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四匹马拉的豪华马车正朝汴京疾驰而去。
  封侵无趴卧在铺着厚厚褥垫的车厢中,卢飞的“将功折罪”让他少受很多苦,巧巧和燕顺坐在他的身侧,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一双男女,若是关系不同了,很难不教人察觉,也很难骗得了任何人。
  封侵无和巧巧看上去似乎掩饰得天衣无缝,但偶尔交换的一个眼神、说话的语气、细微的动作,都让察人于微的燕顺看出了不对劲。
  出府前,大子殿下曾私下嘱咐过他,要他多加留心他们两个人,没想到,还真被太子殿下料中了。
  燕顺陷入挣扎,自己和封侵无相识三年,交情匪浅,实在不愿意见到他为了儿女私情而命丧太子之手。
  他愈想愈烦恼,随口丢下一句:“我出去透透气。”便掀开车帘,弯腰跨了出去,在朱武身旁坐下。
  巧巧见燕顺一走,急忙俯身帖近封侵无的耳边,压低声音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封侵无望定她,良久良久,才淡淡一笑,用世间最平和语气对她说:“别怕,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们就豁出去,赌一睹我们的运气。”
  巧巧凝视着他片刻,唇边甜甜一笑,眼中却悄悄滑下泪来。“赌注是你和我的命吗?”
  “嗯,免不了了。”他握住她的手。
  巧巧点了点头,俯身吻他。“我已经说过了,只要和你在一起,什么地方我都愿意去,先说好,万一非死不可,我怕我自己会在黄泉路上迷路,你一定要来寻我,来生我还要和你在一起。”
  “你准备缠死我吗?”他纵容地一笑,按下她的头,深深地吻她。
  燕顺一直偷偷拉开车帘的一道缝隙窥视着,他们的对话和拥吻全部落入他的眼中了。
  马车缓缓驶入京城。
  燕顺掀开帘子钻进车厢里,脸色古怪地看着封侵无。
  “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他直截了当地说。
  封侵无吃了一惊,但随即镇定下来,他轻轻握住巧巧的手,深吸口气问:“你打算怎么做?”
  “我和朱武商量好了,马车给你们,你们回去接了老夫人就走,走得越远越好。”燕顺郑重地说。
  巧巧惊喜地望了封侵无一眼,但他却面无喜色。
  “燕顺,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封侵无坚定地说。“我们闯了祸,不能把你们也一起拖下水。”
  “婆婆妈妈的干什么,你们走了,我和朱武自有一套说词,别担心这个。”燕顺豪气地喊。
  “你我跟随太子并不是一、两天的事情,难道我不知道这个办法行不行得通吗?到时候我们逃了,却由你们来背黑锅,这算什么?”封侵无断然拒绝。
  “我是替你着想!”燕顺更急了。“太子会怎么凌迟你,你不会不清楚,就算要你死,也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的。”
  巧巧听得心惊胆寒,“凌迟”这种酷刑她曾经听人说过,而现在却要让封侵无去承受这种酷刑,光这样一想,她就已经吓得毛骨悚然了。
  “燕顺,你想帮我的心意让我十分感激,但是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能让你们去为我冒险。”封侵无的语,坚定,没有商量的余地。
  驾马车的朱武大喊蓍:“快到太子府了,你们商量得如何了?要走不走?”
  “先进太子府再说。”封侵无在车厢内高喊。
  “你一定会后悔。”燕顺的脸色都发青了。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能连累太多人,我只拜托你一件事,万一我真的遭遇不测,请妥善安置我娘。”封侵无淡然地说。
  燕顺还想说什么,却听见朱武大叫一声,猛地勒住缰绳,停下了马车。
  “糟了!太子殿下正好出府,和我们迎面撞个正着了。”
  燕顺和封侵无对望了一眼,燕顺率先跃下马车,再慢慢扶着封侵无和巧巧下来,和朱武一行四人立在道旁。
  前方蹄声轻捷,三乘马如飞冲至。
  封侵无思潮起伏,当巧巧颤抖的指尖轻触到他时,他立刻做了决定,一个华美而悲壮的决定,他决心拿跟随了太子殿下十多年的情谊来赌一睹他们的未来。
  三匹马驰到近处,看见了他们四人。立刻勒住马头,停了下来。
  巧巧望过去,中间是匹白马,马上的男人锦袍金冠,不必猜也知道他就是太子殿下了,一张很普通的圆脸,两道粗粗的浓眉倒竖着,若没有那双攫铄的、霸气的眼睛,实在是个毫不出色的男人。
  “臣等见过太子殿下。”封侵无、燕顺、朱武朗声道。
  太子的视线直接投射到巧巧脸上来,微微地抬起下颏问道:“叫什么名字?”
  “花巧巧。”她的目光直视地面,僵硬地答。
  “花巧巧——”太子笑了笑,第一眼。他就满意了。“来,你过来,我要好好看看你。”
  巧巧刻意木然,但再淡漠的神情也掩饰不住她的不安,瞬息间,她的脑中已转换过无数个念头,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她不敢回眸去望封侵无,只好把心一横,朝太子寸步移近。
  太子用手中的马鞭抬起巧巧的下巴,眼中有激赏,但倒竖的浓眉让他就算喜欢一件东西,都看起来同样凶狠。
  太子忽然抬起目光望向封侵无,问道:“侵无,听说你受了重伤?”
  “是。”他冷冷地答,看见太子不过以马鞭碰了碰巧巧的脸,已忍不住妒火中烧了。
  “太子殿下!”燕顺插口,为了想帮封侵无抢点功劳,便刻意强调。“花姑娘遭卢家庄强掳而去,封侵无为救花姑娘而受了重伤,性命险些不保。”
  “哦!为了保护花巧巧而受的伤吗?”太子狐疑,但不形于声色。
  “是。”燕顺答,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越帮越忙了。
  太子不动声色,紧盯着封侵无,说:“也真难为你了,不负我对你的信任,这趟差事你办得极好,回府后重重有赏,你说说看,心里想要些什么,我都赏给你!”
  封侵无看进太子的眼底,太子分明满腹疑团,对他的信任也早已经不再是信任了,他不是听不出来太子话里的虚虚实实,曲曲折折,尔虞我诈。
  既然做出了决定,他就不再迟疑了,朗声说道:“殿下若有重赏,臣斗胆请殿下将花巧巧姑娘赏给臣,求殿下成全。”
  话刚说完,太子的脸色骤变,巧巧也惊愕不已,就连燕顺和朱武等人也都惊呼出声,不敢相信封侵无竟然自寻死路。
  “你想我会答应吗?”太子的浓眉竖得更高,看起来更加凶狠了。
  “臣……求太子成全。”封侵无想也不想,心一横,咬牙下跪。
  “求我成全?”他眯着眼正对着封侵无,眼角却瞥向发愣的巧巧,冷笑着。“你这话有问题,为何‘求’我‘成全’?”
  “因为臣已经爱上花巧巧姑娘。”封侵无决绝地说。
  巧巧战栗着,回身望他,两对眼眸坦诚相视,没有掩蔽也没有隐藏,事已至此,不再有退缩的空间。
  “看样子,你不只爱上了她,也对她动手了吧!”太子白牙缝中迸出几句冷语,他的语气愈冷,内心就愈愤怒。
  沉默、惊疑的空气逐渐在弥漫、扩散,紧张得无人敢喘息。
  “你……竟敢动我的女人!”太子突然暴叫一声,愤怒难抑,手中的马鞭狠狠往下一抽。
  “啊——”巧巧一声惨叫,马鞭抽在她的身上,一阵剧痛钻心,她疼得软倒在地。
  封侵无弹跳起来,急得要扑过去,太子朗声下令。“把封侵无给我拿下!”
  太子一下令,燕顺和朱武不敢不从,刀剑纷纷架在封侵无的脖子上,他手无寸铁,丝毫没有反击之力,只不过稍一挣动,他背部的刀伤就隐隐渗出血丝来。
  巧巧忍痛跪下,在这绝望的关头,也顾不得自尊了,她一迳向太子下拜哀恳。“太子,求你……放过封侵无……是我勾引他的,与他无关……”
  “巧巧,别乱说话!”封侵无大声喝止她。
  太子忽尔诡异地一笑。“把封侵无押下去关进地牢,我自会好好想办法来整治他。”
  燕顺,朱武等四人强将封侵无绑上马背。
  巧巧惊痛得簌簌发抖,仍跪倒在地上不肯放弃地哀求。“太子……求求你……放过封侵无……”
  “要我饶了他?”太子森森冷笑。“我还从来未曾比此刻更加震怒过,你以为三言两语就会让我轻易放了他?除非你有本事让我消气,否则……就等着看封侵无残缺不全的尸体吧。”
  巧巧毛骨悚然,手足不由自主地发颤,她什么都无法去想,但觉现在唯一的心愿,是救封侵无!
   
         ☆        ☆        ☆
   
  太子府富丽无比,府中还住着三名艳容丽质的女子,伺候着太子殿下。
  当夜,太子府大厅中红烛高烧,两名艳丽的女子正陪太子饮酒作乐,而名唤“水芙蓉”的女子则在厅中翩翩起舞着,这三名女子当中,似乎也是这个水芙蓉最讨太子殿下的欢心。
  巧巧一直跪在太子脚边替他斟酒,整整跪了一晚,膝盖早已经麻得跪不住了,上身也累得直摇晃,但她努力使自己不动,生怕又会触怒太子,拼命咬牙硬撑着。
  “倒酒!”太子突然暴烈地吼。
  巧巧惊了惊,勉强振作精神替太子斟酒,但双手累得不住打颤,止也止不住,酒溅出来了几滴,就溅在太子的衣袖上,他一掌劈过去,一个耳光狠狠打在巧巧的脸上,酒壶顺势飞出去,泼洒了一地。
  “五十万两买来的女人,连倒个酒都不会!”半醉的太子怒骂。
  巧巧揉着没有知觉的膝盖,恨他恨得牙痒痒,巴不得冲上去撕烂他那张脸,但她隐忍不发,将所有怨恨都网罗在看不见的心底下,匆匆换上一张笑脸,再度卑恭欠身,把求了一夜的话再求上一遍。
  “太子殿下,求求您放了封侵无吧。”
  太子一个箭步,冲上去揪住巧巧的发髻,一把拖到脚边来,狂怒地大吼:“一个晚上颠颠倒倒就只有这句话,你烦不烦人哪!”
  巧巧死命咬住下唇,凶狠地瞪视着他。
  “怎么!”太子狠狠捏住她的下巴,狰狞地笑着。“眼睛杀气腾腾的,想杀了我吗?”
  “不敢——”她敛下奔腾的恨怒,下颚的骨头几乎被他捏得碎裂了。
  “不敢就好,给我笑!”
  他张开手掌,几乎掐住巧巧的脖子,大力摇晃着她,她快要被他掐得不能呼吸了。
  一旁的水芙蓉见状,心里十分同情巧巧,忙过来替她解围。
  “太子殿下!”水芙蓉用她特有的柔软音调,捱近太子的身旁说。“您这般勇猛,就要将花姑娘给弄死了。”
  太子手一松,推开了巧巧,巧巧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水芙蓉抓住机会,附在太子耳边软语说道:“听说临安醉颜楼的花魁娘子琴棋、书画、歌舞样样皆通,不如让花姑娘献唱一曲助助兴,光是斟酒岂不可惜了花姑娘吗?”
  “好,唱个曲子来助助兴!”太子半眯着眼,沉声呼喝。
  巧巧松了口气,朝水芙蓉递去感激的一瞥,思索着该唱个什么曲子才好。
  太子突然又对她咆哮。“哭丧着一张脸干什么!给我笑!”
  巧巧匆匆堆起笑容,太子看了却不甚满意,怒吼着:“我要这种假惺惺的笑容干什么?不笑自然一点,我立刻命人多抽封侵无几下鞭子,看你笑不笑!”
  无论如何,巧巧这时候也挤不出多自然的笑容来,封侵无的名字像一波又酸又甜的浪花,冲击着她的心房。
  她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给封侵无唱的曲子,唇边淡淡浮起了笑容,那时候,是多么幸福的时刻。
  她轻柔地唱了起来——
  ※“野鸟啼,野鸟啼时时有思。有思春气桃花发,春气桃花发满枝。满枝莺雀相呼唤,莺雀相呼唤岩畔。岩畔花红似锦屏,花红似锦屏堪看。堪看山山秀丽,秀丽山前烟雾起。山前烟雾起清浮,清浮浪促潺暖水……”※
  她陷入那一段回忆中,歌声甜润委婉,全情投入,心无旁骛。
  太子仰头喝干一杯酒,醉意已有了九成,听着巧巧万种温柔的歌声,在他耳畔空灵地回响,看着她云手回眸,弱质纤纤的神态,搅得他心旌摇漾,他醉眼惺忪地看着她,猛地伸手一抱,将她揽进了怀里。
  巧巧大惊,看见他的脸凑近,浓烈的酒气喷上来,她一阵恶心欲吐,急忙闪避,一时忘情,忍不住脱口大叫。“别碰我!我是封侵无的人!”
  太子眼睛血红,凶暴了起来,在她娇嫩的脸庞上狠刮了两记耳光,马上她的双颊热辣辣地透红了。
  “别以为我真想碰你,已经被男人碰过的女人,本太子才不要!”太子森冷地笑,眼中闪出阴险的微光。“你是我花钱买来的,竟敢在我面前声称是封侵无的人,好,就冲你这句话,来人!”
  门外的侍卫推门走进,朗声而应。“在!”
  他冷冷下令。“到地牢去,在封侵无的背上抽上十鞭!”
  巧巧如着雷殛,急扑上去抱住太子的腿,力竭声嘶地喊:“别这样!太子殿下,我错了!别打封侵无——”
  “现在认错太晚了,你的曲子还没唱完呀,来,继续唱。”他一脚踢开她,回身倒向褥子上。
  巧巧的眼泪不争气地冒涌,太子的“权力”吓住了她,她心乱如麻,浑身哆嗦,虽然不敢再使性子,但想唱也已经语不成句了。
  太子又喝干一杯酒,暴喝:“你在哭坟哪!要我再给封侵无加上十鞭子吗?”
  酒杯发狠地砸上来,刹那间,酒杯碰伤了巧巧的面额,她用手捂住割裂的伤口,美丽的眼睛因惊恐而瞪圆,她仓皇地跪下来,嘴里下意识地求饶着。“殿下恕罪、殿下息怒……”
  太子的喘气声愈来愈大,脸脖子胀得发红发紫,两只眼睛血红,大着舌头呼喝着。“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恕罪?没那么容易!”
  跟着一声大吼,眶啷啷一阵乱,太子把桌案上的酒菜全推翻在地,然后一屁股坐在翻倒的酒菜上。
  “太子、太子!”水芙蓉和两名少女七手八脚地过来搀扶。
  “滚开!”他怒喝,却已醉得推不开她们。他重重眨了两下醉迷迷的眼睛,明明困倦了,兀自骂道:“你等着……榨干了封……侵无的血,看看会不会让我……息怒。”
  巧巧恐怖得神魂晃漾,渐渐地,太子不再发出声音,醉得睡过去了。
  水芙蓉吩咐两名少女伺候太子更衣上床,回身扶起巧巧,替她擦拭着额角的血迹,柔声安慰她。“太子不会真心想弄死侵无的,你放心,太子只是想惩罚你们罢了。”
  “真这么简单吗?”巧巧不信,抖颤地说。“侵无已受了重伤,怎么承受得了太子的惩罚,怎么承受得了,与其把我们两个弄得半死不活,倒不如把我们一起杀了吧,这样也快活些!”
  水芙蓉仔细打量着巧巧,静静瞅着她。“你的确是非常奇特的姑娘,难怪能令侵无为你动情,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侵无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沦落到这种境地,真教人无法置信。”
  巧巧听水芙蓉说话的语气,似乎是向着他们的,而且,水芙蓉提起侵无时,感觉上也颇为亲热。
  “你和侵无挺熟?”巧巧忍不住问。
  “我也喜欢过他哩,不过,他对我倒是一点兴趣也没有,我是落花有意,他是流水无情。”水芙蓉玩笑般地笑说。“想当初,太子殿下是预备将我许给侵无的,不过他却无意娶我,只认了我当姐姐。”
  “姐姐,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帮我们?”巧巧抓住一线生机,不肯放过。
  “帮你们?”水芙蓉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太子这回是不是动了真怒,如果只是想惩戒你们以泄愤,那么最多是肉体捱个几天痛楚就没事了,最怕太子这回是当真的,根本不准备放过你们,这样一来,我也无能为力。”
  巧巧脸上惊疑闪烁。
  水芙蓉压低声音对她说:“明天,我会在旁边敲敲边鼓,想办法让太子多听你弹琴、多看你跳舞,你就耐住性子,使出浑身解数来取悦太子,尽量别惹恼他,免得他又迁怒于侵无,一会儿,等过了午夜子时,燕顺会偷溜出府去通知封夫人,接下来,就看封夫人的本事了。”
  巧巧微微一喜。“我曾听侵无说过,封夫人时常进宫与皇后话家常,或许封夫人会进宫去求皇后,是不是!”
  “没错,事实上,皇后和封夫人的交情不浅,一旦皇后得知此事,定会救出侵无的,你放心。”
  终于,巧巧露出了笑容。
  她在心里欣喜地叫着——侵无,我们一定要熬过明天,只要熬得过去,就能在一起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