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究竟是呆蠢过了头还是怎地?
    明明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偏偏像只小忠狗似的任他使唤;
    为他挡拳脚,为他受折辱,
    为他拼命……
    她为他做尽了一切,
    却独独不懂他的心——
    光明正大的偷香被她当成是发病;
    生死与共的感人剖白
    也只得到她茫然呆愣的回应。
    他是堂堂苍燕门的少主,
    却爱上这个一点也不知情识趣的小忠仆,
    他对她的心早已众所周知,
    就不知她那颗单“蠢”的脑袋
    何时才能开窍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