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身着丧服,打起“比武招亲”的旗号,以她东北第一美女和一座郡城的“贵重”陪嫁,谁能不擦亮双跟等着凑热闹?
  父丧不过百日,何以她如此招摇……
  武功、机智、文采样样都行,只见夏侯猛势在必得地抡下新郎倌的头彩,却独缺对她的热情拥抱?!
  美女、城池一边摆,啥事在他心中是头条?
  “仇恨”让他对她激起莫名的火焰,就待花烛夜——
  洞房内温柔缱绻,佳人竟要他“打住”并守戒三条,条条为城、为民、为父,就是不为她自己。这女子的孝义着实令他惊艳叹息!
  仇恨的堡垒有了空隙,情愫悄然爬上他的心……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