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


  早晨。
  阳光透过毕家厨房颇有历史的绿格子纱窗,在白色餐桌上映下一格一格的光影。
  光影中,热面包与咖啡的香气氤氲飘散,毕家的男主人与女主人正处在这数年如一日的温馨气氛中静享悠闲。
  适逢周日,毕爸爸与毕妈妈边啜饮着咖啡,边讨论等会儿的去处。才刚作好决定,便听见懒懒的拖鞋声一路从二楼响进厨房。
  “爸……妈……早……”
  毕之皓顶着一头蓬松乱发,身上的蓝色横条纹睡衣皱巴巴的。他双眼惺松地看着精神极好的双亲,嘴里不清不楚的道早。
  毕爸爸随手倒了杯咖啡递给儿子,见他一副恍如梦游中的样子,忍不住摇头。
  “礼拜日怎么不睡晚点?”毕妈妈开口问。
  “我跟小雯约九点。”喝了口深浓的黑色液体,毕之皓总算稍稍有了点精神,一边回答母亲的问题,一边伸手拿起桌上香脆的牛角可颂。
  “小雯好久没到家里来了。”提到儿子的女朋友,毕妈妈才想到。“今晚带小雯到家里吃饭吧,我和你爸等会儿要到市场转转,跟小雯说我会煮她最爱吃的烧酒鸡。啊!干脆多煮一点让她带回宿舍好了。”毕妈妈盘算着。
  毕之皓微微一笑,张开口正要回答,却听见楼梯处传来一连串的碰撞声响。
  “毕之晚……”吵声一停,毕爸爸便叹息似的喊:“你又怎么啦?”
  “没……没事!”一脚踩空以致跌撞下楼的毕家大女儿,边揉着受疼的屁股,边扬声回道。
  将方才撞上鞋柜的大脚丫硬塞进旧旧的步鞋里,她顾不得疼的冲进厨房。
  伸手抓了块大蒜面包塞进嘴巴,毕之晚模糊不清的对父母道早。见到小她两岁的弟弟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的模样,她极不客气的往他头上捶了一记以示招呼。
  “之晚,你又在赶什么啦?”毕妈妈皱着眉看她粗鲁的吃相。
  “我和朋友约好去逛街。”香厚的面包还梗在喉里,她随手抓起老爸的咖啡便一口灌下,边偷了空回答老妈的问题。
  将咖啡混着面包冲进胃里后,她物归原主的将杯子放回老爸面前。
  粗率的抹了抹嘴,她抓起银灰色包包。
  “我要走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爸bye,妈bye。”
  嘴里还一连串的念着,双脚已经带着身体冲出厨房。
  “晚上要不要回来吃啊?”毕妈妈急忙起身追着问。
  “可能没这么早回来!”毕家旋风停在玄关处,随后又转回来,她大声的在自己掌心啵了一下,然后将手掌匆匆的贴上母亲的颊。“记得留些好料给我哦!老妈。”
  最后的再见与关门声混成一片。
  “Bye!”
  毕家老妈瞪着关上的木门,无奈地摇摇头,走回厨房。
  餐桌上,毕老爸瞪着眼前仅剩的小半杯咖啡,深棕色液体上漂浮着女儿随口留下的面包渣,他端起杯子研究了半晌,最后终究忍受不住的将它搁到一旁。
  “简直像台风过境似的……”毕妈妈拿起抹布将满桌的面包屑擦干净,再清理好毕爸爸被加了料的咖啡后,才喃喃自语的坐回椅上。
  “之晚是怎么了?一大早就兴奋成这样?”毕爸爸对着儿子问。
  “大概是赶着跟男朋友约会吧。”毕之皓喝光最后一口咖啡,将杯子放回桌上,他边起身边不痛不痒地回答。
  “之晚有新男朋友了?”毕家二老惊喜的喊。
  “嗯。”懒懒的踅向客厅,毕之皓的声音模糊不清的传来——“好像是叫什么白痴脸的……”

  人群中,白知廉不安地偷瞄着站在显目位置的毕之晚。
  他明白毕之晚是特殊的。
  她活泼、外向、有正义感,独立、冲动,还有点小迷糊。她是可爱、有趣的,只是——
  视线从她自然健康的肤色滑至她泛白的T恤、牛仔裤,最后落在那双稍嫌破烂的球鞋上。
  她身上就是少了些什么!不懂撒娇、不懂温柔体贴、不懂修饰自己,不懂——让自己更像个女人。
  与毕之晚交往一个月,与其说他们是情侣,倒不如说他们像对兄弟。他没办法将她当女人看,既然如此,两人也实在没必要再这样下去——
  “白痴脸!”
  兴奋的女声打断白知廉的思绪,也让他勉强够得上帅气的脸纠成了一团。
  “白、知、廉!”看着匆匆跑向他的女子,白知廉不知第几次的纠正。“之晚,你不能念得清楚些吗?”
  毕之晚只是傻笑。
  低头看看表,白知廉开口道:
  “算了。我们先找个地方坐坐吧,我有话——”他瞥她一眼,又急忙移开。“——要跟你说。”
  毕之晚心情亢奋的没注意到他的怪异之处,跟着他走进路旁的咖啡屋。
  白知廉低头看着玻璃桌下的压花,沉默良久之后,终于抬头鼓起勇气道:“之晚——”
  那原该坐着人的椅上却空无一物。
  “之晚?”白知廉心中浮起不好的预感。
  微站起身,他搜索着那个超会惹麻烦的家伙。
  果然,隔着两张桌子,毕之晚那一六五公分的瘦长身子正仁在桌旁和人争辩着。
  “又怎么啦?!”白知廉嘴里喃喃的快步赶去。
  那方——
  “……我只是请你们把烟熄掉。”毕之晚耐心地对两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说道。
  “小姐,你也管太多了吧!”男人不耐地回答。
  “但墙上明明贴着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标语——”
  “那不关你的事吧。”男人仍旧不拿正眼瞧她。
  毕之晚的眉皱起。“为什么不关我的事?先生,我有拒吸二手烟的权利,何况这里还有孕妇和婴儿——”
  “怪了!”男人站起身,故意威吓的逼近。“我在这抽了两个小时的烟都没人抗议,你干嘛一进来就找我麻烦?”
  说着还恶劣的将烟喷到毕之晚脸上。
  “你是暗恋我,想引起我注意是不是?”
  “先生,你没念过公民与道德吗?”毕之晚的眼危险的眯起。“你知道一个人吸烟会让多人跟着难受吗?你不能多替别人想想吗?”
  “我替别人想,那谁来替我想?”男人振振有辞。
  “我不过是吸个烟,又不是杀人放火,顶多你们忍耐一下就好了嘛!”
  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拿一双看怪物的眼看着这位外表一副菁英模样的无耻人物。
  在这当口,白知廉出现了。
  “之晚,怎么了?”
  毕之晚张口欲言,偏偏衣冠楚楚的兽类抢着说话:“喂,你认识这女人?”
  “嗯……是。”
  “拜托你要带出门就先管好,好不好?”他状极不屑地说。“无缘无故找什么麻烦,真是!”
  “对不起!”白知廉本能地回道,随后偏头拉了毕之晚一下。“之晚,你也跟人家道歉——”
  “道歉?我?”毕之晚不可思议地望向自己男友。
  “你就道个歉,息事宁人嘛,何必这么吵吵闹闹的……”
  “我又没做错,为什么要道歉?是这两位先生在公共场所抽烟——”
  “抽烟是人家的事,你干嘛管?”白知廉不解地看着她。
  “你——”
  毕之晚这下真的哑口无言了。她没想到白知廉也是那种独善其身的人,明明是错误的事,却装作没看到,就为了不想惹麻烦?
  “白知廉,你的书都念到那儿去了?你怎么——”
  未竞的话语全被闷进嘴里,白知廉已一手捂着她的嘴,一手拖着她往外走。
  好不容易离那间店够远了,白知廉才松开她。
  “我不懂你是怎么了?”毕之晚边抹着嘴边抱怨着。
  “居然对那种没公德心的人道歉!”
  “我只是不想你再闹下去。在公共场所抽烟不过是小事,你何必——”
  “小事?”毕之晚停住步伐。“如果每个人都认为这是小事,我们走到哪都得吸二手姻了,反正小法不必守,小错可以犯,这就是你的意思?”
  “之晚,你别这么激动。”白知廉先安抚她,随后低下头沉思良久哆才抬起头——“我的意思是——之晚?”
  白知廉的跟前又一次失去麻烦人物的踪影。
  远远望见前头她又与人杠起来了,这可怜的男人忍不住哀号出声。
  那方——
  “有胆你再说一次!”方才的不快全累积成一股冲动,毕之晚瞪着眼前两个小混混,语气再没适才勉强维持的礼貌。
  “我说——”小痞子色迷迷地瞄着毕之晚身后着背心及短裙的美丽女子。“敢穿得这么骚就不要怕被人家摸!”
  女孩缩在毕之晚身后,一张脸忽红忽白,眼底的泪不受控制的滑下,不懂自己是哪里做错了。
  “我说,”小痞子二号说的更难听。“女人穿的这么露还不就是想给男人摸?我们不过是达成她的愿望……”
  “是吗?”没有意识到四周渐渐围拢看热闹的群众,毕之晚怒极反笑的学着小混混的口气道:“那你长得那么欠扁是不是就是想被人扁?”
  说着双拳已利落的招呼到痞子脸上。
  “那你裤子穿那么低是不是也是为了让人家拉?”
  伸手扯下痞子们露出内裤头的新潮宽松外裤,她毫不留情的将二十五寸大脚印在他们身着Hello Kitty内裤的屁股上。
  打得兴起的她嘴里连珠炮似的念着——
  “这么说来银行里面放那么多钱就是为了被抢?我今天忘了关窗户就是在邀请小偷进门?打扮得漂亮点就是在请人强奸我?这、是、什、么、道、理?”她连续端了两人六脚。“胡、说、八、道!胡、言、乱、语!”出口的八个字搭配狂风骤雨般的八拳。
  “小姐、小姐!”最后是个妈妈心肠比较软,开口求情了:“你打这么大力手会不会痛?”
  这才让毕之晚停下动作。
  看着两人缩成一团、浑身青紫的模样,毕之晚小小声地说:
  “我好像打得太过火了,不过——”她的声音亮起。“我有手下留情喔!保证你们看起来严重,可是绝对没有内伤。”
  这样还叫手下留情?!
  两个小混混对看一眼,决定相互扶起,先溜再说,免得这疯女人想起来又扁他们一顿当消夜。
  “小姐,你有厉害哦!”几个妈妈围着毕之晚,操着台湾国语称赞。“你有学功夫喔?”
  “一点点而已啦。”毕之晚不好意思地说。
  人群慢慢的散去,最后现场只剩下毕之晚、白知廉,以及等着对英雄道谢的美少女。
  “我受不了了……”白知廉突地蹲下身去,双手掩面的叹息道。
  “怎……怎么了?”毕之晚问的有点心虚。
  “我再也受不了了!毕之晚,我要跟你分手!”

  不记得之后做了什么,只记得回过神时,她人已经到了家门口,而天色已经黑了。
  坐在这小小的两层楼平房前,毕之晚望着天上的月亮。
  她的背贴着水泥柱,她的脚张得开开的,洋娃娃似的姿势让她的影子看来像个半倒不倒的破烂铁塔。
  看看月、看看影,自己不知为什么就笑了。
  虽然在这夜里,她的笑听来一点也不开心。
  她又多了个前男友!大学四年,这已经是第五个了,而五个中,没一个撑得了一个月。
  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呀?
  每个人都说她很好,只是两个人不合适,只是擦不出一点叫爱情的火花,只是她——大家都委婉地说——她太特殊了。
  特殊不好吗?她不懂。
  从包包里掏出白知廉送她的礼物——银色的小圆镜,她试着以第三者的角度打量自己。
  她不认为自己长得丑,她的眼神看来很有精神,搭配上浓浓的眉,看来颇有英气。
  她的鼻……就是鼻嘛,说不上好不好看——但确定功能健全。
  她的嘴巴略宽,唇线也不够圆润,是显得不够可口啦,但也还差强人意吧。
  那么为什么男人没办法把她当女人看呢?总是把她当成好朋友、好哥儿们。她也想被当成女人啊,被疼、被爱、被当成一不小心就会跌碎的宝……
  突然响起的开门声让正自怨自艾的毕之晚一惊,不想见任何人的她本能地滚向院子贴墙的阴影处,四周散放的大型盆栽更提供了她极好的遮蔽效果。
  门开启,细碎的说话声让毕之晚很容易就分辨出交谈的人是谁。
  毕之皓和他的小女朋友小雯。
  悄悄抬起头来,她看着这对让她十分羡慕的情侣档。
  他们在一起两年多了呢。
  看着两人自然流露的亲密,以及毕之皓对小雯的呵宠,毕之晚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了。
  这就是她想要的。有个可以分享一切的男人,有个会疼她、宠她的男人,而不是对她的所作所为皱眉、不是只把她当成爱惹麻烦的家伙。
  眼看着毕之皓的手抚上小雯的颊,眼看着他们的脸缓缓贴近,眼看着他们唇齿相触,然后她脑里便轰然一声响,整整呆楞了三秒,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什么。
  “你……你……你……”
  毕之晚不自觉地站起身,右手指着那对显然被突然冒出的她吓得不轻的小情侣,嘴里结结巴巴的“你”
  个不停。
  “之晚,你躲在这干嘛?”先冷静下来的毕之皓劈头就问。
  “大……大姊。”个儿不高的小雯则是躲在毕之皓身后,一张脸吓得通红,嘴里呐呐地唤着。
  “你……你……你……”
  毕之晚激动非常的指着自己弟弟,挣扎了半天,总算把梗在喉中的话吐出。
  “你居然做了!”她脸色不善地逼近毕之皓。“说,你们除了接吻之外还做过什么了?是不是连……连……”说着又结巴起来了。
  “之晚,你管太多了吧!”毕之皓不耐地说。
  完全不管弟弟说了什么,毕之晚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你居然做了!你居然——”瘦长的身子突然往下一蹲,将脸埋进膝里,她愤愤不平地喊着:“臭之皓,你居然比我早做,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姊姊的存在?我都还没有,你怎么可以……”
  “大……大姊她……怎么了?”悄悄从毕之皓身后探出头来,小雯仍然有些被吓着。
  看着一边骂他一边哭的姊姊,毕之皓没办法地摇摇头。转过头,他对身后的女孩道:
  “小雯,你自己回学校好不好,我晚点再打电话给你。”
  送走茫茫然搞不清状况的女友,毕之皓转身站在毕之晚面前,叹口气,他蹲下身。
  “好啦,谁欺负你啦?说给老弟听听吧。”
  抬起一张涕泪纵横的小脏脸,毕之晚吸了两下鼻子,张了张嘴,却吐不出半个字。
  无奈地掏出面纸帮她将脸擦干净,毕之皓像领着孩子似的牵着她的手,让她在台阶上坐下,自己则蹲在她身前。
  沉默了好一会儿,毕之晚才开口道:
  “之皓,白知廉跟我分手了。”她嘟着嘴,心里感到很委屈。“他说他喜欢娇娇怯怯、惹人疼的女孩,我太坚强、太粗枝大叶了,让他觉得……很无力。”
  淡淡带过后,毕之晚掩不住憧憬地说:
  “之皓,当那种类型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感觉呢?让男人前仆后继的涌到你跟前,对你嘘寒问暖、对你狂献殷勤……之皓,”她拉着他的衣袖。“我好想当那样的女人……”
  “噗!”毕之皓别开脸,嘴里十分不给面子的喷笑。
  “你要笑就大声笑好啦!”毕之晚抬头看月。“我觉得自己好像花痴,我想要男朋友,我想和他牵手、谈笑、拥抱、接吻,啊——”
  她突然大叫。
  “我好想谈恋爱!之皓,我已经二十一岁了呢,再过两个月就要大学毕业。我们系上十六个女生里,只有我一个人连初吻都送不出去,交了五任男朋友却连接吻的经验都没有,之皓,我觉得自己好可怜……”
  “姊,”一直默默聆听的毕之皓突地浮起邪恶的笑,他眨着一双纯洁得令人发寒的眼,嘴里吐出的声音真诚得足以让人起鸡皮疙瘩——“我来帮你吧!”
  “你?你能帮我什么?”毕之晚打量着这个少她两岁的弟弟。“介绍男朋友给我吗?先说好,我对年纪小的不感兴趣喔。”
  “不是啦,姊。你还记得‘美少女梦工厂’吧?”
  他提起毕之晚超迷的老电玩游戏。“还有‘安琪莉可女王之路’?”
  见毕之晚点头,他才自信满满地接道:
  “把你自己交给我吧!老弟我绝对让你脱胎换骨,变成广受欢迎的大美女!”
  “……你行吗?”毕之晚拿一双怀疑但掩不住心动的眼瞅他。
  “当然。哪!现在照我说的做。”他柔媚地眨了眨眼,捏着嗓子柔顺而谦卑地说:“聪明、伟大、善良的大帅哥毕之皓,请你让我变成受男人欢迎的大美女吧!”
  毕之晚努力的模仿了一遍。
  “哇塞!老姊,你这样讲话看来起码美了三倍不止耶!”完全忽视她咬牙切齿的口吻及眨动得仿若眼睑抽搐的双眼,他忍笑著称赞。
  “真的?”毕之晚开心地问。
  “相信我吧!”毕之皓笑得很灿烂。
  “我相信你,之皓。”毕之晚感动地握住弟弟的手。
  “虽然你以前常常欺负我,然后躲在一边愉笑我,可是我相信你,这次你是真的想帮我,对不对?”
  对她的单“蠢”,毕之皓只能回以怜悯的眼神。

正文


  “哈——瞅!”
  打了个大喷嚏后,毕之晚揉揉鼻子。像是发觉自己的举动太粗鲁,她忙又放下手。看看镜里的自己,兴奋的笑几乎又要扬起,这次她惊觉的敛住唇,只让嘴角微微的向上扬。
  太完美了!她双眼亮闪闪地想。
  今天的她,短发被仔细的梳理过,看来清纯可爱;原来粗粗的眉毛也被拔成细细的柳叶眉,脸上还难得的打上淡淡的妆。搭上身上这套淡蓝色的合身制服,看来真是淑女得让她忍不住想偷笑。
  但她当然会克制住。毕之皓说过的,美女只能微笑、淡笑,如果笑得开心点,就得用手遮住嘴——想到此,她忙抬起手稍微练习一下。
  没办法,因为对她来说,今天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
  在这里,她只是业务二课的新进女职员,不是美丽社区的暴马,不是F大企管系的神力女超人。
  她只是个温柔、美丽、可爱的小女人——会很受男同事欢迎的那种。
  前提是,她得记得毕之皓两个月来对她耳提面命的一切。
  绝不能冲动行事,做任何事都得放慢速度。
  离开洗手间前,她再一次提醒自己。
  “原来你在这!”
  一推开门便被人拉住手,毕之晚不习惯的穿着高跟鞋让人快步拖着走。
  “澄姐,发生什么事了?”毕之晚问着这个业务二课的前辈。
  叶澄头也不回地说:“要介绍新进人员了。这次业务二课三个新人都由我带,我可不想等会儿介绍时因为少了一个被课长骂到臭头。”
  走到悬着“业务二课”名牌的玻璃门前,叶澄松开紧握着毕之晚的手,拨了拨头发、深吸口气后,她才跨进门。
  脸上带着完美的业务员笑容,叶澄的声音清脆而有礼。“抱歉让大家久等了。”她手一挥——“这就是课上的新进人员。”
  乖乖跟着前面两个人走,毕之晚惊讶地看着方才还冲得飞快、嘴里一连串念个不停的澄姐。
  真的跟之皓说的一样呢!女人是有很多张脸的,私下可以爱怎样就怎样,但是一出现在众人面前……
  想到她脸上的笑及温柔有礼的声音,毕之晚忍不住对叶澄投以祟拜的眼神。
  叶澄可没时间注意这些,一一替她们介绍过后,她领着三个女孩走向课长面前。
  “课长,这是今年课里的新进人员,赵芬、孙珍珍,以及毕之晚。”
  三个女孩得体的微笑行礼。
  张课长顶着一头典型地中海,一张多肉的脸上嵌着绿豆眼、蒜头鼻及两片厚厚的嘴唇。
  只见他仔细打量过三人后,才笑嘻嘻地站起身,对着女孩们伸出手。“欢迎你们加入业务二课。”
  与他握过手的女孩皆变了脸色,毕之晚在那只肉掌握住自己时,总算明白原因。
  这秃头张课长藉着握手时,以手指轻搔对方的掌心,那种感觉真是教人恶心得直冒鸡皮疙瘩,更别提他那双一直在对方重点部位徘徊不去的色眼了。
  要是依她以往的性子,早一拳捶下去,如今受过毕之皓训练的她,只能努力提醒自己形象的重要。
  使力拔回自己的手,她勉强维持脸上僵硬的笑。
  整个业务二课都知道课长的色狼性,尤其三个新进人员皆年轻貌美,色魔课长是绝不可能不出手的。
  “课长,我带她们去熟悉一下环境,顺便告诉她们自己的职责范围。”叶澄急急将三个女孩带开。

  在解释过公司的大概情形及工作的内容后,叶澄将女孩们带进员工餐厅。
  说明了使用方法后,她领着众人拿若餐点在靠窗的位置坐下。
  “老实说,”叶澄先喝口水后才开口。“我们公司的福利算非常不错了,尤其这间占了整整一个楼面的员工餐厅,不但有中、西式料理,而且一切费用全由公司支付呢。”
  看她们脸色还是怪怪的,叶澄干脆敞开来说。
  “其实我们业务二课每个人都不错,只是那个课长……”她尴尬地笑笑。“课长就是喜欢吃女孩子豆腐,你们平常就忍耐点,然后少跟他独处就好,没事的,这几年我还不是就这么撑过来了。”
  毕之晚闻言嘴角动了动,像要说些什么,后来还是叹口气,忍下不说了。
  听前辈这么说,赵芬和孙珍珍脸色总算好些,也有精神问问题了。
  “澄姐,”赵芬先开口。“课长他这样,你们都没人投诉吗?”
  “当然有啦,否则你以为课里为什么女职员那么少?”叶澄斜瞥她一眼。
  “你是说?”
  叶澄先抬头看看四周,才凑近她们小小声地说:
  “老色魔虽然只是个小小的课长,可他老婆却是常务董事的妹妹,要不是有这么硬的后台撑着,老色魔早不知下放到哪里去了。”
  三个女孩一听,心头一惊。
  “我告诉你们,常务董事早关照过业务部长啦,只要是投诉课长的,全部都压下,所以课里的女孩才会一个个辞职。”
  “这太——”毕之晚克制不住的喊出声,后来是见到众人惊讶的眼光,才收敛的放低声音。“——过分了。”
  “没办法。”叶澄习惯地耸耸肩。“其实就算那些投诉案件没压下,最后还不是会不了了之。告诉你们,男人还是护着男人的啦,说不定最后还反咬一口说你勾引,那可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赵芬与孙珍珍都不约而同的点头。
  毕之晚只是沉默的坐在那,藏在桌下的双手已经紧握成拳。
  “对了,”赵芬突然开口问:“我们是业务二课,那业务一课呢?”
  “业务一课……那里是女人的天堂。”叶澄出现梦幻似的表情,轻叹了一声。
  “业务一课是非得精英才能进得去,尤其是业务一课的萨课长,他今年才二十五呢!拿到硕士学位后进公司两年,就一路升到课长这个职位,听说他有可能会是本公司创立以来最年轻的部长喔!”
  “澄姐,”孙珍珍双眼发亮的问:“他该不会是哪个知名企业家的第二代吧?说不定是总裁的——”
  “错!”叶澄戳破她的幻想。“萨课长可是出身书香世家,他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比起那种骄傲自大、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二世祖,萨课长是如此的和善、体贴、温柔,简直就是十足十的绅士……”
  叶澄凑近她们,悄声再补充说明:
  “告诉你们,那些二世祖不过是镀了金的巴西乌龟,萨课长可是由内而外纯金打造,整个公司的女职员对他都是垂涎个半死——喂!毕之晚,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将视线由窗外移回,毕之晚心思不定的回答:“有、有……”
  “有个头啦!难道你对萨课长一点都不心动?”
  “他不错啊!”毕之晚诚实地说。“可是条件好像太好了。”
  她只要随便一个可以跟她谈恋爱的男人就好了,那种高档货她实在高攀不上。
  “这可是你说的——啊!业务一课的帅哥们出现了!”叶澄突地小声尖叫。
  本能的将视线移向门口,毕之晚看着那五名自然交谈着走进员工餐厅的男人。
  不愧是菁英。
  他们给人的感觉就像学校里偶有的几个怪胎,那种功课好、体育佳、对人亲切、操行又总是拿一百分的完美孩子。
  尤其是走在最前头的男人,他简直像是发光体。
  身高起码一八O、削瘦、斯文、俊秀,脸上还带着微笑,再加上那种高级知识分子的气质……
  “哇塞!”毕之晚忍不住喃喃。”“这种男人一辈子看到一次也算够本了。”
  端起还剩下大半食物的餐盘,毕之晚自言自语的站起身。
  “真是亮得快教人睁不开眼……”
  “之晚,你吃饱啦?”舍不得把眼睛移开,赵芬只是小小声的、梦游似的问着。
  “嗯,我去散散步。”微微一笑,她端着餐盘走向弃置食物的垃圾箱。
  趁着众人都将目光放在那群男人身上时,她动作快速的将食物倒进一旁方便打包的纸制餐盒,顺手一抄便往出口冲去。
  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她,可不知道一切举动全落入业务一课的眼中;没办法,每个人都盯着他们,他们只好盯向别人,谁叫毕之晚动作太鬼祟。

  悄悄摸向公司附设托儿所后的小公园,毕之晚双墨大张的靠着身后的大树坐下。
  “饿死我了!”打开餐盒,她囫囵扒进一口饭。“美女还真不好当,连吃饭都得学鸟啄。”
  三分钟便解决一个便当,她满足的打个嗝。
  摸摸微微鼓起的肚子,她喃喃道:“还是这样比较快乐——不行!”
  站起身,她胡乱抹抹嘴,整整头发,拉拉有些皱痕的窄裙。
  “我不能再这样了,世上只有懒女人、没有丑女人!我要当美女、我要谈恋爱!”
  她不断自我催眠似的念着。
  “我不能再这样了。”一面走回公司,她一面说服自己。“不能冲动、不能使用暴力,路见不平让别人去踩,我只要装可爱、装温柔就好。”
  亮出她练习了两个月的完美笑容,她小声而坚定地说:
  “对!我只要装可爱、装温柔就好……”

  下午,她的决心又受到考验。
  澄姐忘了说明一点——业务二课的女职员除了得忍受课长意淫的眼光外,还得忍受课里严重的性别歧视。
  男职员可以绞尽脑汁为一个个案子劳心劳力,女职员却只能泡茶、影印、割文件,只因色魔课长认为女人情绪化、不够理智,没办法和客户谈生意。
  拜托!都已经快蹈入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有这种脑袋塞满水泥——而且还是黄色水泥——的上司?
  气愤的割下另一块长条纸,她愤愤不平地想着。
  “喂!喂!喂!”张课长突地敲着桌面。“我的咖啡呢?那个什么珍的是跑到北极泡咖啡啦?”
  毕之晚与正和影印机搏斗的赵芬对看一眼.她无奈地站起身,勉强提起精神道:“我去看看。”
  一直到走向隔壁的茶水间,毕之晚还可以听到课长唠唠叨叨的声音——“你们这些女人啊!就是……”
  “女人又怎样,你不是女人生的吗?”毕之晚在嘴里嘟囔着。
  抬头看到孙珍珍站在茶水间前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毕之晚走向前道:
  “珍珍,课长在催了呢!”
  “之晚!”像看见救星似的,孙珍珍紧抓住她的手。
  “里……里面有蟑螂……”
  她颤抖的指向眼前的小房间,求救似的看着她。
  “我刚一拿起咖啡杯,一只大蟑螂就朝我飞过来,吓得我只敢躲在这。之晚,我真的很怕那种东西……”
  “我……我也很怕呀!”毕之晚半垂着眼说。“不过,说不定蟑螂已经跑走了……”她尝试安抚孙珍珍。
  “我不敢进去,之晚,你进去看看好不好?”
  “我……”毕之晚迟疑了会儿。“好、我去。”
  她上前握住门把,想了想又回头像在提醒什么似的,说:“珍珍,我是真的很怕……”
  孙珍珍只是双手合十,满眼哀求。
  打开门,毕之晚踏进小房间。
  任门虚掩而上,毕之晚利落的抄起柜旁的一叠报纸,将它卷成硬硬的棒状,她仔细寻着蟑螂的踪迹。
  黑黑的影子一闪,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棒挥下,啪的一声,飞天蟑螂成了蟑螂扁。
  “之……之晚,怎么了?”孙珍珍的声音颤巍巍的从门外传来。
  “没事,我不小心撞到东西。”
  一面扬声回答,她一面拎起蟑螂尸。
  “我说蟑兄啊!”她压低声音道:“我跟你无怨无仇,只怪你跟色魔课长同姓,不能扁他,我只好扁你了。”
  将扁螃螂丢进垃圾桶,她又继续道:
  “其实你也该好好检讨,为什么你没做什么坏事,大家却总是伯你、恨你,要不就拿拖鞋扁你,这一定有原因的。”
  蹲在垃圾桶旁,她陷入沉思。
  “也许是因为你的外表乌漆嘛黑的,看来就怪恶心的。根据我们家之皓说的,世上只有懒女人、没有丑女人,同理可证,世上只有懒蟑螂、没有丑蟑螂,只要你每天努力洗澡,上天必然会还你一身洁白——”
  “噗——咳!咳!咳!”
  不知从哪传来的声音让毕之晚一惊,莫非自己的蠢样子被别人给看去了?
  视线从柜子移向流理台,又从流理台移向右面的墙,一扇半开的小气窗让她怀疑的眯起眼。放轻脚步走向前,她踮起脚尖朝里望。
  对面也是茶水间,摆设大致相同,唯一不同的是流理台上半满的咖啡杯及旁边一滩黑色液体,还有靠在墙角、微倾着身低笑的——男人!
  倒抽口气,毕之晚冲口道:“你在这多久了?你刚听到什么了吗?”
  看向这个建议蟑螂洗澡的女孩,萨齐嘴角差点又要扬起。整整面容,他推推眼镜道:“我才刚进来,什么都没听到。”
  “真的?”毕之晚怀疑地看着面前有点眼熟的男子,随后她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轻叫:“你是那个纯金打造的业务一课课长?!”
  不等他承认,毕之晚就自顾自的接下去——
  “那你说的应该能相信吧!”她眨眨眼,端庄的笑笑。“你什么都没听到对不对?那我不打扰您喝——蟑螂!”
  “什么?”萨齐荒谬地看着她。
  “那里有蟑螂!”努力踮起脚尖,毕之晚双眼发亮的指向白色流理台。“哪,这个借你。”
  将手上的报纸棒硬塞到人家手中,毕之晚兴奋道:
  “快!它快跑——呃……”
  像意识到对方的眼神,毕之晚突地安静下来。她尴尬地红了红脸,又鼓起勇气亡羊补牢地道:
  “我是说,您……要不介意的话,可否用那个——”她指指报纸棒。“处理一下那只可怕的……东西。”
  结结巴巴的说完,毕之晚又匆匆撂下两句——
  “您忙吧!小人……呃……不是,属下……哎!我是说,我先走了。”
  看着那张脸消失在气窗后,萨齐仍旧可以听到她打开门后与同事的对话——
  “怎么样,有看到蟑螂吗?”声音急切中带着害怕。
  “有,蟑螂飞到隔壁去了。”停顿了好一会儿,又听到她略低的嗓音强调性的传来——“我……我是真的很害怕喔!”
  是吗?我可看不出呢!
  手里还抓着人家硬塞给他的报纸棒,萨齐在心里忍笑的回答。

  辛苦熬过一天,又在公车里被挤了近一个小时后,毕之晚总算能站在家门前,幸福的嗅闻着屋里传出的食物香气。
  迫不及待的将脚上的高跟鞋脱掉,她拎着鞋子走进门。
  “爸、妈,我回来了。”招呼一打完,她便整个人呈大字型的倒进沙发里。
  “有这么累吗?”毕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女儿这副模样,忍不住开口问。
  “就是那么累。”毕之晚有气无力地回答。“好像被人丢到洗衣机里绞了一顿似的。“
  “就跟你说到老爸的工厂……”毕妈妈忍不住唠叨。
  “拜托!整个社区谁不认识你女儿、大姊头我?”
  毕之晚还有力气反驳。“到老爸工厂做,我一辈子都交不到男朋友。我们社区里年纪跟我差不多的男生,每个看到我都只会发抖,干嘛?我有这么可怕吗?”她气呼呼地抱怨。
  “又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吴太太那两个儿子不是跟你挺好的吗?”
  “是!我们好到连一起洗澡都不会出事!”毕之晚两眼一翻。“他们两个根本把我当男人看好不好!”
  毕妈妈还想开口,大门处却突然传来喧闹声。
  “怎么啦?”她喃喃的走向门口。“之皓、家宝!你们是出了什么事啦?”
  老妈的尖叫,让毕之晚好奇的抬头,看着老弟扶着隔壁的吴家宝蹒跚走进客厅。
  “没什么,要闪一辆脚踏车,不小心滑倒而已。”
  毕之皓拉出桌下的急救箱,简单的对母亲解释。
  “怎么不小心点……”看着两个大男孩手肘与膝上的伤口,毕妈妈担心道:“血流这么多,要不要去给医生看看啊?”
  “不用、不用。”回答的是一旁看戏的毕之晚。
  只见她抓起双氧水,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往两人的伤口上倒,理也不理他们尖锐的抽气声,再以同样粗鲁的态度将碘酒也倒上。
  “这样就好啦!”拍拍手,她笑眯眯地看着在场三人惨白的脸。
  “毕之晚,你谋杀啊!”吴家宝沉不住气的喊。
  “之晚,你也太过分了,他们流那么多血呢。”毕妈妈也出言薄责。
  “那叫多?拜托,我每个月流的都不知道比他们多几倍咧!”一出口,毕之晚就知道要糟。
  果然,毕妈妈的脸胀得通红。“毕之晚,你也稍微留点给人家探听好不好?!”
  “好、好。”她举手作投降状。“我回房间总可以了吧!”
  站起身,她走向楼梯口。
  “之晚!”吴家宝突然语含惊讶的喊住她。“你今天穿裙子耶!哇塞!还化妆啊?”
  不好意思的抓抓头,毕之晚回过身道:“因为要开始上班了。怎么,还可以吧?”她双手一摊的问。
  “可以、可以!”吴家宝大力点头。“以一个男人来说,算是打扮得不错了。”
  “我是女的!死吴家宝!”咒骂一声后,毕之晚愤愤地踩着楼梯上楼。
  将视线移向拿着纱布及棉球的毕之皓,他咧嘴笑了笑:“抱歉,小小报个仇嘛,你不介意吧?”
  了解的点点头,毕之皓将手上的纱布大力压向吴家宝膝上的伤口。
  直到他痛叫出声后,毕之皓才善良而无辜的对他笑笑——“我一点也不介意,真的!”

  将卧系黑色跑车停进车库,萨齐携着同色公事包走进屋里。
  “爸、妈。”
  对坐在客厅里看新闻节目的父母打声招呼后,他举步往二楼走去。
  “等等。”萨母站起身。“萨齐,你这个礼拜有空吗?”
  不待儿子回答,她又接着道:
  “你们部长约我们吃饭,说是总裁千金刚回国,要替你们年轻人介绍介绍。”
  “妈,我那天有事。”萨齐缓言拒绝。
  “可是我已经跟人家约好了呢。”萨母的眉一皱。
  “你不能挪一下时间吗?”
  “我……”
  “你就过去一趟吧。”萨父开口了。
  知道这时再说什么也没用,萨齐只微微一笑,恭敬道:“我会抽出时间来。”
  回头踏上楼梯,他慢慢走上二楼。旋开房门、走进、门关上,然后唇上再没有笑。他冷冷地站在那,只觉整个人空空荡荡的。
  这才是真正的他。
  点亮桌灯,让晕黄的光驱走一室的暗,莫名的,他想起那个女孩——
  毕之晚。这几年来,他从不曾忘过她。
  这并不代表自己对她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只是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太……奇怪了,才让她的影子停留在他的记忆中,偶尔便浮上。
  她长大了,从年轻的少女长成小女人,但成长的像是只有她的躯体,她的眼眸仍如从前一样的清亮有神,她的举动仍是认真而有趣的。
  只是现在的她似乎想把自己硬塞进世俗的框架中,想让自己懂得掩饰、懂得控制、懂得——虚假相对。
  何苦呢?
  他摇头。
  罢了。打开公事包,他取出文件,将思绪转向手上的工作,他不再去想那阳光似的女子。
  她与他,是搭不上关系的吧?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