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右氏,一个极为神秘的古老家族,历来辈有才人出,于是右派武术一直未灭绝。
  他们不自成宗派,不加入黑道,却也不是清白世家,众所周知的,就是右家惹不起。他们以行事狠辣著称,尤以第十八代教主、旁姓的商赫凡最是个狠角色,目前至少有四件不被官方承认的恐怖活动由他主使,可是警署却又不得不借助右家的影响力,设法查出多件无头绪的血案,所以多是睁只眼闭只眼地任其妄为。右氏在黑白两道,没有人惹得起,谁都不知道亦正亦邪的他们,下一刻会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举动。
  右氏的重装备武器惊人是道上皆知的秘密,虽然商赫凡与利比亚军事强人之间有往来的消息未被证实,但是由他手下部队拥有的火力,足以媲美一个小国的军队看来,两家的军火买卖绝对是八九不离十。
  右氏手下的组织:“黑煞”、“夜魑”、“暗魅”、“山魈”、“旱魃”,没有人能缨其锋,每年前往右氏学习武术的青年虽多,但是商赫凡有严重的猜疑心,并不交代他们最精密的任务,所以连同吸收的黑道人才,最高层级只编列到“夜魑”,而商赫凡直接领导的,便是无坚不摧的“黑煞”部队,他们由商赫凡直接训练,拥有所有的能力,“黑煞”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所有的成员几乎都是由幼童训练起,当他们是小孩子时,便接受死士般的教育,没有人知道小孩子的来源为何,当然其中不乏原本就是右氏徒众的第二代,但来路不明的比例却占大半,更别提各色人种齐备,简直就是个小型的联合国。
  “黑煞”,是绝然的敢死队,直接对商赫凡负责,人数维持在两百人左右,他们多半进行危险性任务,或是见不得光的恐怖行动,任务一旦失败,立即自杀,绝不留下任何证据,因为他们本来就没有户籍资料,所以根本查不出来,这也是商赫凡作尽坏事,却依旧无人能动的因素之一。
  而“夜魑”,擅长夜间任务,在常人最无防备的夜里,他们却能如入无人之境,巧取豪夺。
  至于“暗魅”,就是令人惊惧的影子部队,他们学习的是右家偏锋的武术,严格说来,与东洋忍术有着不可思议的暗通,这个部队并没有什么武功高强的异人,但是由于诡异的训练方式,将队员人气降低到不可能的程度,当人的弱点摒除时,是可怕与防不胜防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说明“暗魅”的极致。
  “山魈”,搜罗的人年轻力壮、身手利落,适合进行前锋、刺探的第一线任务。
  “旱魃”,是商赫凡领导右氏后才创出的一支小型队伍,虽然编制不大,却极其残忍,因为他们不学武术,钻研毒药与毒气的制作,尤其是培养杀人病毒的事件,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敢怒而不敢言,深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受害对象。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旱魃”成立不久,危害有限,并且只能祈祷,右氏下一任的继承人不再残忍嗜杀如商赫凡。
  在右氏独大的黑道势力外,尚有“南关”与“北道”这个二流的组织存在,对右氏不曾产生威胁,但近两年却产生一个很大的变化。“北道”自从吸收号称“北道道辅”的霍麟之后,霎时势力洗牌,足以与“南关”抗衡,成为南北均势,一直有风声传出“北道”提议与“南关”联合,以面对右氏强大的威胁,如果这种合纵一成,右氏将会腹背受敌,商赫凡为此痛恨不已,决心瓦解这一个现象,力求“南关”瓦解,让“北道”没有盟友!
  而这个非常重要、艰巨的任务,商赫凡打定主意召回一向在国外活动,却名满道上的“黑煞的心”——赵凝净负责。
  “凝净,这项任务交给你,预计多久完成?”商赫凡持剑,在“非凡居”宽敞的庭院中,自成浑然冷肃的光影。
  随意坐在地上,仿佛只是模糊像团影子的女人开口:“给我一年,一年后的今天,道上将掀起惊涛骇浪,而之后,就再也听不到‘南关’的名号。”模糊的女影有着沉厚得难以置信的粗哑嗓音。
  “好,很好!”商赫凡残虐的笑意布满锐眼,仿佛已经预见腥风血雨的杀戮场面。
  “一切的需要找追翔去,我让你全权放手去做。”
  “师父,您相信我的能力,甚至超越商小姐,怎不令我全力以赴呢?”模糊的女影清晰可见黠慧的笑意。
  商赫凡仰天而笑,培养出赵凝净这个奇葩是他一生最大的成就,想到“黑煞的心”这个名号令人闻风丧胆、不寒而栗,就令他得意极了,凝净这孩子够狠够冷够无情,简直就是他的翻版,谁会不爱自己的翻版呢?
  看着师父的笑,赵凝净也扩大她的笑意,只是那个笑容非常空洞,就像是张面具,没有真心,其至让人觉得就算当面羞辱她,那张盈满笑容的面具也掉不下来,于是,笑容在她脸上不再是愉悦的符号,而是代表着恐惧与算计。
  她,答应了,这件艰难的任务,也就谕示了黑道将重新洗牌,她说“南关”将不存在,就一定没有商量的余地,只因为“黑煞的心”就代表丧钟,代表不会失败的恐怖力量。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