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节


  东京高岛医院急诊室
  “快!快送到急诊室。"两名护士动作快速的将一名伤者推进急诊室。
  “患者发生车祸,左大腿已严重挫伤,快替他照张X光检查——"
  “他有脑震荡现象,快替他做EKG(心电图)、量BP(血压)多少。"
  “快点用电话通知黑泽医师,这个病人需要马上动手术,通知开刀房做准备。"
  短短数分钟内,患者被送上电梯,整个偌大的急诊室顿时鸦雀无声,仿佛方才的杂乱与喧嚣是一场不真实的梦境。
  她被遗忘在角落里,两手沾染了殷红的血,一脸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自己是该离开还是留下来?夜晚的急诊室好冷,她只穿了一件棉布裙,冷得她两只小脚拼命的发抖,终于,有人注意到她。
  “叫什么名字?"值班护士以例行的口吻问。
  她有些怔忡,片刻后,才回答,"菊池千世。"
  “不是你!"护士有些不耐烦。"我是说那名患者,你不是他的家属吗?"
  “啊!"千世又愣了一下,赶紧摇头,连忙说清楚,"我不认识他,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这下换护士尖叫了,"你不认识他?他不是你送来的吗?"
  “是啊!"
  “那你怎么会送他来?"
  “他……出车祸了,没有人理会,我……"她惶惶不安,扭绞着双手,让素雅的裙子沾上一片怵目惊心的红。"我可以回家了吗?"
  “不可以!待会会有警察来询问一些资料,你坐在那边的椅子上等,不要离开,知道吗?"护士小姐以冷淡的口吻陈述着,随即回护士站去忙。
  留下不安的千世一个人站在原地。
  她轻咬着下唇,望着时钟,快十一点了,不知道奈美回到家没?要是让妈妈看见她一身的血就完了!
  她拖着几乎快冻僵的身子,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塑胶的椅子透着冰凉的寒意,冷得她哈着气直搓着两只手,却依然无法克制的浑身发着抖。
  呼!真的好冷喔!早知道会留在医院回不去,她应该穿那件内衬有棉花的大外套出门才对。
  哦!她还忘了穿袜子和鞋子,只穿着一双拖鞋便跑出来,这会儿她的脚趾头都快冻僵了。对了,还有钱!刚才他慌慌张张把钱包递给奈美要她赶快回家,倒忘了替自己留一点,唉!真糟糕。
  千世蹙着眉,赶紧翻了翻裙子的口袋,果然空空如也,看来她只好在这寒冷的圣诞夜前夕走路回家!
  她轻轻叹了口气。
  这时,一位胖得像座山似的警员站在她眼前。
  她抬头看着不甚友善的警员,暗暗吞下一口口水。
  “是你送患者来的吗?"
  “是的。"她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菊池千世。"
  “住在哪里?"
  “世田谷。"
  警员又问了些详细的资料,这才露出了和蔼的笑容,问:“这么说来,你是出外买东西时看到车祸受伤的英治总二郎,这才好心的叫救护车送他来医院?"
  这……勉强算是吧!千世点了点头,"警员先生认识他?"原来奈美的男友叫英治总二郎呀!
  “我是警视厅的三柴警官。"
  三柴礼貌性的和千世握一下手,接着叹了口气道:“这小子可是鼎鼎大名原宿暴走族的头头,不知道惹了多少事,总之,是个让人头疼的小子,现在出车祸受了伤,算是他咎由自取。"
  啊!奈美怎么会交这种男朋友?千世有一丝丝的错愕。
  “三柴警官,我可以先回去了吗?"她实在冷得受不了了。而且,她若没赶在十二点之前回到家,惨的人就是她了。
  “可以呀!不过,菊池小姐,希望你这一段日子内不要远行,也许我还有事情要请你帮忙。"三柴警官十分和善的叮咛。
  “我明白了。"千世总算松了一口气,正要起身时,一声"叮咚"的声响让她转头望去,是医护人员专用的电梯门开了,走出来一位高挑挺拔的医生。
  他天生拥有一副衣架子,修长的白袍穿在他身上,将他内敛的气度表露无遗。他长得非常好看,尽管黑发乱糟糟的,鼻上架着一副无边眼镜,但依旧吸引众人的目光。
  千世就是这样被他吸引住。
  “黑泽老弟,好久不见。"三柴警官开心的笑了。
  “三柴警官,的确好久不见了。"黑泽真一回以一抹微笑。
  “话说回来,那小子的手术怎么样?不过,幸好是黑泽老弟动的刀,我想应该没问题才是。"三柴警官哈哈大笑。
  “他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是大腿断骨跑了出来,我已经替他接回,用钢钉将他的骨头弄回原位。不过,他伤到了动脉,大量失血,幸好一开始急救措施弄得很好,才不至于在他来到医院的途中便挂掉了。"黑泽真一直言不译。
  “哈哈哈!黑泽老弟,你还是这么坦白。这么说来……"三柴警官突然看向千世,讶异地道:“菊池小姐,是你帮英治总二郎做急救的?"
  是她!居然是她!
  腼腆的眼神、羞涩的笑容……一刹那间,黑泽真一几乎要忘情的低叫出来——是你。
  “是……是啊!"面对众人吃惊的目光,千世十分不好意思的垂下头。
  压抑下胸口激狂的情绪,黑泽真一淡淡地开口。"你绑上止血带的技巧很熟练,你是护士吗?"黑泽却犀利的锁住她羞涩的笑颜,一秒也不肯放过。
  “不!"她小小声的问道:“我只是圣安娜护校的学生而已。"
  她的心像小鹿乱跳,他这样看她,让她一时手足无措起来。
  “我……"她不习惯这样的注目,慌得想逃避。"我可以先回家了吗?"
  “当然可以!真多亏有菊池小姐的帮忙,东京现在像你这么热心的人已不多见了。"三柴警官好脾气的说。
  “呃……再见。"黑泽医生黝黑的眸子一直注视着她,令她好不安,所以,她乖乖的行了个九十度鞠躬礼,转身就想逃。
  “慢着!"黑泽真一冷淡的语气唤住了她。
  他注意到她冻得发白的小嘴,她居然只穿了格子上衣和棉布裙,走在圣诞夜前夕的东京街头上,她准会冻死的!
  千世不解的看着他,他那微怒的眼神是冲着她而来的吗?
  黑泽真一往前跨两步,来到她面前之后才发现——她好娇小!以他一八二公分傲人的身高而言,她似乎连一六○都不到。
  “你没穿外套?"
  “没有。"千世像个乖巧的学生摇摇头回答。
  黑泽真一俐落的脱下医生白袍,再脱下套头的羊毛衣揣到她怀里。
  “穿上这个以后再回去。"口吻依旧冷淡,没有半丝情绪起伏。
  “别拒绝了,明天我会在医院里,如果你有空,再送来还我吧!"他的口气不容旁人拒绝,谈话间,他已从容不迫的再穿回白袍,轻轻抿嘴一笑道:“快回去吧!再晚,搞不好会下雪了喔!"
  纯白的羊毛衣透着异常迷人的温暖,令她心头为之一悸。
  “谢谢。"她腼腆的露齿一笑,这种温暖令她无法拒绝,感觉从脚趾头整个暖和了起来。
  千世在转身离去时,再一次弯腰致谢。
  三柴警官啧啧叹道:“这年头像她这么温柔善良的女人已经不多见了。"
  黑泽真一轻轻抿嘴一笑,看来莫测高深。
  “黑泽老弟,真有一套喔!"三柴警官暧昧的朝他挤眉弄眼,"我这里可是有她的资料,要不要我的协助呀?"
   
         ☆        ☆        ☆
   
  走在东京的街头,距离圣诞节还有五天,圣诞树、霓虹灯以及各式各样的圣诞礼物到处可见。天空开始飘下细细的雪花,耳边听着圣诞节的应景歌声,千世却一点也不觉得冷,她快乐的几乎要手舞足蹈了起来。
  她从来不知道一句关怀的问题、一双温暖的大掌,也可以让她这么开心。当她从他手上接过羊衣时轻触到他厚实的指尖,就在那一瞬间,她明白——
  这个男人是真的关心她!
  他不是她的亲人、不是她的朋友,却对她付出真诚的关怀,一想到这,就令她感到窝心不已。
  千世实在是太快乐了,觉得整个身子都暖呼呼的。她快乐的在东京街头穿梭着,直到钟声敲响十二点整,她这才惊觉时间太晚了,急忙叫了辆TAXI回家。
  坐落于世田谷的一座豪宅,外围是由红砖砌成,里头是一片的雪白,铜雕镂花大门旁梁柱上高挂着"高岛"二字。
  千世在这门前下了车。"司机先生,你等一等,我进屋里去拿钱。"她有礼貌的说。
  司机先生鄙疑的目光打量着她寒酸的衣裳,"小姐,你可不要骗我啊!"
  “我……"
  千世当场愣住了,在尴尬之际,身后立刻传来一娇唤声——
  “千世,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等你等得都快冻死了。"
  铜雕镂花大门被推开,奔出来一位身穿名牌洋装的女孩,听她娇斥的声音及颐指气使的模样,一看便知是出身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
  她,就是高岛奈美,是菊池千世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千世呐呐的开口,"奈美,我……"
  “唆!"奈美娇斥了声,随即拿了两张一万元的钞票往计程车窗口一丢,便拉着千世往屋内走。
  “等等,奈美,你给太多了,车费才一万四千三百元……"
  “咚!"的剧烈声响,铜雕镂花大门霍然关上,同时成功的打断了千世的话。
  千世教奈美慌慌张张的给拖进屋内,连鞋都还没换上,奈美就连珠炮似的开问。
  “他死了吗?"
  “还没,只不过断了只腿。"
  奈美松了口气。"这该死的混蛋,真是吓死我了!当时看他流了这么多血,还以为他准挂了呢!"她回头瞪着千世,喝道:“既然没事,你怎么不早点回来?害我紧张得都快心脏病发了。"
  趁奈美发牢骚的空档,千世终于有空换上有兔毛的室内鞋。
  “护士小姐说不能走,要等警察来做过笔录才行。"她轻声回答。
  奈美闻言惊慌失色。
  “什么?"她紧张的抓住千世的羊毛衣。"那你说了些什么?你不会说出我认识总二郎的事吧?这件事要是传到爸妈的耳里,那我就完蛋了!"
  千世轻轻一笑。"我说我只是路过,正巧看到他受伤倒在路旁,就这样而已。"
  “这才像话嘛!"奈美噘噘嘴,眼角余光注意到千世身上的毛衣。"这是什么?"
  千世回避她的注视。
  “没什么,在半路上买的,过期商品,才几千元而已。"不知怎地,她就是想隐瞒认识黑泽真一的事情。在她心里,这已经成为她心中的小秘密了。
  “哦!"奈美悻悻然的松开手,嘴里哼着美梦成真的歌曲,脚下踏着愉快的步伐踏上楼梯。
  千世看了,不免好奇。
  “奈美。"她忍不住开口叫住奈美。
  奈美停下脚步,在楼梯上回过身子,"干嘛啦?"
  “这个……你不去看他吗?"她怯怯的问。
  “谁?"
  “那个什么二郎的!你和他不是朋友吗?"千世自动将男女二字省略去。
  奈美一听,夸张地笑得前仆后仰。
  “拜托!谁是他朋友呀!自己说要追我才和别人赛车的,没想到摔得差点死掉,哈……我才没有这么逊的朋友咧!"奈美一边走上楼,一边笑道。
  千世歪着头,纳闷的看着奈美像是一只快乐的小鸟在楼梯上跳跃着,转眼消失了踪影。
  为什么?总二郎不是奈美的朋友吗?为什么她看来一点也不担心?
  也许不是同一个妈生的,所以,两人的思想也极为不同吧!或许,她永远也无法了解奈美的脑袋瓜子里想的是什么?
  墙上传出咕咕叫的声响,千世心中一惊,急急忙忙跑进厨房旁的小房间,跳上床,拉起棉被把自己裹成一团。她下意识的拽起身上的毛衣,鼻息间闻到的全是消毒水的味道。
  她想起了黑泽真一那若有似无的笑,不自觉的也露出了笑容。
  千世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张相片,里头有一位笑得很温柔的女人,那是她的母亲菊池静子。
  妈妈,我今天遇到一个好男人呢!
  千世将相片放在自己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晚安,妈妈。"
  这个夜晚,千世做了一个好梦。在梦中,她回到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时光,妈妈做了好吃的三明治带着她一同去野餐,而她带着波比在草原上追逐戏耍着。
  而他站在角落,默默看着她笑着。
   
         ☆        ☆        ☆
   
  高岛医院的手术房上"手术中"的亮灯终于熄灭,那重重的门无声无息的拉开,黑泽真一从容的从里头走了出来,才刚要脱下口罩,一名惊慌失措的妇人已冲上前去紧紧抓住他——
  “医生……我儿子……我儿子他没事吧?"
  黑泽真一抿嘴一笑,拍拍妇人的肩安慰道:“放心好了,手术很成功。他肾上腺的肿瘤已被切除,经过我们的观察,癌细胞并没有转移到胸部、淋巴线。但他仍要住院观察,后天我会安排他照张X光,看看骨头的情形。
  “谢……谢谢你,黑泽医生。"妇人跪倒在地,激动地泣不成声。
  这时,护士已将患者推出来,黑泽真一扶起妇人。"我们要将你儿子送到加护病房,今天晚上我会留守在医院,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会马上赶来。"
  “谢谢、谢谢。"
  妇人不停的弯腰致谢,然后随着护士而去。
  黑泽真一这才松了一口气,搭着医护人员专用电梯直达三楼,到外科主任房去。
  转角经过贩卖机时,他买了一杯咖啡,一张口便喝掉了一大半。在回到房间,他立刻倒坐在椅子上,扯开衬衫的钮扣。
  他的确有些累了,连续三天没能好好的睡一觉,已使他筋疲力尽。
  “黑泽主任。"门外传来敲门声。
  他懒懒的睨了门口一眼道:“进来。"
  进来的是一名妖俏的护士,她是田中里由子,是外科公同事推举出来的护士之花。
  田中里由子刻意摆出最媚人的笑容,讨好的献上自己买好的点心。
  “我在八重洲地下街买了好吃的天妇罗饭,这一家料理亭的风评很好喔!你肚子饿了吧?快点趁热吃。"她还细心的替他打开便当盒盖,顺便将竹筷子撕开递给他。
  自从一年半前他当上主任后,只要是轮到值夜班或者夜晚执刀,田中里由子一定会自动自发的替他准备吃的。
  起初,他是被动的接受,到现在已是麻痹了。
  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出田中里由子的企盼——她要把他追上手。
  而他应付的法子便是请护理长将饭钱交给她!既然她不放弃追求他,那他只有选择不欠她人情!
  时钟指着九点,而他也的确饿得前胸贴后背。
  “你今天值大夜?"黑泽真一抓起便当,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是呀!"田中里由子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两手交叠放在桌上,对着他频频眨眼、微笑。
  黑泽真一仍是无动于衷。
  “哎呀!黑泽主任。"田中里由子不满的大发娇哆。"你都不看人家一眼,你有没有发现我有个地方不一样了?"
  有吗?一样的浓妆艳抹、一样的难缠烦人。黑泽真一虚应的笑道:“有吗?我倒是没发现。"
  “讨厌啦!"田中里由子嘟起红唇。"是我的口红啦!资生堂新发售的耶!很漂亮吧!"
  她的逼近让他有压迫感,他倒靠回椅背,这下食欲没了,只剩下满腔的不耐烦。
  “田中,我要整理病人的资料。"他极淡的说着。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不想顾及人与人之间基本的礼貌,伸出他那只长长的大脚丫,然后狠狠的把她这缠人的女人给踹到外面去。
  黑泽真一的双眸瞬间变得犀利且危险,田中里由子看了不免紧张起来。她是很喜欢他,并且真心希望他也能爱上她,但她却不希望惹怒他。她还清楚记得三年前花绘被他拎出门外,丢到光滑如镜的大理石地上的糗样。
  “你早点休息,我先走了。"田中里由子动作快速的收拾好一切便离开。
  黑泽真只是挑一挑眉。然后,他拉开抽屉,取出一本厚厚的笔记本,翻开其中一页,在上面记录着——
  吉川勇五岁
  病症:腹部长瘤
  手术情形:一切顺利,留院观察。
  如果癌细胞转移到骨头的部分,那就完蛋了。
  猛地,他脑海里浮现出一打纤细的俪影,静静的伫立在一片细细的雪花中,展露着她柔柔的笑靥……那笑,是如此的耐人寻味呀!
  菊池千世,一个非常典雅、非常适合她的名字。
  “千世,千世……"黑泽真一饶富兴味的咀嚼这名字的味道。
  倏地,门的把手被扭开,打断了他的凝思,他有些不悦,皱起了眉,接着一个肥胖的身躯走了进来。
  “哈!真一,听其他的医生说,你今天的手术只花了五个小时就完成了,真不愧是我高岛医院里的外科权威!"
  “院长?"纵使有些不悦,但黑泽真一仍是礼貌的站起来,毕竟高岛健人不仅是他的上司,同时也是他的恩师。"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高岛健人是这间医院的院长,也曾是外科的名牌医师,但年纪已大,不再动手术刀了。
  “找你这大忙人呀!"高岛健人豪爽的拍拍他的肩,"这阵子你开了十几刀,听说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我问过啦!二十三号那天你轮休,赏个脸吧!"
  黑泽真一莞尔一笑。"要做什么?"
  高岛健人挪动圆圆的身子到椅子上坐下。"哦!到我家吃顿便饭。"
  “这么简单?"他挑眉问。
  “才不,是介绍我家的宝贝女儿给你认识。"
  他不禁有些啼笑皆非。"相亲?老天,我记得院长的女儿才十几岁,有老到要嫁人了吗?"
  高岛健人摇摇头。"我是奉命而来的。"
  “院长夫人?"黑泽真一朗声大笑,院长怕老婆可是出了名的。
  “嗯嗯嗯!"高岛健人忙不迭地猛点头,"怎样?抽空来一趟吧?好让我能够交差。"
  恩师都开口哀求了,他能够说不吗?看来,他得硬着头皮去参加这场鸿门宴了。黑泽真一无奈的一笑。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