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在冷血华陀神乎其技的医术下,罗杰很顺利地脱离险境,俊美的脸蛋也不会留下任何疤痕。夜焰和薇吉妮亚总算放下心中大石。
  风见凌逮着适当时机,出其不意地开口:“罗杰左肩的伤口很特别。”
  “的确。一般医生不可能医好,所以我才找来冷血华陀,怎么?见凌兄似乎对医术也颇有心得?”确定罗杰俊美的脸蛋不会留下任何瑕疵,让夜焰心情大好。
  “不,我对医术并无特殊研究,只不过是因为罗杰的伤口是我们黑十字自行研发的独门武器“索魂枪”所造成的特殊伤口,所以我才认得。”风见凌没有错过夜焰任何细微的表情变化。
  夜焰绝非省油的灯,硬是面色丝毫未变地推敲风见凌的企图:
  “这话转来挺有意思的,如果见凌兄判断无误,那不就意味着狙杀罗杰的是黑十字的人?再往更深一层推论,不就是黑十字蓄意公然挑衅哈雷,所以才会明知哈里森和哈雷关系匪浅,还刻意找哈里森麻烦了?”
  风见凌轻笑两声,才道:“我确实有下令手下以“索魂枪”狙杀特定目标猎物,不过那是一个代号叫“月影”、专杀黑道大哥的杀手,而不是罗杰兄。”
  薇吉妮亚闻言心跳几乎停止,只能屏气凝神地静观夜焰如何应对。
  夜焰依旧面不改色的追问:“听起来好象是你下令以索魂枪狙杀月影?”
  “没错。月影杀手素来专杀各国的黑道大哥,我当然得设法确定月影真正的身分,如此才能防患于未然。所以前几天我就利用从“网络游侠”那里所获得的极机密情报:“月影杀手即将猎杀西班牙北部最大帮派的老大”,命令手下易容成那位老大以引诱月影上勾,好揭穿月影的庐山真面目。只可惜月影太过狡诈,所以我们只在他左肩开了一枪,没能顺利捕获他。本来以为单凭左肩的特殊伤口找人会比登天还难,没想到竟然发生这么凑巧的事。焰兄,你说巧不巧?”
  风见凌以极耐人寻味的口吻询问夜焰。他提及的“网络游侠”是以高价贩售超A级情报出名的网络骇客高手。
  夜焰深知事到如今,再如何掩饰皆已枉然,究竟对方是黑十字的总老大,不是能随便唬弄过去的泛泛之辈。因此,他权衡轻重后,正色地道:
  “你知道获悉影子杀手秘密的人通常是什么下场吗?”
  “一是被灭口。二是守口如瓶,成为哈雷首领的重要贵宾。”风见凌云淡风轻地回答。他也因此解开五年前,被焰误认薇吉妮亚是男人那个荒谬至极的事件谜底。
  “那你的选择呢?”这家伙果然上道。
  “当然是后者。”风见凌郑重表态。如此一来,他无异是获得了一张免死金牌,今后都不必再顾忌月影的猎杀,再完美不过。
  面对这样的发展,薇吉妮亚是非常开心的。
  她最近一直在挣扎究竟该不该告诉见凌她是月影一族的事,因为她总觉得面对真正的情人不该有所隐瞒。但月影是哈里森共有的天大机密,不容她轻易泄露,而且月影是专杀黑道大哥的杀手,和见凌的立场完全冲突,一旦揭发将会十分尴尬。
  所以她陷入矛盾无解的痛苦深渊寻不着答案。
  现在可好了,因为罗杰大哥受伤一事,意外解除了她心中的难题。最令她高兴的莫过于见凌在获知月影的秘密后,并无敌对的反应。
         ※        ※         ※
  趁着风见凌出外处理公事时,夜焰和薇吉妮亚把握时间叙旧。
  这是自薇吉妮亚离开哈雷总部回到哈里森堡后,夜焰第一次见到她。
  令夜焰感到纳闷的是:才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怎么觉得薇吉妮亚成熟了许多?少了几分稚气,多了几分成熟的女人味。是风见凌那家伙的关系?
  “干嘛那样看人家?”薇吉妮亚被他过于热烈的眼神瞧得挺不自在,不禁发出抗议之声。
  “没什么。只是觉得才不到两个月没见你已成熟很多,所以有点惊艳啰!”不论薇吉妮亚如何改变,在夜焰眼中,她永远不失难得的纯真。
  薇吉妮亚不禁酡红双颊,心虚地自动招供:
  “好啦!我招就是了。我想你已经看到了,我已和见凌重修旧好。这阵子我一直住在见凌位于威尼斯的别墅里,和见凌朝夕相处、形影不离。”
  一谈及心上人,薇吉妮亚便情不自禁地漾起幸福的浅笑。
  夜焰可没那么乐观,小心翼翼的继续追问:“那家伙一点都不记恨你五年前玩弄他感情的事吗?”五年前,第一个发现他们两人的恋情有蹊跷的就是他,东窗事发后主动伸出援手,和罗杰共同维护薇吉妮亚的也是他。
  正因为深谙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因此这五年来唯一令他牵挂的也是这件事。
  薇吉妮亚避重就轻地说:“重逢之初见凌确实很气我,甚至是恨我的,但那一切全是因为见凌太爱我才会由爱生恨。后来经过我努力地沟通博取见凌的重新信任后,见凌已经前嫌尽释和我重新来过了。”
  “这么说来你确定他是爱你的,而你也爱他了?”这点才是夜焰最在乎的关键。
  “嗯。”薇吉妮亚给了他一个全世界最甜蜜的笑靥。
  夜焰见状,只好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全吞回肚子里去,当成自己心里的秘密。
  他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风见凌那个报复心极重的男人不可能会轻饶曾经背叛他的人,就算那个叛徒是他最爱的女人也一样。
  但他并无意告诉薇吉妮亚这样的事实……说了薇吉妮亚也不会相信。
  不过他会静观其变。总归一句:他不会坐视薇吉妮亚遭受创伤。
  悄悄隐身在暗处窃听他们谈话的风见凌,唇边浮现令人不寒而栗的诡笑……
         ※        ※         ※
  确定罗杰大哥的伤势无虞,又有夜焰悉心照料,薇吉妮亚便和风见凌双双回到他位于威尼斯的私人别墅。在风见凌的引领下,薇吉妮亚一次次地进入感官世界的殿堂,接受极乐之泉的洗礼。
  转眼间,又匆匆过了一个月。薇吉妮亚依然和风见凌共醉神秘甜美的爱情海里。
  最近,薇吉妮亚发现自己似乎愈来愈喜欢见凌、愈来愈离不开见凌,总是患得患失,处于害怕失去见凌的忧惧中,尤其舍不得见凌温柔霸气兼具的拥抱抚触。
  “怎么了?又睡不着了?”风见凌轻吻她香滑的粉颊。
  “嗯……我又做了恶梦。梦到你离开我、不要我了……”薇吉妮亚沮丧忧伤地诉说苦楚。
  “傻瓜,别胡思乱想。我怎么会离开你?来,让我帮你入睡。”
  风见凌说着,便开始对她各性感带施予销魂的魔法。
  薇吉妮亚很快便沉浸在极度欢愉的愉悦之中,忘了所有的忧虑和恐惧,脑海里、心坎里想的念的都是“不要停、再继续”的强烈渴望。
  “……凌……不要离开我……不要……”
  薇吉妮亚发觉自己最近在睡前一定要见凌热烈地抱她、带给她极乐的激情之后她才能酣然入睡,否则便会辗转难眠至天亮。她不知道这种彷如上瘾者的反应究竟是好是坏,也不想去深思,只想永远的拥有这份感觉和见凌的爱。
  低凝在自己臂弯中满足地睡去的花颜,风见凌唇边勾起一抹残酷的冷笑。
  再一下下,只要再一下下……
         ※        ※         ※
  翌晨,薇吉妮亚在芬郁的花香中苏醒。
  她习惯性地以右手摸摸睡在她身旁的风见凌。结果觅寻了半晌竟未碰触到往常的熟悉。薇吉妮亚不觉睁大双眼,赫然发现枕边人早已不见踪迹。
  “见凌!”薇吉妮亚仓惶地跳下床,抓起晨褛随意披上,便披头散发地夺门而出,惊恐万分地四处寻觅风见凌的身影。
  “见凌,你在哪里?快回答我!”
  她好怕自己的恶梦会成真,见凌真的拋弃她消失无踪。
  “见……”在极度慌乱中,薇吉妮亚终于寻获心上人的形影。
  他正伫立在前院左边的轩阁里,身上挂了一个冷艳绝伦、体态婀娜的性感美人。
  从薇吉妮亚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目睹那女人正积极主动地挑逗诱惑风见凌,忽会儿以指尖轻弹风见凌的耳根,忽会儿又把修长的腿伸进风见凌的两腿间不安份地磨蹭,忽会儿又圈抱住风见凌的颈项,凑上自己红艳性感的唇狂野地吮吻风见凌。
  风见凌虽然未曾主动迎合她或挑逗她,却也没有拒绝她的诱惑和热情。
  薇吉妮亚全身散发着浓浓妒意,再也忍不住地冲上前猛力分开他们,恶狠狠地将那女人推出轩阁,醋劲十足地怒吼:“不准接近见凌,见凌是我一个人的!”
  那女人不甘示弱地反攻,面目狰狞地谩骂:
  “你算什么东西?黑十字的总老大岂是你这种卑贱的贱货可以独占?滚一边去!别来碍我的好事。”她上前拉扯霸住风见凌不放的薇吉妮亚,大有即使将她大卸八块,也要把薇吉妮亚自风见凌身边除去的狠劲。
  “你才该滚,不要脸,抢人家的情人,恬不知耻!”薇吉妮亚绝对不是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无用女人。相反地,她是个凡事采取主动攻击,积极争取、连本带利讨回自己所求、绝不轻易放弃的强悍女人。
  “你这个骚货……”那女人气极,以两片夹在指缝间的刮胡刀片攻击薇吉妮亚,企图划花她的脸,毁她的容。
  风见凌眼明手快的出手相救。先打断那女人持刀片的右手手腕,按着毫不怜香惜玉地痛扁她右颊一记狠拲,打得她牙齿当场断了两颗,下巴也脱臼了。
  “滚!”风见凌威迫感十足地下令。
  那女人再不甘心也没胆反抗黑十字的冷血总老大,只好狼狈不堪地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薇吉妮亚却未因此而感到开心,反而口气极差的讥嘲:
  “你又何必惺惺作态,故意在我面前教训那女人、赶走她?其实这根本不是你的本意不是吗?”否认,快否认!
  “薇薇?”
  “你不必再哄我了,我全都看得一清二楚。在我没有冲过来拦阻之前,你根本完全没有拒绝那女人的意思,说不定你现在心里已经在后悔赶走那女人,是不是?”薇吉妮亚命令自己不要妒意横生地无的放矢、任性迁怒。
  可是满心的醋意让她无法自己。一想到见凌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状甚亲昵,她就难以扼抑的感到愤怒不堪。
  然而,最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竟是如此地害怕失去见凌,比她想象的更加害怕。
  风见凌不慌不忙地问道:“薇薇,你这是不是在吃醋呢?”
  “我是在吃醋没错。我爱你,所以我不高兴你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我非常讨厌这样,非常讨厌!”她十分坦率地表达自己内心真正的感受,并不认为坦率表白自己,或者女性主动向男人示爱有什么不妥。
  “这么说来,我的试验成功了。”风见凌笑得格外温和。
  “试验?”
  风见凌深刻地一笑,才公布真相:“我从一开始就发现你躲在一旁,于是我便萌生一计,想借和别的女人亲热来刺激你,看看你会有什么反应?”
  “你没道理这么做!”她认定他在强辞夺理。
  “我当然有。”风见凌也很坚持。
  “是吗?”她讪笑。
  风见凌不以为件,继续他自己未竟的话:“"这些日子来你虽然一直和我在一起、对我很好,但我却无法确定你究竟是因为爱我,还是为了赎罪?因为你从未对我表示过爱意,所以我想确定你真正的心意,因此才利用了那个女人。”
  薇吉妮亚听得完全呆楞不动。她万万没想到见凌心里一直在想这样的事、介意这样的事。内心不禁激动起来,妒意随之褪去不少。
  “你少瞧不起人了,我才不是那种为了赎罪就会随便对人家好的人。”薇吉妮亚佯作生气的表态,唇边已略见娇嗔味道。
  风见凌喜出望外地追问:“你的意思是……”
  “我是真的爱你,所以才会待在你的身边。大笨蛋!”薇吉妮亚不依地偎进他温暖宽阔的胸膛,小女儿般地撒娇,心中满是欣喜之情。
  原来在乎这段感情、害怕失去的不是只有她单方面,见凌也是。
  “真的爱我?”风见凌不敢置信地重复确定数遍。
  “对啦!”薇吉妮亚非常认真地警告道:“所以你今后不准再用和别的女人亲热的手法来证明我真正的心意,你发誓。”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他难掩万顷巨沟般的激情,俯身灼吻她柔软诱人的樱红。薇吉妮亚毫不保留的热烈回吻他。
  炽热的激情烈火迅速在拥抱间燃烧,两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体温同步增升。
  风见凌火热地啄吻她呈玫瑰色的耳根低喃:“再一次向我展现你的真诚。”
  “在这里?”不知何时,这样的对话已成了他们之间亲密邀约的默契。
  “你不愿意?”他已开始磨蹭她胸部一带的性感地域,挑起她的欲望。
  “不是的……”她感到一阵熟悉的酥软,转眼已服服帖帖地服从体内那股被挑起的甜蜜渴望。
  她和往常一样,开始非常自然而不害躁的褪解罗衫,把赤裸裸的自己完全放心地交给风见凌,期待他引领她进入熟悉而总令她流连忘返、永不厌倦的神秘天堂。
  “这里比较舒服,还是这里?”风见凌低喃。
  “啊……”
  “看来是这里了?”
  “……啊……不要停……继续,求你……”
  薇吉妮亚似是深怕难言的舒愉离她远去,激情难掩地紧紧抓住风见凌,不让他有机会逃开她,持续给予她永远欢偷的魔法。
  “不要离开我……凌……我爱你,不要离开我……我已经不能没有你……”
  在云雨巫山间,薇吉妮亚发自内心最深处地低喊着由衷的愿望和恐惧。
  风见凌冷眼看着她沉沦痴迷,薄抿的唇勾起深刻的残酷弧型。
         ※        ※         ※
  今天是薇吉妮亚二十二岁的生日。
  薇吉妮亚整天都显得极为兴奋,期待着夜神的造访。
  因为外出公干的风见凌一早出门前,曾对她保证过他今晚无论如何一定会赶回来为她庆生,并给她一份毕生难忘的生日礼物。
  所以,薇吉妮亚不到黄昏便已盛装打扮妥当,雀跃万分地期待情郎的归来。
  其实她并不是很在乎见凌会送她什么生日礼物。她真正在乎、想要的只是心上人陪自己共度生日的那份感觉罢了。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地猜想见凌所说的生日礼物究竟是什么?
  送她钻石吗?不,见凌不是那么俗不可耐的男人。
  那是邀她共进烛光晚餐,然后一齐进入欢愉的世界?不,如果是这样,见凌不会故弄玄虚的吊她胃口,依见凌的个性会直接热烈地表达。
  莫非是……求婚!?薇吉妮亚因自己过于大胆不害臊的臆想酡红了双颊。
  唉唉唉……她怎么这么三八,居然想到这一层来?实在太不知害臊了。
  然,若真如此那该多好……薇吉妮亚双眸盛满幸福的梦幻,傻楞楞地痴笑。
  突地,她被人从背后偷袭,在还没搞清楚状况前,人已不由自主的沉睡昏迷。
  薇吉妮亚重拾意识后,赫然惊觉自己处在一片漆黑中,而且全身动弹不得,情况和先前被风见凌点穴时如出一辙。这是怎么回事?她现在身在何处?是谁胆敢侵入黑十字总老大的私人别墅掳走她、如此待她?
  黑暗中忽然扬起数个女人低低切切的娇笑声与令人脸红的呻吟低喘。
  有人!薇吉妮亚不禁扬声问道:“是谁在那里?”
  “你醒了?”
  见凌!?伸手不见五指的阒黑顿时重现光明,薇吉妮亚睁大不敢置信的双眸,惊愕地瞪视着眼前的可怕情景……见凌居然全身赤裸,和五个一样全身赤裸的女人齐躺在偌大的床上卿卿我我、搂搂抱抱。
  怒火和妒意霎时在薇吉妮亚心口交织狂燃,她彷如火山爆发般地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立刻离开那些不要脸的女人!你答应过我的,是不是?见凌,快点!”
  如果她的身体能自由行动,她绝对不会只是这样破口谩骂。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冷漠无情的话语自风见凌邪恶的唇齿间逸出。
  “见凌!?”他的表情、他的冷言冰语都带给她莫大的冲击。
  风见凌藏掩多时的仇恨此刻完全展露无遗,充满恨意地道:
  “我们之间的帐也该好好的清算清算了。”
  薇吉妮亚恍然大悟地低叫:“你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报复我才设计这一切?爱我、对我好、信任我都只是你设计好的阴谋?”不,她不信,她不要相信!
  “聪明,不愧是海德堡大学研究所毕业的高材生,一点就通。”风见凌狡黠地冷笑,完全不否认她的控诉。
  “见凌?”薇吉妮亚简直不敢相信,她但愿这只是一场恶梦。
  “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报复心极强的男人,绝对不会轻饶任何背叛过我的叛徒。”他以不变的冷血残酷表态。
  “所以你如此残忍的设计我,先占有我的身体,按着解除我的心防取得我的信任,然后诱导我爱上你、骗取我的感情,最后再狠狠地甩掉我,以报复我五年前玩弄你的感情?”不,不,一定是哪里弄错了!或者是见凌故意开她玩笑?令她深深痴迷爱恋的见凌是个强悍霸道、外刚内热、深情至性的男人,不是眼前这个畜着残酷狎笑、有着邪恶面孔的魔鬼!
  “你全说对了,该满意了。接下来就乖乖闭上嘴巴,好好地观赏我送给你毕生难忘的生日礼物吧!”他冷酷无情地经点她的哑穴,让她无法再出声。
  然后他回到满是春色的大床,当着薇吉妮亚的泪眼前,任由五个冷艳的美女狂野激情的侍候他、取悦他,献给他一次又一次的床第交欢。
  不……不要……见凌不要……求你……动弹不得亦无法言语的薇吉妮亚面对一幕幕令她心碎的画面,只能无助绝望地默默流泪,静静地承受心被一寸寸撕裂辗碎的折磨。见凌,求你别这样,住手!别再折磨我了。我爱你,真的爱你,掏心掏肺的深爱着你啊……你明明知道的,求你别再伤害我了,见凌……
  怎奈任凭她的心如何痛楚绝望地嘶喊,风见凌依然无动于衷地贯彻他的报复行动。
         ※        ※         ※
  尽管心力交瘁、心伤累累,薇吉妮亚还是努力地想挽回和风见凌之间的恋情。
  她泪眼婆娑地问:
  “你的报复应该已经完成了、结束了,是不是?”
  “可以算是。”风见凌冷漠地回答。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过去的一切忘掉,重头来过?”她满怀期待地乞求。
  风见凌却更形冷酷地拒绝:“不,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了。”
  “为什么!?”薇吉妮亚几乎崩溃的哭喊。
  “如果我继续和你在一起,我的报复就只能算完成一半。我要的是你彻底的绝望,永远被失去我、遭我背叛的痛苦折磨。所以我们不可能继续在一起。”风见凌冷血决绝地摧毁她最后的祈望。
  “可是我真的爱你啊……”薇吉妮亚实在无法死心。
  曾经深深爱过的,如何能轻易说放就放?
  “那是你自己太笨,识人不清。”他无情地嘲弄。
  “难道你一点也不爱我?对我连一点真心、一丝留恋都没有?”薇吉妮亚就是不肯放弃任何希望。
  “无论有没有对我都不重要。我的原则是:“宁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你死心吧!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今后我们也无需再见面了。”
  “见凌不要……”
  “你走吧!”
  “见凌……”
  不待她再多说什么,柯德已领命入内,将她强行拖离风见凌身边。
  薇吉妮亚绝望地对着他无情的背影不停哭喊:“见凌不要……见凌……”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