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云乱世,浮世一生几何,但留洪濑波涛,如花如云,如雪如波,飘然四季……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今早的齐州城分外热闹,除街道摊贩原有的喧闹声外,甫落成三天,豪华富丽,宛如京城名宅的断日山庄,今儿个大肆铺张的设置了百余张流水席招待齐州城民,不管识与不识、过客商旅,全往断日山庄聚集,为的就是一睹主人的风采。
  大街上,一对衣着朴素的女子缓缓的走着,走在前头的是个梳着双髻,清秀白净的小姑娘,她正睁大一双乌溜溜的大眼,引颈瞧着前头的热闹,还不时回头银后面的女子吱吱喳喳的说着。
  后头的女子睑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五官乍看之下很不起眼,甚至没有前面那位少女灵动活泼的气质,但她浑身充满灵秀的气息,脸庞虽苍白得不见一丝血色,可那双美目却清澈温柔,娇巧的红唇、高挺的俏鼻,容貌虽称不上绝色,但澄净的气质令人觉得如沐春风。
  “小姐,我们已经到齐州城了,接下来要去哪里呢?”难得出门,前头的少女显得兴致很高昂,见到什么都觉得有趣。
  “阿靓,你帮我看看,哪些地方人多,我们便去哪里。”后头那位姑娘抬手拭去颊边的冷汗,天气虽冷,但人多的气息使她晕眩,几乎今她支撑不住而摇摇欲坠。
  “哎呀!小姐,你又发病了?”阿靓紧张的搀扶着她缓步走着。小姐不曾走过如此久的路,她瘦弱的身子骨当然挺不住了。
  “我没事。”她便是司徒虹吟,任谁也没想到,闻名天下的先知者竟是位不满十八岁的小姑娘。
  “小姐──”阿靓还想劝说。
  司徒虹吟打断她的话,“不,没找到那人我不放心,我有预感就在近日,那人将做一件大事,如果不赶快制止他,我……担心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小姐──”阿靓跟随她好几年了,从没见过她这样,仿佛已经见到天大的祸事临头似的。
  “别说了,我不舒服。”司徒虹吟呻吟了声,身子摇摇欲坠。
  阿靓连忙扶着她,慌忙间,她们来到城里最有名的客栈坐下休息,里面几乎坐无虚席。
  阿靓咋舌的望着昂贵的价格,深怕她们身上的银两不够,这里的东西,换作在乡下,可以买上好几斤的白米和猪肉。
  说来其实有点吊诡,闻名天下的先知者怎么会身无恒产?但这都该怪司徒虹吟的不擅理财,她可以费心尽力为不相干的人占卜算命,却不在意他们付不付得出酬劳,有这样的主子,让阿靓只能再三叹息。
  “小姐,当滥好人也要有个限度,如果老天注定要在人间种下灾难,不管人们如何扭转,事情总会发生的,不是吗?”
  司徒虹吟接过她递来的包子,忍不住叨念,“话虽如此,但我总觉得,上天不会无缘无故让人拥有不该有的力量,我……”
  她的话才说到一半,顿时身旁喧闹起来,她停住话语,转头看去。
  “姑娘,我们打个赌,断日山庄的主子?定有见不得人的宿疾缠身!不然不会用那么多的银子雇用奴仆下人。”一名看似纨挎子弟的男子提高嗓门对卖唱姑娘调笑着,目光却恶意的飘向角落边的俊美男子。
  “连公子,大家都说那宅子的主人俊美异常,而且家财万贯,说不定人家早有如花美眷,只等宅子一落成,便要住进去呢!”卖唱女狐媚的眼神一拋!霎时客栈中不少男人都为之倾心。
  但角落的男子硬是不为所动。
  卖唱女注意那男子很久了,这七天里,他每天都来,坐同一张桌子,但始终未开口,尽管大家都在猜测,但就是没有人敢问他,到底是不是断日山庄的主人?
  “有可能,不过貌美的人多半自负,要找个看得上眼的女子,可不简单。”连公子摸了卖唱女下巴一把,轻笑的将目光再移向那男人。
  “连公子这话可是嫉妒?”卖唱女笑了笑。
  “我为何要嫉妒?”
  “人家有财有势,又长得俊美,这对齐州城内第一公子的你来说,压力是大了点。”卖唱女见周围的人全围了过来,心里不禁有些得意,忘了与她说笑的非一般人,而是心眼狭小的连霸。
  “放肆!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如他啰?”连霸老羞成怒。
  “不,奴家怎敢?公子请息怒,让奴家再唱一曲为您消消气。”卖唱女见弄巧成拙,马上小心翼翼的陪不是。
  “哼!不听了,你让本公子倒尽胃口,店小二,遣了她,再换点新鲜口味来。”连霸仗势欺人。
  司徒虹吟与阿靓见了大感奇怪,这里的人似乎都与角落的那男人杠上了,连她们从外地来的都能感觉得到,但那男人却像没事人似的,不闻不动。
  店小二急急忙忙地跑来,“哎哟!连公子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如果是我们姑娘唱得不好、讲错话,净可说说她,何必闹得这么不愉快呢?”
  “你算什么东西,敢教训我?”连霸怒喝一声。
  店小二推推被吓呆的卖唱女。“还不快倒杯酒,给连公子陪不是。”
  卖唱女怎么会不知道事态严重,连忙倒了杯酒,向连霸福了福,“还望公子大人有大量,啊──”
  连霸手一挥,将酒杯打翻,还甩了她一个耳光。
  卖唱女跌跌撞撞的竟倒向角落,那男人俐落的闪身?卖唱女狼狈地跌倒在地。
  “睁大眼睛看清楚?我连霸在齐州是什么样的人物,岂是你得罪得起的?”连霸往前又在卖唱女身上踢了一脚。
  “住手!”司徒虹吟看不过去了,起身喊着。
  “小姐……”阿靓呻吟了一下,惨了!这里的人看起来都很奇怪,小姐冲动又热心的个性肯定会招惹麻烦。
  连霸回过头来,看着眼前不起眼又满脸苍白的女子,“你是谁?敢管本公子的闲事?”
  “你们太过分了,卖唱女也是人,你们凭什么以自己的好恶来折磨她?”司徒虹吟上前扶起卖唱女,奈何轻轻柔柔的嗓音,听来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本公子高兴。你这小丫头,啧啧啧!”连霸上下看了她一眼,不出色的脸蛋、干巴巴的身子,送上门他都不要,“去去去!别来烦我。”
  司徒虹吟轻笑地摇摇头,将卖唱女扶坐在椅上才转过身,不过,她的对象不是嚣张跋扈的连霸,而是颇觉无味,已经往门边踱去的俊逸男子。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孤立你?不过,如果你不肯放开心去接触其它人,你会永远感到寂寞的。”
  那男子的脚步顿住了,回过头,霎时夺走司徒虹吟的呼吸。
  日光下,男人倨傲惆傥的风采,轻送的冷风拂着那袭白衫的衣袖,使他看起来犹如谪仙之人。
  他的身材修长,五官立体鲜明,看起来雍容华贵,但紧抿的薄唇,又让他看起来难以亲近,此刻虽然难得地展现一抹似有若无的淡笑,但,眼中却没有笑意,冷的让他对上视线的司徒虹吟有股想逃的冲动。
  “在下不懂姑娘的意思。”很久了,久到日尚行以为,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与他正常的对话,他不禁对司徒虹吟刮目相看。
  宛如清风拂过脸庞般的低沉嗓音,让他更具性感;而俊逸的神采完美得令人屏息。
  “他们都很关心你。”半晌过后,她才找回自己颤抖的声音。
  “道人长短可不见得是关心的行为。”日尚行双臂抱胸的靠在门边,没有否认,却也没有正面响应。
  “人们的言语能让你受伤吗?”司徒虹吟无心的问着。
  日尚行的脸色蓦地变得铁青,“无知的小女孩不会明白,人们残忍的时候会做出什么事来。”
  “有人曾经伤害过你吗?”她可不相信有人能伤到这样出色傲然的男子。
  日尚行鹰眸一凛,“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转身便想离去。
  他向来都是孤独的,当名利、财富、地位都一一到手后,还有什么是值得他追求的?
  这些行夫愚妇是真的关心他吗?错了,他们只是看上断日山庄的富有华丽罢了。
  “等等,这位姑娘的工作因你而不保,你该给她一个交代。”司徒虹吟追到门外,拉着因为害怕得罪连霸招来祸害,而遭客栈解雇的卖唱女。
  “凭什么我要给她一个交代?”日尚行神态狂傲,冷笑斜挂在嘴边,毫不留情的望着这个看似娇柔,实则大胆的女子。
  “堂堂断日山庄的主人,会养不起一名弱女子吗?”别问她怎么知道,善于占卜的她,就是有办法知道他就是大家口中宅子的主人。
  日尚行邪笑了一下!“女人之于我,只有在床上还有点用处。”
  “那就收了她当妻妾吧!我有预感你们有缘。”司徒虹吟皱着细眉,心里空荡荡的,随意泄漏天机,有损她自身的寿命,但不知为何,眼前的这名男子让她放不下,他的面容竟莫名地与她梦中的影子重叠了。
  日尚行哈哈大笑,残酷的笑声让卖唱女自觉形秽的退了好几步。“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有人在大街上谈婚论娶的,小姑娘,就凭我的身分,她配当我的妻妾吗?”
  “这……”司徒虹吟的眉打了无数个结,她的预感从不出错,他们的确有情感上的牵连啊!
  日尚行俊美的双眼闪过一丝冷芒,俯低头,在她小巧的耳垂边吹气,“谁知道你的这个提议是不是在为自己打算呢?”
  司徒虹吟从没与男子这般亲密,顿时红透了双颊,无措地退后好几步,才鼓起勇气道:“什么意思?”
  “就那个意思。”他笑了笑,浑身净是冷凝。“罢了!反正我也需要人手,你们就来吧!不过记住,我要的是你跟她,如果少了任何一个,就都不用来了。”
  可是不能停留太久,她得回家啊!
  “我……”
  他轻佻的勾起她的下巴,漾开勾魂摄魄的笑纹,“断日山庄,随便问一个人都知道路,别告诉我你连间都不想问。”随性的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司徒虹吟愣愣的看着他离去,双颊热呼呼的,不用阿靓在身旁大声嚷嚷!敏锐易感的她,已经可以感觉出周遭人们的议论纷纷。
  她的名声毁于一旦了,更糟的是,她似乎可以确定此行要找的人,就是他??一个孤独狂傲、对世间充满极度不满的男子。
         ※        ※         ※
  冬阳暖暖的照在大地,寒风扑面拂来都不觉得冰冷,今儿个实在是个好日子,也是断日山庄落成宴客的日子。
  断日山庄从动工到落成,是齐州城里的大事,从聘用上百名工匠,到奴仆成雪如云的找进门,以及山庄主人的传奇现身,让齐州城内人人口中谈论的,全都是断日山庄的一切,当然,也吸引了地方官府的重视,在落成的今天,出动高官送礼前来道喜。
  张灯结彩,不断涌进庄里的道喜贺客,以及一直穿梭在各处忙进忙出的仆众,将断日山庄的热闹气氛带到顶点,只等山庄主人亲自现身。
  不同于断日山庄前方的锣鼓喧天、热闹滚滚,愈往后方的宅院就愈显得寂静。
  一个高大俊挺的男子孤立园中,一身黑衣与欢愉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他伫立良久,仔细聆听属于前厅的热闹,当大家都在欢笑时,他却觉得这些笑声刺耳,因为这些人都不是因为他──日尚行而来,而是他的名利、财富诱使他们接近他。哼!无知的人们。
  阔别十年,他终于又回到这里,带着人们艳羡的一切回来了,当年的耻辱,他要一一偿还!
  世人惊惶的指箸他大喊:“妖怪、是鬼啊!”的一幕,已深深的烙印在他心头。
  “公子,时辰已到,客人也都陆续就座,正等着公子开动。”老管家不意外的在花园找到日尚行。
  日尚行收起感伤的心情,回身淡笑,“也该是时候了,我们就到前厅去吧!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城里的县太爷、富商萧大爷、盐商王大爷、李进士一府全都到了,还有街坊有名的岳进总镖头,比较有头脸的就坐了近十桌,其它的数都数不清,江湖上走动的人物也不少。”老管家一一细数着。
  日尚行静静听着,俊美的脸庞毫无表情,伫立良久后,才轻声道:“城郊有座断魂崖,你可知道?”
  “公子,听说那儿闹鬼,去不得的。”老管家瞪大双眸,惊恐的道:“传说断魂崖每逢月圆,便有鬼怪出现吃人,即使不是月圆,那里也阴森得可怕,路过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染上怪病,严重的还会疯癫至死。”
  日尚行脸上的笑意不减,“断魂崖还有一处村落,约莫十来户人家,今天,他们可有人来?”
  “这就不晓得了,今天来的人甚多,我又没去过那个村落,所以,不知道那村落有没有人。”
  “无妨,去看看吧!”
  “公子,要不要换下这身黑衣,讨个吉祥。”老管家连忙跟上日尚行的脚步。
  “没这个必要。”吉祥,已经离他很远了。
  “可是,今儿个不是个大好的日子吗?”老管家不懂,既然要大宴宾客,为什么不循礼俗来,就算公于偏爱黑白这两种晦气的颜色,在这种时候也该换个颜色应景一下嘛!
  “在我眼中,日子无所谓好坏。”日尚行冷冷的撂下一句。
  日尚行的出现,让宴会的欢愉气氛到达最高点?传闻中宅子的主人果真俊美摄人,仿佛得到神魔的专宠般,虽然一身黑衣,让大伙感到突兀,但很快的,大家都以为这是他的嗜好,便不予理会。
  司徒虹吟和阿靓也看到他了,她俩待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司徒虹吟虽因人多气杂而感到有点不适,但日尚行的出现,仍然毫不费力的吸引住她的目光。
  “会是他吗?”打从在客栈第一眼见到他,司徒虹吟的心就乱了,她希望出现在她梦中的人不是他,因为日尚行拥有的力量不是她所能窥视的,他的世界,也超出她所能理解的范围。
  照理,他应该顾盼生辉,傲笑天下,可她却感觉出他忧郁寡欢,心有千千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日尚行的脸庞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意,满足大伙对他的好奇,私底下,却不齿他们的贪婪与内心真正的骯脏念头。
  没错!他能窥探他人的内心世界,也就因为这样,他带着自虐的心态游走众人之间,他倒要试试他能在世间掀起多大的风浪?
  酒过三句后,日尚行开始逐桌敬酒,酒量惊人,他来到其中一桌时……
  “是你,你竟然没死!”一个双鬓花白的老人抖着枯瘦的手,指着日尚行惊骇的道。
  日尚行也认出他,薄薄的唇勾起一抹残酷的笑。“好久不见了,村长。”
  “真的是你?”江明睁大了眼,起初听人说城里来了一位年轻人姓日,他还没把这位年轻人放在心上,直到儿子江大宝三番两次在这里受辱,他才有了想见这年轻人的念头。打一照面,他便觉得他邪得很,仔细一看,竟发现当年那该死而未死的人又出现了。
  日尚行定定的看着他,低沉的嗓音缓缓的吐露着,“没错,是我,十年前被你们逼下悬崖,却从鬼门关逃出来的鬼魅。”
  刺目耀眼的光芒,不绝于耳的惊叫哀号声,满地四散的鲜血,构成一幅怵目惊心的炼狱景象。
  一个俊美的男孩浑身浴血的站在烈焰血海中,带着凄厉诡谲的笑意,一直站着等,等那可怜的男人无助的咽下最后一口气,然后转身走向断魂崖,跃下山谷……
  不错,当年的小男孩,便是如今俊美的年轻人,村长江明惊惧的退后好几步?有人好心的扶着他。
  “江老爹,你没事吧?”
  “我……我……”江明的视线停在日尚行始终带笑,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愠度的眼眸,“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这个令人讨厌又可怕的鬼魅。”
  鬼魅,这个名词马上引起大家的恐慌,热闹的气氛顿时沉寂下来,大家都不禁往日尚行望去,他是鬼魅?怎么可能?他生得如此俊俏斯文。
  司徒虹吟敏锐的发现日尚行的眼神闪过一丝变化,但这变化快得令人难以捉摸就消失了。
  “这位老伯,这项指责可是很严重的,请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官府的人说话了。
  江明的脸上青白成一片,“他不是人,十年前撕碎王义一家四口,又让官府的石参事死于非命,我劝你们大家快快离开这里,莫让鬼魅吃得尸骨不全。”
  “江老爹,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快走、快走,离他愈远愈好,鬼魅不但会吃人,还会害人,你们不要被他的外表给骗了,难道你们没听说过十年前有个鬼魅跳下断魂崖的事吗?”江明喊得声嘶力竭。
  断魂崖?众人的神情惊疑不定。
  日尚行没有为自己辩护,他轻笑的瞧着眼前众人的表情,仿佛在看一场他置身事外的闹剧。
  “对,就在十年前,我们村庄发生了可怕的事,那天晚上,日尚行将王义一家四口全都杀了,尸体支离破碎,眼被鬼啃的一样,他事后又将官府参事石威杀害,我们村里十来个人,全都亲眼瞧见的,难道我还会冤枉他吗?”江明索性全部道出,十年前的事对他而言,是一场可怕的梦魇。日尚行小时候乖巧伶俐,挺讨人喜欢的,哪知道他竟是鬼怪,令人憎恶的鬼魅!
  “十年前……似乎有这么一回事,后来那石参事一家似乎也过得不平静。”江明的一番话勾起许多人的回忆。
  “岂止不平静,简直只有惨字能形容,石参事上有高堂,下有妻子,自石参事惨死后,石家没有谋生能力,石参事的生前又清高自持,家中并无恒产,石家二老不久便因太过伤痛爱子横死而病故,留下妻儿,现在也不知流落何方了。”江明见日尚行一径沉默,胆子也愈来愈大起来,开口说个不停。
  “想不到你对石威一家倒挺关心的嘛!”名为讨伐控诉他的罪行,实则重施孤立他的旧计,日尚行阴寒地扬起漂亮的剑眉,突然开口道。
  他们真的意火他了,不开杀戒见见血,岂不有负他的“鬼魅”之名。
  “当然关心,毕竟是我们邀请石参事前来,不然……他也不会英年早逝。”
  江明早因他突然开口而大为不安,当年十岁的小男孩,经过岁月的洗礼后,他变得更为恐怖阴森了。
  “你为什么不想想是他先杀害我爹娘的,我爹娘本性善良,一辈子不曾做过坏事,伤害过任何人,为什么石威要杀害他们?他们又犯了什么错?”日尚行望向江明的眼神冰冷似剑芒。
  “窝藏鬼魅当然有错,如果他们当初不收养你,王义一家会死吗?”江明豁出去了,他相信人世间还是有公里存在的。
  日尚行霍然上前,粗鲁地揪起江明的颌口,一身黑衣让他看起来有如复仇的恶魔。“你的意思是他们收留了我,这就是他们应该死在石威手下的理由?”
  江明骇得说不出任何话,衰老的身子抖得有如风中之烛。
  “说呀!你不是一向很有胆子意我吗?十年前,村里发生的事,你们都说是我做的,那也无妨,反正我在你们眼里十恶不赦,我都已经认命了,你们要杀我,我愿意任你们宰割,可是,你们不该连我的爹娘都杀,他们是无辜的!”
  “你……你已经报了仇。”
  “不够,我要你们村庄一起陪葬!”
  日尚行顾不得满厅抱头鼠窜的人们,就在此时,一双清凉的小手握住他紧握的拳头,日尚行不可思议的看着司徒虹吟,“又是你!你要与我作对?”
  司徒虹吟在接触到他冰冷的目光时,不直觉的打了一个哆嗦,但仍不肯放手。
  “不要再逗弄这位老伯,他被你吓坏了。”
  “你以为现在的我还会在乎吗?”日尚行挑起眉,一副不在乎的表情。放开江明,谅他也逃不走。
  “你不是真要他的命,就不要随意说出会让人误会的话,瞧!大厅里的人都快走光了。”
  她的话提醒了他,残忍的目光一一扫过四周,原本热闹滚滚的宴席,如今桌倒椅翻,乱成一团,人们逃的逃、走的走,留下来的除了二三两两的奴仆外,就是江明和司徒虹吟。
  “真是便宜了他们,不过也没有关系,我的目的只是报仇。”日尚行撇开突然感到孤寂的奇怪心理,提醒自己,人性本来就贪婪、自私,他怎么会期望他们在知道他是鬼魅后,仍会与他饮酒作乐?
  “你坚持要报仇?”司徒虹吟忍不住问道:“那就用我来换这位老伯吧!”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