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了他后即在一旁沉睡的男子非常古怪——人皮面具下竟是“引人犯罪”的天资丽容!醒来后的他俏皮娇憨,令人有“爱不释手”的感觉。既然他自诩医术高明,又是义父极力“撮合”的罗家二少,他不妨佯装虚弱诱拐小美人回“水龙帮”作客,然后再伺机而动……
    住下来后一切都不对劲了!他明明戴着一张丑陋面具,可传闻中残酷绝情的二堂主竟夸他可爱?欢霄先是以照顾病人为由,要他非得随侍在侧、与他同榻而眠;接着又以亲昵举动惹他遐思不断;这会儿,他这个客人更得充当“婢女”服侍他更衣……
    小儿羞赧无措的模样真是格外娇媚,教他不厌其烦地编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欲享受令人心醉神驰的“闺房之乐”。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