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尽管如何的后悔及不愿,时光仍是悄悄的飞逝,终于来到这一天了。
  卫书娴近乎麻木的接受一切既定的仪式,从戴上凤冠、披上霞帔,到拜别双亲,双脚踏上红轿子,她就像个木雕的娃娃般,双眼空洞,毫无生气。
  她的沉默寡言,教一旁的人看得担心不已。
  离起程的时刻还有一炷香时间,卫母低声道:“娴儿,娘再问你最后一次,真不后悔?”
  尽管卫母生性豁达,但面对这很有可能与唯一爱女诀别的场面,不免泪如雨其实,大伙儿心底明白得很,卫书娴这趟嫁过去,很有可能是死别啊!整个鹰扬府没人笑得出来。为什么皇上选上的,竟是平易近人、落落大方、和善可亲的卫小姐呢?
  为什么呢?
  “娘,娴儿不早说过吗?既得不到衷心所愿,不论身处何处……都是一样的。”
  她的心已死,只求早日离开这伤心地。
  不论嫁得多远,只要不再见到“他”,心口上的伤总有愈合的一天吧!她如此想。
  “你这傻丫头……”卫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抽抽答答的,“都已经陷得这么深了,为何不同爹说一声,叫你爹替你做主。这尹校尉也真是的。”
  世上还有比她更可悲的娘亲吗?直到女儿出嫁前夕才知晓女儿芳心所许何人,却为时已晚,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看宝贝女儿嫁到东突厥去,伺候那番王。
  卫书娴惨然一笑,由父亲做主吗?得不到真心的婚姻,不值得她有一丝丝的期待。
  “时辰到了,新娘子该上路了。”
  前头传来媒婆的催促声,打断了母女两人话别的时刻。
  “娘,你和爹要多珍重。”卫书娴露出近日来难得一见的笑容,然而笑中竟没有一丝快乐。
  这是一个新嫁娘该有的表情吗?
  卫母为女儿的痴傻感到心痛难当,而她能做的,竟只是看着女儿覆上红头盖。
  媒婆立即来将轿帘放下,转身讨喜道:“恭喜卫将军、卫夫人,从此卫府飞黄腾达,咱们洛阳城今日可全沾光啦!”
  看这媒婆夸张的笑容,卫母直想给她一粒饱拳,却被丈夫看穿了心事。
  “夫人,赏银。”卫刚虽不舍,但毕竟是统率左右龙武军的大将军,喜怒哀乐丝毫不表现于刚毅的俊脸上。
  凡事以大局为重,不得以戏耍心待之。卫母深知这一点,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袖袋中的钱袋,叮咛道:“好好照顾我女儿。”
  这红袋沉甸甸的,赏银肯定有百两,媒婆乐得合不拢嘴,急忙点头称谢,到前头忙去了。
  和亲可是一项重大的事。在皇上的叮咛及卫府的张罗下,共派出一百二十位禁卫军随行护驾、一百辆马车运送嫁妆、一百六十六人吹奏喜乐、六马车的女婢随行,声势颇为浩大。
  鞭炮声轰隆隆作响,炸得卫书娴的思绪乱飞。
  “小姐,你还好吧?”小呆是卫书娴的贴身女婢,才得以同主人一同坐在喜轿内,此刻正忧心忡忡的望着卫书娴。
  卫书娴摇摇螓首,心中百味杂陈。
  “钦差大人,全部整装好了,待你下令便出发。”
  “好,上路吧!”
  外头传来尹阙依旧低调的嗓音,卫书娴听闻,真不知自己的心口上又要淌下多少血泪来!
  究竟是他真的无情,抑或两人真的无缘?
  就在喜轿抬起时,远远的传来一声悦耳的女声。
  “慢着,停轿。”
  这迷人的声调,除了她那凡事坐不住、老爱胡搅蛮缠的嫂子蔺少仪外,不做第二人想。
  尹阙勒住缰绳,挥手示意将喜轿放下。
  “少夫人,时辰已到。”他皱眉道。
  蔺少仪不甘示弱的挑起柳眉和他相“瞪”。“你那是什么表情?难不成你怕我会把新娘子拐跑不成!瞧你,少夫人叫得如此别扭,额头都快抽筋啦!”
  顿时,尹阙哭笑不得。
  “不是,属下是怕少夫人动了胎气。”要是伤了肚内那块龙种,任何人都担待不起啊!再说,昨儿个夜里才听卫子云发下重誓──在这最重要的前两个月,一定要把他那活泼好动的小妻子给绑在床上,以确保肚内胎儿无事。
  怎么……今儿个一大早就见着少夫人,此刻她还一蹦一跳的。
  “多谢关心啦!我们母子俩命硬得很呢!”蔺少仪得意洋洋的往前迈进,倏地,她一转身,纤纤玉指指着尹阙,神色严肃。“还有,你。”
  尹阙一愣,“我?”
  “对,就是,你立刻把你那见鬼的、该死的、扭得乱七八糟不能再扭的眉毛给我扳回原位,否则,我找位剃头师傅把你眉毛给剃啦!”
  什么?尹阙闻言一愣,眼中大有“少夫人,你何苦整我”的神情。
  蔺少仪得意的盯着他瞧,表明了“只要你哪天让娴娴开心的话,我就考虑放了你”。
  却见尹阙神色不自然的撇过头去。
  臭、男、人!蔺少仪自知没搞头了,转而走向喜轿,掀开轿帘,整个人坐了进去。
  “哇!你是我见过脸色最臭的新娘子了。”她咋舌道。
  卫书娴毫不客气拿白眼瞪她。
  “‘嫂嫂’,你穷极无聊,没事找我寻开心吗?”难道仪仪不了解她的心已碎吗?
  蔺少仪却笑得灿若朝阳。
  “由洛阳到东突厥,快则一个半月,慢则两个月,娴娴,你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证明那个二愣子对你有没有感情。哟!两个月哩!足够你们两个你侬我侬得共度美好的时光。”
  天!卫书娴真是甘拜下风了。
  “你在胡扯什么?!”现在这个情况,嫁或不嫁岂是她一人可以决定的。她是前往和亲的宁安公主耶!身负重责大任,哪能说不嫁便不嫁的。
  “来,别紧张,我这有三封书信。遇到危险时,你逐一拆阅,便可化险为夷。”
  蔺少仪神秘兮兮的递给她三只红纸袋,里头均有一张信笺。
  这蔺少仪又在搞什么名堂了。
  未料,蔺少仪笑眯眯凑近她的耳悄声道:“娴娴,你净可放心,这两个月,你当是去游山玩水吧!我和缨缨已经暗中买通了杀手,在你到达前,那个什么色老番王早就去见阎王啦!你也不用和亲了。”
  卫书娴一听,吓白了一张俏脸,但稍后伴随而来的,竟是一丝希望悄悄升起了……“停轿。”
  卫书娴摘下了凤冠,透过喜轿的小窗口,整颗头颅几乎往外探了出去。
  “小姐,危险啦!”
  小呆惊慌失措的扯住小姐的身子,深怕公主一个不小心便跌个狗吃屎。
  “哎哟!我说停轿、停轿,听到没有,给我停下来啦──”
  察觉轿子依旧以缓慢的速度前进,卫书娴火了,索性奋力的跺着双脚,这惊人的晃动,足以惊骇四周的人,包括小呆在内。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见阻止不了,她急忙掀开轿帘喊道:“你们还不快停下来,难不成希望公主摔下轿去吗?”
  这句话有十足的吓阻力,轿子立刻停下,十六名轿夫面面相觑。
  起程的这两日来,这宁安公主已用了这方法成功的下轿达三次以上,而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
  第一次是在大街上为了买一串玉兰花;第二次是为了施舍铜钱给乞儿;第三次是为了看晚霞,而现在呢?难不成是为了看太阳吗?
  总之,起程才第二日,大伙儿已察觉到公主十分的不合作。
  而这份不合作及紧张的气氛,全是由一人引起的。
  “小姐,又有什么事了?”
  喏!就是眼前这男子。
  轿帘才一掀开,卫书娴很满意的看到尹阙一脸不悦的神色立在眼前,可见喜轿才发生一点小骚动,在前头的他便立刻策马折回,速度之快,令她感到满意极了。
  但,她仍是板起一张脸。
  “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小姐了。”她厉声指正。
  尹阙压下满腔的无奈。“是,属下知错。请问公王又有何吩咐?”他心底明白,她的怨、她的怒全因他而起,所以,她所有的不快他全盘接收便是了。
  卫书娴昂起下颔,纤纤玉手指向远远的、被喜轿的骚动而吓得立在一旁发愣的小贩,道:“我闻到好香的肉包味,饿得我四肢无力,我要吃肉包。”
  就为了区区一个不值十文钱的肉包!
  尹阙顿时觉得浑身无力,幸好他们已来到城外步入郊道,否则不知会引起多大的骚动。
  “公主,你若是累的话,前处不远的地方有个茶棚,到时……”
  “我才不要。”卫书娴打断尹阙的话,赌气道:“我、只、想、吃、肉、包。”
  “这……”
  “肉、包。”卫书娴重复道。
  四目相望,气氛处于惊爆点,最后,还是尹阙举手投降。
  “好!我去买,请公主好好的、乖乖的待在喜轿上,属下马上就回来。”
  什么嘛!那是什么命令的语气,什么叫乖乖的、好好的?当她是五岁女娃儿那么好使唤吗?
  她──偏──不。
  尹阙策马步向小贩,高大英俊的姿态带给小贩无比的压迫感,就在小贩用纸袋包好两个肉包,尹阙正欲付钱时,一袭红色的倩影飘过他的眼角,神速的接过肉包,转身往一望无际的草地走去。
  尹阙登时瞠目结舌。
  “该死的!”
  卫书娴仿佛当他不存在似的,接了肉包就往喜轿相反方向的草原走去。
  尹关将铜板丢给小贩,立刻跳下马背,三步并做两步快速的追上了卫书娴。
  “小姐,你别玩了,快回轿吧!”他真正想说的是:你就别再玩我了,爱上不能爱的你已是我一辈子的痛了,还得忍受你不时的恶意捉弄。
  他是个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莫非真要他将崩溃、痛苦的一面给她看吗?
  卫书娴缓慢的回过头,低头望着拉着她的衣袖的巨大手掌一眼,倏地,冒出一句官话。
  “我乃当朝的宁安公主,你居然胆敢冒犯本宫。”
  她说得煞有其事一般,害得尹阙当场愣住。卫书娴乘机捧着肉包坐下,拿出其中一个,嚼得津津有味。
  尹阙回过神来,顿时发现自己已冒了一身冷汗。
  从小到大,卫书娴等于是在他保护的羽翼下成长的,她的性子,他可说是摸得一清二楚,她向来直来直往,从不拐弯抹角,只需瞧她一眼,便晓得她在想什么。
  而现在,那个坦率的书娴何时学会耍心眼,这行为往往只有在少夫人蔺少仪的身上才看得到,而现在……他应该相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至理名言。
  “要不要,分一个给你?”
  就在他发愣的当儿,一个热腾腾的鲜肉包递到他眼前,他不禁傻眼了。
  “小姐,我……”
  “闭嘴!如果你过来不是陪我一同吃点心、看风景的话,马上给我滚回马背上去。”卫书娴没好气的警告他,鼓胀的腮帮子和扁起的红唇,看来格外诱人。
  尹阙向来冷静的心意外的漏跳了一拍。
  这是打从长安回来,卫书娴首度以较和善的语气对待他,他不禁开心极了。
  但,就算他的心在笑,脸上的表情依旧保持一号酷样。
  他默默的接过包子,不过,心已热络了起来。
  “小姐,时候不早了……”笨,你是猪啊!尹阙暗自低咒骂了自己,痛恨自己笨拙的口舌。
  而这一点,不知伤了书娴多少次少女心,大概多到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了。
  闻言,包子变得难吃极了。明知是他口拙,但她还是恼得一肚子火。
  俐落的站起身,她笔直的朝喜轿走去。
  “小姐。”他知道自己又惹她生气了,他真是恨死自己不经思考的言语。
  “干嘛?”她站住脚,但没回头看他的打算,免得看了之后会气得脑溢血。
  “尹大人,你不是说‘时候不早了’吗?我乖乖的回轿上,这总行了吧?哼!”
  讽刺的说完,她立刻毫不留情的走回喜轿。
  刚坐定,小呆立刻投以焦虑的神情。
  “小姐,你……没事吧?”瞧这气氛,尹校尉肯定又挨了几记“闷棍”。
  这臭丫头,胳臂净往外弯,成天只会担心那笨拙的大木头,到底谁才是她的主子?
  卫书娴阴狠的瞪着她,把只吃了一口的包子拿到她嘴前。“吃掉。”
  “为……为什么?”她又不饿。
  “免得你像只麻雀在我耳边啾、啾、啾的叫,烦死人啦!”
  我?小呆真是有理说不清,但她明白一件事──小姐目前处于不讲理的时刻,千万不要跟她争,否则倒楣的准是自己。
  小呆只好认命的啃着那早已冷掉的包子。
  接下来的时刻,卫书娴很意外的没出任何“状况”,一直乖乖的待在喜轿内,这令尹关在感到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另一股落寞的感觉又强烈的往上窜。
  不可否认的,卫书娴刻意拖延行进的速度,令他心底有一丝丝的欢喜!
  但,那又能如何呢?一到达东突厥,她仍必须成为喀瑟乌税哈的妻子,一个番王的妻子,尤其是一个好色、懒惰的老头的妻子。
  这一想,他不知自己是否能忍受这样的事实。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