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回到房间,以脚踢上房门,江皓威将叶凝安置在床上,并且制住她想起身的举动。
  “难道你想陪我去香港?”
  一听到他的提议,叶凝马上停住动作,安静地任他抚着长发、抚着脸颊。
  “我只是想要送你出门。”
  “你不累了?”
  这一问,叶凝羞红了脸,赶紧拉过棉被想盖住自己。
  “凝儿?”
  见她的反应如此,江皓威反倒是以笑带过。
  心头的渴望使他不顾她的反抗,一把拉下棉被,将她的双手固定住,俯身吻住她的唇,品尝她的滋味。
  这吻持续良久,直到叶凝几乎以为自己要窒息时,江皓威的唇才移开。而他的舌有意地绘着她的唇型,要她喘息地嗅进他的男性气息。
  “我应该带你一起去的。”他有些心动地想带她去香港。
  “不要。”
  “为什么不要?”浓眉深锁。
  她不能去是自然的,可她如此不假思索的拒绝使他感到不悦。
  叶凝见他又低下头,眼中闪着怒火,她明白此刻若是不好好安抚他,他真会说到做到带自己去香港。
  “平平会想我的。”
  儿子一直是她的挡箭牌,也是她的最爱。
  “那我呢?”
  他也会想她,只不过他没打算说出口。
  “皓威,别这样……”
  她受不了他的大掌在她胸前的揉搓,教她无法平心静气地听他说话。
  “别怎么样?”
  “我不舒服,皓威。”
  昨晚激情后的酸疼感还未散去,身上布满了他留下的红印,只是她早就习惯他这样的狂霸举动。
  见她真是倦累极了,江皓威轻抵她的额头。
  “没事别出门,有什么事或是不舒服马上联络我,知道吗?”
  叶凝乖顺地点头。
   
         ☆        ☆        ☆
   
  江皓威一走,叶凝即被江水灵给缠住。
  这一次出差,江皓威并没像以往那样一天一通电话,这让叶凝心中有些失落。不过,在人前她总是平平淡淡的表情,少有人看得出来她的真实情绪,就连她都不明白为何江皓威能够左右她的心情,她该不在乎的,向来她对他只有惧怕不是吗?
  “大嫂,没关系啦,你帮帮我嘛!”
  今天小姑又再次赖在她房间。
  小姑——江水灵是家广告公司员工,这次为了能展现创作才能,特地邀请叶凝客串她广告里的模特儿,不过叶凝却犹豫再三。
  江水灵一再的恳求。
  “大嫂,拜托……”
  “我怕你大哥不同意。”
  江皓威的占有欲已是众所皆知,他不希望有太多人接近叶凝,不管男女都一样,平日当两人在房里时,谁也没胆量闯进,生怕惹火了他难测的脾气。
  “不会啦,大哥又不在。”
  江水灵拍胸脯保证,香港离台北多远啊,大哥的消息不会那么灵通。
  “但他还是会知道。”
  “没关系,等他知道已经来不及,那时广告都上电视了。”
  江水灵十分有把握大嫂绝对适合,先不说她纤弱绝色的外表,只消那与众不同的气质已教人醉了三分,难怪大哥要强娶大嫂回家,而且还不准她在外面工作。
  “可是……”
  叶凝还是担忧,江皓威的怒火绝不会来去匆匆,它的热度是炙人的。当了他五年的妻子,她畏惧的感觉至今还在,她怕江皓威,怕他发怒的摸样,那时的他总会失控。
  “大嫂,我拜托你啦,一定要救救我。”
  这个案子再不过,她真要回家靠父母了。
  “我再考虑好吗?”
  她真的担心,特别是这次江皓威的反常,让她心中忐忑,不想再有事端惹他生气。
  江水灵知道再强逼她也没用,只好点头。
  “那你要快点将决定告诉我。”
  她的一切希望全落在她身上。
  当两人坐在房间里讲话时,江平突地冲了进来。
  “妈咪!”
  儿子柔软的身子朝她扑来,将她给压在床上。
  “妈咪,我好想爹地哦。”
  儿子平时与她特别亲近,但若是江皓威在家,他对她的独占欲就连儿子都摒除在外,不让他人有机会亲近她。
  所以老公这会儿才走,儿子马上撒娇地赖着她,这情形已有三天了。
  只是儿子见不到父亲还是会十分想念,这会儿正向她嘟嘴撒娇。
  “爹地很快就会回来了。”
  江皓威每次出差都会打电话与儿子讲讲话,询问她家中的事,可这次连她也等不到电话。
  “平平,你快把你妈咪给压垮了。”
  江水灵见小家伙还不打算起身的摸样,赶紧将小身子抱离叶凝,生怕这一压将她给压坏了,到时大哥回来可会发火的。
  “不要嘛,姑姑,我要抱妈咪。”
  江平挣扎着,而这时叶凝已缓缓起身,带着疼爱的笑意将儿子接了过来,坐在自己腿上。
  “大嫂,你别这么宠他,否则大哥回来又要吃醋了。”
  “哪有人跟自己的儿子吃醋。”
  叶凝抚着儿子的发,吻着他的小脸蛋,满意他与丈夫的神似,这俊俏的摸样长大了该是与他一个摸样吧。
  “哪不会,我看这次要不是因为时间太久,大哥包准会不听你的要求,硬是要你陪他出差。”
  叶凝淡笑,江水灵说得没错,若不是时间太长,此时她面对的人不会是儿子,而是霸道的老公。
  忽地,江平抬头问她:“妈咪,我想跟爹地说话。”
  叶凝犹豫。
  “爹地很忙的,我们别吵他。”
  这样安抚儿子是因为她根本不晓得该怎么联络他。
  儿子趴进她怀中,失望地沉默着。
  “大嫂,你就试试嘛,这次大哥反常得连通电话都没有。”江水灵颇有同感的怂恿着,特别是她见不得江平伤心。
  “不用了,反正他再过不久就会回来。”
  “你不想大哥吗?”
  他们夫妻俩的感情没人能懂,也没人能理解。一个热得似火,一个冷得像冰,若说不适合,却又让人不那么觉得,只是大嫂对大哥还真是冷漠了些。
  “我……”
  叶凝也不知该怎么说,说想他嘛,她还能忍耐不见他的日子;若说不想,她的心又满是失落,连她都不晓得自己真正的心意。
  “若是你打电话去,我猜大哥会很高兴的。”
  “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联络他。”
  “什么?”江水灵为她这句话整个人愣住。
  “你连大哥去香港哪里都不清楚,那手机呢?大哥平日不是带着吗?”
  叶凝不想告诉江水灵,前不久当她忍着身体不适没告诉他时,他当着她的面将手机甩了,自此她也不敢过问他是否携带手机。
  “久没打我忘了。”
  江水灵见大嫂的反应,二话不说地冲回房间。
  没一会儿她又再进来,这时江平已在叶凝怀中睡去。
  真是贪睡的小家伙。将儿子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叶凝伸手拿了江水灵递来的纸条。
  “这是什么?”
  “电话,是大哥的电话。”
  眼见大嫂的反应让江水灵惊讶,大嫂根本不晓得大哥的电话号码。
  “不用了,我不想打。”
  “那你就收着,等你想打时再打。”
  叶凝盯着手上的纸条,那强劲有力的字迹是她熟悉的。
  “谢谢你。”
  江水灵见她失神的样子,也不忍再打扰她便转身走至房门边。
  “大嫂,那件事你真的要好好考虑哦。”
  江水灵生怕大嫂拒绝,连忙又交代一声。
  “嗯,我会问问皓威的意思。”
  “啊,不行啦,问大哥他一定不会同意的。”
  果真如此,她的主意不用说,一定马上夭折。
   
         ☆        ☆        ☆
   
  半个多月后,叶凝坐在房里,心里直问着自己,是不是该打个电话给他。
  盯着电话,她终于鼓起勇气,动手拨了号码,当电话接通时,她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几乎都要跃上心口。
  电话响了几声,在她想要放弃时有人接了,不过接话的人并不是江皓威。
  (喂?)
  是个女人。
  一道年轻的声音,是她陌生的声音,但她接了江皓威的电话,一时间她不知该如何接话。
  (喂,找江皓威吗?)
  那声音主动的将她的疑虑打破,使她一时间为之怔忡。
  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她可以接他的电话?看了眼时钟,都半夜十点多了,他还在外头吗?
  (喂……)
  而后那女的似乎将手机拿远,她听到她问了一句话——
  (皓威,你洗好澡了吗?)
  听了这句话,叶凝没有多想便将电话给挂上,怔怔地发愣。
  那女人是谁?
  他的朋友吗?
  还是……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皓威这次不打算带她出差的原因,他早有人相陪哪还要她呢?
  她并不想哭,可是眼泪却不可抑遏的拭了又流,怎么都停不住。
  皓威,你不要我了吗?
  一直以来,她以为在他身边并没有其他女人,但此时从没出现过的惊慌突然蹦了出来,教她一时不能承受。
  而另一方面——
  江皓威由浴室出来,穿着正式西装的他看着眼前打扮入时的娇媚的郑于伶,问着:“谁打来的电话?”
  今晚他约好与客户见面,郑于伶是他的女伴。
  他虽然早已舍弃其他的莺莺燕燕,惟独郑于伶例外,他知道自己的背叛可能会伤了叶凝。但尽管他眼前所见的郑于伶如此迷人,他心中挂念的却是远在台湾的叶凝;这个时间她该是在房里看着书、听着音乐,准备入睡才对。
  “不知道。”
  郑于伶温柔地回话,她的心全给了江皓威,明知他有了妻小,但她还是情不自禁地成了他的女人,甘心留在他身边。
  “对方没留话吗?”
  “我应声时电话就挂断了。”
  江皓威暗思,上前拿起手机。
  “怎么了?”
  郑于伶见他如此,以为出了什么事。
  他看着手机,上头并没有来电显示,突然有一丝担忧在他心中徘徊不去。
  “没事,走吧。”
  收好手机,江皓威不再多说便开门走了出去。郑于伶对这时候的他感到有丝不解与不安,不管她怎么做都无法突破他的心防,更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认识他三年,他从没提过他的妻子,就连她透过台湾的朋友打听,仍是一无所获。
  但她心中猜想,他该是与妻子不睦,或是两人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否则他不会有外遇;而她更相信自己有一天能够打动他的心、打动他的人,取代台湾的她,成为真正的江太太。
   
         ☆        ☆        ☆
   
  这一晚叶凝没能好好的入睡,隔天更是高烧不退地躺在床上,当江家人想打电话通知江皓威时,却被她阻止。
  “大嫂,你不舒服为什么不告诉大哥呢?”
  抱着睡去的江平回房后,江水灵再回到大哥房里,看着躺在床上气色苍白的叶凝,忍不住焦急地问着。
  但叶凝只是沉默地摇摇头,她不想告诉小姑,电话她已打过了,只是接电话的是个女人,一个半夜还待在他房里的女人。
  这意味着什么,她不是不懂,她却无处可诉苦。
  “不用了,免得他担心。”
  “可是大哥要是知道你不舒服又没告诉他,肯定会发怒。”
  会吗?
  说不定远在香港的他早已忘了家中她的存在。
  “大嫂……”
  江水灵拿了电话给她,但叶凝倔强地不肯握住,任话筒滑落。
  “别打扰他,等我好一点再拨电话跟他说一声就可以了。”
  她知道自己绝不可能在拨电话给他。表面上说是怕他担心,暗地里她的心却在痛苦的拉锯着。
  见她如此坚持,江水灵知道再强求也没有用,只好静静地陪在她身边,看着她满是憔悴的容颜。
  就这样,叶凝整整三天都躺在床上反复思索着。
  直至一个礼拜后,当她身体恢复得差不多时,她亲口答应江水灵的要求,成为她广告的模特儿。
  因为欣喜过头,江水灵没能发现她的转变,匆匆地为她重新打造新造型,完全没想过当大哥见到不同的大嫂时会有的反应。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