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是喜欢挂上“生人勿近”、“家有恶犬”的名牌,有谁胆敢惹她,就要有被她恶整得哭爹喊娘,向她跪地求饶的心理准备,怎样?有人对她这种“造反有理”的丫劣行为有意见吗?好哇!不服的人就尽管放马过来咬她、啃她、踢她啊!她可不是省油的灯,谁敢欺负她,她绝绝对对会用“真面目”给他“好看”!只是,这个莫名其妙的臭男人怎么这么讨人厌啊?
    他先是“非法”侵入她的私人地盘,还抵死不肯向她“拜码头”,连讨论讨论文学作品,他都还要坚持“说清楚、讲明白”,非赢过她不可,更可恶的是,他还明目张胆的批评她──可怜没人爱!
    我咧#※◎&……
    才不需要他这个鸡婆的长舌公老是在她的耳边碎碎念哩!
    她立刻义正辞严的与他画下“楚河汉界”,坚持和他保持安全距离,可没想到,他他他……
    居然自作聪明的想动用“小针美容”的刀法,来化解他俩之间的“那个那个”?!
    天哪!让她ㄕˇ了吧!
    而更离谱的是,他竟然又提议──既然她不肯当“剪刀手爱德华”的人体实验品,那就换他自己“粉墨登场”?!
    啊!他到底想干啥米东东?
    此刻,她只觉得一个头N个大……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