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回家’的星期天是休息的,并不对外营业,店里除了女主人外,加入了几个各有特色的男人,而他们的表情都不算好看,甚至是非常凝重。
  因为水莲受伤的事情,使得大伙儿决定开个会议,男士们早对娇妻这么辛苦的兼差事业感到不以为然,所以趁着这次的事件,好好借题发挥,决定强制这几个女人正视这个问题。
  于是,除了齐舞陪着律师老公出国开会外,大家一起齐聚在起居室,讨论这个问题。
  “我也赞成歇业!”曹译楼着任舒云,他仍维持一贵酷酷的神情,不多话,只对舒书展颜。
  “不要,这是我们好不容易才质现的梦想耶。”任舒云嘟若嘴,语气虽软却没有一丝的妥协。
  舒云虽然也心疼水运的受伤,但她不想放弃这个梦想,她抬眼看看水莲。
  水莲静静的坐着,身边有齐嘉纶的陪伴。今天也算是正式介绍他与众家姐妹认识,大家对于他那天的却时解围,都给予深深的感激。
  “我知道,这是你们辛苦的结晶看你们经营的这么好,就知道花费多少心思,可是,我会担心哪!”齐嘉纶也给予意见,他搂着水莲,想到那一天要是再来得晚一些,那水莲会有多么危险!想到这里,他就不由得收紧双臂,他不要水莲再受到一丝伤害了。
  唐少威的语气里,多了一些霸气,他对着裴星说道:“你看看水莲受的伤,我绝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
  “那只是意外!更何况我也没有什么事呀!”水莲不想要自己和姐妹们的心血付诸流水,小声的争辩。
  “当初我就不赞成营业到凌晨三点,你们未免对台北市的治安太有信心。”俞季樵望了一眼魏蓝,她个性莽撞,说不定会是下一个出事的人,想到这里,突然一阵毛骨悚然。
  “那不然,晚上两个人一起看店,互相有个照应。”裴星提出一个折衷的方案,这样要是出了—么事,另一个人还可以赶快求救。
  “不行,两个人还是女孩子我不放心。”唐少威马上否决。
  “不然你要怎么样嘛,店我们是绝对不关的。”姗姗有些火了,她独立偕了,临时要男人决定她们的一切,心里突然有些小小的不爽。
  “可以折衷一下吧,我想,店别开到那么晚,打烊后由我们来接送。”季殊群深知姗姗的性格,再说下去她也不会认输,干脆自己辛苦一点,反正这样做他也放心多了。
  “我自己有车,谁需要你当护花使老。”裴裴睨了唐少威一眼,语气中多了一份娇嗔。
  “我也觉得这世好办法。”曹译马上附议。
  “那还不如谁看店,谁的老公就来全程看护,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魏蓝爽快的下一个结论。
  “那么水莲就麻烦嘉纶了,应该没问题吧?”舒云对齐嘉纶投以一个充满暧昧的眼光。
  齐嘉纶微笑的接受。“这是当然的,即使不说,我也会陪着她,我绝对不会让她再受伤的。”
  “我赞成,反正我也担心让蓝蓝一个人看店。“俞季樵突然深情的冒出这一句话来。
  “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魏蓝好惊喜喔,俞季樵这块大木头难得会说出浪漫的甜言蜜语,每次都害她羡慕“人家”老公。
  “我是怕你遇到和水莲同样的情形时,会把对方打成重伤,这样一旦上了社会版头条,我在局里的脸可丢大了。”俞季樵凉凉的补上一句。
  “俞季樵,你的皮在痒是不是?你以为我答应嫁给你,就不敢再教训你了吗?呜……人家都说女人一旦结了婚就没了身价,果然没错,姐姐我们好可怜喔!”魏蓝转向姐妹们寻求共鸣。
  “会吗?老公你觉得我没身价了吗?”舒云疑惑地问着曹译。
  “怎么会,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无价之宝,永远都不变。”曹译亦用深情的眼光回视她最亲爱的老婆。
  “老公那我呢?”姗姗赶紧问道。
  “那还用说。”季殊群垠本不多说,完全无视于其他人的眼光,在大伙儿面前热辣辣的与雷姗姗拥物。
  “姐姐,你们欺负我就算了,居然还联合外人给我难看,我……我觉得好寒心呀……”魏蓝气得跺脚。
  “谁?谁是外人?”俞季樵不知死活的还狠狠补上一句。
  “哼!俞季樵你完蛋了!我告诉你,从今以后你就是外人!”魏蓝气极了俞季樵不帮她就算了,反而还随着众家姐妹调侃她,这口气她怎么忍得下,嘴一扁,跑出了起居室。
  “蓝蓝!”俞季憔慌了。
  “姗,我们这样好像过分了点喔。”水莲有点忧心的看着跑进吧抬的魏蓝。
  珊姗懒懒的以手支颔,甜甜的说;“是呀,但我们可说是从小闹到大的耶,有人才不过相处了短短的时间,居然敢学我们这么放肆,唉,最后连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是呀!再不去追的话,恐怕不是道歉就能了事的喔!”舒云优雅的拿起花果茶,轻啜了一口。
  俞季樵一脸无奈,看来他闯下大祸了,她突然领悟道魏蓝的姐妹们“实力”有多坚强,未来的日子里,他得好好的保护心爱的蓝蓝,免得她这么善良可爱,却总遭受这帮姐妹欺压。
  “蓝蓝,不要生气嘛!你知道我最爱你、最疼你了,比他们全部的人加起来还要多……”声音渐去渐远。
  看来,俞季樵还得多学学。在场所有男士共同发出这样的心声,当初他们可也是千辛万苦才熬过来的呀。
  齐嘉纶看着大伙的对话,觉得很感动,更高兴的是他也成了其中的一员,中午,他还得回医院值班,于是跟水莲约了晚餐时间后便先行离去。众家男士们也被赶离起居室,留下姐妹们说些体己话。而水莲,自然成为大家关心的对象。
  “水莲,我觉得这个齐嘉纶很不错耶!”姗姗首先发言。
  水莲露出很不好意思的笑容。“害你们为我担心了!其实早在认识林迅英之初,你们就跟我说过要考虑清楚,可惜那时我太一意孤行了。”
  “人的成长总是这样的,看你愿意重新抬起爱人的勇气,我们也是很欣慰的。
  “我想除了他,应该不会再有别人了,想我们中常聊得那么投契,如果这些还有假,那我真该去撞墙,从仳剃发当尼姑去啦!”
  “哈哈!永莲,你开什么玩笑,从这一句话就可以知道你对他有多大的信心了,别担心你不会当尼姑的,更何况这次大家一超帮你看,通过我们的眼光审核,他绝对足以当你一生的良人。”群云的语气中满是祝福。
  水莲内心盈满了感动,想小到,分享自己的感情竟是如此的愉悦,也许过去她太执着于单打独斗,认为感情是隐私,不愿和朋友分享,也因此少了许多意见的参考而变得盲目。
  她终于了解把感情让大家都知道,所得到的祝福是加倍的快乐,更何况有着大伙的眼光判断,更可以看清自己的盲点,即使遇到最坏的情况也有人可以诉苦,唉!以前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
  星期天的午后。“回家”充满着几个女子银铃般的笑声,这家店维系着姐妹们的梦想,如今又得到心爱的人愿意谅解与守护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快乐的?
   
         ☆        ☆        ☆
   
  “好神秘喔,你要带我去哪里?”水莲望着从头到房一直三缄其口的齐嘉纶,终于再一次的提出疑问。
  今天他们在外双溪玩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结果回程的路上,不见嘉纶送她回家,反而走在这看似陌生的路线。
  “我的母亲前些日子回国,我很希望你见见她。”在到达家里前,齐嘉纶缓缓说道,他准备一并告诉她关于一个复杂家庭的故事,以及他有一个不负责任、游戏人问的同父异母弟弟……
  “你该先跟我说的!”水莲有些震惊,也有些窃喜,她知道齐嘉纶跟母亲的感情很好,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宣示他的心意。
  虽然他很少提自己家中的状况,但是依稀记得他说过有一个很少见面的爸爸,和很爱很疼地的妈妈,他妈妈长年居住国外很少回台湾。
  “我不确定你会不会笞应跟我回家。”齐嘉纶露出一个不确定的笑容,这个笑容使他俊美的脸庞散射出更加迷人的光彩。
  他将水莲柔若无骨的纤手收入掌中。“妈妈特地来看你的,她很高兴我找到一个愿意一生守候的女子,所以特地回来祝福我们。”
  水莲红了脸将另一只手覆上他的。“你应该先告诉我的,你看看,我什么也没有准备,还有也该换个衣服什么的……”她低头看着自己,水蓝色的罩衫,白色的七分裤,俐落的凉鞋,怎么看都像是出游的装扮,而且一整天疯狂的玩耍,早就披头散发,残妆点点,一点都没有拜访长辈该有的样子。
  齐嘉纶笑一笑,超着等待红灯的时间,在她脸颊印上吻。“我保证妈妈不会介意的,她一定会喜欢最自然的你,说不正你反而会被她吓到呢!”
  “什么意思?”水莲一头雾水。
  齐嘉纶仍是一派神秘的微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        ☆
   
  水莲的确被吓到了,她想过好多种嘉纶妈妈的典型,例如像贵妇一般,或者最严肃的妇人……不管怎样,都不会是眼前这位动人的女性。
  “坐呀,别拘束喔!”柔柔的声告让人暖到心坎理了。
  嘉纶的母亲竟如此年轻美丽,只消望她一眼,水莲就知道嘉给俊美的五官其来有自,看来他几乎是他母亲的翻版嘛!
  她有简单却成熟的韵味使人非常舒服,长长的发用夹子随意挽起,即使身—穿的是沾满泥土的工作服,依然有一种雍容的美感。
  “我刚刚还在苦命打扫这可怕的院子,嘉纶这孩子,就是对花花草草没办法,每次都要我这个花匠来整理,看来,应该要在个女士人来帮忙整理,好让我送休喽!”嘉纶的妈妈语气中充满无限的宠溺。
  “齐妈妈您好年轻,我都不知道该叫您什么,叫伯母大老了,您感觉上就像一位阿姨或姐姐呢。”随着嘉纶妈妈轻快的语气,水莲亦觉得很放松。
  嘉纶的妈妈绽放如花的笑靥,拥着水莲又亲又抱的。“嘉纶,你真是挑到一个好媳妇,让妈妈甜到心坎儿里呢!”
  齐嘉纶一脸骄傲,他就知迫他最爱的两个女人会互相喜欢!
  “妈,你放开水莲别吓着她了。”
  “不会的。”水莲笑着摇头,她第一眼就爱上这位美丽亲切的妇人,大概也只有这样活泼率直的妈妈,才能教育出嘉纶如此诚挚的性格吧。
  “水莲,你是嘉纶第一个带来见我的女孩子,我想他一定很爱你。”趁着嘉纶去泡茶的空档,嘉纶的母亲拉着水莲满意地说道。
  水莲很欣慰,也很快乐自己的嘉纶心中的独特地位。“我很喜欢嘉纶,遇到他真的是我人生中最幸运的事!他真的是独一无二的。”
  “我也这样认为,看看是谁的儿子嘛!”嘉纶的母亲骄傲地说。
  水莲差点要问出怎不见嘉纶的父亲,她想起嘉编很少提到父亲这个字眼。
  或许是与她的心意相通,嘉纶的妈妈开口了。“我十七岁就嫁给他爸爸,不过算是我独立扶养嘉纶长大的,那时年轻懵懂,识人不清,遇上一个花心大萝卜,自己也就认了,只是苦了嘉纶,他从小就很难得到父爱的温暖。”
  水莲第一次听到嘉纶的身世,心里有些戚然,他从不诉说自己的苦。“您一定是给了他加倍的爱,不然他不会有这么美好的个件,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有成就吧!”
  嘉纶的妈妈笑得很开心。“你真是说到我的心坎里了,虽然嘉纶回去继承冢业会更有成就,但是我一点也不希望他卷入家族斗争当中,像他这么光明磊落的性子,最好别回去,免得招来一身的乌烟瘴气了。”
  水莲有些疑惑。“这我不懂。”
  齐母欲言又止,最后化为一个大大的、明朗的笑容。“你放心,嘉纶会跟你说清楚我们这个复杂的家庭的,只要你认清,我们嘉纶有着很好、很磊落的个性就成了。”
  “当然!我是相信他的。”水莲即便觉得奇怪,也没有再发问。
  这时嘉纶已经端出茶来,而齐母笑着告退,说耍把客厅留给他们谈清说爱,自己要继续和庭院里的花草奋战。
  在出去前,齐母拉仲嘉纶,一改原先的笑意,严肃地说道“水莲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我小会看错的,倒是你走得先跟她说清楚自己的身分,否则会追成两人间很大的伤害。”
  嘉纶点点头,这正是他带水莲回家的目的之一,只是真要说出口时,却行如千钧,重得教人难以启齿。
  “我知道的,妈。”
  齐母摇摇头。“唉,你这个孩子就喜欢迂回,早早上告诉她不就没有这么多问题了吗?真搞不懂你们年轻人!”说完,她就往花园走去了。
  “你跟齐妈妈在说些什么?”水莲调度的跳到嘉纶身边问他。
  “喔!”嘉纶猛一回神,朝她笑了笑。“没什么,妈妈说你好可爱,好喜欢你。”他牵起水莲的手,往二楼巷居室走去。
  “水莲……刚刚妈妈跟你说了一下我家里的事,你会不会觉得这样是很不正常的家庭。”
  水莲支着头想了一下。“你们家只是特别不一样吧,倒也不算奇怪。”
  他拉着水莲在米黄色的沙发坐下,鼓起勇气,想对她说出惊人的事实。“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的家庭是那种很复杂的,可能还牵扯许多爱恨纠葛,你会不会觉得难以承受?”
  水莲走走地看着他,嘉纶的眼中有着忧虑,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问,忽然间,她想起了阿炽,于是开玩笑的说“你的家庭该不会正好是政商关系错综复杂,有一大票的哥哥姐姐,或是弟弟妹妹,每个人的妈妈也都不一样,再加上家大业大,为了家族事业争得不可开交……”
  嘉纶愫然心惊,这些都是实情仍是他小心翼翼地问;“如果是呢?”
  水莲迅速地摇头。“不会吧!那正是我无力承受的情况,我一想到上流社会中,拿婚姻当利益交换,家庭复杂,勾心斗角,就觉得好累!重点是永远不知道人家娶你的真心在哪里,又或者哪一天为了利益,准备随时牺牲你……”想到当初阿炽的薄情真义,让她对上流社会充满了反感。
  “不会的,看我们的感情如此坚定,不会发生你说的惰形。”就像是保证般,嘉纶在水莲脸上印下深深的细吻,甚至不规矩的延伸至胸前,惹得她娇喘连连。
  “嘉纶……停下来,齐妈妈还在楼下……”
  “我妈妈一定乐观其成,她看到以后会叫我们继续,她不会打扰的。”嘉纶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伸进水莲宽大的罩衫,直采娇嫩的双峰。
  “你……我们不是在谈事情吗?怎么你……”水莲一脸配红,羞涩的颊娇艳欲滴。
  “看到你我就忍不住了,水莲,嫁给我好不好?”嘉纶抱起水莲,走进房间。
  “呵……”水莲沉浸在幸福中,一时间只有傻笑。
  “答应我喽!”嘉纶将她放在床上以一种狂炙、侵略性十足的亲吻倾注在水莲身上。
  她没见过这样的嘉纶。“嘉纶,你……”水莲觉得他似乎有些不安,甚至有点躁动,但这样却彻底排动她的心、她的情。
  于是水莲拉下他,流窜在两人间的情火迅速蔓延,她修长的手指悄悄地爬上他俊美的五官,轻轻抚着仿彿想抚平他不安的心情。
  嘉纶清楚的知道自己爱她,并且只要她,当初没有据实以告自己的身分,一定会引起水莲众多的质疑,他不要她对自己有一丝丝的怀疑,他要让她知道,他对她所有的感情都是真的,他绝对不会像那个异母弟弟──阿炽般游戏人问……只是,他为何没有一开始就表明?难道下意识是怕水莲因此而排斥他,连接近她的机会也不给他?
  是了,这就是他最大的恐惧,他不要那可能的恐惧,宁可水莲认识真实的他了解他后,再听他的解释……
  他灼热的吻纷纷落在她的脸庞,水莲以吻代替手,亲吻他俊美的五官。
  嘉纶温柔地褪去她的罩衫,不用询问,由水莲何吻他的无限爱意,他知道了她的回答。为此,他感到无限的喜悦。
  “嘉纶……”水莲感到身上的凉意,她已被冲刷全身的激情迷惑,低声呢喃。只有在嘉纶的面前,她才能如此的放纵自己的惰意,不必担心对方的情绪,或委屈自己的感觉,她可以放住情感纷飞。
  嘉纶因着这声呼唤,不再陷入沉思的交战,他退去自己的衣服,随即渴求地帖近她匀称有致的胴体,用自己的身体覆住她的,将所有的爱意,如潮水般涌向她……
  “水莲,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嘉纶微微的语音如呓语。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水莲娇懒地伏在嘉纶的怀里,由于光裸无一物的身子,使得她更加紧紧帖着他同样光裸的身子,她的脸色微微脸红,如同处子般的羞涩,她仍然不敢拍头望着他,仅在胸膛中,轻轻地说道:“对,我要我们在一起,不要分开。”
  嘉纶安心的笑了,他轻轻揭起凉被盖好两人,双臂紧紧锁住她,那种感觉舒服而自在,他甚至希望维持这个姿势,相拥到永远……
  “水莲,我想告诉你,不管怎样,我都希望一辈子跟你在一起。”
  “嗯,我也是。”她的声音中多了睡意。
  “水莲?”
  “嗯……”勉强振作一丁点精神,无奈今天玩得太疯,刚刚又耗去许多体力,水莲已困得快睁不开眼了。
  “答应嫁给我好不好?”
  “嗯……”
  “好不好?”
  水莲已经听不真切他在问什么,只是这么柔醇欲醉的声音,怎么样也听不腻,更让人人忍拒绝。
  “好……”
  “你答应了,不能后悔唷!”嘉纶觉得自己有些卑鄙,但是又如何呢?结果比较重要。
  “好……好了,我好困了……”
  嘉纶在她额上印下一吻。“好,安心的睡吧!我的睡美人……”
  只是,关于他的身分该怎么告诉她?
  拥着怀中的宝贝,嘉纶不禁苦笑。

 << 上一页  [11] [12] [13] [1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