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烟花女子没什么兴趣!”──这封侵无的话也真令人可恨,
    想她花巧巧可是王孙贵客捧在掌心的花◇女呀,什么时候受过这等闲气!
    还说什么买她是受皇子所托,那他干么还拿眼睛“吃”她?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能要了自己,也许她就可以不必进宫陪色色的皇子;
    瞧他那卓然不凡、出尘绝世的模样,她决定赌了──
    温柔软语、款款深情、外加投怀送抱,她就不信凭她的姿色还怕拐不了他?!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