨天淋雨引起的小风寒吧!
  难怪今天早上她会一直觉得昏沉沉的,现在浑身还软绵绵的。
  “我看我打个电话到公司告诉大少爷。”
  “不!”她阻止嫦姨。“一点小事,我吃点退烧药、睡个觉就没事了。”她才不要让林奕暐以为她藉题发挥,想博得他的同情。
  “可是……”嫦姨还是不大放心。
  “没事的,嫦姨,我保证我一定没事好不好?拜托您千万别让奕暐知道我发烧好不好?”她没发觉到她在无意中很顺口的叫了他的名字;她总是用“你”或“他”来称呼林奕暐。
  “那我去拿退烧药给你,我答应你不告诉大少爷,可是你也得答应我要把这碗面吃完。”她跟她谈条件。
  她当然知道嫦姨是出自一片关心,她还能拒绝吗?
  “我答应你。”她虽然没什么胃口,但仍勉强自己吃完面。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允许自己在林奕暐面前显现出软弱的一面。
         ※        ※         ※
  在张侻芬的坚持下,沈小婼像个废人似地坐在一旁看她忙进忙出的。
  见她忙得手忙脚乱,她实在于心不忍,才往前走了一步,张悦芬马上大呼小叫的叫了起来:
  “坐着!坐着!这些事我一个人来忙就行了,别忘了你现在是特殊状况。”
  沈小婼没好气的翻翻眼珠子,看她那副紧张兮兮的模样,真令她啼笑皆非。
  “悦芬,我是怀孕不是缺手断脚的!你别这么大惊小怪的行不行?而且你没听过孕妇要多做运动?”她说着做了个弯腰的动作,吓得张悦芬不得不提出警告了。
  “喂!你别乱来,你不知道怀孕前三个月是属于不安定期,稍为不小心就会流产的,到时候要是有了什么闪失,我看你怎么赔我一个干儿子!”
  “大不了再去借一次种喽?”说完,两人同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是借种借上瘾了是不是?”她白了她一眼。“而且也不是每次都可以像你这次这么幸运,一次就“做人”成功。”
  “怕什么,大不了再去找Alan。”她耸耸肩,偷吃一块烤鸭。
  “Alan?怎么?难不成你对他有意思?”
  “瞎说!我现在连他长什么样子都忘了。”她又偷吃了一块,意犹未尽地连指头上的肉汁都舔干净。
  “小婼,怀了孕有什么不同的感受没有?”她干脆把一整盘的烤鸭全推到她面前。
  “没什么不同啊?反正能吃能睡,有的话大概是会容易疲倦吧!”她用手支撑着下巴,眨眨眼睛很天真的说:“而且也才两个礼拜,如果要害喜大概也还没开始。”
  张悦芬拉了张椅子生了下来,重重叹了口气。
  “怎么?你又那里不对劲了?”
  “小婼,我有时候还真佩服你,能有这么大的勇气,未婚生子!”
  “时势造英雄嘛!”她胡乱引经据典。
  “那你有没有想过,那一天你若遇上一个能让你心动的男人,因为他不能接受孩子,使得你错失机会,那你是不是会后悔莫及?”
  “我不会后悔。”在她字典里里没有这两个字。“当我决定这么做时,我就准备和孩子过属于我们的日子,而且也没有男人可以让我再心动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的滋味,我牢牢记着。”
  “那如果这个男人他喜欢你,而且又可以接受你的孩子,你也不考虑?”她还真是不问个明白不死心。
  “这种男人绝种了。”
  “那万一那天不巧被那个叫Alan的牛郎知道这件事,他来威胁你,或是来要回孩子,那怎么办?”她还真是个问题宝宝。
  “悦芬,我发现你比找更适合写小说。”
  “我是在替你担心呢!”
  “反正我不会那么倒霉的,而且说不定Alan早就忘了有我这一号人物的存在,他呀!客人多着呢,而且像他那种人根本——”她的话被门铃声打断了。
  “一定是展毅回来了,我去开门。”
  “悦芬,这位就是我常常跟你提起的奕宇,也是我公司的顶头上司。”杜展毅一边走进来一边介绍。
  “你好,林先生。”
  “你好。”林奕宇礼貌的颔首。“突然来打扰,不知道会不会造成困扰。”
  “不会!不会!展毅知道我最好客了,而且我们还有一个朋友在,我为你们介绍一下。”她转过身,看着原本沈小婼坐着的椅子空着。“小婼大概上洗手间去了,你和展毅先生一会儿,我进去准备开饭。”
         ※        ※         ※
  上帝!观士音、救苦救难的菩萨!沈小婼紧紧地靠在洗手间的门板上,一颗心几乎已跳到胸腔口了。
  台湾真的小得如此可怜吗?刚才她才斩钉截铁的说,不会遇见Alan,怎么刚才说话的声音如此熟悉?
  不!不会是他的!
  刚才杜展毅不是说他是他的顶头上司吗?叫奕宇的是不是?
  都怪自己紧张过度,根本没看清楚就慌慌张张的躲进洗手间。
  不会是Alan的,一定不会!
  “开饭喽!”张悦芬提高嗓门。
  沈小婼做了个深呼吸,打开洗手间的门,才一打开,马上又“砰”的关上。
  天啊!真的是他!
  她的视力一向很好,而且刚才她在打开门的那一剎那,他就面向着她
  “喂!小婼,你在里面孵蛋吗?”张悦芬好死不死在这时敲着门说话了。“快出来!我们都等你一个人呢!”
  她怎么可以出去?绝不能出去!否则一切不就玩完了?
  “喂!小婼,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那儿不舒服了?”张悦芬见她迟迟没有反应,关心地敲着门问。
  “悦芬……”再不出去,恐怕事情会更糟。
  伸头是一刀,缩头是一刀。
  看来幸运之神已不再眷顾她了!
  打开门,她低着头扯扯张悦芬的衣服,压低声音说:“悦芬,我想回去了。”
  “回去?还没吃饭呢!”
  “我有点累,你知道我——”她的话马上被张悦芬打断。
  “哎呀!累也得吃些东西,你现在怀孕了,一人吃二人补啊!”大嘴巴!
  “悦芬……”她要是手上有胶布,会不顾一切贴住她的嘴!
  “你是不是那儿不舒服?展毅快过来!”张悦芬自作聪明的拉开嗓门叫。
  完了!这一次是真的完蛋了!沈小婼呻吟一声。
  张悦芬这一叫,引来的不只是杜展毅,连林奕宇也跟了过来。沈小婼连忙背转过身,手还揉着太阳穴,以免露出自己的脸。
  “展毅,小婼她有点不舒服,你送她去医院。”
  沈小婼真想对她大叫闭嘴。
  “那我先去开车。”
  “开我的车吧!”林奕宇热心的说:“我的车就停在外边。”
  “喔!那太好了。”太好?不!应该说太绝了!
  看来是不得不面对现实了!
  她慢慢的转过身,挺直脊背,抬起头对着林奕宇挤出一个很不自然的笑。
  林奕宇在见到她的那一剎那,所受到的震惊并不亚于她。
  “Nono!”
         ※        ※         ※
  望着餐桌空着的座位,林奕暐顿时觉得时间漫长难捱,心中涟漪不断。
  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女人总是如此爱生气!
  望着一桌的佳肴,他却一点胃口也没有。
  放下筷子,一抬起头才发现嫦姨一直没有离开,正以一种他从未见过的表情看着他。
  他当然明白嫦姨在担心什么。在他心中,他一直把她看成是自己的母亲,而她疼爱他也如自己亲生的儿子。
  “大少爷,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她扭绞着手指,心中正在挣扎着。
  “您说。”
  “你是不是该去看看大少奶奶?”她小心的试探他。
  林奕暐唇边泛起一个苦笑;他何尝不想去看梁思涵?虽然才两天没见到她,但对他已是一种煎熬。
  尤其当他昨夜一个人睡在书房,那种空虚竟令他辗转难成眠。
  “大少爷!”嫦姨再叫他一次。
  林奕暐想了一下,并不是只为嫦姨的要求,而是他也希望看看她。
  他来到房间门口,旋动一下门把,发现并未上锁。
  这叫他有点意外,或许她已经气消了也说不定。
  当他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发现梁思涵躺在床上,整个人像只虾子似的蜷缩着,由于她是背对着他,所以无法看清她的表情。
  再看看桌上的晚餐,好端端的,没有用过的迹象,令他一时心疼不已。
  即使跟他呕气也犯不着拿自己的身体当赌注!
  “思涵!”他轻唤她的名字。
  她并没有响应,显然还不打算理他。这令他有点沮丧。
  “思涵!”他再次轻叫她,她却仍不理他。
  唉!她的崛强,他领教过了!
  知道如果不给彼此一个台阶下,这场战火是无法熄灭的。
  “我为昨天我的脾气不好道歉。”他几乎是咬牙的说出,因为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可以叫他如此低声下气,而她却轻易做到了。
  但她却好象不领情,连动都不动一下。
  诅咒几乎就要冲口而出,他极力咽下。
  “思涵!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她还是没有软化。
  他的耐性已磨光了,脸庞瞬息如岩石般坚硬,轩身离去。
  他已经道歉了,她竟然理都不理他一下,她究竟打算跟他呕多久的气?
  罢了!她想呕多久就呕多久,他是不会再向她低头,也不会再道歉,他也有他的自尊!
         ※        ※         ※
  梁思涵想开口说句话,但喉咙却干得要裂开似的疼痛,她的体温如火一般的燃烧着,全身的力气好象全被抽光似的。她意识到房里有人进来,也知道进来的人是林奕暐,叫着她的名字,又喃喃说了一些话,话中好象提到道歉……既然,他都道歉了,她就不会再生他的气,她想回答他,可是她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她病了!一定病得不轻!
  听到他离去的脚步声,她心中漾起一股绝望,他一定以为她还在生气,以为她不理他了。
  全身发热到几乎毫无知觉的地步,这下她是准死无疑了!她奋力地挣扎想睁开眼睛,想要叫出声音,但一切都徒劳,她陷入昏迷状态。
         ※        ※         ※
  林奕宇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会见到沈小婼,在他正苦思无法寻找到她之际,她竟就这么出现在他的面前,真叫他欣喜若狂!
  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早知道她是杜展毅的朋友,他也就不必陷于盲目的苦恼中了!
  “展毅,可不可以让我和Nono单独说些话?”他发出的讯息杜展毅接收到了。
  但是沈小婼也在此时向张悦芬发出求救的眼光,张悦芬当然是站在她这边的。所以她也跟沈小婼一样摆出备战的状态。
  “悦芬!”杜展毅用手肘轻轻撞了她一下,却惹来一颗大卫生眼。
  “他是你的顶头上司,他说的话你要听,我却可以拒绝。”她一副行侠仗义的口吻。“而且,小婼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放心让她单独面对一个陌生人。”
  沈小婼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不料林奕宇却在此时以一种嘲讽的语气转向沈小婼斗道:“我是陌生人吗?”
  沈小婼当然听得懂他在暗示什么,可是她不能在这节骨眼上不战即败,而且当初他们银货两讫,谁也不火谁的不是吗?
  如果她没记错,她还多给了他二仟元的小费呢!
  “对不起,我并不认识你。”为了孩子,她拼死也得说谎。
  她的回答早在林奕宇的意料之中,所以他一点也不意外。
  “如果你不介意我在展毅他们面前讨论我们之间的事,我也不介意。”他是在威胁她喽?
  沈小婼扬起唇角,斜睨他一眼,一副谁怕谁的模样。
  反正她的事张悦芬和杜展毅十分清楚,而他——堂堂一家公司的领导人却在晚上跑去客串牛郎这个职务,恐怕说了出来,他的面子是会挂不住的。
  张悦芬似乎听出林奕宇话中的玄机,一双眼睛猛盯着他看,然后突然有点明白似地指着他问:“你和小婼之间发生过什么事?”
  林奕宇不答反笑,只是挑衅地看着沈小婼,看她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还是杜展毅脑筋转得快,他似乎已完全了解到他们之间的事似乎不太简单。于是马上拉起张悦芬说:“我看他们必须单独谈一谈。”
  “可是……”不让张悦芬有犹豫的机会,他几乎是架着她离开。
  “展毅,悦芬!”沈小婼也跟着追上去,但林奕宇却比她更快一步地挡在她面前。
  “我说过我不认识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她拼命用最冷漠的态度去面对他。
  “Nono……”
  “对不起,我不叫Nono。”
  “那为什么你会跟我所认识的一个女人长得如此相像?”他突然用一种炽热的眼神看她。“而且这个女人还跟我有过亲密关系。”
  “跟你有过亲密关系的女人可能多得数不清吧?”话一出口,她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Nono!”他漾起笑容,对她说溜了口似乎感到得意。
  “我说过我不叫Nono!”
  “oK!”他无所谓的耸耸肩。“既然你不喜欢我叫你Nono,那我叫你小婼好了。”
  “小婼是我的朋友叫的,你不是我的朋友!”她拼命想跟他划清界线。
  “也许我们不只是朋友。”他扬扬眉,笑得好可恶。
  沈小婼并不想这么快就举旗投降,可是看他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态度,就知道若不和他说个清楚,今晚他是没完没了的。
  “好吧!我承认我认识你,也承认我们曾经有过不寻常的关系。”她故意不说亲密二字,免得自己脸红;但是她却没发觉她的脸早已红了。
  “我相信做任何一行都有职业道德存在,我们之间应该没有瓜葛了。”
  “可是你欠我一个解释。”
  “什么解释?”
  “为什么你会把自己最珍贵的贞操交给我?”
  “我可以不必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付了钱。”
  他掏出皮夹,将她那晚给他的五仟元原封不动取了出来,塞到她手中。
  “你——”手中的钞票彷佛会烫手般。
  “这五张钞票,我可是原封不动的还给你,现在我有资格知道为什么了吧?”
  “什么为什么?”她还是装傻。
  “你一定有事瞒着我,”他朝她走近一些,迫使她不得不退后。“刚才悦芬提到你怀孕?”
  “孩子跟你无关!”她这次真的用手捏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惩罚自己如此口快。
  “你真的怀孕了?”林奕宇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是上天特意的安排吗?
  她既然有了他的孩子,现在就算拿刀子架上他脖子,他都不会让她从他身边离开。
  “你别乱猜,我没有怀孕,根本没有!”
  “那你又在怕什么?”他盯着她的脸部看,犀利无比的眼神令她不自觉地将手护在自己的腹部,彷佛他会抢走她肚子里的孩子似的。
  她的动作、她的慌乱已经给了他最好的答案。
  他知道只要再稍稍逼她,她可能会承认。
  可是见她绷得死紧的神经,见她苍皇的脸色,他决定让这个问题暂时划下句点。
  毕竟情绪会影筶孕妇的身体状况,也会影缶到胎儿。
  “你肚子一定饿了吧?我相信展毅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回来,不如我们先吃饭如何?”他的转变快得令她一时不知所措。
  “你究竟想怎么样?”这个问题有点自问,但是不弄清楚,她无法平静下来。
  林奕宇叹了口重气,看来不说个明白,她是不会放松自己了。
  “我想当孩子的爸爸!”
  “你?……”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就是只要孩子不要丈夫,所以她才跟他发生关系啊!而他竟也想来凑一脚。
  “当然,我还必须向你坦白一件事,那就是,我不是牛郎。那一晚只是一时好玩想逗逗你,没想到你一点也没怀疑。”
  她将手握成拳头,要不这样,她会掐死他的。
  “因为你当时误会我了,我以为你是那种想玩乐的女人,加上我那天也不知道中了那门子邪,竟然就这么荒谬的跟你玩起游戏,我承认错在于我。”
  “你——”如果言语可以置人于死地,她会说出世界上最狠毒的话。
  “所以你绝对可以放心,我会是一个好父亲。”
  好父亲?他还真是敢说,她可不敢听!
  像他这样一个风流的男人,会是个好父亲?打死她她都不相信。
  “我不会让你成为孩子的父亲,如果逼不得已,我会找一个比你更适合的男人来当孩子的父亲!”
  他朝她更近一步,一双眉毛已挑得半天高了。眼睛也变得非常暗,非常深邃。
  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不过她可以确定的是,她必须赶快离开这里,逃离他。
  不过,林奕宇似乎已经预知她在想什么,他瞇起双眼,像在警告她那么做可能有多危险。
  她却已顾不了这么多了!用力推他一下,就夺门而出,但才走了几步,马上被他轻易地捉住;在她还来不及反抗,她整个人已被腾空抱了起来。
  “放开我!”她奋力的挣扎,甚至用脚踢着他。
  为了怕会影响到她肚子里的孩子,他迅速地打开自己车子的门,将她塞入他的车后座。
  “你想做什么?”她尖叫的。
  “我只是想做孩子的父亲!”他对这一点十分坚决。
  “你太高估你自己了,孩子不一定是你的!”她气得口不择言。
  “是吗?”他露出一个好鬼的笑。“那我可以让你更确定。”
  “你只要敢碰我一下,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那我就等着你用一辈子来恨我好了!”
         ※        ※         ※
  暗淡的天空,如同林奕暐此刻的心情一般。
  烟一根接一根的抽,抽得他的嘴巴发麻,两颊发酸,但他仍没有停止的打算。
  突来的敲门声使他被烟呛了一口。
  “大少爷!”原本期待的心情被嫦姨的声音给打碎。
  他知道她一定是来劝他的。
  他已经让步了,是不会再重复第二次的。
  见他没有回答,嫦姨不得不提高声音,用力的敲着门急促的说:“大少爷,大少奶奶在发高烧,好象已经烧得不省人事了!”
  林奕暐捻熄了烟,也不管自己烫伤与否,将门打开,就冲回房间。
  当他见到梁思涵红得发紫的脸时,他差点无法呼吸。
  “思涵!”他抱起她,才发现她全身烫得吓人,而且软绵绵的像一个已失去生命力的人。
  救护车的叫声划过他恐惧的心。
  “我叫了救护车。”
  他感激的看了嫦姨一眼,迅速地抱着她冲下楼,迅速地上了救护车。
  握着她的手,他深深地自责。
  如果他早一点发现她的异样,她也不会变成这样。
  他还一直责怪她不肯接受他的道歉,他真是该死!
  “思涵|你一定要撑下去,为了我一定要撑下去!”
  这一刻,他是那么地骇怕,骇怕失去她……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