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事多错迁,与君、水相望’,呵……”
  醉人的男性嗓音自符水莲的身后响起。
  在吧始里擦拭水杯的水莲,心弦猛地被人拨动,这醇醉如酒的如丝嗓音,引起她抑止不住的轻头。
  此生最承受不起的,便是以优美嗓音说出的种种誓言,于是,她强迫自己不要回头,不要看见他的容貌,她不愿自己总是在这种肤浅的外在条件下俯首称臣。
  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忽视它,极度的忽视它!
  符水莲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坚持拒绝转身,她很懊恼过去的失败经验,已经转变为制约她举动的魔障。
  过去,她不曾去分辨真相,探讨、心痛底层的情感伤口,只是一贯地排拒那种曾经引诱她沦陷,如今发誓再也不碰的忌讳───磁性醇厚的男性嗓音。
  她执意的相信,只要不接触,只要不去听,那么甜蜜如糖衣却狠苛致命的海誓山盟就再也伤害不了她了,再也不会了……
  “我喜欢这幅字,落款的‘水芙蓉’一定有着出水般的清丽。”醇厚的嗓音再次响起,距离已近至吧抬。
  水莲痛苦地闭上眼睛,随后调整心情,淡淡扫向桧木饰框,那人念的“人事多错迁,与君、水相望”以秀骨有情的笔力展现,浑然透着一股深深的情谊,是她大学毕业前夕所写的,纪念、水不浅淡的金石友谊。
  当初在设计"回家"的时候,六个女子说走了要水莲的这幅有情帖挂在前厅,希望所有来店里的人,都能拥有如她们六人般难能可贵的情谊。
  还是得面对,不是吗?水莲微牵嘴角,转过身,对上他的眸。
  “你好,需要点什么吗?”水莲忽视了他的问题,在匆匆瞥了一眼之后,她急忙掉转视线。
  虽然仅只一眼,但已让她看清了他的长相,她在、心底暗暗叹了口气,方才只专注于他的声音,现在才发现,他除了声音致命之外,还有相当吸引人的长相,俊秀的面容、优美的唇形、褶折动人的双眸,在在都该死的吸引人……
  唉,她不该说粗话的,可惜为了出口己去除外显的温婉,她选择这种言词上的坚强。
  齐嘉纶发现她一瞥而过的视线,显然她不想与自己谈话,而他的个性一向淡然,因此十分尊重每个人的自由,所以对她漠然的态度本来也不以为意,但是乍听她的声调,娇娇软软的,仿佛褪去不久的童音,令他忍不住再次开口。
  “我喜欢这幅字。”
  水莲温温的一笑。”是我落的款,希望所有来店里的人都拥有、水不错迁的情谊。”
  齐嘉纶有些惊异,之前她不笑时,令人感觉冷然不易接近,双眸如同笼罩着云雾一般,显得深不可测;但是她刚刚的轻眸浅笑,竟奇异地带动了一张细致瓜子脸的神韵,水晶透明般的容貌霎时闪耀起来,尤其是长长的睫毛,在﹂抬眼一闭眼间,就像两把展开的羽毛折扇,轻柔的波动,教他的、心跳不由得漏了一拍,他急忙移开受到震慑的视线。
  “你要什么?”轻软的声音响起,水莲再一次问他的需要。
  齐嘉纶立刻转过头来,方才悸动的情绪已然平复,说道:“火焰咖啡。”
  水莲默默地转身,稍稍有些晕眩感,她不要再与他交谈了,否则她会支持不下去。
  "火焰咖啡"是她的最爱,她不希望再发现与这个陌生男人有共同的默契与惊奇,太沉重了,而她,不想再有任何爱恋的情绪了。
  “小素,准备一杯“火焰”。”水莲躲进休息室,吩咐晚班陪着她的服务生。
  “水莲姐姐,原来男人也可以长得这么美丽呀!”小蓁一边动着手,一边轻碰水莲的肩膀,小声嘀咕自己的新发现。
  小蓁指的正是齐嘉纶,的确,他的长相连女人都会嫉妒,俊美的脸庞教人屏息,明朗的气质没有一点点轻佻的邪气,水莲忍住内、心剧烈的波动,假装不经意地朝休息室外偷瞥一眼,他该是个成功的白领阶级,不俗的亚麻衬衫与合身剪裁的西裤,相当沉稳地表现出个人魅力,他应是有家室的成功男人吧!
  这年头,好男人少得可怜,让一堆好女人挤破头都想抢。
  水莲轻叹一声,最好的总是人家的,她也没有任何兴致去争取,何况以占口己这种怎么看人怎么出错的眼光,总让她遭受一次次的致命打击,而今,她是再也无法领受了。
  守着一般人认为的老实人就好,关于人生,或是爱情,她不要精彩,只图平安。
  “小蓁,我上“书房”看影碟,林大哥来的时候再招呼我一声。”[回家]最近沾齐舞结婚的光,把结婚礼物中多出来的影碟放在“书房”,虽说是为了服务客人,但大部分都是嘉惠她们几个嗜电影如命的影痴。
  小蓁露出贼兮兮的笑容,语气像沾了密糖似的,甜腻腻地开口。”水莲姐姐,林大哥又来当护花使者啦,那你的小March又得在店外孤独了,要不要我替你陪伴它……”
  水莲失笑,随手打开皮包,拿出车钥匙,抛给小秦。”贫嘴,我还得感谢你帮我开回家呢。”
  小蓁撒娇地露出谄媚的笑意。”谢啦,只有你最好了,敢借我练车。”
  水莲信步走上楼中楼的书房,忍不住瞥向那名俊逸男子,他的表情安适,手中拿着她精挑细选的咖啡杯,侧面的俊脸再次引起她的悸动……为何要让男人俊美得如此罪恶?更罪恶的是为何她总是被这样的男人吸引?
  很久很久以前的阿炽,不就是长这副模样?一样温柔的外貌,一样醇厚的嗓音一行清泪不争气的自水莲的脸庞滑落。
  “阿炽,你怎么可以让我这样痛苦?”
  瞬间,水莲跌入回忆的海涛里,每一个细节都像无情翻滚的浪,打得她好痛好痛…。”水莲姐姐,林大哥来接你喽!”
  小寨的轻快叫声,打断水莲沉沉的回忆,她惊醒过来,匆匆下楼。
  “啊!你怎么哭了?”小蓁大吃一惊。
  “有吗?"水莲疑惑地问,伸手摸上脸颊,才发现一片湿凉。她不以为意地扬扬手中的LD回答。'情书'很感人,你待会儿有空可以看看。”
  随意整理一下仪容,水莲振作起精神,她不会再软弱了,至少,她已经学会不要再笨了,也不让周围的人担、心她的生活,她可以活得很自在……她真的很努力这样做。
  走出休息室,看见林迅英坐在吧柏等地,想起裴裴当初说,这辈子没见过一个男人可以木讷老实到这种地步,她可真会挖出一些稀世男人。
  这句话说得水莲好心酸,她的磁场或许注定如此吧!
  “走吧!”水莲把背包交到林迅英的手上,捧起玄关一大把的莲花,也在这时,她的目光与那男人交会,眼神凝住了三秒钟,却仿佛更久。
  齐嘉纶露出温柔的微笑,水莲急急移回视线……她讨厌温柔的男人,突然有种错觉,她竟觉得他像阿炽,那个她、心中难以磨灭的伤痛。
  成把簇拥的紫色莲花遮住水莲大半的身影,地扶着林迅英的手隐没在夜色之中。
  她在逃避。齐嘉纶苦笑着目送娉婷瑞丽的背影。
  他是知道她的,前几天无意中在网路上读到一篇连载小说,作者叙述一段很教人伤、心的爱恋故事,文句中深深的伤悲触动了他的、心,似乎有一种魔力驱使,于是,他用了自己的英文名字Sam,头一次写信给作者,与她分享一些经验,希望对方能自痛苦的深渊中解脱出来。并且也在小说中,无意间知道作者有一家店叫'回家',经过他一阵子的观察,他几乎百分之百的确定作者就是星期二的主人,只是,她似乎拒人于千里之外。
  齐嘉轮啜了一口咖啡,网路上的故事尚未连载完,他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可以伤人至极,但他有一股冲动,很想为这个女孩子抚平哀伤,是同情吗?
  也许刚看到小说时是吧,可是当他看到她之后,她那宛如出水芙蓉般的清丽气质便紧紧揪住他的、心,让他想了解她更多,更多……
  只是,有这个机会吗?
   
         ☆        ☆        ☆
   
  "送到这里就好了。"水莲抱着大棒莲花,吃力地打开车门。
  "水莲……"林迅英唤住她。
  水莲回头,等着林迅英的下文。
  "你有没有考虑我说的事?"林迅英一脸期待。
  "什么事?"水莲一头露水,她不记得跟林迅英说过什么。
  "你……唉……算了!"林迅英无力地垂头,他知道水莲根本无、心。
  水莲看他一副丧气样,、心里不禁发闷。"到底什么事,你就直说,不要我猜呀!”
  林迅英欲言又止,过了"会儿就在水莲觉得耐心就要用完之际,他才像豁出去似的说:“我是说结婚的事,上次已经跟你提过了。”
  水莲恍然大悟。"喔,这件事啊!"随即她也做了反应。"我也说过了,我还不想结婚。”
  "水莲,"林迅英抓着她的肩。"我的爸妈年纪大了,一直希望我赶快结婚,当初我们也是以结婚为前提才交往的,不是吗?”
  的确是,当初的确如此,为了宣誓自己摒弃阿炽的决、心,她答应和个性与阿炽南辕北辙的林迅英交往。
  只是,若真的要结婚,她还是敬谢不敏。
  水莲摆开他的手,无所谓的关上车门,隔着车窗,她说:“想结婚,那你去找别人吧,我想我们不适合”"水莲……好,我不提,等你想结婚再结婚好不好?"林迅英急了,他真的很喜欢水莲,寻寻觅觅这么久,水莲无疑是最绮丽的钻石。
  水莲摆摆手,回眸一笑。"那再见了,开车小、心,晚安。”
  一口气说完,她无啥留恋的上楼。
  回到温馨的窝,她整个人放松许多,燃着酒精灯,为自己泡上一杯火焰咖啡,舒服地蜷曲在懒骨头里。
  当然,对林迅英如此,令她内疚不已,但是她觉得自己很难对他,或说是对任何人付出感情了,也许,她被阿炽训练得太无情。
  阿炽:
  也许她的感情已在他的欺骗中消失殆尽,虽然事情已经过了半年,但下意识的,她没办法再相信爱,再相信海誓山盟。
  呵!可笑的海誓山盟,阿炽曾说会一辈子将她紧紧地呵护在他的羽翼之下,原来一辈子这么短!
  当初,水莲因遭背弃而变得愤世嫉俗,经过一段日子的疗伤,总算平复许多,加上在好友的扶持下,她总算爬出感情的泥淖。
  她躲进被窝,不知道今晚为什么会把这件事拿出来复习,是因为今晚的那个男人吗?
  又是一个声音好听的男人,而他俊美的面容,还差点教她移不开视线,只是……
  一次欺骗学会一种智慧,她不会再相信这些了,也许林迅英是她的良人,至少他不会甜言蜜语,不会作梦,不会浪漫,不会逗她开、心,也没有好听的声音让她着迷……少爱别人一点,也就多爱自己一点,至少,不会受重伤。
  去他的,声音好听的男人……
   
         ☆        ☆        ☆
   
  由于长期的精神不济,水莲有了、心悸的毛病,而且严重到影响睡眠,于是,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她被姐妹们拉进医院里检查。
  其实她十分清楚自己的身体,她之所以会、心悸完全是情绪上的低落加上晨昏颠倒造成的,这哪需要看医生呢?
  只是拗不过大家的好意,她勉为其难的踏进医院,没想到本以为是简单的内科看诊,竟被医生诊断为、心理问题,应该去请教、心理医生。
  "没那么严重吧!"水莲有些嗤之以鼻,对着陪她前来的舒云抱怨。
  舒云笑了笑。"没关系,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我们就看一看吧!"话甫落,舒云快手快脚地帮她挂了号,在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形之下,进了治疗室。
  看见医生后,水莲不禁低咒一声。"怎么会是你?”
  眼前的医生竟是几天前出现在'回家',那个声音极好听的男人。
  齐嘉纶非常的惊讶,他没想到会遇见她,他微笑着。"好巧,我正好是个心理医生,所以出现在精神科诊疗室。”
  水莲皱皱眉。'精神科'一向给她很不好的感觉,急于撇清的,她说道:“我只是、心悸睡不奢,内科医生就把我转到这里,我想我不需要﹂个精神科医生,再见!”说完,急忙转头就走。
  “等等。”齐嘉纶转出座椅,轻轻拉住她。”你可以放轻松些,别对精神科产生排拒,其实我们可以聊一聊,说不定可以找出你、心悸睡不着的主要原因。
  水莲直觉地摇摇头,她太清楚自己的病因是源于情感上受了重大的打击,她可不想和一个医生分享,尤其是一个跟阿炽一样,有着好听得要命的醇厚嗓音的男人。
  “不了,”水莲拿起皮包。”我想我不需要接受诊疗,我自己可以解决的,谢谢医生。”
  她甚至不想问问医生的名字,便以一种落荒而逃的姿态离开诊疗室。
  “符水莲……”看着病历表上的名字,齐嘉纶的眼前恍若浮现出一朵晨间带着露珠,娇艳欲滴的水莲花。
  能再次与她相遇,证明两人之间微妙的缘分,齐嘉纶微微一笑,他相信他们会再见的!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