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二十世纪 台湾台中市区
  台中新市区中心最繁华的商业街上,有一个叫“时间之门”的古玩店,里面摆饰的全是一些稀奇古怪、难得一见的骨董和稀世珍宝。
  店主本身是个极端热爱古物的考古学家,从年轻时代开始,便经常四处旅行冒险,寻找远古时代的人类文明遗物,几十年下来,他的收藏多得连他自己都有点数不清。
  由于店老板亲切好客,讲求信用、索价公道、童叟无欺,又知识渊博,所以经常吸引很多同好、玩家到店里来赏玩、购买。
  只是店老板有个“鬼见愁”般,古灵精怪,爱恶作剧又思想作风前卫的宝贝女儿,经常做出一些令人哭笑不得、头疼至极的坏把戏,尤其喜欢戏弄往来古玩店的客人......
  “老板,这具盔甲是什么时候的东西?”一个常来店里的熟客,站在一具骨董盔甲前,兴致盎然的询问。
  “哦!那是古罗马帝国全盛时期的产物,它面部的护罩还可以开合,你不妨试试看!”店老板相当热心的解说。
  那位熟客果然兴致勃勃的伸出手,打算动动那个面部护罩。“那我不客气了!”
  “请便!”
  当那位熟客的手将那护罩掀开时,头盔里倏地发出一声巨大的怪异声响--
  叭--叭--叭--
  接着,便冒出大量的彩色烟雾。
  突如其来的震耳怪声,和奇怪“有色”烟雾,吓得两个近半百的绅士差点儿丢掉半条命。
  哈!哈!哈!靠近店门边的柜台里面,传来一阵恶作剧得逞的痛快笑声。
  不用说,这又是“鬼见愁”秦曼玲的“最新杰作”。
  “曼玲!你又捣蛋了,快跟陈叔叔赔不是!”店老板对这个宝贝女儿实在没法。
  “算了啦!曼玲还是小孩子嘛!小孩子活泼一点也不是什么坏事!”难得人家那位陈姓常客修养够到家,非但没生气,还替她说情。
  “不行!这孩子是被我宠坏了,再这么纵容她的话,哪天她真会跑去躲在总统府的厕所里,吓昏总统的!”
  这并不是不可能。没错!小孩子是活泼一点好,问题是他这个宝贝女儿已经活泼过头啦!
  “曼玲!别躲在柜子下了,快站起来向陈叔叔道歉,”秦老板用力拍了一下柜台桌面,语带威吓的向还是躲在下面,低头不语的女儿命令道。
  “好嘛!道歉就道歉!”躲在下面的秦曼玲总算及时良心发现,应了这么一声。
  秦老板这才稍微满意,不用拍桌子,语气也跟着和缓些--他原本就是个好脾气又温和的长者。“既然如此,你快快站起来当面向陈叔叔赔个不是!”
  “名奉,不要这样啦!我说过没关系的!”
  “不行!一定得道歉!曼玲!快站起来!”
  “真要我站起来?”秦曼玲口气怪异的向父亲确定。
  “对!”秦老板不改坚持。
  “那--好吧!”有些无奈的语调。
  然后,在秦老板和那位熟客没有更多的时间思考这个回答的语调系属何类之际,秦曼玲便冷不防的从柜台下跳了起来。
  “哇--啊--!”
  可怖的惊叫声在秦曼玲一跃而起的那一剎那,从两个大男人口中同时发出,非常的具有恐怖戏剧效果。
  哈!哈!哈!
  再一次恶作剧得逞的秦曼玲,将套在头上的那个“超狰狞恐怖”的整人面罩拿下来,在一旁欣赏着他们两人的“糗相”,毫不保留的笑弯了腰。
  “曼玲你又--”好不容易收了心魂,秦老板立即怒目瞪向还继续爆笑不止的女儿。
  哪知秦曼玲根本不把他那“必杀视线”看在眼里,照笑不误,大有“你能奈我何”的味道!
  聪明识相的客人,趁着未再遭“池鱼之殃”之前,逃之夭夭。“老秦,我赶时间,下次再来欣赏了,改天见!”
  说完,便头也不回,一溜烟儿的走人。
  现在,店里又只剩下秦家父女两人了。
  “曼玲!你到底要我说几次,不准再对店里的古玩动手脚吓店里的客人,听到没!”明知说了也是自说,秦老板还是学不乖,偏爱浪费唇舌。
  训完话抬眼一看--
  嘿!这鬼丫头居然将大嘴正对着他“门户大开”的大打呵欠,一点也不懂得悔过改错!
  最可恶的是,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珠子还不停透着:“谁理你”的讯息!
  “曼玲!你到底听见没?”这丫头难不成怕我活太久会碍着她,存心想气掉我一些寿命?
  然而,气话归气话,秦老板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女儿可是宝贝得不得了,宠得无法无天。
  而秦曼玲也非常清楚养父宠溺她的心,才敢如此有恃无恐的成天以整人恶作剧为生平大志!
  “秦叔叔,你就歇歇吧!反正你是拿曼玲没辙的!”
  “就是啊!老秦!就让小曼玲这么活泼自然的自由发展有什么不好!是吧!小曼玲!”
  进来的是秦老板从学生时代相交至今的挚友查理和他的儿子安迪,这会儿他们一家人更进一步移民到台湾来,才刚打理好一切的事宜,便即刻到这儿来报到。
  “查理叔叔、安迪,你们终于来了!”秦曼玲一见到这对及时出现的故友,便兴高采烈的扑向他们。
  “好乖!小曼玲变得更加漂亮迷人啰!:连查理叔叔都被你迷住了!”查理对怀中小女孩的疼爱可不比秦老板少。
  “讨厌!查理叔叔就爱笑人家!”毕竟是女孩子,被人家这么一捧,立刻喜形于色,更加眉开眼笑。
  站在父亲身旁,对着秦曼玲直瞧的安迪也说话了。“父亲说得没错,曼玲真的变成小美人了,足可迷死少说一卡车的仰慕者!”
  安迪对秦曼玲的情意,双方长辈早在八百年前就知道得一清二楚,就连另一个当事人,古灵精怪的秦曼玲本人也完全了解安迪的心意。
  只是这段情缘似乎--
  “安迪,你千万则太捧这个小捣蛋,你以为在这世界上不怕死的男人有多少?”秦老板坏坏的斜眼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秦曼玲旋即提出“严重”抗议:
  “老爸,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宝贝女儿,我的确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啊!你自己不也常常夸我吗?现在居然这么说,啊!我明白了,原来老爸是故作谦虚,了解了解,不过查理叔叔和安迪都不是外人,你就不必再‘装’了啦!没听说过‘过度的谦虚是虚伪的’这句话吗?”
  秦老板从很早以前就知道,有朝一日,这个鬼丫头一定会爬到他头上撒野去的,但也“没法度”,谁救他真把这个“身世奇特”的女儿给疼进心坎里去了呢!
  “好好!算你有理,不跟你瞎扯淡了,快去给你查理叔叔和安迪端些饮料来!”
  “好嘛!”秦曼玲难得这么好商量。
  等到秦曼玲端来饮料坐定之后,查理便开门见山的说出此次来访的主要目的。
  “我说小曼玲啊!上回查理叔叔和你提起的,关于你和安迪的婚事,你考虑得怎样了?”
  一旁的安迪既紧张又期待。
  可能的话,秦老板也希望这件婚事能顺利进行,好了却一桩心愿,遗憾的是他已从女儿的眸底,看到先前预料中的答案。
  只见秦曼玲从容不迫的甜甜一笑。“查理叔叔还有安迪,我恐怕要教你们失望了,这婚事我不能答应,安迪应该早就知道,我一直把你当成哥哥般看待,并无男女之情!”
  这种事还是速战速决最好。
  预料中的答案,安迪虽失望,倒也不是很难过,“难道我们的关系永远都不会改变?”
  “对!不过,我也不会和其它异性谈恋爱就是,原因你们应该都知道!”她乘机把早已决定的心意重申一次。
  秦老板明知女儿的决定最合乎理想,但身为父亲,他不免为可爱又可怜的女儿不平。“其实你不必那么在乎你的身世,爸希望你能幸福啊!”
  秦曼玲岂会不知秦老板心中的矛盾与痛苦。“老爸,你就别再胡思乱想,我早就有所觉悟,终有一天,我一定会从这个不属于我的二十世纪消失,回到我本该存在的过去时空,既然如此,又何必在消失前留下一段注定得以遗憾收场的恋情呢?所以,我只要趁着还能和老爸还有查理叔叔、安迪你们三人在一起的时候,多制造一些美丽的回忆就心满意足了!”
  她自小就是这样的心态,身为一个古代人,却因不可解的“脱轨命运”而来到二十世纪,在二十世纪长大,如此不可思议的际遇,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呢?
  “曼玲,我的宝贝女儿,你永远都是老爸的女儿--”秦老板不禁悲从中来。
  对身为考古学家兼冒险家的他而言,自年轻至今,遇到的奇人异事不算少数,但就属“捡”到这个来自古代的宝贝女儿最为不可思议。
  他还清楚的记得,十六年前的一个下雨天,当时因为心爱的老婆才去世不久而心情沮丧的他,恍恍惚惚的走在街上,倏地,天空中出现一小团不明物体,他反射性的伸出双手去接,待定眼一看,居然是一名来路不明,约莫两岁,做中国唐代装扮的小女孩,他一眼就爱上这个可爱的小女孩,于是二话不说的将她带回家养育,那小女孩正是秦曼玲。
  “小曼玲,你犯不着忌讳违反天理之类的事,查理叔叔不是告诉过你很多次,你我都只是泛泛人世中的一员,并非什么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所以,你大可放心去谈一场恋爱无妨,何况,这件事是大自然不可知的神秘力量自行造成的“脱轨命运’,责任不在你我,所以--”身为灵异先知之士的查理,本不该有此番违反天理运行的想法,但他实在太疼爱眼前这个惹人心疼的小女孩了,所以才会说出此番话来。
  “老爸、查理叔叔,你们别这样,我--”秦曼玲一向最怕这种悲凄的场面,她何尝愿意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六年的二十世纪?
  只是,这则“脱轨的命运”何时会被大自然中那股奥妙而神秘的未知力量给加以“修正”,谁也不知道啊!
  一向见不得秦曼玲伤心落泪的安迪,适时说出了秦曼玲最想听的话。“放心吧!曼玲,就算将来有一天,你当真远离我们身边,我也会负责照顾秦叔和父亲一辈子的,你别担心!”
  秦曼玲的心情这才好转些。“谢谢你,安迪!还有,对不起,辜负了你的心意!”
  “别说那些傻话,嗯!这样吧!你去穿秦叔上回特地为你真的那件骨董新娘礼服给我们看看如何?南唐郡主李妍姑娘?”安迪试图转变过度悲凄的气氛,让她更好过些。
  “好主意!”查理和秦老板很有默契的配合安迪的努力,他们都一样,不愿见到秦曼玲伤心的面容。
  “嗯!我这就去穿!”秦曼玲顺水推舟的飞奔回房间去,准备乖乖的穿一次那件骨董新娘服,好让三位深爱她的人,能一偿夙愿,算是对他们的一种回报。
  说起这件保存完善,几无损伤的骨董新娘服,还真是一段奇缘。约莫两年前,秦老板在一位老顾客家中初见这件骨董新娘服时,不知为什么突生一股执念,非将它给买下不可,不管要花费多大的代价。幸好当时的所有者向来欣赏秦老板的为人,才愿意半买半相送的低价割爱,否则,像这么一件保存如此妥善,几无污损的唐末宋初时代的贵族人家的精致新娘服,岂能这么轻易到手。
  而最令秦曼玲感动的是,秦老板不惜代价买这件骨董新娘服的目的,竟是为了给她当嫁裳。
  只因为当年秦老板“捡”到她时,她身上挂了一块价值连城的凤形古玉,上面刻着:
  南唐.无双郡主.李妍
  事后,秦老板几经考证都确信这块古玉是难得的真品,也因此,他们才认定秦曼玲来自古代,而且是来自唐末宋初之间,那个五代十国的乱世。
  “你本是一国郡主,老爸没能再给你更贵重的东西,至少希望你将来出嫁时,能穿着这件唐末宋初贵族千金所穿戴的新娘服,这是老爸的一番心意!”
  此番话便是秦老板将此衣送给秦曼玲时,所说的话。
  嗯!这样穿应该没错了吧!
  好不容易穿妥那件骨董新娘服的秦曼玲,照了一下镜子,便转身往大厅移动。
  “老爸、查理叔叔、安迪,你们看漂不漂亮?”
  秦曼玲远远的便朝他们直嚷嚷个没完。
  咦?这衣服的衣襟怎么突然裂开了?
  正当她想得出神,身边倏地袭来一阵诡谲的风,按着毫无预警的剧烈地震跟着加入阵营,然后,她便倏地自他们眼前消失,就像电视屏幕突然失去影像般--
  “爸--”
  “曼玲!曼玲!回来啊!曼玲!”
  秦老板不顾一切的朝女儿消失的方向扑过去,却扑了个空,只抱住了那件“落单”的骨董礼服,而他的女儿就这样自他眼前平空消失不见了
  命运之神何其残忍,居然挑在如此令人兴奋之际“修正”这则“脱轨的命运”!
  “曼玲--”
  遗憾的是,无论被留下来的三人如何嘶声吶喊,可爱的秦曼玲再也未曾出现,虽然,他们早已知道终会有这么一夭,但不应该这么快就到来啊!
  不!对他们而言,永还没有所谓的“适当修正时机”,奈何天理难违,最后留下的竟是满屋的伤痛与无奈,以及那件失去“内在”的骨董新娘礼服。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