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唐无波担心地望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妹妹,虽然江岚天说她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但是回澜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未醒,教她如何不担心呢?
  “波姊……波姊……”床上的人儿开始呻吟,唐无波连忙握住她的手,说道:“回澜,我在这里。”
  回澜睁开眼,看到姊姊忧心的脸。无力地笑了一笑,将一直握得紧紧的左手张开,手掌上有一株艳紫的小花,她断断续续地说道:“把这个……交给……交给慈哥。”说完便放心地再度陷入昏睡。
  “这是忘情山的紫珠草,唉,难怪回澜会受如此重的内伤,忘情老人性情孤僻,药草向来不肯流出。”江岚天不知何时出现在唐无波身旁,他续道:“解铃还需系铃人,回澜妹子受的伤,也只有忘情老人的千金配方可救。”
  唐无波眼眸中闪出一抹精光,缓缓说道:“千金配方吗,很好,我唐无波什么没有,倒是银两很多。岚哥,请向令兄说一声,无波有事先回府。”说完便脚步坚定地离开。
         ※        ※         ※
  唐无波独自来到忘情山下,以绢坊之主之名,求见忘情老人。
  一条白色人影出现在唐无波面前,温文的声音道:“唐姑娘,师尊请你移驾到丹房去。”
  唐无波看到此人,如遭电击--月白襟袍,一头飘逸白发,玉面星目,眉间一点朱砂,飘飘然有出尘之态,此人和古墓水晶棺中的方雪阳相貌神似!
  唐无波猛然看到此人,吓得倒退了两步,古墓中的梦魇重现,使她脸色苍白,手心全是冷汗。不过略一回神,就对自己说道:“站在你眼前的是活人啊!不是什么方雪阳。”
  唐无波一整惊容,恢复平时的笑容道:“那就劳烦您带路。”心中却是疑窦重重,难道忘情老人会和方雪阳有什么关系?
  绝世高人忘情老人,正在丹房榻上坐禅,听到脚步声,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弟子带着唐无波进来,满脸皱纹的脸上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眸。“想不到,绢坊之主居然是一名年轻姑娘,不知尊驾此来何事?”
  唐无波缓缓说道:“听闻忘情老人药方一帖千金,我这里有万两,”她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张万两银票。“想向前辈买一帖。”
  “哪一帖?”
  “三泰草。”江岚天对她说唯有比草能挽回回澜受损的功脉。
  “前几天上山来采紫珠草的小姑娘是你什么人?”
  “是舍妹。”
  忘情老人哈哈大笑:“好!好!姊妹两人都好胆识。不过,忘情山并不是予取予求之地,令妹为了采紫珠付出的代价,你是亲眼所见。而三泰草乃医疗圣品,百年仅此一株,万两难买。”
  唐无波沉着地说道:“前辈您就开出个价吧!”
  忘情老人再度大笑。“果然是江南商界枭雄的绢坊之主,爽快,爽快。老朽虽不出世已久,但若论当今武林,文韬武略、医药相卜能胜过老朽者恐怕也找不出来,”忘情老人眼中出现一股自傲。“绢坊之主,如果你能有一项令老朽感到惊异之事,三泰草就由你取回。”
  唐无波听到忘情老人开出的条件,沉吟半晌。虽然十分想和他对奕一局,分个胜负,但是,回澜命在倾危,刻不容缓。只好赌一下了,她心中已经决定冒一次险。
  “晚辈大胆,说出前辈的出身来历如何?”
  忘情老人忍不住哦了一声,继而哈哈大笑。“你这小女娃儿也真是异想天开,想当年老朽扬名武林时,你父母还未出世呢!”
  唐无波不理睬忘情老人的嘲讽,简短地吐出三个字:“方-雪-阳-。”
  忘情老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不可置信地瞪着唐无波。
  唐无波见他如此表情,心下松了一口气,真是给她赌对了。
  忘情老人艰涩地说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唐无波便将她在古墓中所见,简单地叙述。
  忘情老人闻言叹道:“真是天意!天意!三泰草合该让你得去。没错,老朽就是当年的武林盟主方雪阳,可是,既然你在墓中已见到方雪阳的尸首,又为何认定老朽就是方雪阳?”
  “就是因为看到尸体,才知道方雪阳根本没死。”唐无波缓缓说道:“因为那根本不是尸体,而是做得和真人一模一样的蜡人,几可乱真到连血手魔女都没发觉,而为了一具蜡人自残。”唐无波说到这儿,不禁为血手魔女感到黯然。
  “唉!”忘情老人知地对自己的作法非常不以为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问世间情为何物,值教人生死相许?当年的方雪阳已葬送在古墓中了。老朽因愧对兄长而隐姓埋名,自称忘情老人,甚至不敢和孙儿相认。”
  “令徒的相貌和前辈当年如出一辙,更证实了晚辈的假设。”原来忘情老人的徒弟并不知道自己的师尊就是亲爷爷。
  忘情老人赞道:“好个绢坊之主,年纪轻轻的姑娘,能有这种见识,实属难得。”突然仔细地打量唐无波,话题一转。“为了避免吾孙重蹈老朽当年的情孽,我帮他排了一下命盘,却发现,吾孙遥风中注定有一段情缘。老朽看你风骨清秀,不如撮合你和风儿……”唐无波听到这里,大惊失色,不觉“啊!”了一声,心想,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曾几何时,她成了如此受欢迎的女性?
  忘情老人看到她惊愕的神情,笑道:“别紧张!别紧张!老朽欣赏你从容沉着的风度,如果吾孙有一个像你一样机敏又理性的妻子,可能会让他的感情路好走一些。”
  忘情老人说到这儿,停顿一下,笑咪咪地摸着白色长髯。“不过,和我一样有眼光的人,显然大有人在。好象有青年人前来拜山了。是那个有眼光的年轻人来了吧?”
  道僮进禅房来禀告:“启禀师尊,山下有一名白衣年轻人,自称是江寒天,前来拜山。”
  忘情老人闻言微微一笑。“江寒天吗?名震天下的白虎寒天,年轻一代中和黑鹰齐名的高手,原来他就是你的缘定之人。”
  唐无波让忘情老人一语道破她的心事,不禁双颊红晕,晶莹的双眼里有一抹娇羞。
  “江寒天的功力不浅,白虎若发威,其势难当,让我去会他一会。”
  江寒天得知唐无波只身前往忘情山,随即以高速轻功疾奔,来到了忘情山正殿前的广场。
  但见风中,一名白发老人拄杖而立,满脸皱纹的脸上有一双明亮但黯然伤神的眼。老人缓缓说道:“你就是人称江南传奇、和黑鹰齐名的白虎寒天?”
  江寒天道:“是。今日为寻唐姑娘而来。”
  老人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忘情老人。”
  “也就是六十年前的武林盟主方雪阳。”江寒天闻言面现诧异之色,但随即宁定。
  “现在你知道我的身分了,如果我说我不放你进去找人,你会如何?”
  江寒天简洁有力、毫不犹豫地说道:“硬闯。”忘情老人眼里闪动着好奇,缓缓道:“这位唐姑娘,既非天仙绝色,也非王亲公主,值得你和一名武林耆宿大打出手吗?”
  江寒天淡淡地说:“我认为值得,就值得。”
  忘情老人又道:“今日我看你英姿秀骨,是个难得的人才,只要你肯放弃这位唐姑娘,我便收你为徒,将毕生绝学传授于你,相信不出一年,你的功力必远胜黑鹰,可以取而代之为武林盟主,如何?”
  江寒天道:“我的感情,不是可以拿来交易的。再者,我不认为武林盟主之位会比身边有一个相知相守的人重要。”
  忘情老人听到江寒天断然拒绝,很奇怪地,非但没有生气,眼里反而出现一抹悲伤,喃喃道:“是吗?原来天下也有像吾兄一样重情的男子。”陡然精光暴射。“老朽倒想见识一下当今武林青年高手的功夫如何,拐杖往地下重重一顿,一股宏大的内力直冲江寒天面门。
  江寒天硬生生的接下这一掌,脚下扎马,身子微晃一下,便即稳住。
  忘情老人赞道:“好扎实的功夫,看来你白虎寒天能扬名武林,不光是靠一柄银龙剑。”
  江寒天没有说话,黑眸湛然,全身真气运行,准备接下来的武斗。
  忘情老人道:“难得有机会能和当代青年高手对阵,我倒要看看你的功力和我当年相比如何。”
         ※        ※         ※
  原本在禅房看书的唐无波,突然觉得心神不宁,正自不安时,突然听见扫地的老道士说:
  “听说那个白虎寒天为了绢坊的唐姑娘要和师尊比斗,我看这名年轻人是凶多吉少……”
  老道士话还没说完,唐无波早已撩着裙襬,往正殿方向跑去。
  老道士摇头叹道:“唉唉唉,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般性急呢?我说他凶多吉少,又不会丧命。”
         ※        ※         ※
  唐无波拚命地跑,以在百禽楼时被人追杀的速度奔跑着,气喘嘘嘘的同时,心中一直祈祷:“老天,可则让江寒天再为我而受伤了。”那双漂亮又专情的黑眸浮现在她脑海中,此刻,她愿意尽一切的努力让江寒天免受一分一毫的伤害。
  当她到达正殿广场时,看见忘情老人对江寒天发了一掌,江寒天修长的身子摇晃了一下,俊美的脸上略显苍白。
  唐无波远远望见他苍白的脸,初尝心疼的感觉,连忙大叫:“住手!”奔向江寒天,迭声问道:“你没事吧?”
  江寒天见到心中牵挂的人儿,听到唐无波语气中满溢的关心之情,看到那双晶莹美眸中泫然的担心神色,他数日以来的些许不安一扫而空,她终究是对他有情的,心中感动,伸手搂住唐无波纤腰,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我没事。”平稳低沉的语音中难掩深情。
  忘情老人看到眼前这一对真情难掩的恋人,突然威声喝道:“绢坊之主,这江寒天对我无礼,我忘情老人可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江寒天待要说话,唐无波柔荑轻挡着他宽阔的胸膛,示意不可,低声对江寒天说道:“先让我来和他说吧!”江寒天点点头,他深知心上人交易关说的本事,远胜自己,但还是轻捏一下她的柔荑,示意小心。
  唐无波回眸向这名深情的男子浅浅一笑,叫他不必担心。然后转身面向忘情老人,朗声说道:“为难白虎寒天,就等于为难昊天门,前辈明白这是件得不偿失的事吧!”
  忘情老人说道:“你说得有理,但是我忘情老人一世威名,岂能折在这小子手上,既然他今日是为你而来,那你就得为他替我赔罪。”
  唐无波道:“小女子不知有哪里可为前辈效劳的地方。”
  忘情老人说:“哈,你忒谦了,绢纺的主人,掌控中原一半以上的丝绸经济,年收入以万两计。就这么,白虎寒天一条命,换你的绢坊如何?”
  唐无波想他不想地说:“好,成交!”
  忘情老人道:“唐姑娘,你答应得大干脆了,令老朽怀疑你的诚意。”
  唐无波道:“钱给人了,还可以再赚,知己没了,可是难再找,对我唐无波而言,这桩交易并不吃亏。”忘情老人闻言不禁喃暔道:“他是个值得你如此付出的男人,不像我……”突然摆脱了旧日痛苦的回忆,转而大笑道:“云容师侄、沧雨弟,你们可以放心出来啦!”
  唐无波听到义母和江寒天的父亲居然在场,惊讶地说道:“这……这的底是怎么一回事?”
  忘情老人笑道:“唐姑娘虽然猜出老朽是当年的方雪阳,却不知方雪阳当年有一个师弟叫云阳子,也就是令堂白云容的师尊云山老人。”
  唐无波突然有被人设计的不祥之感,果不出她所料,不一会儿,所有江家和唐家的重要人物,都齐集到这广场上,并且将他们团团围住,让这一对情人想逃都逃不掉。”
  江沧雨赞赏似地拍拍儿子的肩膀。“寒儿,你的内功越来越精进了,能承受忘情老人三掌而立于不败之地,全武林中没几个人有这分能耐。”
  楚娴则兴高采烈地向白云容说道:“云妹,想不到我们又再度成为亲家了。下个月初十是吉日,就定在这一天让他们小俩口拜堂成亲吧!”
  白云容乐得眉开眼笑。“好!好!就依娴姊的。早点让无儿这个丫头成亲,早了我一椿心事,真没想到无儿的对象居然是傲天的弟弟,江家兄弟的人品,我可是大大的放心,就让他们早点成亲吧!”
  “云姨……”一旁的唐无波正要抗议,可是两方的母亲视若无睹,继续喜孜孜地谈论婚礼的细节。
  接着出现的是江傲天、砚云夫妇,后面跟着唐回澜、江岚天和炎麟兄弟,还有……老天,居然连唐翰林都大老远赶来了。
  唐翰林笑嘻嘻地向女儿说道:“波儿,虽然那一盘棋没能赢你,但是爹爹终于还是可以把你嫁出去啦!”
  “……”唐无波无言以对。
  “无波,欢迎你成为江家的一分子。”江岚天温文有礼地向唐无波如此说。
  “无波,想不到我们不但是姊妹,还成了妯娌呢。”砚云浅笑道。“无波妹子,还是笃信“英俊男人情不专”吗?”江傲天调侃道,和江寒天神似的那双黑眸里,盛满了笑意。
  唐无波终于可以回嘴了:“托你的福,要改成“英俊男人狡滑”论了。”
  江傲天闻言爽朗地大笑,拍拍将成新郎倌弟弟的肩膀。“寒弟,你是不动情则已,一挑就挑上这么个厉害角色,我看你一辈子都不会无聊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江寒天闻言,剑眉微挑,并没有回兄长的话,只是静静地问:“你成亲时那些啰嗦玩意儿还留着吗,我可不想浪费时间跟娘去采买。”
  在场众人听到男主角公事公办的言语,皆安静下来,然后倏地爆出大笑。唐无波则是羞得将螓首埋在江寒天宽阔的怀里。
         ※        ※         ※
  红烛高照,今天是江寒天和唐无波成亲的日子。
  唐无波偎在夫君的怀里,轻声道:“你还记得那天忘情老人看到白剑慈的神情吗?”
  江寒天“嗯!”了一声。
  “那种激动又伤心的神情,出现在一位武林耆宿脸上,真是令人感慨呢!你想他将白剑慈看成什么人呢?”
  “那是他们的故事了。”江寒天修长的手指轻巧地解开妻子的衣襟。
  “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好奇。”唐无波道。
  “嗯?”
  “当初你到底是怎么制服流凤的?”
  江寒天低低的笑了。
  红烛高照,夜幕低垂。
         ※        ※         ※
  流光似水,转眼过了十年。
  “蓝表哥!等等我啊!蓝表哥!”年约十二岁,容貌娇美的少女,气喘吁吁地追着一名身形挺拔的少年,少女身穿镶金花榴裙,显示其出身富贵之家。
  “蓝表哥……唉哟……”少女假意脚一拐,坐倒在地,企图留住挺拔的少年。
  果然,少年终于回头了,阳光下,一头黑发似乎闪着红光,俊俏的面容上那双如蓝宝石般的双眼,冷冷地扫过坐倒在地的少女,不屑地说道:“你总是这么容易跌倒吗?”红香姨一家子的女子都是这般令他感到厌烦。
  树梢上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蓝眼少年冷声道:“是谁?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谁鬼鬼祟祟了?是你耳目不够灵敏。”随着女孩娇柔的语音,一道娇小的白色身影旋降在少年面前。年约十岁的女孩,相貌美得水灵俊秀,洁白如雪的衣裙,年纪虽小,眼眸中却含着温和可亲的笑意,令人忍不住想上前拧一拧粉嫩的面颊。
  蓝眼少年注意到这名白衣女孩绝佳的轻功身法,和她脸上那熟悉的慵懒笑容,少年深邃的蓝眸定定地望着女孩,女孩也大方地、笑吟吟她任他打量。
  “你是波姨和寒叔的女儿。”女孩有着父亲的相貌,母亲的性情。
  “好眼光,无怪爹爹一直称赞你呢!”女孩笑道:“不过,怎么和娘形容的小蓝不大一样呢!”
  听到“小蓝”二字,少年冷俊的面容微微一红。他突然从怀中掏出一件信物,手一扬,端端正正地落在女孩面前。
  “十年后,带着此信物和令尊的银龙剑到喀什族来,我等你。”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喂!喂!你有没有搞错啊!当初剑没比成的是我爹和你爹,为什么我也要和你比剑?
  喂!你别走啊!”女孩沮丧地叫唤着,最后见少年的身影已走远,小嘴噘起。“为什么我那么倒霉呢?”不远的小山丘上,一对俪影笑看着这一切。
  “你看十年后,银龙对柳叶,谁会胜出呢?”唐无波依偎在夫君怀中,笑得甜蜜,她比少女时代多了些丰润,完全呈现少妇的成熟气韵。
  江寒天俊美的容颜绽出微微一笑,沉声说道:“剑上的胜负很难说。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映儿的棋艺绝对胜过蓝儿。”
  唐无波闻言笑得开怀,美眸深情地望着夫君,柔荑握住了江寒天宽大的手。少女时代的她,从不相信幸福能和一个男人共筑,有时,人还是不能太自信呢!唐无波如是想着。
              ——全文完——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