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节


  早晨七点半整,千世坐在饭厅里的餐桌角落处,她将味噌汤倒入白米饭中,津津有味的吃着。
  突然,楼梯上扬起皮鞋蹬蹬的声响。
  是奈美,她穿着整齐的制服,迅速往大门冲去。
  “小姐,你不吃了早饭再走吗?"帮佣的阿竹急忙跟在后面追问。
  “你准备了什么?"奈美回头问。
  “味噌汤、腌萝卜……"
  “怎么还是这些?难吃死了,我不吃。"奈美像一阵风似的冲到屋外。
  “可是,小姐,太太交代你一定要吃早餐呀!小姐——"阿竹不死心的追在后面叫道。
  千世在里头默默的吃完了早饭。这时屋外传来机车急速飙走的刺耳声响,看来奈美又认识了一个新的异性朋友。
  “阿竹。"楼梯上传来优雅慵懒的叫唤声。
  是阿姨起床了。千世下意识的浑身紧张了起来。
  “太太。"阿竹紧张的冲到楼梯,扶着一名身穿和服、高贵典雅的贵夫人走下楼来。"太太,早饭是你最爱吃的味噌汤,来,快吃。"
  阿竹扶着贵妇人到饭厅坐下。这名贵夫人名叫冰室萌子,是奈美的亲生母亲、是高岛健人的夫人,才三十七岁。
  “阿姨。"千世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冰室萌子懒懒的睨了她一眼,轻轻"嗯!"了一声,态度十分漫不经心,仿佛站在她身旁的只是一团空气罢了。
  她优雅的吃着阿竹送上来的早饭,一边吩咐着,"阿竹,叫司机准备好车子,我九点和丰?太太约好了要去逛美术馆,别误了我的时间。"
  “是!太太。"
  千世行了个礼。"阿姨,我去上学了。"
  冰室萌子仍旧不搭理她,只是淡淡的睨了她一眼。
  千世无言的退出饭厅,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了外套及书包要出门,和刚进门的高岛健人撞个正着。
  “爸爸。"千世惊喜的叫着,她已有两天没和爸爸见面了。
  “要去上学了?"他问。
  “是。"千世站直身子回答。
  “小心点。"
  高岛健人走上玄关,千世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父亲背影走入屋内。她瞧见了冰室萌子阿姨对父亲一副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凝态度,她的心一阵寒颤——都是因为她及母亲菊池静子,萌子阿姨才会变成这样。
  萌子阿姨曾是那么温柔善良的人啊!但因受伤太重,她让自己变成了没有半点感情的木偶。萌子阿姨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原谅父亲呢?
  千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茫然的走到了圣安娜护校。
   
         ☆        ☆        ☆
   
  “各位同学,从下星期一开始,你们会到高岛医院去实习,每个人分发的科别不同,大家记住,你们是专业的护士,要给病人无微不至的照顾……"
  终于要实习了是吗?护校毕业后,她又考上圣安娜看护学校。五年了,只要今年一毕业,并通过准护士资格考试,她就是一名货真价实的护士了。
  “嗨!千世。"
  肩膀倏地被人拍了一记,害她猛然吓了一跳。
  “薰!"看向来人,她忍不住气得鼓起腮帮子。"我总有一天会被你吓得魂飞魄散。"
  “哪有这么严重!"矢泽薰夸张的捧腹大笑。他是一位迷人的男生,秀气的脸庞、纤长的手指、温和的个性,是护校中少数的男性。
  “就有这么严重。"千世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在这所护校中,薰无疑是一个迷人的发光体,他大了千世三岁,原本就读电子科系,但发现志向不同,于是毅然决然的休学、补习,转而考进护校。
  “千世老是这么正经八百,我才会想要逗逗你嘛!"薰俨然一副老大哥的口吻。"怎样?实习时你想要去哪一科?高岛医院可是一间大医院喔!名声好、名医多,我们真是太幸运了。"
  “原来……"实习要去的地方是高岛医院哪!刚才发呆得太凶了,什么都没听到。
  黑泽真一的大名倏地浮在她脑际,一张雪白的小脸立刻酡红如霞,她想起了他和蔼的微笑,指间似乎还留有当时的触感,她突然觉得心跳加速。
  薰将她的表情清清楚楚的看在眼内,此刻千世的模样是少女情窦初开的神情,再顺着她慌乱不安的眼神,他瞧见地上的纸袋子,一丝促狭的笑意在薰的唇畔扬起。
  “这是什么?"他动作俐落的抄起地上的纸袋,在千世错愕的眼神中拿出袋中的毛衣,"哇!一件纯白的羊毛衣耶!这款式真不错,满适合我的。"
  “不!薰,那……那是……"千世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真是谢谢你啦!千世。"薰得意的笑着,恶作剧的在千世脸上轻啄一记。"离圣诞节还有好多天呢!你就送我礼物,真是贴心啊!"
  “不!不是的啦!"她急得大叫。
  “哎呀!别不好意思嘛!我就知道千世人最好了。瞧!尺寸刚好呢!我真是愈看愈喜欢。"
  看薰将羊毛衣拿着比试,接着就要往头上一套,千世急了,下意识的脱口喊出——
  “薰!那真的不是你的,那毛衣是黑泽医生的!"
  哦喔!完了!让薰知道她的小秘密了!
  薰那不怀好意的笑脸凑到她眼前,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问道:“谁是黑泽医生哪?"
   
         ☆        ☆        ☆
   
  老天!她都已经说了黑泽医生是谁了,薰到底想要做什么嘛!
  千世站在高岛医院的护理站前手足无措。
  “哦!黑泽医生今天轮休。"坐在里头的护士毫无表情的回答着。
  “什么?他不在?"薰用尖锐的声音喊着。
  他、是、故、意、的!千世轻咬着唇,他的眼神中分明没有"失望",他会这样做,只是想引人围观嘛!可恶的薰。
  看着四周围的人纷纷向他们投以好奇的眼光,千世恨不能找个地洞钻。
  她动手轻扯薰的T恤下摆,道:“薰,算了,我们回去吧!"只不过是还一件毛衣罢了,干嘛这样"惊天动地"。
  “怎么可以?千世,我们是专程来找黑泽医生的。他既然有恩于你,你当然要亲自跟他道谢!"薰以更大的声量回敬她。
  望向他们的好奇眼光更多了,包括在忙的护士们都暂时停下手边的工作,围过来问:“你们找黑泽医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千世一向胆怯,吓得她低着头,不敢乱动。
  她觉得快要窒息了,偏偏薰还行了九十度的鞠躬礼,笑得很亲切,大声的道:“学姐好,我们是圣安娜护校的学生,下星期一便要来贵医生实习,我是矢泽薰,学校里唯一的男生,她叫菊池千世。事情是这样的……"
  薰这个大嘴巴!千世抓起袋子,一扭头就拼命的往大门口方向冲。
  “三天前的晚上……啊!千世,你去哪里?"薰站在原地大叫大跳,眼看着千世消失在玻璃帷幕外,他只好尴尬的摸着头傻笑,"对不起喔!学姐,我们还有急事,再见。"
  说完,他转身去追千世。
  千世一直跑、一直跑,跑到一家汉堡店前才停下来休息,她倚着墙,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
  薰人高、脚又长,很快的便追上她,但也是气喘吁吁的。他也倚着墙喘气,但那两道眉却十分不高兴的拧在一块儿。
  “你干嘛跑啊?"他吼她。
  “我干嘛不跑?"她瞪他。
  接着,两个人的肚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声响。
  薰看向屋内汉堡的照片,咽口口水。"我们……先去吃东西好不好?"
  “你请客。"千世仍然余气未消。
  他们一共点了两份麦香鸡餐再追加了四块炸鸡块,由于千世跑得太剧烈,她抓着奶昔,立刻大口大口的灌了半杯下肚。
  止了渴,她这才抓起一只炸鸡腿咬着。
  这期间,薰已吞下一个汉堡、半盒薯条,咬了一大口鸡翅,灌了一大口可乐,含糊不清的抱怨,"真不晓得你在做什么?要找黑泽医生还毛衣说谢谢的是你,临时落跑的人也是你,真是莫名其妙!"
  她莫名其妙?
  “你才莫名其妙咧!"千世不满的瞪着他。"我只是想悄悄的把毛衣还他就行了,你干嘛喊得人尽皆知呀!"真是丢死人啦!
  薰不高兴的挺起胸膛,回了她一句,"我才没有。"
  “是呀!你又没有拿扩音器放在嘴边喊!"千世嘟囔着。
  薰狐疑的盯着她,看着千世又羞又怒的脸庞,想着她怪异的举动,嘿嘿的笑着,"千世,你很奇怪喔!"
  “哪……哪有!"千世慌张的回避他打量的目光,将吃完的鸡骨头搁着,用纸巾擦着手,就是不敢看向薰。
  “没有吗?那你为何这么害怕让人知道你去找黑泽医生?哦——你心里有鬼!"薰得意的吹着口哨。
  “要、要你管!"
  千世又结巴起来。"我……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不行吗?鸡婆薰!"
  “哦!听那医院的学姐说,黑泽医生是一个很不错的医生,医术高、人又长得帅,你见过他一次,是不是真的很帅?"
  “是……是这样没错呀!"只要一想起黑泽真一,千世的脸就会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她有趣的反应全看在薰的眼里。
  “我决定了,我要去外科实习,待在名医的身边,一定获益良多吧!"
  薰下的决定吓着了千世,害她差点被薯条噎到。
  “薰!你不是说真的吧!"
  天哪!地呀!千世别让薰到黑泽医生面前乱说一通呀!千世在心里大叫。
  “当然是真的!"薰慎重的点点头。"千世,你也一块儿来吧!这样你就可以常常见到他了,不是吗?"
  是啊、是啊!只要她到外科去实习,就可以时常见到他,甚至可以和他说话、聊天!千世抿着唇,愉快的笑了。
  “要不要?"薰又问。
  “嗯!"千世轻快的点头。
  “BANGO!我猜对了。"
  薰突然大叫,抓起一根薯条弹到千世脸上,千世吓了一跳,哇哇大叫:“薰!你好恶劣。"
  “嘿嘿嘿!"薰却咧嘴大笑,得意的宣布,"千世,你、恋、爱、!"
   
         ☆        ☆        ☆
   
  可恶透顶的薰!都是他害的啦!什么叫做"你恋爱"了?
  害她一路上心神不宁,回到家时,还迎面撞到前面那根大电线杆,疼得她龇牙咧嘴,鼻头还红了一大块。
  一回到家,刚换上室内鞋,女佣阿菊就急忙跑过来说:“千世小姐,老爷交代说,今天晚上有一位很重要的贵客要来。"
  重要?千世偏头一想,脱口问:“对方是什么人啊?"
  “听说是老爷很看中的人材咧!夫人有意思要将小姐介绍给对方认识。"阿菊是个热心的女孩,和上了年纪的阿竹的个性南辕北辙。
  “是这样啊!"看来萌子阿姨又在担心奈美了。千世抿嘴一笑,"既然如此,我来帮忙做饭吧!"
  “哎呀!这怎么行?"
  “有什么不行?我不是常常帮忙吗?"
  “可是……"阿菊嘟着嘴咕哝,千世小姐就算不是夫人生的,到底也是高岛家的千金啊!
  “放心啦!我很喜欢学做菜的。"千世举起袖子,比出一个卜派常做的手势。
  于是,千世拉着阿菊的手进了厨房。在高岛家掌厨已达十余年的阿竹指挥着一切,千世在里头充其量不过是帮忙洗菜、切菜罢了。
  在阿竹的眼里根本不把千世当主子,在千世进入高岛家的第一天,阿竹便以严厉的态度说明了立场——
  “请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我不管老爷是不是认了你,但是我心里的主子只有夫人和小姐,不要妄想我会服侍你。"
  她知道自己是代罪之身,也明白萌子阿姨的不幸全是由她和母亲所引起的。从十三岁那天踏进高岛家门时,她就想要代替死去的母亲赎罪。
  所以,她一直卑微的去面对任何一个人,包括只小她两个月的妹妹奈美。
  时间流逝的很快,时钟指着六点半的时候,高岛健人回到家中,到厨房"关心"一下晚上的菜色准备好了没有,千世看得出来,爸爸很重视这一位客人呢!
  “千世,护校的功课还好吧?"每当萌子阿姨不在,父亲骨子里的慈爱全会跑出来。
  高岛健人的大掌轻抚着千世的头顶,她像只乖巧的猫咪般,发出愉悦的笑声。
  但突如其来的木屐声却敲醒了这一切!
  “阿菊,上楼去看看小姐准备好了没有?"冰室萌子的眼神淡淡的越过千世和高岛健人,仿佛这个空间并没有两人的存在。
  阿竹在熬汤、阿菊正在削笋子,为了逃开这一室紧窒的气氛,千世急忙转身想离开。
  “萌子阿姨,我去。"
  仿佛有无形的恶魔追赶着她,她奔逃到二楼奈美的房门口,敲了门,便侧靠在墙壁微喘着气。
  她多希望萌子阿姨用打她、骂她来发泄心中的怨恨,而不是以那冰冷的眼神、疏离的态度来控诉这一切,她才十九岁,尚未坚强到可以去忍受这一切!
  门开了,奈美瞪着兀自发愣的千世。
  “干嘛敲了我的门之后又在我的门口发呆?"
  千世一抬头,双眼皆微红,但她很快的挤出一丝笑容。"阿姨要……我来问问,你准备好了没有?"
  但她才瞄一眼,就知道奈美根本没有把这事当一回事,瞧她披头散发、穿着毛衣毛裤、嘴里嚼着洋芋片,屋里还传来吵死人的重金属音乐。
  “鬼才要去!"奈美拢了拢前天才烫好的卷发,前额还挑染成酒红色,她噘了噘嘴道:“千世,你帮我跟妈说我拉肚子,困在马桶里出不来了。"
  这是什么理由啊?千世瞠大了眼,"可是……这一次的客人很重要!"
  “重要?"奈美不屑的嗤知道:“拜托!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妈在打什么鬼主意,我才考上女子短大,弄什么相亲嘛!好像她女儿嫁不出去似的,丢死人了,我不下去就是不下去!"
  “砰!"一声,奈美重重的甩上门,将千世挡在门外。
  这下该怎么办?照实说吗?千世知道自己是劝不了奈美的,因为奈美的倔脾气在高岛家堪称一奇,任何人都拿她没法子。
  千世默默的走下楼,先摆好碗筷,眼角瞧见放在玄关的毛衣,她的心脏开始咚咚巨响。
  她是不是真如薰所说的恋爱了呢?爱情果真如此奇妙吗?在毫无预警之下说来就来,攻得她毫无招架的能力。
  她老是想起黑泽真一温柔的笑,想起他手掌心传来的热度……突然,她觉得口渴,浑身发烫起来。
  就在她沉思之际,门铃突然"叮咚"巨响,吓了她好大一跳,差点让她手中的碗摔落地面。好险,差点摔破碗了!
  门铃又在此刻响起来。
  “来了、来了!"大概所有的人都很忙吧!千世以跑百米的速度冲去开门,急得甚至忘了放下手中的碗。
  “欢迎,请——"
  门开了,当黑泽真一吃惊的表情映入她的眼帘时,她震惊的忘了动作、忘了呼吸,手一松,碗垂直的去亲吻地球表面……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