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瞿塘、巫山、西陵,号日长江三峡。
  三峡是中国,西部第一大奇景,它在中国风景中是第一奇险,高山绝壁、滩险水急、舟行困难。
  历代以来关于三峡的吟咏诗章及游记,足称车载斗量。
  自古以来,愈是凡人难以到达的地方,愈有一些奇人异土隐居在其中,离了尘世的喧扰,在一片远山秀景中找到一个桃花源。
  在长江三峡中也是如此。
  听说,只要能够找得到名师,习得一招半式,要在天下扬名就不是件难事了,所以许多人闻讯而来,但却始终不可得;三峡依旧是三峡,奇景冠绝古今,但能出三峡而扬名的能人呢?数不出几个。
  云飞絮一路行来,对于和三峡有关的轶闻传说,可真是听得耳熟能详了。
  一踏入茶肆,小二哥立即殷勤地招呼她。“这位姑娘,请里头坐,要喝茶还是用膳?”
  “用膳。”
  “到二楼坐好吗?二楼比较安静。”见是名姑娘,小二自动引领着她离开嘈杂的一楼。
  “多谢小二哥。”
  待她寻着一个好位子坐定后,小二又问道:“姑娘想吃些什么?”
  “先来壶茶,再来几个馒头、两碟小菜。”
  “马上来。”小二赶紧下去准备。
  从旁边的栏杆往下望,正好可以望见整条街;而楼下依然人声鼎沸,几句议论隐约飘迸她耳里。
  “要说在四川最有名的是谁?我看非百毒君莫属了。”
  “百毒君?”
  “是呀。听说百毒君早年曾经在唐门俑下拜师学艺,后来因为和唐家小姐有了私情,偏偏那位小姐又与慕容世家的公子订过亲,结果两人幽会时被慕容家的公子当场撞见……”
  唉,身为名门之后,就是有这种烦恼,一举一动都成为别人茶徐饭后的话题。云飞絮吃着馒头,心不在焉的听着,没注意到二楼的另一角落正有人吃惊的盯着她。
  “嘘!小声点儿,唐家的公子来了。”
  原本还在高声谈论的人倏地噤声。唐门屹立四川已久,又以使毒闻名,一般人见着总是有些忌惮;但唐门的人恩怨分明,尤其几个唐家人物,在江湖上还颇受敬重。
  唐家的公子?
  她唇边微漾起笑,很有闲情逸致的时候,听这些市井传言也是不错的,可以增加一点生活乐趣。
  “倩蓉?!”一抹人影闪至她前方,声音里满是惊喜和保情。
  云飞絮莫名其妙的抬起头。
  “你没死?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的!”
  察觉一双坚臂就要袭抱上自己,她敏捷的连人带椅退了两大步远。
  “你认错人了。”她皱眉。
  “不,我不会认错的!”来人显然有些不可理喻,一口咬定她就是那名女子。“倩蓉,你为什么装作不认识我呢?难道你忘了我们曾经有过的山盟海誓?”
  说话间,他不断逼近,而她不断闪躲。
  “这位公子,我想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你所说的那个人。”云飞絮解释着。
  眼前这人长相英俊、身材挺拔,是姑娘家会心仪的那种男人,就可惜脑子不太正常。
  他不断逼近,试图触碰她,闪到最后云飞絮实在受不了了,她厉声道:“公子,你认错人了。也请你自重,否则我不客气了。”
  “倩蓉,别不理我……”他的语气里含着痛楚。
  整个茶肆二楼就见两道人影一闪一追,识相又不想惹祸上身的人早就躲到一边看戏去了。
  “怎么回事?”刚上二楼的唐家公子正好碰到这等盛况。
  待他看清楚闹事的男人是谁后,风个和善的表情立刻一变。
  “冉魁生!唐家公子低喊一卢,立即出手往那名男子攻去,男干警觉的闪开,一看清来者是何人后立即喝止。
  “唐行文,住手!”
  唐行文缓了攻击。
  “冉魁生,四川有唐家人在,我们不想再看见你,而四川境内也容不得你放肆。当街纠缠女子,成何体统!
  “我是来看情蓉的。”提到这个名字,冉魁生邪佞的神情稍敛。
  “那为何在此生事?”
  “我看到情蓉了……”举目…望,刚刚所追逐的女子已然不见身影,冉魁生神色一变,立即跃出客栈。
  “倩容!”他狂吼着人名,迅速消失在街的另一端,留下唐门一行人面面相观。
  怎么回事?
  保觉事情有异的唐行文走出客栈,蹙着眉思索。
  为什么冉魁生会声声喊着妹妹的名字?
  真是莫名其妙!
  好好的一顿饭就这么浪费了,她都还没吃饱呢。
  奇怪,她到底哪里不对了,怎么会惹来这种麻烦?
  难道真有人长得和她如此相似?!
  云飞絮几个纵掠,直到确定离茶肆够远之后,才放慢了脚程。她不是没有反击的能力,只是不想多惹是非;再说那男子显然是错认,不理他便是,没必要真的和他动手。
  云飞絮恢复了游赏的心情,缓缓走在街道上,好奇的东张西望。
  “哎呀!冷不防被人撞了一下,她发出低呼。
  合该今天是她的灾难日,否则怎么老是有事发生?!
  “对不起、对不起。”那人造声道歉,低着头就想走,却被云飞絮一把给揪了回来。
  “这样就想走?把我的东西还我吧。”
  傻偷儿,也不睁大眼睛看清楚,她楚云堡二当家是那么好被下手的对象吗?
  “什……什么东西?”偷儿心惊胆跳的。
  “钱包呀,你刚才撞到我时顺手拿走了我身上一个小布包,不是吗?”她笑意盈盈,丝毫没有生气的模样。
  “我……我……”偷儿一时竞看得傻了。
  “别发呆了,快把东西还给我。”
  “东西……”他回过神,低头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而后突然一个闪身,从云飞絮手中溜掉了!
  云飞絮一愣,随即勾起唇角。
  好呀,我就不信追不到你。
  她提气飞纵上屋顶,几个起落后便飘然立在那名偷儿的身前。
  “别再玩了,快将银两还给我吧。”
  偷儿转身还想跑,她玉手一伸,从后面点住他穴道,省得一直在大街上迢入边挺累的。
  沿着条布线一拉,她的钱包就自偷儿的腰间滑了出来。
  他一急,张口叫道:“喂,那是我——”
  “是你从我身上偷的。”她好笑的接完话。
  “来人哪.抢——”
  “钱一字还来不及说,他又被点了哑穴,霎时“咿咿呀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做贼的喊捉贼哪!云飞絮轻笑了下,直视着偷儿。“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才好?把你送到官府吗?”
  “官府”两字显然让偷儿害怕了,他眼中浮出哀求之色,然后又开始“咿咿呀呀”。
  “你这是同意吗?”
  “咿”肚子发出的咕噜声,让偷儿一下子没了声音,脸上布满赤色。
  云飞絮这才停止捉弄,仔细打量起偷儿衣衫褴褛的模样。
  “你饿了很久?”
  偷儿一脸防备,没作任何反应。
  “嗯。”他放下了碗筷,将手收放至腿上。
  “谢谢你,姊姊。”
  “不客气。”她继续慢慢啃着馒头。“你今年多大?”
  “十二岁。”也许是难得碰上一个好心的人愿意给他饭吃,他的态度好了许多,有问有答。
  “你的家人呢?”
  “我是弃儿,无父无母。”他的话不带感情。
  云飞絮沉吟了会儿。“如果有机会,你愿意找份好差事,学习着做事吗?”
  “我什么都不懂,大字也不识一个,能做什么?这是实话,他是个弃儿,无依无靠边,就连做个乞儿都会受欺负。不得已之下,他只好偷别人的钱过活。
  “我可以找人教你。先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学习?”
  “我……当然愿意。”他迟疑了一会儿才答道。
  世道艰险,他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须提升自己的能力。
  “好,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他摇摇头,神色落寞。
  云飞絮会意。“这样吧,你跟我还满有缘的,如果你愿意跟我姓,称我为姊姊,那我就为你取个名字,如何?”
  “姊姊!他连忙开口。
  云飞絮笑了出来。
  “好,那你就是我弟弟了。我姓云,名飞絮,所以你就叫……飞扬;意气飞扬。从现在开始;你和以前便完全不同了,可以抬头挺胸的走向灿烂人生。”
  “云——飞扬。”他念了一次,一张小脸因为有了名字而绽出光彩。
  她取出一块令牌与一袋银两交给他。
  “这你收着。要是与我分散了,你就凭着这个到“楚云堡”去,他们会照顾你的。”
  他乖乖的收下。
  “好了,我们现在去帮你换个装吧。”唤来小二结帐,云飞絮随即带着新收的弟弟前往裁缝店。
  裁缝店里,云飞扬被抓进去试装,云飞絮则在外边儿等。
  “这位姑娘,您要不要顺便也瞧瞧,我们店里有各种花色的布料,若有您喜欢的,我可以马上命人帮您赶制。”老板娘殷勤地问道,一双利眼早瞧清楚了眼前这位姑娘绝对是个出手大方的好客。
  “不必麻烦了,只要帮我把我弟弟的衣服做好就行了。”
  老板娘不死心的还想继续游说,量衣间里头却传出一阵争执的声音。
  “你不把外衣脱下来,我怎么帮你试呢?”
  “我说可以就可以,不必试了,直接帮我打包。”
  “我量一下你的身材尺度。”
  “不必了,快把衣服包好……”
  里头的争执意来愈大声,云飞絮和老板娘互看一眼之后,马上掀开布帘冲了进去。
  只见云飞扬死命的抓着自己的外衣不让人脱下来,而裁缝师父则是不断的劝他,手拿布尺追着要替他量身。
  “怎么回事?老板娘看见内室里衣服、裁缝用具乱成一团,差点儿没昏倒。
  “老板娘,他不肯试衣服。”裁缝师父抱怨道。
  天知道要帮这个人做衣服有多难,什么都不肯配合,要她怎么办嘛!
  “姑娘,这……”老板娘聪明的立刻转向那个可以作主的。
  “我知道了。”云飞絮忍住笑。“老板娘,这位大姐,麻烦你们都有出去,让我和我的弟弟沟通一下。”
  老板娘和裁缝师父一块儿出去了,云飞絮找张椅子坐下来。
  “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不肯合作了吧?”
  云飞扬这才放下紧抓着胸口的手,慢吞吞的走近云飞絮。
  “姐姐……我……是女孩……”
  云飞絮一听,睁大眼睛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小人儿。
  “姐姐,我不是故意瞒你的,因为从小我就是孤零零一个人,从来也没有人真的关心我,对我好过,甚至还有几个乞丐见我是女娃儿,就想抓我到花街去卖钱,幸好我及时逃开了。为了避免麻烦,后来我就一直穿着男装……”
  “裁缝师父也是女流,你为什么不肯让她量身呢?”
  “我……因为我想换回女装,我想继续作男生打扮。”
  “飞扬,无论你愿不愿意换回女装,都有改变不了你是个女孩儿的事实,再过不了几年,你会出落得让人不忽视你的性别。”
  洗去脏污,她发现飞扬的五官秀气细致得不像男孩,只是没想到她真是个女孩。现在飞扬还小,所以看不出性别,可是好敢肯定不出三年,飞扬就会出落得亭亭玉立,让人不能忽视她的美貌。
  “我……姐姐,至少让我现在还是穿着男装好吗?”
  云飞絮想了一会儿,也不勉强她。
  “好吧。”
  再度唤进裁缝师父,吩咐她一切照云飞扬的要求,云飞扬终于顺利的替妹妹买到了几件新衣服,姐妹二人欢欢喜喜的离开。
  在裁缝店里一耽搁,天色已经晚了。
  “飞扬,你在这里比较久,你觉得哪一家客栈比较适合我们住?”
  “我……我没住过客栈耶。”
  “那你选一家好了。”
  云飞扬想了一会儿,“嗯,姐姐跟我来。”
  拎着装有新衣服的包袱,她小心翼翼的走着,感觉这辈子从没有过这么幸福的时候。
  “飞扬,你在做什么?”云飞絮瞧着她的动作忍不住问道。
  “我怕弄脏嘛!”
  云飞絮不禁莞尔,两人就这么一路嬉笑的走到了客栈门口。
  “两位客倌好,请问是要住宿还是用膳?”
  “都要。”
  “客倌这边先请。”
  店小二招呼她们坐定后,云飞絮先点了一些食物,又吩咐小二准备两间上房,才示意他退下。
  “姐姐,谢谢你。”云飞扬真心说道。她长这么大就属今天过得最好。
  “你别客气,这是我们有缘。”云飞絮笑道。以前也遇过不少乞儿、小偷,但总没有像飞扬这般会令她想出手帮助;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对了,你既然不是男孩,那飞扬这个名字对你来说会不会太阳刚了些?”
  “不,不会的,我喜欢这个名字。”云飞扬忙不迭的说。
  菜肴送来,两人开始进食,这回云飞扬的食量终于正常了些,没像中午那样吓人。
  “姐姐,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吃得半饱了,云飞扬才开始问。
  “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纯粹只是来游玩而已。”
  “游玩?”
  “对呀!”云飞絮愉快的笑容似朝阳般温暖动人。
  “听说蜀境内多美景,三峡的绝峰峭谷尤其吸引人,所以我就来了。”
  “可是三峡地形险要,要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
  “不去看看怎么知道我上不去呢?”云飞絮对自己的一身武艺可是颇有信心。
  “那……我可以跟姐姐一起去吗?”
  “你……”她想了想,“飞扬,我是不介意有你作陪,但是你也说了,三峡地形险要,我有武艺足以面对各种危险,但你可没有,我看你还是先回楚云堡等我。”
  “可是我想去。”
  “等你学会了一身本领,还怕没机会吗?”
  “嗯,我也要学武,以后要像姐姐一样厉害。”一天相处下来,云飞絮独立爽朗的作风已经让云飞扬崇拜不己。
  “像我?”云飞絮眨了眨眼,“像我可不完全好呢!我有个师兄,他的本领才高,要学业武功就得跟他学。”
  “还有比姐姐更厉害的人吗?”云飞扬马上转换目标。
  啧,转变得还真快;不过看到她一脸向往的神采,云飞絮也不忍心取笑她。其实她的身世比飞扬好不了多少,只不过她幸运的从小就让师父收留,又有个师兄疼她,所以才有今天。
  “当然有啊。人外有人,姊姊不过是拥有一些自保的能力而已;在江湖上有大多厉害人物,所以飞扬你要记住,无论以后遇到什么人,都不可以看轻对方。”
  “嗯。”云飞扬受教的点点头。
  “在楚云堡里,还有个很会算术。本领也很高的莫大哥;只要你肯好好学习,你一定可以学会很多本事。”
  “真的吗?以后我也可以跟姊姊一样游走各地,不必惧怕任何事引。”这种事,她连梦都没梦过;就算她在艰辛的生活环境下已学会了该怎么保护自己,但每日提心吊胆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当然喽!”云飞絮笑着揉揉她的头。“好了,赶快把饭菜吃完,待会儿我们就回房间休息,明天我再安排你回楚云堡。”
  “姊姊,我不想那么早和你分开……”才刚有一个姊姊,就又要分开了,她好舍不得。
  “不会太久的,我也会回楚云堡呀,只是你先一步回去而已。”见云飞扬还是一副犹豫的表情,云飞絮作了个决定。“好了,先去休息吧,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继续说。”
  在云飞絮的坚持下,云飞扬也不再说什么,两人在店小二的带领下往客房走去。
  太过专心放谈话的云飞絮压根儿没注意到,直到她离去,在她身后始终跟着一道痴狂的眼光。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