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节


  骆家出得起高薪,不怕找不到人来接替希妍的工作。明天新的护士来到之后,她的工作就可以告一个段落了。
  写好所有该提醒新护士的注意事项,希妍不禁长长吐了一口气。走到落地窗前要透透气,床头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我是于希妍。”
  “我是李柔刚。”
  希妍手中的电话差一点滑落,她赶紧用双手紧紧握住。第一次接到他的电话,希妍感到十分意外也很高兴。
  “有什么事吗?”
  “嗯……听说你明天就要回B市去了。”
  他果然是来说再见的,希妍感到有点难过。
  “是啊!”她尽量让语气平平淡淡的,才不致于让他察觉到她的失落心情。
  李柔刚又停了一会儿,才问:
  “你现在忙吗?我可不可以找你出来谈一谈?”
  他的要求让希妍觉得满腹疑云,因为不知道他要找自己谈什么。忽然又想到李妈昨天的话,不禁头皮发麻,被拒绝一次已经够尴尬了,实在禁不起第二次。
  为了逃避,希妍问:
  “你要说什么?可不可以在电话里说一说?”至少见不到人,也不会感到太难堪。
  “这……如果你在忙的话,那……”李柔刚迟疑着,似乎真有什么事要说。
  “一定要当面说?那好吧!”想到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见他,希妍豁出去了,就算他有什么不好听的话要说,就随他吧!
  随便披了件外套,希妍对着镜子拨了拨头发。最近事情太多,样子也狼狈了一些,希妍希望最后还是能留给他一个好印象。
  走出铁门外,李柔刚已经等在那儿。
  看见略微消瘦的希妍,他先问了句:
  “东西都收拾好了?”
  希妍笑得苦涩。“该收的都收了。”
  在骆家这段时间的欢笑和记忆,还有她稍微受了伤的心,她都一并打包好要带走。
  本打算来这里疗伤,没想到旧伤刚好,又多了新伤。
  “走一走好吗?”李柔刚看着她忧郁的表情轻轻地问。
  都是他这种不经意的温柔,让希妍有了错觉,以为他对自己也是有感觉的。如果他对自己没有意思,就不要再用这种态度对自己。不过,以后大概也不会有机会了。希妍悲哀的想着。
  “好啊。”希妍说,站在这里讲话的确是不太好。
  于是两人漫无目的的向前走。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希妍才问:
  “找我有什么事?”
  “嗯……”李柔刚想了一想,似乎在考虑该怎么开口。
  希妍静静地等着他。
  “其实,刚从B市回来接管家里那一大片葡萄园时,心里有很多的矛盾。”
  不明白他为什么把话题扯到这里,希妍不知如何搭腔。
  “我在学校里学的东西和管理果园完全是两码子事,但是父母年纪大了,他们不可能一直做下去,又舍不得放掉果园,所以理所当然是由我来接。”
  “所以你是为了父母才回来的?”
  “也不完全是这样。不管初衷是什么,总之到现在我都没有后悔回来。”
  “喔。”希妍漫不经心的应着,不懂他到底想说什么。
  看了一眼闷闷的她,李柔刚才又说:
  “我曾经有很多次想要问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永远留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突然转变的话题让希妍的脑筋一时转不过来,除此之外,她也不太理解李柔刚的话。
  什么叫做“她愿不愿意永远留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他到底想说什么?
  “我不懂……”她愣愣地看着李柔刚。
  “我是说,如果我请你留下来,你愿不愿意?”于是李柔刚再说得更清楚一些。
  “为什么?”现在希妍的脑筋更是一团混乱,完全无法思考。
  她真的不明白,李柔刚居然开口叫她留下来。
  “我不知道……如果我现在说喜欢你会不会太迟?”李柔刚定定地看着她。
  希妍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你说……你说你喜欢我?”
  老天太作弄人了吧!她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他才向自己表白,这不是分明要她哭着离开吗?或者他的“喜欢”是一种安慰自己的饯别礼,还是他受了某种压力?
  “是李妈逼你来说的是不是?”希妍连忙又问。
  希妍想起昨天李妈哭着说要叫他来把自己娶回去,她还以为她是说说而已。而李柔刚是个孝顺的孩子,他可以放掉自己原有的生活回来接管果园,那么勉强接受她又岂是难事?
  听到希妍的疑问,李柔刚认真的说:
  “不,感情不是儿戏,我不会为了我母亲去接受自己不喜欢的女孩子。我说喜欢你,完全是出自真心的,和任何人都无关。”
  “可是,你那天明明说……”希妍可没有忘记他说过的话,他明明说两个人做朋友就好了。
  “我知道自己很懦弱,一直不敢承认喜欢你的事实。我是个粗人,每天面对的是植物和土地,生活一成不变、没有什么乐趣,我不敢相信你会喜欢像我这样枯燥无味的人,而且我也不知道你能否习惯一辈子待在这种乡下地方,所以……”
  “所以,你就假设我是一个娇生惯养、爱慕虚荣的女孩子,每天非得酒肉歌舞不可?所以,你就假设我吃不了任何苦?”希妍想起有一次他要自己比较B市和这里的生活。
  “我没有这样想,我只是不想让你跟着我吃苦。如果要你跟着我吃苦,我宁愿你不要喜欢我。”
  “所以你就自以为是的只想和我做普通朋友?”希妍愈讲愈生气。原来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拒绝自己的感情。“那么,为什么现在又告诉我?你不再担心我跟着你吃苦了吗?”他简直是存心气她、耍她嘛!
  “希妍……”李柔刚苦笑着面对她的责难。“我知道我错了。昨天晚上我想了很久。不,其实应该说已经想了很多天。我觉得今天不讲,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所以即使你不愿意留下来,我也不会有任何的遗憾。”
  天哪!要不是自己答应和他出来谈一谈,他是不是就要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让两个人遗憾一辈子?这个人……真是……笨到极点!
  “除此之外,你那个医生男朋友和贺家扬也让我不得不和你说出真心话。”
  “赵孟帆已经不是我的男朋友了。”希妍正经的纠正他。
  “但是他仍是喜欢你的,不是吗?他的出现让我好几天都睡不着觉。”
  他的剖白让希妍得意的笑了。
  “你在吃醋?”
  “你可以笑我,因为你是第一个教我懂得吃醋的女孩子。”说着,他拉起希妍的手。
  希妍没有闪躲,只是一阵脸红心跳。她想这一天想了好久好久了。
  “本来以为你在骆家会很安全,没想到贺家扬竟也喜欢上你,让我不得不采取一些行动。”
  希妍想了一想,歪着头说:
  “你该不是因为有别的男生追我才说喜欢我的吧?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这之间有什么差别吗?”李柔刚笑了。
  “当然有啊!如果你只是因为有人追我而跟着盲目,搞不好过几天这种热潮过了,你就不再喜欢我了。”
  李柔刚不太明白她的逻辑,只是一径的温柔笑说:
  “你的意思是说,喜欢你的人都是盲目的?”
  希妍一愣,才白他一眼、娇嗔道:
  “乱讲!我才不是这个意思。”
  “不管你是什么意思,我只是希望你了解,我是真的爱上你了,而任何人都无法改变我的想法或是我想做的事。”
  “可是如果今天你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知道你心里到底想什么?你……你这个大傻瓜!”希妍终于憋不住的骂了一句。“喜欢一个人就要大声的说出来嘛!现在哪里还有人还默默爱在心里口难开的?还有,你那天在骆家说的话真的伤了我的自尊心,也让我难过了好多天。你害我觉得自己是个脸皮很厚的人,一直在自作多情。”
  对于她一连串的抱怨,李柔刚只是诚恳的说抱歉:
  “对不起,只怪我一时脑筋秀逗才会看不清自己的心。我保证以后绝对不再伤你的心。”
  “真的吗?”希妍怀疑的皱眉。
  不是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对于感情的事他天生就像根木头一样,要他对自己温柔体贴,这得花多久时间才学得来呢?
  “那,要不要我发誓?”李柔刚举起手。
  这个动作把希妍逗笑了,她轻轻拨开他举起的手。
  “才不要,这么老土的事你也做。”
  “你们女生不都喜欢男生这样吗?我看电视都这样演的。”
  希妍不依的晃着他的手。“谁说的?我就不喜欢。”
  “那你要我怎么做才会相信?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好不好?”
  “真的这么听话?”希妍笑着睨他,心里充满了甜蜜感觉。
  “不相信你就试试看。”
  “嗯——”她真的仔细想着,片刻之后忽然暧昧的一笑。
  “干嘛?你不会是想叫我去摘星星、摘月亮吧?”
  看起来他也会开玩笑的,不是完全的朽木不可雕也。
  “谁要你做这么俗气的事?”
  “那不然,该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是真的爱你?”李柔刚满心喜悦和甜蜜看着她的撒娇。
  希妍忽然红着脸、低声说:
  “我要你吻我。”
  “什么?”
  不知道他是真的没听见还是故意装傻,不过希妍不打算让他蒙混过关,于是鼓起勇气再说了一次:
  “吻我。”这回总该听清楚了吧!
  但是李柔刚只是皱着眉头正经八百的问:“这件事不也很土?人类已经吻了几百年,一点新意都没有。”
  “你看你……”希妍刚要张嘴抗议,他的唇却又迅速的贴上来。”略微惊讶的望着他近在眼前的五官,唯一闪过脑海的念头是:原来他也会接吻,而且技术还不错。她放心的闭起眼睛,细细品味灼热的唇熨烫在自己唇上的温存感觉。
  好像过了很久之后,两人才不舍的分开。
  “虽然这是件很老土的事,不过,我喜欢。”李柔刚轻轻抚着希妍因兴奋而微微泛红的脸颊。
  “我可不可以要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以后你可不可以主动一点?不要等我要求你吻我。”虽然觉得不好意思,希妍还是忍不住要提出但书。
  如果他爱她,就该大声的告诉她,而不是默默地放在心里。
  李柔刚没有说话,一把将希妍搂在怀中,当两人的唇再度贴在一起之前,他说了句:“好,坐而言不如起而行。”
  就在两人吻得难分难舍之际,希妍突然抽身喊停。
  “怎么了?”不明所以的李柔刚不解的望着她。
  “我明天就要回B市去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希妍苦恼的皱着眉。
  尽管李柔刚终于向她示爱,但是她就要离开骆家了,两个人刚发出的爱苗要如何延续呢?她已经开始烦恼每天想着他却不能见到他的痛苦。
  “这个事情我已经想过,只是不知道你同不同意。”“你说说看。”原来他也想到了,希妍迫不及待的想听听他的解决之道。
  “如果你不嫌弃,可以住到我家去。”李柔刚提出建议。他的话让希妍静了下来,片刻之后才谨慎的问:
  “你是要我现在就和你同居?”
  想不到他居然红了脸。“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家有很多空房间……”
  听到他的解释,变成是希妍不好意思的胀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看着她的窘态,李柔刚马上说:
  “希妍,我真的希望我们之间能够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但是,我尊重你的意愿和决定。”
  “什么嘛!”希妍害羞的把头靠在他的胸前,不让他看见自己愈来愈红的脸。
  李柔刚微笑着顺势搂住她,轻轻吻着她的头发,胸口装满了浓浓的爱意。
  当两个人满心甜蜜的手牵手走回骆家门口时,看到李妈正在门口张望,希妍马上把手抽回且和李柔刚保持适当的距离,但是李柔刚这次却勇敢的抓住她的手,而李妈早看到了这一切。
  “你们?”她笑眯眯的指着儿子和希妍,脸上是说不尽的得意和欢欣。“我是不是在做梦?”
  “李妈——”希妍不好意思的低头笑着。
  倒是李柔刚好像局外人一样,头脑清楚的问:
  “妈,你找希妍有事吗?”
  他这么一提,李妈才大梦初醒般的说:
  “还不是小敏那个孩子。”
  “小敏?”希妍皱着眉,自从那天之后她一直都没和自己说过话。“她怎么了?”
  望着她的紧张神情,李妈忙笑着说:
  “你先别急,她好得很,没有气喘也没生病,只是,她现在又吵着不要换护士,正在里面哭呢!我没有办法,还是你去看一看吧!”
  希妍和李柔刚好笑的对望一眼,看来这个小麻烦是不会这么简单就让她回B市去了。

—完—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