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清晨的第一道光线,穿透梦境,蒸发掉水莲梦中的一切,不小、心睁开了眼睛,却下意识地赶紧闭上,过了十秒钟,水莲懊恼地瞪着天花板,可惜了,刚刚旖旎的美梦正甜,怎么会突然醒觉?
  环视四周。”可恶!”她”手扫掉造型奇特精致的闹钟。”都是你这个罪魁祸首!”等闹钟在地上支离破碎后,心中的懊恼又深了一层,这是阿炽从日本买回来送她的礼物,就在地气愤一扫下报销,忍不住尖叫一声,发泄似地叫道:“我不要这样!”
  每天早上,水莲都要经过痛苦的挣扎方能清醒,她的生活还无法回复原来的秩序。
  原来的样子?其实水莲也记不得了,记忆只远到和阿炽在一起的时光,其他竟像浮光掠影般在脑海中绝迹。
  一直到接到杂志社的电话,她才猛然惊觉,这半年来,她不像过去那么勤奋,每天笔耕三千字,她把大部分的时间塞满阿炽的一切。
  水莲的工作有个好听的名字,称为作家,其实还不就是文字工作者,为不同的女性杂志写爱情专栏,爱情的道理,她一向可以写得冠冕堂皇,可惜身体力行时却不曾得到什么好结果,于是她在两、三个月前,重新为杂志执笔,写的却是失恋纪事,让笔下虚构的不同人物,诉说失恋的痛彻、心扉。结果却出乎水莲的意料,杂志的读者回函表大增,纷纷表示喜欢这样的单元,也因此水莲从工作中找回生活的重心。
  以前的她总是作息正常,从不需要闹钟,但只阿炽相识的那段日子,她没有自己的时间,阿炽过得日夜颠倒,那她也陪着晚上不睡觉,以至于到现在,水莲还需要闹钟来帮她调整作息,希望回到最初的单纯生活。
  她泡了杯卡布奇诺,怔怔地看着机器打出细致的奶泡,准备迎接一天的开始。
  Soho的好处,就是不必打卡上班,但却必须更加控制自己的时间。水莲对自己下定决、心,以后每天早上十一点一定要起床,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毕竟晚上十点到凌晨四点是她的写作精华期,她可不想浪费在睡眠上。
  打开电脑,她连上网路,找到昨天未完待续的故事尾,开始进行第十二回。
  这是她最近每天必做的功炉:写小说。
  这篇小说,就是说着占口己那段悲苦的爱恋,从没想过,人生会有这一段过程,于是,她愿意用记录的方式,将那段教她碎、心的爱恋拿出来重新复习,然后,让它随着故事的结束而结束。
  还记得认识阿炽那天,正是一如以往的礼拜二。“回家﹂的客人因夜暮低垂而莉酒就这么溅在客人的外套上。
  “对不起…。”水莲没想到这种糊涂的糗事会戏剧化的发生在她身上,于是嗫嗫嚅嚅的竟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没关系,被美丽的女人泼酒倒也浪漫。”低沉如丝的嗓音伴随低低的笑声,魔魅的气息引领水莲抬起头,一张个性十足的男性脸庞映入她的眼帘。
  “你介不介意我帮你处理这件外套,或者让我赔偿你的洗衣费。”水莲看着他,不禁红着脸,她好喜欢他的声音。
  从大学谈第一次恋爱以来,她总是被声音好听的男人吸引,裴裴说她这么执着于一种外在条件,迟早会受伤害。事实上也是如此,短暂的恋情中,她一直都为了男人好听的声音而迁就、委屈自己去迎合真的不适合自己的男人,结果不但弄得伤痕累累,也愈来愈害怕谈感情。醇厚迷人的男性嗓音俨然成了她的致命伤。
  “小姐……”
  低声的呼唤拉回水莲的注意力。
  “啊!”水莲红了脸,她居然神游太虚,完全忘了眼前的客人,男人似笑非笑地勾动唇角,外套已经拿在手上。
  “我刚刚是说,这件外套的酒渣就麻烦你了。”
  水莲接过外套,真丝的质感在手中很舒服,还隐隐留着他的体温,以及一种旷野的香味,那是BOSS的香水,裴裴教她辨认的。
  “不好意思,我会把它清理干净的,然后,寄给你?”水莲想起应该要留下对方的住址口男人笑一笑。”我会再来的,这家店很特别,你是星期二的主人,所以我下星期二来找你。”
  水莲惊讶地抬起头,平静的、心房有点颤动,她竟被如此的注意着,然后,她便像着了魔似的,顺着他的话尾。”好,下星期二。”
  就这样,水莲认识了阿炽一个声音很有质感,说话温柔、笑声低沉,浑身散发吸引力的男子。
  刚开始时,水莲和阿炽只在星期二的“回家﹂聊着,慢慢的,她提早离开,把店交给小蓁,到了最后,甚至每次下班后,就与阿炽相约,跑遍台北的每一个角落,拼命地汲取对方的一切,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对彼此有更深的认识及了解。
  水莲真是一头栽进去了,不到一个月,他们就决定正式交往。
  水莲谈起恋爱来,属于六亲不认型的,几个死党十天半个月都找不到她,连固定的星期日聚会,也不见水莲的踪影。
  终于在某个星期二,几个人、心血来潮,在店里“堵﹂到她,以及形影不离的阿炽。并且发现一个大秘密,经由齐舞的嘴里吐出——
  “阿炽堂哥!”
  阿炽挑挑眉,像是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小舞?好久不见了”。
  水莲很惊喜,想不到阿炽是小舞的亲戚呢!
  阿炽占有性地搂着水莲的纤腰,给了她一个充满魅力的笑容。”原来你常常提起的死党,有一个就是让我翩叔伤透脑筋的小舞。”
  “我也想不到呀!”水莲抬眼回视!甜甜一笑地帖进阿炽怀中,这才记起阿炽姓齐,在恋爱的小小殿堂里,她忘记一切世界上的联系,反正那些,谁在乎呢?
  看见两人亲蔫的举动,魏蓝大感不满。”啧啧……水莲姐姐,你们都已经这么亲密了,居然没让我们知道,太过分啦!”
  舒云与姗姗更是赞同地直点头,裴星则颇有兴味的来回鳅着两人。
  阿炽看着一干娘子军,想必有太多的疑问待抒发,于是很识相的先回避,两人在门口难分难舍许久,才见水莲﹂脸甜蜜的走进店里。
  “水莲,到底怎么一回事呀?”舒云促狭地问,这个男人个性十足,一开口她就知道他是水莲最欣赏的类型——具有磁性醇厚嗓音的男人。
  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
  “对不起,各位好姐妹,我想等成熟一点再告诉你们嘛!”水莲还沉浸在刚刚阿炽温柔的言语中,他说很感谢老天赐给他珍宝,他会一辈子珍惜,、永远不放手……
  “成熟?现在还不熟呀!!我看都要开花结果了。”姗姗望着水莲一脸陶醉的模样,忍不住调侃一番。
  魏蓝马上打蛇随棍上,用极尽暧昧的语气问道:“你们……现在到哪个阶段了?”
  水莲脸一红,双手戏谵地控着魏蓝粉嫩的脸蛋。”你是新闻跑多了,想挖什么八卦是不是?嘿嘿,恕难奉告!”
  “哇!放开啦,我嫩嫩的脸蛋快松弛啦!”魏蓝夸张的表情,惹得银铃般的笑声泻满“回家”的角落。
  裴星注意到齐舞的表情很严肃,平常活泼调皮的她怎会放过这次抬杠的机会?
  “小舞,你的阿炽堂哥是怎么样的人?”裴星隐隐觉得不对。
  大家一起把眼光移向齐舞,热切的想知道她的回答。
  只见齐舞脸色愈来愈凝重。”水莲,你确定要和阿炽堂哥在一起!”
  水莲紧蹙眉头。”为什么用这种语气问我”碰到感情的事,水莲有种的隐私要求,她一向觉得感情是自己的事,别人没有置喙的余地。
  心细的舒云已经看出水莲的排斥,朋友这么久了,她素知水莲对感情的捍卫程度。”小舞,说说看你的理由嘛,我们可帮忙判断判断啊!”
  姗姗似乎意识到严重性,她与齐舞同属钜富之家,上流社会的许多公子哥儿真的只能远观,根本碰不得,阿炽既是齐舞的堂哥,那么他可能也是个风流的执榜子弟。
  “说来听听,她是你哪一房的堂哥?”裴星知道齐舞家族庞大,政商关系更是错综复杂。
  齐舞的口气有点急,更何况牵涉到她的生死之交。”水莲,你别和他交往好不好,我爸说阿炽的父亲早在二十几年前就定居美国了,家庭关系错综复杂,阿炽还有哥哥和姐姐,更别说一狗票的弟弟妹妹,每个人的妈妈也不全一样,他们家大业大,所以个个争得不可开交……但重点都不在这里!”齐舞说了一堆,仿佛没有换过气。
  魏蓝连忙地递上一杯茶。”好精彩,姐姐,继续讲。”
  齐舞接过茶杯,仿佛没有听到魏蓝的话,双眼直视水莲。”重点是阿炽很花心,而且那种花、心很可怕,平常那种靠一张脸加上家里有几个钱的公子哥儿跟他比起来,根本不够看,因为他们的不专情都太肤浅了,根本瞒不过一般人的眼睛。”
  舒云疑惑了,刚刚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她觉得阿炽很温柔,没有一般的纨裤子弟的气息。”可是他真的不像呀!”
  齐舞杏眼圆睁。”就是不像才厉害呀,他既温柔又懂得甜言蜜语,让许多女人觉得很窝心,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很少女人缺钱缺地位了,最缺乏的就是被温柔的对待,所以阿炽在感情路上一直左右逢源,他的手段可厉害了,许多女人被他抛弃了,对他仍恋恋不舍,一点怨恨也没有,还当他是好朋友耶!”
  齐舞意说愈义愤填膺,她激动地拉着水莲的手。”这种人的手段太厉害了,你不会是他的对手的!”
  水莲一语不发,却将手迅速的抽出,秀眉更加兜拢,她一点都不相信阿炽是这样的人。
  裴星冷眼旁观,她了解水莲柔弱的外表下,有着比骡子还倔的性子,也明白当局者迷,她自己很难看得清楚真相,唯今之计,应该继续观察,陪她耐心守候。
  “好了,水莲不是小孩子,她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我们不用替她作决定。”裴星的年纪较长,一向是几个人中的大姐,也因为她一番话,场面缓和了下来。
  水莲听了齐舞一大箩筐的批评,难掩、心中激漾,平日温温软软的语气也激昂起来。”就算会受伤,那我就自己承受呀,但我要你们了解的是,我和阿炽真的很相爱,更何况现代人谁没有过去、谁没有谈过好几场的恋爱?”
  水莲难以听进好友的劝告,不但因为她相信阿炽爱她,更因为她无法承认自己总是识人不清,误信甜言蜜语。
  齐舞却因为她的话而气得半死,地插着腰,语气微微颤抖。”好,我不会再跟你提阿炽了,免得你以为我爱拆散别人的好姻缘!”粉颊早已鼓得有如充了气似的,她觉得自己一片热心,却换来水莲这样的执迷不悟,实在是……气死人了啦!
  “别这样好不好,我们是好朋友耶,居然为了男人斗气,好可耻!”姗姗首先发难,她是女权主义拥护大将,根本看不下这种场面,皱着眉来回巡视各自生闷气的水莲和齐舞。
  魏蓝的无厘头也马上发挥作用,她嘻皮笑脸的调解起来。”对呀对呀,我们要乐观的祝福水莲姐姐,更何况“姐姐妹妹站起来”里面说“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还有一个人人爱,姐妹们,跳出来,就算甜言蜜语把他抢过来,好好爱,不要让他离开……”既然水莲姐姐觉得阿炽哥很好,那就祝福她一把抢过来,打败其他女人,并且施以改造,当他的爱情终结者,这不是很好吗?我对水莲姐姐很有信心的呢……’魏蓝唱作俱佳,末了还“黏”到水莲身边,一副撒娇的憨态。
  “你喔,受不了,歌喉这么烂还敢随便唱歌,这店以后谁还敢来?”水莲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气氛霎时轻松了,裴量牵起水莲和小舞的手,紧紧的交握”来,给对方一个微笑,别为了这么点小事破坏感情,因为我们可是情比姐妹深的呀!”
  水莲与小舞相视一笑,轻易化解刚刚的冲突,本来嘛,她们吵嘴斗气可是从不过夜的。
  小舞个性爽朗,向来不拘小节,既然水莲、心意已定,她也很难说什么,朋友这么久了,早摸清楚水莲固执得教人难以恭维。
  “也许是我太武断啦,说不定你正是阿炽的终结者,他可真幸福,居然有幸珍藏你这一颗钻石!”
  看到众家好友们已经支持她了,水莲松一口气,委屈却也在这时提上喉头,哽咽地说:“我们的友谊建立在共同事物的讨论与相互了解上,早就有了许多共识,唯独我的感情,每次都被你们苦口婆、心的劝导,可是我很不乐见你们批评我的感情生活,好像我的眼光真的很差似的…”
  说着,眼泪无预警的掉了下来,虽然多年来一直遇到感情挫折,但她不相信自己总是遇不到好男人。
  舒云帖心的将水莲纳入怀抱,给她无言的鼓励。
  姗姗拍拍她的肩。”好啦!”没事了,今天放你轻松假,去约会吧,我们替你看店。
  “他还在等你呢,去吧!”裴星看见门外的阿炽正随意倚在(口色围篱旁抽菸。
  水莲破涕为笑。”那就谢谢你们了。”说完,便拿起皮包,奔向门口,清脆的风铃声叮当响起。
  “小舞,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继续观察你那个堂哥。”裴星看着他们瞬间合而为一的剪影说道。
  “我会呀,因为我还是很担心,爸说过他们一家子大概只有大堂哥不是烂苹果,其他人,唉……”齐舞叹一口气,按捺不住心口那份忧虑。
  “不管怎样,我们可以当水莲的靠山,更何况那个阿炽看起来还不错,甭担心啦!”魏蓝仍不改一派乐观。
  “希望如此。”
  裴星伸伸懒腰。”没错,我们都会是她最有力的靠山,所以……现在谁要留下来看店?”
  姗姗忙指向齐舞,齐舞随即指向舒云,舒云只用一个眼神睨向魏蓝,魏蓝回头一望,已经没人了。
  “不会是我吧!”知道舒云绝对绝对会跟她抬杠,魏蓝讨救兵地看向纤指依旧遥指的姗姗。
  姗姗露出甜甜的笑容。”蓝蓝,你平常都叫我什么?”
  “姐姐呀!”魏蓝不明所以。
  “那么,有事弟子服其劳是姐姐做还是妹妹做?”
  “妹妹,可是……”
  “好,那散会,回家睡觉啦!”舒云优雅的打起呵欠,众人也迅速地起身。
  姗姗拿起背包,还不忘提醒一句。“蓝蓝,最后门要关好喔,免得像上次遭小偷,偷走绵绵心爱的Hell Kt小费箱,害得我们现在得用你提供的‘耸耸’招财”辛苦你了,蓝蓝,星期六带台西蚵仔面线给你吃。”裴星最后走出门口,轻轻丢下一句。
  “你……你们……”魏蓝还没回神,她不相信这几个女人居然离她而去!等到人去楼空后,一声凄厉的不淑女叫声从店内爆出——
  “啊!”
  门外,齐舞微微颤抖一下,双手抚肩,一股寒意升起。”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有一点过分了?”
  姗姗瞟她一眼,懒懒地说:“那你去替她。”
  齐舞变脸变得超快。”不用了,回家回家……”
  暮色伴随着几个娉婷的身影,渐渐拉上。
   
         ☆        ☆        ☆
   
  为了爱阿炽,水莲并不计较许多本来不能忍受的习惯,例如抽菸,水莲甚至爱上淡淡Marlboro Lights混合Boss香水在他身上造成的迷幻效果。
  水莲平常不爱听古典乐的,却为了他买下一套又一套的音乐家著名乐曲,每天努力地去欣赏,或说去分辨流泻出来的音乐是由什么乐器演奏的,这种强迫式的记忆很苦,她却甘之如饴,因为阿炽喜欢,只要听见他优美的嗓音说出赞美的话,她就觉得一切辛苦不算什么。
  终于,她找到真、心爱她的人了,也证实小舞她们的判断错误。淡淡的虚荣心油然而生,她们都说阿炽是浪子,但居然为她改变,多令人感动!
  “在想什么?”阿炽吻若水莲,顺着鼻尖直至锁骨口水莲轻笑,娇羞的别过头,她喜欢阿炽吻她,多奇妙的吻,宛如轻电微击,爆出痉挛的快感。
  水莲的屋子里流泻着“月光﹂奏鸣曲,浅浅低吟轻诉。
  她知道阿炽的家庭复杂,他很不喜欢回到那个冷漠,而且不知道一次会遇到几个妈的家,所以她的屋子里,堆着愈来愈多他的东西,只要看着他的私人物品,她就相信一辈子都会像现在这么的幸福。
  眼看阿炽的动作开始不规矩,水莲拉回理智,找了个话题。”昨天……我call你手机,你没有开机。”
  阿炽抬起头,愣了一下,起身找他的Marlboro Lights点上,然后重新回到水莲身边。
  “没有什么理由,想一个人静一静的时候,我就不开机。用了手机后,总觉得无所遁逃,没有自己。”
  水莲懂这种感觉,她也有过相同的体认,只是认识阿炽后,她从不敢关掉手机,连睡觉时也是开着,深怕阿炽找不到她。而他难道不会、心疼她找不到他?”你连语音信箱也关掉喔!”水莲记起打不通的电话中,也没有进过语音信箱。
  阿炽将水莲功搂进怀中。”傻瓜,一个人静静的意思当然是连信箱也不听喽—找我是很想我吗?”最后一句已转为轻哝的耳语。
  水莲悸动不已。”对,我好想你。”
  “声音好小,我听不到。”阿炽戏谵地偎近水莲耳边,命令的口气十足的明显。
  水莲微微红了脸,鼓起勇气在他耳边重复。”我好想你,见不到你、心里就好难受。”
  耳边传来阿炽低低的笑声,她的、心弦不禁荡漾,她想这一辈子她都听不腻这个低沉的声音。
   
         ☆        ☆        ☆
   
  水莲其实常找不到阿炽的,但是她想让阿炽有自由的空间,所以尊重他杓自台他的生活,虽然见不到他时很难受,脑海中怎么浮现的,都是他的醇厚嗓音——
  的确,她对阿炽最着迷的,就是温柔得可酿出酒的嗓音,每次吐出的帖、心话语都让她沉醉……
  水莲愈来愈觉得自己依赖性、占有欲十足,她的生活中一旦缺少他的陪伴,就变得好空虚,不知道该做什么。
  原先的生活步调全部打乱了,一步一步的,她走向以他为主的生活。约会时,阿炽时常突然的打电话告诉她有事晚点到,她就一个人去看看电影消磨时间,等待手机再次响起。
  这样的日子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两个人相处,本来就要舍弃一些,才能得到一些,她实在想不出如果放弃阿炽,她还会不会找到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
  毕竟二十八岁了,虽然她一向自诩为时代新女性,经济独立,工作稳定;虽然她的死党们都喜欢单身……但内、心深处仍希望相夫教子,过一般甜蜜小妇人的生活。
  那一天,她逛着爱国东路,对着一排排婚纱店痴望良久,下次她要技着阿炽一起欣赏,看看那家的婚纱最美丽!
  呵……水莲心想,阿炽一定会用那个腻死人不偿命的醉人嗓音在她耳边经语,只要是穿在她身上,都是最美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昨天仿佛听到阿炽低喃的耳语:“如果早点认识你就好了…”
  有吗?阿炽有说这句话吗?
  水莲突然记不真切,她今天想问清楚,看看是不是自己贪睡,听不真切他的话看看表,阿炽已经迟到两个小时,她有些不安的拨他的手机,却仍是关机的状态,而她连留言的机会也没有。
  水莲稳一稳、心情,要自己想着,没什么大不了,这种情况以前也有呀,阿炽不久后就会打电话来了。
  然而这个不久,竟然是那么的长……
   
         ☆        ☆        ☆
   
  还记得联络不到他的那阵子,是她一辈子最刻骨铭、心的伤。”小舞,我怎么call他都没有回应,帮帮我找他!”焦急与泪眼婆娑成为水莲近日不变的表情。
  “有呀,我问了堂姐,也找了大堂哥,但是他们也没有和他联系,你也知道,他们家庭很乱的,谁都不知道对方在做啥!堂姐问过他以前的狐群狗党,好像说出国去了。”齐舞也没办法。
  水莲这时才想起她不曾问过阿炽住哪里,虽然他曾说郊区的别墅有兄弟姐妹居住,但各人自理生活,也没有管过谁,而阿炽平日到底都住哪里?她根本就一无所知。
  她突然警觉,自己爱得好盲目!
  姗姗皱眉。”出国?我看是借口吧!他若有心要躲起来,我们是很难找到他的。”
  “为什么要躲起来?”水莲不相信阿炽要躲她,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争执裂痕呀!
  “能做出这种事的人,真的很复杂,如果两个人那么相爱,不会故意不联络来让对方担心的。”裴星有点担忧。
  “难道他出意外,受伤了,还是生病了,所以没办法联络我?”水莲像溺水的人,希望得到任何一句鼓励的话当她的浮水,不然,她会崩溃的!
  “不会的,水莲,你别激动,小舞的堂姐不是说他可能出国了,你别胡思乱想!”舒云试图控制水莲的情绪。
  “可是我不相信呀,我不相信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相爱呀!”
  激动的情绪,蔓延在“回家”的起居室,只是没有人想到,这一蔓延,竟持续了长长一月……
  哭泣,成为水莲每天的例行公事,慢慢的接受她已经被抛弃的事实,她消除了与他唯﹂的联系——手机号码;她缄默了,绝口不提阿炽;人也消沉了,看在好友的眼里,都觉得好心疼。
  水莲的、心底有个伤口,不曾停止地呐喊,每一句都叫做为什么?如果没有答案,这伤口将、水远不会愈合。
  于是,在一个即使泪湿枕巾,也依然睡不着的深夜里,她鼓起勇气,拨出那组即使在手机上已消除,实际却从未在、心版上褪去的号码,原本她并不期望有回应,但突然接通的声音令她、心头一窒,这是近两个月来第一次!
  “喂?”
  嘈杂的乐声伴随阿炽熟悉的声音,水莲内、心激漾不已,她强自振作,试图发出正常的声音。”喂……”
  “嘟……”电话硬生生的切断了!
  ——血液霎时逆流而上,仿佛争先恐后找出的洞口,水莲手上的话筒[框当]一声掉落在地。。
  这算什么?这几个月的交往算什么?算什么……
  羞辱的感觉翻涌而上,她好像敝屐似的,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丢弃,连一个理由都没有,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