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象风徐徐地拂过大地,天上一轮皓月放射出皎洁的月光,星星他也趁着这好天气出来游玩,轻轻地揭开了夜的面纱。一沫黑影在明月的指引下突破重重的危机,虽然他的脚因攀爬而受伤,手掌也磨破了皮,但仍不能阻挡他前往"宝库"的意念,带着负伤的身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排除万难勇往直前,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他终于来到了"宝库"的所在地——三楼。
  他慢慢地探出头来,眼睛扫向四周,小心地警戒着,左右张望一番,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才敢上来,因为近来都会出现一些阻止他的"障碍物',不过为了他的"宝物",他绝不轻易放手。
  在他小心翼翼地确认安全之后,才敢放心地踏入这座宝库"。
  “哇!"他不由得轻叹出声,放眼望去这一片大好的美景,令他感动得有股想哭的冲动,果然不负他跋山涉水、披星戴月、不畏艰难地爬到这里的辛苦,如今他恍若置身天堂,这一切都有了代价。
  他的宝物整齐地排列着,如同列队热烈迎接他的到来。似乎正在等待他的青睐。
  毫不犹豫的,他从身后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袋子,今晚,他框中的收藏品又要增加不少。
  瞧这各种式样的宝贝们,对他来说已是如数家珍,一一叫得出它们的名字,有华歌尔、黛安芬、思薇尔、莎薇、奥黛丽……不管是薄如蝉翼。还是魔术型的,或者是会呼吸。有调整作用的,应有尽有,这些宝贝们都带有女大学生特殊的清纯气息。
  在月光的照射下,它们正热情地向他招手,一点也不客气的他,早已准备好好地大肆搜刮一番。
  “啊!我的华歌尔,我的黛安芬,还有我的思薇尔……"就在他伸手准备把东西放入自己的袋中时,突然,一阵光亮照向他的眼睛。
  “学姐,他一定就是专偷内衣的小偷。”
  一群女孩们拿着手电筒从暗处出现,大声地指向这个内衣贼。
  “我的内衣被偷了好几件。”
  “还有我的。”
  “我的也是。”
  柳玉霜如同正义使者一般威风凛凛地走出来,看准了今晚的目标,又快又准地捉住他的贼手。
  内衣小偷心中一惊,立即反击,提在左手的袋子一挥就朝玉霜身上甩去,她不慌不忙地躲过,还给他一记过肩摔。
  “学姐好棒哦!"学妹们看了全都拍手叫好。
  “学姐好棒好帅哟!"有人以崇拜的眼神看着她。
  内衣小偷从地上爬起来,朝晒衣场的另一头跑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
  她都还没打过瘾他就想跑,没那么简单放过他。
  玉霜拔腿就追,而一群学妹则紧跟在她后头。
  “站住。”
  玉霜除了拳脚功夫了得之外,她的脚程也是快得出名,再加上这个晒衣场没有多大,小偷没一会儿就被她捉到。
  她成功地抢过他手中的提袋,里头装的全是来这里之前的战利品。
  “把我的宝贝还我。”
  他使尽全力一拳直直地攻向玉霜的脸,只可惜他的拳头还没靠近她身体,就被玉霜一脚绊倒。
  “怎么?你就这么一点程度啊?”玉霜皱着眉嗤之以鼻,怎么最近的小偷越来越"肉脚"了,没有两把刷子怎么混阿?真不晓得这些小偷是怎么当的。
  “少啰唆,把我的宝贝还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他虚张声势地比画两下,怎么有女人力气那么大,非但捉住他的手,还把他绊倒,她是神力女超人吗?”好啊,有本事就自己过来抢啊。”
  玉霜挑衅,小偷看起来好像有点斗志了。
  不管了,为了他的宝贝,拼了命也要把它们抢回来。
  他先向玉霜使出一记快速的侧踢,被她不费吹灰之力的轻易闪过,跟着再一记反身挥拳,又被玉霜轻易地以单手挡住,然后一个顺势便将他压制住,这场打斗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宣告结束,正确来说只花了五十八秒。
  玉霜的脸上写着对他失望透顶,她连暖身都还不够他就输了,唉!真是场无聊的打斗。
  “学姐,绳子。”
  一个学妹把早已准备好的绳子交给她,玉霜熟练地把他绑好。
  她仔细看这个偷内衣的小贼,约莫二十出头的年纪,长得非常"忠贞爱国"。
  超大件的内裤?!一看就知道是阿妈级的内裤,天啊!他连这个也偷?!他的脑袋到底装些什么浆糊呀!她有种被打败的感觉。
  “啊!我的收藏品。”
  小偷哭丧着脸看着自己的宝贝被倒在地上,那可是他费了千辛万苦才偷到的福手也,这个女人竟敢这样对待它们。
  “变态!你真是超级大变态!"玉霜下意识说出大姐丝琳的口头禅,想不到在世上真的有这样变态的人,她的鸡皮疙瘩全都不由自主地向他的变态"肃然起敬"。
  “学姐,警察来了。”
  一名长相可爱的学妹向她报告,警察正好赶到捉人。
  咦,这个学妹好像有点眼熟,是不是在哪里看过她啊?玉霜想着,这里的灯光暗得很,看不清楚她的长相。
  两名警察押着内衣小偷,连他的脏物一块带走。
  “是你捉到他的?"其中一个警察问道。
  “是的”
  “那麻烦你和我们去警察局做个笔录。”
  啊!这么麻烦呀!她现在好想回家睡觉,明天一大早还要开校庆准备会。
  “学姐,我们陪你一起去。”
  这群学妹少说也有二、三十个,全都自告奋勇要陪她
  “随便你们啦。”
  就算她说不可以,她们还是会跟去,她根本无力阻止。
  “学姐,你会不会饿?"有个学妹体贴地问
  “有一点。”
  她为了帮女生宿舍捉拿这个内衣小偷,连晚餐都没吃就赶来守株待"狼";错过了湘涵做的美味晚餐。
  “我去拿饼吃。”
  有人说道。
  “那我去买卤味。”
  “我负责去买饮料。”
  “学姐,你还要吃什么?”她们当作要开同乐会吗??!她们要去的地方是警察局也,可不茶艺馆。
  “不用了,我们做完笔录就回来,不必麻烦了。”
  她开始有种不好的预感。
  “学姐,你不要客气,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这一点小事怎么会麻烦呢?”长相可爱的学妹对她甜甜一笑。
  “真的不……”
  “学姐,你就不要拒绝我们的好意,让我们为你做点事好不好?"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委屈,可爱的脸上净是无辜的表情。
  “随便你们。"唉!真是麻烦。
  “晓玲,我陪你去。"另一个女孩说。
  晓玲?这名字好熟啊,似乎在哪听过……天呀该不会是她吧?”
  “各位社长、会长、大家早。”
  柳羽萱面露招牌笑容,向在座各社团的社长及系学会的会长打招呼。
  “想必各位都很清楚今天这个会议的目的,我是要和各位商量有关校庆庆祝活动的事宜。”
  身为学生会会长的羽萱已是二次连任,她等于是学生们的头头,握有足以和学校抗衡的权力,在她的领导下,学生会的势力相当强大,各社团全都隶属于学生会。
  她的视线环视全场,然后缓缓地说:“每年校庆都会捐出大笔的金额给慈善机构,今年是我们第十年校庆,理事长对于今年的期望更深,希望今年的活动能够别出心裁,有所创新,而最重要的是,今年的总收入必须超过去年。”
  “会长,去年捐出的钱可是历年来最多的一次,想要突破去年,恐怕没那么容易吧!”青年服务社的社长提出自己的看法,其他人则频频点头附和,去年的校庆可以说是盛况空前,想要再创佳绩,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在座不少人都抱持着这种想法吧"所以我们今年的活动不但要比去年更精彩,而且总收入得是去年的一倍。"羽萱为今年的校庆设下高目标。
  “一倍?会长,这样会不会太勉强?"新闻社的社长提出看法。
  原来新闻社社长后选人之一的包淑萍很有可能雀屏中选,只是她千不该万不该,惹到了小恶魔投胎转世的羽萱,报导羽萱和段维凡师生恋的丑闻,最后却成了众矢之的,大家争相责骂的对象。
  “不会的,我已经有了方案。”
  她胸有成竹地拉开身后的布幕,呈现的是一张如黑板般大的纸,左边画满了圆和格子,右边则什么也没有,一片空白。。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这张纸上;纷纷臆测这张纸上所代表的意思。
  “这是大门广场的地图嘛!"有人看出端倪来了。
  “没错,这一格一格的格子代表摊位,总共有一百五十个,由各位抽签决定。”
  “一百五十个,比去年多出了五十个,换句话说,这五十个摊位多出一些利润,嗯!这是一个不错的点子。”
  “今年我还打算加进表演性的节目,安排在艺术大楼的表演大厅举行,必须购票入场,这些表演节目,我希望征求自愿者。”
  “我加入。"柳丝琳一脸睡意,打了个大呵欠,代表戏剧社举手加入。
  死羽萱,一大早就叫君杰把她挖起来,为的就是开这个死人会,只是要她举个手而已嘛!害得她睡眠不是,头昏脑胀,要不是看在羽萱愿意免费请她吃一个月冰淇淋的份上。她早就去周公那里报到了。
  “我也加入。”
  柳湘涵代表烹饪社举手加入,自己妹妹是学生会会长,她没有不支持的道理。
  “我也是。”
  马上就有不少社团主动加入,大家对于校庆活动都有很高的兴致。
  “谢谢各位的支持,另外,还有一件事要通过大家的表决,本校历年来都有一场校庆皇后的选拔大赛,今年我想换一个方式,采用"买票"的方式竞选。”
  此话一出,立刻引出众人的讨论。
  “买票?"大家议论纷纷。
  “我想这样并不恰当,而且也不公平;如果有人很有钱,却长得很差,万一买票当选,那岂不是丢了学校的脸?皇后可是当天晚会开舞的人,长得太丑会影响到本校俊男美女的声誉。”
  贾连仁代表国贸系发言,事实上他是为了自己,去年他是万中选一的皇后舞伴,和全校选出最美的皇后柳羽萱共舞,今年他可不打算和丑女共舞。
  “我想大家都误会了,我所说的'买票',是指'买'了'票'才有权利选皇后,我会准备五千张的票,以票数最多的人当选,另外再准备一些奖品,送给参加'买票'活动的投票至于选票的收入,扣除必要支出外,全数捐出,不知这个方案各位觉得如何"她再度用甜笑来迷惑众人,得到大家强烈的支持,照这种方式看来,今年校庆的收入很有可能达到去年的双倍。
  “以往都由校内的学生来选举,今年采用这种方式,连校外人士也可以投票,让大家有更多的参与感,藉此可以吸引校外人士,真是个好方法。”
  大家点头赞成。
  “而且这个活动会把整个校庆的气氛拉到最高点。”
  实在让人不得不佩服她的商业头脑。
  “往年校庆皇后都是由各班推派候选人,今年我打算采用自由报名参加的方式,让大家都有公平竞争的机会。”
  毕竟当选校庆皇后是多少少女学生的梦想啊!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她身上,就好像灰姑娘一样,成了一夜的公主。
  “校庆皇后选拔就由学生会负责,另外,我需要资讯社帮忙,请你们把校庆的消息公布在网路上,还有美术社,需要你们制作传单、海报文宣,以及……"羽萱立即分配工作。
  会议就在大家热烈讲座中进行,过了两个小时,已确定校庆活动的所有方案。
  啊?十点半?完了!玉霜急急忙忙飞奔至学生会,静悄悄的会议室好像在对她的迟到做无言的指控,早上不是要开会吗?散会了?她走进隔壁的学生会会长室,三个姐妹正悠闲地喝茶聊天。
  “二姐,你迟到了。”
  刚才在开会的时候,羽萱已经发现联合式道社的社长位子是空的,她就猜想二姐一定是睡过头了。
  “我睡过头了。”
  玉霜打了个大呵欠,睡眼惺忪,一副没睡饱的模样。
  “二姐,喝杯茶可以帮助提神哟。”
  湘涵替她倒了杯花茶,温柔地对她展颜一笑。
  “谢谢。”
  玉霜坐了下来,她现在这个样子应该很像一种叫,'熊猫"的动物吧?”玉霜,你昨天和小偷大战三百回合吗?否则怎么累成这个样子。”
  会开完了,丝琳的精神就来了。
  “你昨天不是去替女生宿舍捉小偷,结果呢?”三姐妹都好奇的想知道昨天的结。
  “小偷的战斗力实在弱得可以,才三、两下就被我制伏了,把他交给警察之后,察要我去做个笔录,结果却跟了一大群学妹,买了一堆零食,消夜不说,还硬逼着我全部吃完,她们当我是猪啊!就这样和她们在警察局耗了一夜。”
  接着一个大呵欠又出来,她觉得精神不济,又喝了一口茶提神。
  “又是零食又是消夜,二姐,你还真是有指示魅力呀,让那女孩们对你如此'呵备至'。”
  羽萱"羡慕"得不得了。
  “二姐一向都很有女孩子缘。"湘涵也噗嗤一笑。"哦!我差点忘了,喏,这是学妹托我交给你的。”
  丝琳从袋子中拿出一叠信交给她。
  “天啊!别又来了。”
  玉霜苦恼地望着那叠信,为什么她老是收到学妹们的信呢?”哦!这里还有,是你的后援会会长晓玲托我拿给你的,大概……,一百多封吧。”
  羽萱目测一叠的信猜测道。
  “什么?!一百多封!她们平常都闲闲没事做吗?”玉霜说。
  “听说你昨晚的义行让许多一年级的学妹立刻加入你的后援会哟!二姐,你真是不简单也!"羽萱笑得很坏,看到二姐苦恼的样子她就很快乐,"果然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他人的痛苦上的小恶魔。
  “喂!你是学生会会长,想个办法让这个后援会解散啦!这里跟本不该存在这种社团。”
  这个后援会着实令玉霜伤透脑筋,这一群小女生没事那么喜欢她干嘛?好像把她当成偶像一般崇拜,她快受不了。
  “她们是经过正式申请成立的,我没有权力叫她们散社"羽萱摊摊手,表示这不在她的职责范围内。
  “算了,找你也是白费力气,我自己跟她们说去。”
  这次,她非得说服她们散社不可。
  “你去?不怕又像上次那样弄得灰头土脸不说,还被强迫加入她们的活动?"丝琳对那次的事仍然记忆犹新。
  “哎呀!烦死人了啦!"对男人向来手下不留情的她,居然对付不了那群小女生,真是她柳玉霜这一生最大的悲哀啊!”二姐,别烦了,想开一点嘛!被那么多学妹喜欢是一件好事啊。”
  湘涵试着安慰玉霜,为她打气。
  “好事?她们有人想成为我的'女朋友,你知不知道?!莫非她上辈子是个风流公子,处处留情,这辈子才遭到这种报应?天啊!她在想什么?她可是道道地地的女人,百分百的女人,不是男人啊!”你真的很像男人也。”
  丝琳看看她之后下一个结论。
  “喂,我哪里像男人了?你没看到我留长头发,还有胸部吗?”玉霜立刻反驳,明明就是女人,该有的她一样也没少,怎么会是男人?"你有一头长发,项大哥也有啊,留长头发又不是女生的专利。
  至于胸部嘛,有胸部的男人多得是。”
  羽萱唇边勾着一抹与大姐狼狈为奸的知容。
  “那些有胸部的男生不是人妖吗?这和二姐有什么关系吗?”湘涵不明白地问。
  “意思就是说,玉霜生错性别了。
  “你不觉得你的功夫比男人好吗?”玉霜为自己辩解。
  “你力气比男人大呢?”羽萱指出。
  “有吗?我怎么不觉得?"她的力量充其量不过是比一般弱男子强一点点而已。
  “身高比男人高怎么说?"丝琳挑着眉问。
  “一百七十三公分会很高吗?项大哥、少灰和维凡都比我高啊!”比她高的男生大有人在。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可是你比较的对象都是男的,你说有几个女孩子长得像你这么高大?"羽萱一百六十多公分的身高站在她身边一比,果然显得她很高。
  “我发育好不行吗,难道长得高还是我的错?”
  “哦!终于让我打到原因了,就是因为二姐抢了我们的养分,所以我们三个只有一百六十公分的身高,而她一个人长到一百七十公分以上。
  二姐,你要怎么赔偿我们?"羽萱把她们"长不高"的罪全推到她身上。
  “自己发育不好还怪我,好啊!你打赢我就赔偿你。”
  玉霜朝她勾勾手。
  打赢她?她又不是不了解,二姐可说是"无敌女超人",什么武术都会,就算她再练个一百年也不见得能打赢,何必自讨苦吃?这一点羽萱可是相当有自知之明。
  “看吧!你啊,个性那么冲,从头到尾一点女人味都没有,谁敢追你?"丝琳一针见血的批评,全是连损带贬的话。
  “有啊!找一个不怕死的男人娶二姐就行了,先决条件,他的皮要够厚、耐打,还要不怕痛,否则二姐发起气来哪里招架得住。”
  羽萱仿佛已经预见未来的景象了。
  “你们真是无聊,只会找我的碴。”
  有这种姐妹不知道是不是她这辈子最大的不幸?
  “不会的,二姐将来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欣赏她又爱她的男人。"湘涵知道大姐和小妹又在损二姐,她觉得自己应该替她说说话。
  嗯!还是湘涵最善良,不像那对坏心的姐妹。
  玉霜朝三妹微笑。
  “若是将来大家真的要一起结婚,说不定那天你当的不是新娘,而是新郎。”
  丝琳的话一句比一句毒。
  “什么新郎新娘的,谁要结婚了?”门口出现一位身材颀长的男子,满脸的胡子使他看起来有些像地下道、分园出没有流浪汉,谁也想不到他竟是被誉为天才的神秘画家——蓝斯烈特。
  “维凡。”
  羽萱见到他,不自觉的就露出骄柔的笑容迎向他。
  “甜心,今天好吗?段维凡风度抱住她,给她一个充满爱意的笑容。
  “我很好,你呢?羽萱自然的真情流露,有这么一个爱她九年,把她视为比他自己生命更重要的爱人,教她怎么能不爱他,不对他动心呢?更幸运的是,他还是她最崇拜的画家,一个女人能有多少机会和自己最崇拜的人相恋?上天很眷顾她羽萱觉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
  “看到你好我就好。”
  他回她一个充满深情的眼神。
  “咳咳!你们不嫌这里的电灯泡太亮吗?丝琳挪揄道,平常都是羽萱打扰她和君杰的"好事",这次轮到她了。
  “不会啊!照明度刚刚好。”
  羽萱倒是很大方。
  “维凡,都市的生活你还习惯吧?湘涵问道。
  “还好,反正我只是兼职的老师,等到羽萱毕业后我就会自动请辞。”
  他回答,"对了,谢谢你,丝琳,这次多亏你的帮忙,才能平息谣言风波,而且这份工作才得以留住。”
  丝琳编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障,指出段维凡为了一见钟情的羽萱而抛充在英国的爵位,追到台湾来自愿当老师,这种"不爱江山只爱美人"的故障让校内不少女孩子感动得哭了,为了成全他们的爱情,校内发起发签名活动。希望代理理事长柳澈不要解聘段维凡,而私底下,段维凡也以爵的身分捐了一大笔钱给学校,柳澈亦被这个故障所感动,因而没有解聘他,只希望他们在学校不要有过于亲密的动作。
  就这样,谣言随风而逝,所有人都祝福他们的恋情,羽萱亦恢复了她梦中情人的地位。
  长久以来她身边有那么多的追求者她都不接受,现在她开始谈恋爱,代表她开放了,连段维凡这副德行都可以追到她,更何况他们这些帅哥!唉!这些男人就是知道什么叫恶心,难道他们不知道这辈子没希望了吗?”没什么!算起来你还是我的妹夫,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帮这点小忙也是应该的。”
  丝琳笑容满面地回答。
  “大姐,你不是收了维凡三幅画才答应帮忙的吗?”玉霜一点也不以为然。
  “不会啊,反正我对画又没啥兴趣。”
  丝琳摊摊手,她对那些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
  “维凡,你要不要喝杯茶?"湘涵适时地插进来。
  “当然,你泡的茶是我喝过最好喝的茶了。”
  这四姐妹大概就属老三湘涵最温柔可人,越认识她们,越觉得她们姐妹的感情相当好,而且四个人各有特色。
  就拿老大丝琳来说吧,她一头俏丽的短发,虽然有些中性化的感觉,但在她男朋友项君杰身边却是标准的女人,不过鬼点子、整人的把戏可是多得令人头皮发麻。
  老二玉霜是个美人胚子,不过那是在不说话的情况下,她很受女孩子欢迎,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是四姐妹中,唯一还没有被标的"活会"。
  老三湘涵就是天使的化身,温柔贤淑,天真可爱,一身的好手艺,心思单纯善良,男朋友是饭店老板。
  老四是羽萱,也就是他的女朋友,是她们姐妹中美得最细致的一个,外表看似病美人,柔柔弱弱,骨子里却是整死人不偿命的小恶魔,不过他一点也不在意,因为她是他今生的最爱。
  此时,上课钟声响起。
  “我该回去上课了。”
  湘涵想起自C还有课,收拾好背包准备去上课。
  “慢走!"丝琳笑着欢送她。
  “大姐,你不是也有课?玉霜问道。
  “有啊!可是我跷课跷习惯了,你不知道我的封号吗?”
  “是,跷课天后。”
  她哪有不知道的道理,"你要是再不去上课,恐怕真的要一辈子念大一念到老死。"玉霜真是搞不懂她,留级很好玩吗?
  “没关系啊!反正我很得意,这一次的留级让我又成功地赚进一笔,呵呵!"留级成为她最快乐的一件事了,托她的福,不少人都小赚一笔。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