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满眼亮绿的柔茵上,几个幼小的黑点在其问奔跑跳跃着。稚嫩的笑声不时夹杂在午后略嫌沉静的空气中。
  “姗姗,待会儿我们来玩新郎新娘的游戏,你要作我的新娘喔!”殷至谦用小大人的口气,一脸认真地说着。
  姗姗浑圆粉嫩的俏脸上,无辜的大眼闪动着似懂非懂的讯息,摇摇头又点点头,格格地笑了起来。
  忽然,一只黑色的猎大毫无预警地冲了出来,甫从铁链挣脱的西伯利亚犬,浑身散发着野性与危险的气息,步步逼向吓得全身打颤的雷姗姗,一旁的殷至谦,整张小脸早已泛自,呆立在一旁,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眼看猎犬锐利的牙就要咬向雷姗姗粉扑的小脸,姗姗忍不住嚎啕大哭,被惊吓得混乱的心跳,几乎无法喘过气。突然眼前一黑,接着便听到低呜的哀嚎,等姗姗回过神时,猎犬早已逃逸得不知所踪。
  原来是在树旁、始终没有加入他们嘻闹阵营里的夏昊,紧急伸出一只手臂,挡住即将扑向姗姗的猎犬,再以另一只拳头重击它,成功地化解了这场危机。
  虽然夏昊的个头也很小,拳头的力量也不大,但浓眉大眼的夏昊,眼神冷淬地如利剑,天生拥有足以震慑所有人的非凡气势,连丧失理性的恶狠猎犬,也不由得被他如虹的气势给压过,仓皇地逃离!
  “吴哥哥!”惊魂未定的小姗姗迅急冲向夏昊小小的胸膛,像是抓到了大海中足以支撑的浮水,顿时觉得安全,抚平了原来狂乱的心跳。
  “小雨,你没事吧?”夏昊将小姗姗轻轻拉开,检视她身上有没有受伤。
  “小雨”是夏昊对姗姗独有的称呼,因为夏昊初看到“姗”这个字,不会念又不愿承认,于是他昂起头,用像个小大人似的口吻对雷姗姗说:“我就叫你‘小雨’吧,这是单单我才这样叫你的幄!”
  “嗯,我没事。”姗姗用手拭去脸上残留的泪痕,突然又因为眼前的发现而惊声尖叫。“吴哥哥你的手流血了……”
  夏昊低头看着自己手臂上被猎犬深印的牙痕,正泊泊冒着血,双眉不禁瞅了一下,但稍纵即逝,不愿泄漏自己的心事。
  “还好啦!”他故意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一直呆立一旁的殷至谦,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变成一名备受冷落的小配角,有点不甘心地站出来拉起小姗姗。“好啦,夏昊先回去擦药,我们还要玩新郎新娘的游戏呢!”
  小姗姗挣脱殷至谦的手腕,扯住夏昊的衣角。“我不想跟你玩了,我要作夏哥哥的新娘。”
  殷至廉生气地瞪大双眼。“姗姗,我们刚刚不是才说好的,你当我的新娘?”
  “不行,我要做夏哥哥的新娘。”
  “为什么?”
  “因为夏哥哥为我受伤了,我要对他负责,而且……”小姗姗看向夏昊,一脸骄傲地说着:“夏哥哥是我的英雄。”
  “要玩你们自己玩,我才不跟你们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呢。”夏昊摆脱他们两个自行离去,因为此刻他的手实在痛疼得不得了,如果再耗下去,铁定撑不住。
  不过,在他高傲离去的脸上,一抹得意的笑容,缓缓地由嘴角溢出……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