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他们由白云青提供的资料,找到了这个小村落,这里的景象和城市相比,真的只能用"荒凉"来形容,"应是村落最右边的那栋房子。
  我们怎么找东西?”
  “那还不简单,直接过去叫他把东西交出来不就得了。”
  说完,玉霜一马当先地朝那个房子奔去。
  罗伦在原地愣了好几秒,她还真是超级行动派,说做就做,她们怪盗花精灵都是这么"直来直往"的行事吗?她是小偷,怎么行为看起来比较像强盗?!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越来越感到怀疑,象她这么冲动,怎么还能够平安无事地完成委托的任务呢?不过,她那股勇往直前、不畏艰难的精神倒是令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她真的是一个很有朝气的女孩,同时也感染了他的心,他莞尔一笑,拉起缓绳,跟了上去。
  就在罗伦抵达时,却看到一幕惨不忍睹的景象,他们要找的苏门正被玉霜"挂"在窗户上,一半的身体在外头,一半的身体在里头,人就这么成了翘翘板,一左一右的摇晃起来。
  “他……”
  “他一看到我就从窗户想逃走,我追过去阻止他,然后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了。”
  玉霜两、三句话简单带过。
  “你这个暴力女……"只听见那个"翘翘板"在低声呻吟。
  “东西在哪?"罗伦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虚弱地回答。
  “你要是不老实说,我就把你丢出去。”
  玉霜吓道。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不知道是吧?”玉霜把他的脚向上提,准备把他摔出窗外。
  “等一下!先放我下来。”
  他喊道。
  “早说不就得了?”玉霜把他放下来。”
  “东西放在哪?"她又问。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东西放在哪。”
  他仍是一问三不知,坚守"不知道"的最高原则。
  “你最好老实的说出来,否则不要怪我无情。”
  “我真的不知道,你要我怎么说?他仍坚持称自己不知。
  “我看他是不会说的,不如试试别的方法。”
  罗伦小声对她说。
  “别的方法……对了!"玉霜跑出门外从马上解自己的袋子。
  “袋子里头装的正是丝琳和羽萱偷渡进去的东西,截至目前为止已有不少牺牲者,其实说是"实验者"还贴切些,因为这些东西尚在实验阶段,到底会不会有副作用,只有天晓得!”
  “大姐和小妹放的东西总算有那么一丁点用处了。”
  天呀!这是些什么魔鬼东西?红楼梦"、"水浒传"。"笑傲江湖"……演古装剧吗?”算了。
  就这一瓶吧。”
  玉霜看着这些怪名称的瓶子,随手挑了一瓶名为"笑傲江湖"的药剂"天知道里头装的是什么玩意。
  “试试这个吧。”
  玉霜把这种名为"笑傲江湖"的液体倒了大约一半到杯子里,然后强迫苏门喝下去。
  “这是什么东西?"罗伦不知道她喂了什么东西给他。
  “我也不知道,这是凌钰姐的新配方,我们家那两具恶魔特别喜欢拿来做人体实验,等看到他的反应就知道是什么了。”
  “凌钰姐?”
  “哦!就是这些东西的发明人。”
  没多久,苏门就开始笑,先是小声的笑,然后不可抑止的大笑。
  “他在笑什么?”罗伦莫名其妙地问。
  “药效发作了。”
  原来这瓶"笑做江湖"就是笑剂呀!人一旦喝下去之后便会不能控制的笑,大笑,狂笑,痴笑,笑得在地上打滚。
  “你……哈哈……给我……哈哈……吃了什么……哈哈……"他一面笑,一面勉强地挤出问句。
  “东西放在哪里?"玉霜逼问"哈哈……我真的……哈哈……不……哈……知道……"他无法抑止狂笑着。
  “好吧,既然你不知道,就让你笑死好了,这个药如果没有解药的话,大概要笑上三天。”
  她就不信有人能忍受得了。
  “你们有很多这种药剂?”
  “应该没有很多吧?大约只有一百多种。”
  玉霜概略估计。
  一百多种还不算多?!"凌钰姐那边更多,可能有上千种哦。”
  玉霜仔细想想,她的研究室里多得是稀奇古怪的东西。
  “哈哈哈……我……说……我……快救我……哈哈……我……快……哈哈……受不了了……哈哈哈……"苏门已经笑得眼泪直流,脸直抽筋,直呼救命。
  玉霜在袋子里找了许久。
  “糟了,她们好像没有把解药放进来。”
  “我……哈哈……没救了……哈哈哈……"此时的苏门真是"强颜欢笑",事实上他想哭啊!”玉霜,真的没有吗?我看他好像满痛苦的,这个药有没有副作用?”
  “不知道。”
  “不知道?!这不是你们组织研发的药吗?”
  “不是,这是凌钰姐自行发明的,我从没用过,有没有副作用,我真的不清楚,因为我是第一次用。”
  像这种整人的东西,大姐和小妹用得最多,而她向来比较喜欢用"手"逼人说实话。
  “那他怎么办?”
  “嗯……"玉霜摇摇头。
  “先知……哈哈……放……在……鲁卜……哈哈……
  哈利……哈哈……沙漠……"苏门为锡除这种"笑刑",自行招供。
  “鱼卜哈利沙漠?"这是哪里?"那是沙乌地阿拉伯境内的一个沙漠。”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找啊!”不愧是行动派的玉霜。
  “不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鲁卜哈利沙漠在阿拉伯语是'空旷无物的四分之一'之意,面积大约六十五万平方公里,比法国还要大,占了整个阿拉伯半岛的四分之一,东部多为大沙丘地带,有的甚至高达三百公尺,而西站多为砾漠,如果没有万全的准备,很容易死于那里。”
  他以前曾经去过,印象非常深刻。
  “他们为什么大费周章地把东西藏在一个沙漠里?"为什么?,其意够明显了,萨法那只老狐狸真的想改朝换代,取而代之。
  “东西放在沙漠的哪里?”
  “在……哈哈哈……在……我的地图……哈哈……在……门…"哈哈……一颗……哈哈…"大石头……哈哈……下……哈哈……求求你……哈哈哈……救我……我……哈哈……受……不……哈哈……了……"苏门全招了,他已经笑到快发疯了。
  “对了,我记得有还有一颗万能解药。”
  玉霜打开自己的手表,里头还藏了一颗万能解药,那是湘涵为她准备的,已经放了大约四、五年,不知道还有没有效。
  “得……得……哈哈哈……救了……哈哈……"他接过来,连忙吃下去。
  “走吧。”
  罗伦走出门外,在一颗大石头下找到那张地图。
  “既然他说的都是实话,我们快去找吧。”
  玉霜立即跨上马背准备出发。
  可是罗伦的心里却有了一个决定。
  “玉霜,你回去吧?”
  “回去,什么意思?”
  “回台湾去,这个任务取消,不过,我还是会把钱汇给你们。”
  罗伦突然下逐客令。
  “回台湾?为什么?我们不是快要找到了吗?为什么要半途而废?”
  “没有要半途而废,而是我一个人去。”
  这个沙漠他曾去过,但愿还记得路。
  “你一个人?别开玩笑了,论各种开锁、潜入,易容的技巧,我可是最在行的,你应该庆幸自己可以请到我帮忙,结果你居然要把我这个专业人士撇在一旁,自己一个人去?
  我才不答应。”
  她怀疑耳朵所接收到的讯息。
  “我知道你是最在行的,对于你们怪盗花精灵的事迹我早就有所闻,只在是阿拉伯,你的开锁、潜入、易容技巧可能都派不上用场,因为我们要对付的是大自然,而不是高科技的产物,即使你有再佳的专业技术,你能忍受白天的高温和夜晚的寒冷吗?能忍受口渴吗?敢面对可能濒临死亡的恐惧吗?
  罗伦实事求是的问,这个沙漠他太清楚了。
  “可以,我能忍。”
  “玉霜,你太天真了,沙漠恶劣的环境不是一般人说能忍受就能忍受的,烈日的曝晒,令气温往往都在四十度左右,有时更高达五十度,而夜晚的气温则降到十度左右,如此恶劣的环境连一个大男人都很难忍受,更何况你是一个女人。”
  这一趟沙漠之行相当辛苦而且危险,既然已经知道地点,他可以自己去找"先知的手杖",这是他们国家的事,他不便把局外人牵进来,他不想看到她陷入危险。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吓走我吗?别忘了,我是怪盗花精灵,不是一般的小女人,我从小就受过严格的训练,我一定可以忍耐的。”
  她以身为怪盗而自豪。
  “不行,太危险了,你没有接触过沙漠,不知道沙漠的无情,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幸运的话,可以找到我们要的东西,如果不幸的话,很有可能会葬身在沙漠之中。”
  他试着想和她讲理,可是玉霜却像吃了秤佗铁了心,顽固的摇头。
  “我要去,而且是非去不可,不管你如何阻止我,我就是要去。”
  玉霜的固执可比拟石头。
  “沙漠常有风暴,我们很有可能会被活埋。”
  他指出另一项事实。
  “我不怕,如果我命该如此,也怨不得别人。”
  她的任务不能就这样半途而废。
  “你很固执。”
  罗伦感到一个头两个大。
  “我一点都不固执,反正我非去不可。”
  她坚持已见。
  “没错,半途而废不是我的作风,如果我的专业帮不上忙,我有自信我的体能应该可以,我会撑过来的,然后帮你找到'先知的手杖'。”
  她的决心可见一斑。
  “好吧,不过,你一切都要听我的。”
  “可以,毕竟这是你的地盘。”
  她愉快地露出微笑。
  “我们先回去准备吧,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罗伦收好地图,也上了马。
  他只能求阿拉保佑,他们能够顺利的找到"先知的手杖",否则两人就要在沙漠里做一对短命鸳鸯了,短命鸳鸯?!他怎么会想到这个词?"那个家伙就这样放过他没关系吗?”都已经骑了好远的路,玉霜才猛然想起。
  “他大概要准备逃亡了吧。”
  萨法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背叛他的人。
  “为什么?”
  “萨法不会放过他的。”
  “就是那个大奸臣?”
  “是的。”
  她这个时候才想起,似乎慢了吧!罗伦暗暗好笑。
  她柳玉霜这辈子从没有这么狼狈过。
  “如果我搞不定你,我就不姓柳。”
  玉霜忿忿地盯着眼前高头大马的对手撂狠话。
  对方头抬得高高的,完全不去理她,当她是泼妇骂街,还很可恶的发出嘲笑声,嘲笑她的无用。
  “你不要太得意忘形,你以为长得高,脑筋量就会比较多吗?其实根本没有,你想和我斗,哼!还差得远呢!你不知道我的厉害吧!举凡什么骑马、射箭、柔道、胎拳道、各种武术,我是样样精通,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
  她和它的仇是结定了。
  她举出那么多才艺,偏偏就是没有"骑骆驼"这一项。
  罗伦暗自好笑,不动声色地在一旁看着好戏。
  骆驼仍是一脸很自大的样,"骆"眼看人低,还不时发出怪叫声嘲笑她。
  这真是气死玉霜了,想她号称正义女神,若是连一只骆驼都搞不定,传出去她还要不要混啊!”我可是郑重的警告你,你要是再不乖乖的让我上你的背,我包准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通常她说出这种狠话的时候,代表对方将会很惨。
  但是这只不怕死的骆驼仍旧发出讪笑声,对她的威胁完全不放在眼里,它的眼神访佛在对她说"没有了我,看你怎么去沙漠"。
  不信邪的玉霜再一次地爬上骆驼,在她快要到达背部时,这只超级不合作的骆驼硬生生的把她摔到地上,让玉霜的失败纪录突破两位数,毫无怜香惜玉之情。
  “你这只可恶的畜生,我要杀了你。”
  “奇檬子"坏到极点的玉霜大声的宣称。
  一旁的罗伦快笑弯了腰,玉霜冲动和不甚有耐性的脾气和这只骆驼还真有些神似,不过这些话要是被她听到,一定会大声抗议的。
  “需要帮忙吗?”这也是罗伦第十次的问句,只是每次得到的答案都一样。
  “不要。”
  “太多的时间浪费在骑骆驼上,再不上路,恐怕我们一辈子也到不了目的地。”
  罗伦的眼里有着明显的笑意,他没胆子光明正大的笑,免得受到无妄之灾。
  “这只骆驼简直欺人太甚,我要杀了这只畜生。”
  玉霜又是一阵生气的叫骂,好像她说得到就做得到。
  罗伦知道她只是生气,嘴巴上说说,事实上她不会当真杀了它,"让我去和它沟通沟通,也许它会看在我的面子上让你骑哦。”
  罗伦毛遂自荐,事实是他快看不下去了,再这么耗下去,别说是要去鲁卜哈利沙漠,恐怕太阳很快就下山了。
  “你行吗?”玉霜抱待相当怀疑的态度,虽然他贵为王子,受百姓尊重,但并不表示连动物也会卖面子给他。
  “我试试看好了。”
  罗伦走到那只骆驼身边,然后开始低声的说话。
  “你看到那个穿着阿拉伯衣服的女人吗?虽然她穿着我们的衣服,但她不是我们国家的人,她来自一个可怕的国家,那里治安不好,杀人放火、绑架勒索的事层出不穷,还有啊,那个国家的人什么肉都吃,猪肉、羊肉、狗肉,就不定会喜欢吃骆驼肉哦,照她的背景来看,你说她刚刚说的话会不会算数?"那只骆驼看向玉霜,她眼里喷出的火花,杀伤力可比沙漠的太阳。
  也不知它是不是真的听懂了,态度不若刚才那样强硬,比较安静。
  “这就对啦!我刚才说的话可不是骗你的,你知道她拳头底下的牺牲者有多少吗?大概和沙漠的沙子一样吧!”罗伦夸张的比画一下,这下子骆驼的眼神比较没那么傲了。
  “其实她不会滥杀无辜,但是不顺她的意我就不敢保证了,她刚才说的可不是玩笑话哦!"罗伦拍拍它的身体,好像要它好好想一想,只见骆驼仿佛明白的低下头,表示妥协,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好啦!我们沟通完毕,它应该不会再把你摔下来才对。”
  罗伦对玉霜展露一个笑容。
  “真的?"玉霜慢慢地接近它,仍不大相信。
  “真的,不信你上去看看。”
  “我……"被摔了十次,玉霜真的有些犹豫。
  “你在害怕?”
  “我才没有,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是一只骆驼。
  她又逞强。
  “那就对了,上去吧。”
  “好吧!”反正最惨就是被摔到地上而已,会有比这个更悲惨的吗?横竖都是一摔,玉霜毅然决然的爬上去,在她等待被摔下骆驼的刺痛时,啊!?她竟然安然无恙的坐在它的背上,没有被抛下来,这……怎么可能嘛!难道真的是他交涉成功?"我就说吧。
  那我们起程吧。”
  罗伦也上了自己的骆驼,开始步上他们的旅程。
  “你刚刚和它说了什么?”玉霜对于方才的对话产生极大的好奇,是什么理由使这只气死人的骆驼变得如此温驯?
  “没什么,我只是告诉它一些事实。”
  “事实?什么事实?”
  “你不是阿拉伯人的事实。”
  这个答案令玉霜不解,这和骆驼听话有什么关系吗?
  “我不是告诉过你,骆驼的脾气并不好?"记得在市集的时候,罗伦的确这么告诉过她。
  “我怎么知道它的修养真是差劲到家,没见过这么没教养的动物,它居然还喷我口水!"回想起来,玉霜又是一肚子火,那粘粘的口水臭得要命,它几辈子没刷过牙啊?。"骆驼不太好的脾气,和某人还真有点像,固执、容易动怒。”
  罗伦玩笑似的若有所指。
  “你在说谁?我哪里脾气不好了,我什么时候固执了,我只是有时候比较冲动一点。”
  玉霜不太服气的为自己辩解,把她和这种气死人的动物比,真是贬低她的人格。
  “我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承认的哦!"罗伦又笑了,这叫不打自招。
  “罗伦!你……"玉霜为之气结,连他也嘲笑她,"哈哈哈!"罗伦开怀的大笑,不过他很聪明的走在前头,免得身体的"哪个部位"不小心天外飞来一拳,那可就不是好玩的事了。
  “喂!你给我回来!"玉霜跟在他后面叫着,相当不服气。
  “我们还要赶路,所以要走快一点。”
  罗伦回过头告诉她,但眼中仍带着浓浓的笑意。
  “你给我说清楚……"她就这么跟在他后头叫着,远远的,两条人影进入了鲁卜哈利沙漠,未知的命运正等着他们。这只骆驼存心想害死她,玉霜的脑中全是这个讯息。
  “恶——我……恶——该死的,恶——"玉霜唏里哗啦地吐,把胃里所有的东西全都翻了出来,一点也没保留。
  “你还好吗?”罗伦拍着她的背,想让她好过些。
  “那只骆驼?"她指控,才一说完,又是一阵恶心。
  “我想它不是故意的,有些人并不适应骑骆驼,所以会有晕骆驼的情况发生。”
  “晕骆驼?"她宁可相信是骆驼存心想害死她,也不愿承认自己晕骆驼,曾听过晕事、晕船、哪有人晕骆驼的,传了出去那多没面子呀!要是被姐妹们知道了,恐怕免不了又要被笑上好几天。
  “没错,其实这没什么,就是晕车、晕船的道理一样,有人不适应就会呕吐,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很正常。”
  罗伦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这么解释者。
  “曾经也有人这样晕过吗?”
  “当然也有,而且非常多,多到数不清,你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他这么说,才使玉霜比较能够接受。
  “我……恶——"玉霜又是一阵恶心,吐得一塌糊涂。
  “这样有没有舒服点?"罗伦拍拍她的背问道。
  “好一点了。”
  “真不该带你来的,你对沙漠并不适应,害你不舒服,是我不好。
  他感到相当抱歉,当初为什么不坚持到底呢?”这又不是你的错,安啦!我会适应得很好,不会再为你添麻烦的。”
  玉霜向他保证。
  “天色已经晚了,我们就在就里休息吧。”
  看着太阳已经落入地平线,加上玉霜身体不适,罗伦决定就在这里夜,明天再赶路,好让她能得较多的休息。
  “睡这里?"一望无际的沙漠?!"嗯。”
  罗伦回答她之后,便把旅行用的帐逢拾起,成了一个栖身之所,接着他又从骆驼背上拿下一些粮食,分一些给玉霜。可她一点食欲都没有。
  “那多喝些水好了。”
  罗伦把水递给她。
  “在沙漠中旅行,水不是很重要吗?要是我把它喝完了,我们以后喝什么?”虽然她不太懂沙漠生存之道,但她知道在沙漠中,水是最珍贵的资源,而他就这样拿给她,叫她多喝?"你会把它喝完吗?”"不会。”
  “那就好了。
  你既然吃不下,就喝些水补充一下,越往下走,你会越需要体力,现在先把身体照顾好再说。”
  “好吧。”
  为了不再给罗伦添麻烦,玉霜喝了几口水,让自己觉得好一些。
  热气随着太阳的隐没而逐渐散去,吹来的风已不若白天那般炙热,一阵冰风指过玉霜的脸,使她感到很舒服,不禁满足的叹口气。
  “很舒服不是吗?在沙漠的一天当中,只有在日夜交替的时候天气最好。”
  “晚上不会这么好吗?”
  “晚上会冷得让你受不了。
  沙漠的天气就是这样,白天热得很,晚上则冷得很。”
  罗伦一面吃着食物,一面解说。
  “我们晚上会不会被冷死?”
  “呵,我想应该不会。”
  “那就好。”
  有了他的保证,玉霜觉得心安,可能是他很让人信任吧!”对了,我问你,你真的是纯正的阿拉伯王子吗?”玉霜总觉得他长得不太像纯种的阿拉伯人,该不会是他妈妈在外面和别人偷生的吧?”怎么说?"罗伦含笑反问,他很好奇,自己哪里长得不像阿拉伯人了?”这些天我所接触到的阿拉伯人都是黑黑的,而且还留着胡子,可是你长得很漂亮,没有胡子,一点都不像阿拉伯人。”
  像在市集里看到的男人清一色都留着胡子。
  “我妈妈是英国人。”
  这倒令玉霜诧异,"一个阿拉伯人娶一个英国人?”
  “没有人规定阿拉伯人不能娶英国人吧?”
  “不是啦!我是觉得奇怪,为什么英国人会嫁给阿拉伯人?你们国家的每个男人都留着满脸胡子,在台湾很容易被误认为坏人。”
  “在阿拉伯,很少看到没有留胡子的男人,那些没有留胡子的大部分是黎巴人或是叙利亚人,或是比较欧化都市里的人们。”
  “我本来也有留,可是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剃掉了,入境随俗。”
  “为什么你们那么喜欢留胡子?该不会是奉行孔子'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那句话吧?”
  “孔子?!"罗伦有些好笑,"孔子在中国是很有名啦,但在阿拉伯,穆默德比他更有名气。”
  “说得也是。”
  玉霜不禁和他相视一笑,她八成是中了叔叔的毒,已经把那些先圣先贤的话烙进脑子里去了。
  “在阿拉伯,留胡子是男性的象征,一到可以留胡子的年龄,就会以身为男子而自豪,那是因为男人比女人占优势,在家里、社会中,男人绝对比女人占上位。”
  罗伦对她说明。
  “无聊,这有什么好自夸的,不过多长那几根胡子而已,又是些沙猪主义的自大男人心理作祟。”
  玉霜好打抱不平的个性又在作怪了。
  “在伊斯兰教的社会里,男女之间必须严格的区分,像女人戴面纱,男人留胡子等。”
  “若是男人留着长头发叫?”
  “很有可能会被捉去强迫剪头发哦!因为这儿真的发生过这样的事,所以长头发的男人最好还是不要靠近阿拉伯比较保险。”
  这是阿拉伯社会特殊的地方。
  “喔,我会警告项大哥的。”
  “他的确需要。”
  他朝她眨眨限。
  “下过维凡倒是很适合来住阿拉伯,我看婚后就建议他们移民这儿好了,他应该会很得女人缘吧!羽萱可得小心那些窥视维凡的阿拉伯女人了,你们不是同意一夫四妻制吗?
  说不定会有很多女人倒贴哟。”
  她想像着维凡受欢迎的画面。
  “我看,真正要小心的是那些想接近维凡的女人吧!”对于那个外表甜美,个性却像小恶魔的羽萱,罗伦觉得她才是真正的"危险"源。
  “呵呵,说得也是,哪个人惹到她,哪个人就倒楣。”
  对于自己的妹妹,玉霜太了解她了。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