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柳逸轩和丁以琳在众多人的注目下,愉快的用完晚餐,离开餐厅。以琳轻轻挽着柳逸轩的肩膀,柔顺的依偎在他身旁,柳逸轩则满足地搂住以琳的纤腰,缓缓的漫步。
  “我们去跳舞吧!”柳逸轩提议道。
  “好呀!”以琳相当兴奋。下午,她还自个儿穿着这件礼服,在房里幻想着和柳逸轩翩翩起舞的情景呢!没想到这会儿便得偿心愿了。
  柳逸轩喜欢她毫不造作的兴奋,在她脸颊上轻轻的啄了一下,才松开以琳,朝驾驶座走过去。以琳更开心了,她好喜欢这个甜美的夜晚!
         ※        ※         ※
  “午夜梦回”里喧闹的热情,和着超高分贝的舞曲,让人一进门便感到全身的细胞深受感染而活络起来,七彩缤纷的灯光配合着不同的舞曲,千变万化令人目不暇给,舞池四周更间歇地喷洒出极具效果的烟雾,将热情钻动的舞池点缀得更加兴奋狂热。
  以琳所有的热情全被周遭的气氛所引爆,她不等柳逸轩点好饮品,便急急的想冲进舞池。柳逸轩爱极她那副雀跃万分的表情,不忍心破坏她的期待,迅速向服务生交代一番,便搂着以琳走进舞池。
  偏偏他们刚进舞池,快舞正好告一段落,接下来即将进入慢舞时间,池中大半的年轻人像潮水退潮般,涌出舞池,回到各自的座位休息聊天。
  但也因此以琳和柳逸轩抢到一个满好的位置。
  “你比较喜欢快舞吗?”柳逸轩注意到以琳有些失望的表情。“放心,待会儿又会播快舞了。”
  “也不是啦!只是我不大会跳慢舞。”以琳不好意思地告诉他,大学时每次参加舞会,只要一播慢舞舞曲,大伙儿便像火烧屁股般,对她退避三舍。原来她丁大小姐是出了名的“踩人大师”。
  音乐乍起,第一支曲子是华尔滋,以琳顿时倒抽了一口气。
  完蛋了!但愿别出太大的纰漏。以琳在心中画了一个十字。
  但当她看到柳逸轩帅气而绅士的向她行礼,伸出手时,她醉了,不由自主的将手交给他,他有力却不失温柔的支撑着她的纤腰,随着曼妙的旋律,柳逸轩以高超纯熟的舞技,带着她翩翩起舞。
  以琳觉得自己的双脚彷佛没有着地般,飘飘然的,尤其柳逸轩还不时向她投以魅力十足的微笑,令她的心儿更是不安分的狂跳。她相信柳逸轩是挺会跳舞的,但却没想到他的舞技是如此的高超出色。
  由于他们俩抢眼的穿着和出众迷人的外貌,加上魅力十足的舞技,周围的目光逐渐集中在他们身上。女的羡嫉丁以琳的幸运,男的则羡煞柳逸轩的际遇。
  曲子在以琳的叹息声中结束,她第一次感到舞曲太短促,令她无法多一些时间陶醉在美梦中,何况,她刚刚都没踩到柳逸轩呢!
  第二支舞曲一响起,舞池中的人几乎一哄而散,只剩下另外一对和他们两人。
  “怎么回事?”以琳搞不清楚状况。
  “因为这是圆舞曲!”柳逸轩笑着为她解惑。
  “嗄!”以琳惊叫一声。开玩笑!她对这种令人“天旋地转”的舞曲,向来是敬而远之的。她这才知道为什么大伙儿都溜光了。
  “放心,这是我最拿手的,我会令你有如陶醉在梦中。”柳逸轩看出她的忧虑,轻声细语的对她说道。
  于是他们便在众人期盼的眼光下,再度翩然起舞。
  以琳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觉得现在的自己,彷佛是中古世纪欧洲的贵族公主,正在年轻英俊的王子带领下,恣情的旋转、恣情的陶醉──柳逸轩望着自己臂弯中,像只彩蝶般不断旋转的以琳,他恨不得立刻当众把她抱起来,倾注所有的热情,不停的狂吻,狂吻──周遭的观众和他们一样,如痴如醉,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俩的身影不放。
  隐没晦暗的一角,有一双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正朝着舞池中沉醉在彼此梦里的以琳和柳逸轩瞪视。
  周红颖自意外地发现他俩的出现,便一直躲在这儿死盯着他们不放。
  望着如仙子下凡般迷人美丽的丁以琳,她已经够妒恨了,更令她恨之入骨的是,她发现柳逸轩一直用一种非常热情而充满浓烈爱意的眼神,紧紧的凝视着丁以琳。他脸上的表情,更是她从未见过的痴狂。
  她愤恨得差点儿将自己的裙摆扯破──舞曲终了,柳逸轩和以琳在贯耳欲穿的热烈掌声下,双双离开舞池中央,回到自己的座位小憩。
  周红颖嘴角扬起一抹残忍而恐怖的笑意。今晚意外的发现柳逸轩和丁以琳,令她决定加以利用这天赐良机,加速进行她的“复仇计划”。
  等着瞧吧!她朝他们的座位散发阴狠而狰狞的笑意。
         ※        ※         ※
  以琳上完洗手间在洗手台前的镜子,随手将衣服整理一番。
  嗯!不错!她满意的转身准备回座。
  周红颖偏选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眼前。
  “柳夫人你好,久仰你的芳名,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周红颖一脸媚笑,声音更是嗲得吓人。
  “你……”以琳对她的第一印象显然不是很好。
  “哦!对了,我该自我介绍一下才是,我是周红颖,逸轩都管我叫小红,展信愉快,丁大小姐,哦!不,是柳少奶奶!”周红颖的音调刺耳得令人怒气横生。
  “原来你就是小红!”以琳这才搞清楚状况,心中一股不甚愉悦的感觉,冉冉而升。
  “承蒙你看得起我,叫我小红,不过嘛!我呀,除了逸轩外,是不让人叫我小红的,所以……”
  “失陪了!”以琳决定在怒火未爆发之前,离开这令她不愉悦的情况。
  “我猜你一定没把收到我的信一事告诉逸轩,是吧!也难怪,你不愿意为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女人,而让逸轩认为你小家子气又善妒,是吧!”
  “你……”以琳知道她存心挑衅,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便快步离去。
  周红颖在她身后怪异的娇笑,以琳更加不悦,便加快脚步逃开。
  哼!这只是第一步,丁以琳,你休想我会轻易放过你!周红颖笑得更诡谲骇人了。更令她得意的是,她由以琳刚刚的反应,确信了以琳果真未将她寄信给她一事,告诉柳逸轩。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
  她一直狂笑,一面盘算着接下来的棋招。
         ※        ※         ※
  以琳回到座位后,一直一言不发的生闷气。柳逸轩发现她不对劲,便温柔的向她询问。
  “怎么了?以琳,从刚刚就不大有精神。”
  “我……”面对一脸无辜而热情的柳逸轩,以琳一时无言以对。“我有点累了,可能是音乐太吵吧。”
  “原来如此,那我们离开吧!”柳逸轩提议道。
  “嗯!也好。”以琳求之不得,她现在最大的心愿,便是立刻离开这个令她不快的地方,今后再也不要遇到那个邪门的周红颖。
         ※        ※         ※
  接下来三天,以琳天天都收到周红颖的信,里面写的尽是限制级的淫秽的字句,还夹带一些照片,照片上呈现的是柳逸轩买给她的高级房车,还有许多名贵的珠宝服饰,以及那层装潢华丽的大厦住宅。
  以琳又妒又气又心痛,偏偏每次收到她的信,以琳便会克制不住的去拆它、读它。然后,换来更多的不平与心碎。
  以琳的理智一再告诫自己,周红颖是存心挑拨,她和柳逸轩再好也早已是过去式,以琳不应为陈年旧事而胡乱发怒,这无异正中周红颖的奸计。
  偏偏她的心和感情却无法遏止的在意这些事、这些信、这些照片──她甚至无法自已的想象着周红颖在柳逸轩怀中娇嗲的情景──以琳深深喟叹,泪水乘机滑出眼角。
  “怎么了?一个人在那儿哀声叹气的。”柳文华不知何时来到以琳身边。
  “爸,没什么啦!”以琳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她不想让柳文华为周红颖的事心烦。
  “真的?可是我看你这几天老是哀声叹气的。怎么?是不是逸轩惹你啦?”
  以琳暗吃了一惊,柳文华果然不简单。“怎么会……”以琳真气自己的言不由衷。
  柳文华坐到以琳身边,轻轻的拍拍她的肩。“以琳,凡事往好处想,我不知道逸轩做错了什么,但我想他绝对不是故意的,所以,你别太和他计较,夫妻嘛──总是以和为贵,不要尽看对方的缺点,明白吗?再说,我相信逸轩虽然傲了些,自尊心强了点,但只要是有理的事,多和他沟通就会没事的,不要凡事放在心上,闷坏了自己,明白吗?”
  “我了解的,谢谢你,爸,你放心,我真的没事,只是有些情绪低潮罢了!”以琳很感激柳文华的关爱。
  “那就好,不管如何,记住爸的话没错,千万别弄成像我和丽雯……”柳文华眼神黯淡许多。
  “爸……”以琳为他感到难过,轻轻的靠在他怀里,企图安慰他。
  “好孩子……”柳文华爱怜的轻抚着她的肩。
  这一幕偏巧给甫进客厅的葛丽雯给撞个正着。
  “妈,你回来了!”以琳不自在的问候。这是自她嫁进柳园以来,第二次和葛丽雯正面碰上。
  葛丽雯脸上的表情显得相当复杂,她有意无意的扫射了一下柳文华搭在以琳肩上的手。
  “你们似乎处得很好嘛!”葛丽雯冷笑道。
  “你……”
  柳文华正想发难之际,以琳拉了他一下,双眼装满哀求的望着他。柳文华见状,又恢复正常的情绪,给以琳一个微笑。
  以琳这才放心的吐了一口气,剎那间,她感到一道寒光正射向她,她用眼睛的余光瞄了一下。
  妈?!以琳心中一震。
  她正眼直视葛丽雯,葛丽雯收回视线,径自往楼梯走去。“不打扰你们快乐了!”那语气听来有些刺耳。
  虽然葛丽雯很快收回视线,但以琳比她更快,她捕捉到葛丽雯转身前那一瞬的感情。
  她妒羡以琳!
  为什么?以琳心中疑云密布。难道妈妈她──以琳下意识的抬头望向柳文华。
  “怎么了?”
  “没什么。”以琳连忙搪塞道。心中不断思忖着葛丽雯和柳文华之间的种种。
         ※        ※         ※
  按近下班的时间,柳逸轩接到一通意外的电话。原来打电话的人是周红颖。
  “有什么事吗?”柳逸轩不动声色的问道,他必须摸清楚这个心机沉重的女人来电的目的。
  “逸轩,很抱歉,说好不打扰你的,但是我……”周红颖的声调听来真教人心伤,她还不停的抽噎呢!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周红颖低泣起来。“算了,我还是别打扰你了……”
  “小红,你别这样,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说来听听无妨呀!”毕竟柳逸轩和她共处了几年,总是不忍心太绝情,何况,她似乎遇上什么难题了。
  “唉,这事说来话长……”
  “这样吧!我快下班了,我们见面吃个饭,你把事情说给我听,如何?”柳逸轩纯粹是一番好意。
  “可是,我怕打扰你……”周红颖眼见目的达成,差点儿没笑出声音来。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就这么办吧!你先到老地方等我!”
  周红颖挂上电话,立刻露出狡黠的狞笑。
         ※        ※         ※
  周红颖一见到柳逸轩便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一个劲儿哭个不停,那副样子教人看了,真以为她遭遇到什么天大的灾难。
  “小红,你别尽是哭啊!把事情说出来,我才能替你想办法呀……”柳逸轩见她那副惨状,不忍的说道。
  “我……”周红颖扑进柳逸轩的怀中,柳逸轩原想推开她,又于心不忍,只好暂时把胸膛借她了。
  周红颖笑在心里。“我……自从和你分手后,我便听你的话,想找个好男人,好好的过下半辈子,没想到……”周红颖哭得更凄惨了。
  “没想到怎样?”
  “他……他已经有老婆了……”周红颖乘机紧紧抱住柳逸轩,一个劲儿直哭。
  柳逸轩毫不怀疑的为她感到难过,双手轻抚着她的背,企图给她一些安慰。
  “我能帮你做什么吗?”
  “没有……我不能再打扰你了,你今天肯听我说,我就很感激了。”周红颖一副深受大恩的神情。
  “小红,你别这么见外,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朋友吧!”柳逸轩认为周红颖真的变了。
  周红颖给他一个感激的笑。“谢谢你,逸轩,我想……我还是自己再跟他谈谈,看他怎么说再做打算吧!”
  “也好!那……到时如果需要我帮忙,记得告诉我呀!”柳逸轩温柔体贴的说道。
  “谢谢你,和你谈过之后,我心情好多了,唔……谈谈你的近况吧!”
  “普普通通呀!”柳逸轩嘴巴虽这么说,但他的脸上却散发着幸福满足的神采。
  周红颖心中妒意横生。她极力掩饰自己的不快,若无其事的说道:“谈谈你心爱的老婆吧!”
  “以琳很可爱!”
  “就这样?”
  “她哥哥即将和可凡结婚。”
  “她哥哥是丁以宁吗?就是你最赏识的设计师,我的很多礼服都是他设计的呢!”周红颖小心的试探道。
  “没错!”
  周红颖眼底闪过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光芒。
  真是天助我也!周红颖记得,以前到店里选购礼服时,听她的心腹随口提过,丁以宁有个没有血缘的妹妹,看来就是丁以琳了。
  她决定试试她的想法是否正确。“听说丁以宁和他妹妹没有血缘关系,该不是真的吧!”
  “谁告诉你的?”柳逸轩脸色一沉。
  “以前到店里去,听人家说的呀!抱歉,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别人提这件事。”周红颖表面上虽一副歉然,心中却为确定自己想法无误而笑得好得意。
  “算了,没什么!”柳逸轩捺着性子说道。一提到丁以宁,他就会不由得想发火。
  “哦!那就好!不过,逸轩啊!说不定他们曾有过一段兄妹恋呢!哎呀!我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呀!”
  周红颖见他面色一变,知道自己猜对了,心中更是快意极了。
  嘿嘿!看来我可以再多加些料了。周红颖将这宝贵的情报掺入原订的计划表。
  接着,柳逸轩和周红颖又聊了一会儿才分手。
  柳逸轩心中一直在意着周红颖那句玩笑话。
  说不定他们曾有过一段兄妹恋呢!
  柳逸轩紧握双拳,眼睛狠狠的直瞪着前方。
  丁以宁!你胆敢再来碰一下以琳,我包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柳逸轩在心里咒道。
         ※        ※         ※
  “是这样吗?谢谢。”以琳无力的挂上话筒,伤心而愤慨的泪珠早已盈眶而下。
  “骗子!骗子!”她像发疯了般叫喊着,心更是碎成片片。
  一个星期前,她收到周红颖寄给她的信和照片,照片上是柳逸轩和周红颖互拥的亲热镜头,周红颖信上还告诉以琳,他们早已旧情复燃,柳逸轩曾经瞒着以琳和她幽会数次。
  以琳当时只觉天旋地转,五雷轰顶。在一阵伤心落泪之后,以琳决定先按兵不动,观察柳逸轩的行径再做打算。她也曾有意无意的问过柳逸轩那天为何那么晚归,柳逸轩很笃定的告诉以琳,是因为公事忙的缘故。由于那是自以琳和柳逸轩相恋以来,柳逸轩第一次晚归,加上他又口气坚定,以琳便不再怀疑,而认为周红颖无中生有,故意挑拨。
  昨晚,柳逸轩告诉以琳,今天他有重要客户来会晚归,但他会记得出席明天丁以宁和俞可凡的婚礼。以琳毫不怀疑的相信柳逸轩所说的话,还在盘算今晚该怎么告诉他,明天她将不会参加婚礼的事。
  以琳一直迟迟未将她不参加婚礼的事告诉柳逸轩,一方面是因为最近因周红颖的事,令她心烦不已;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知道柳逸轩一旦获悉此事,势必会大发雷霆。想到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以琳就不由得背脊一凉,何况,她一直想不出什么好理由告诉他,不出席的原因。
  正当她在烦恼不堪时,周红颖来电了。她用刺耳的声音告诉以琳,今晚柳逸轩将和她约会,但是她相信柳逸轩铁定不会告诉以琳,当然的嘛!男人在外拈花惹草,岂有据实禀报太太的道理。以琳受伤的驳斥,告诉她柳逸轩是因为今晚有重要客户要按待才会晚归的,周红颖却笑得怪腔怪调,告诉以琳若不相信她说的,大可以打电话到公司去问柳逸轩的秘书,看看他今晚是否真有安排重要约会。
  以琳一颗心忐忑不安,她不想当个不信任老公,而打电话查勤的妻子,但是一切是那么的凑巧──以琳回过神时,柳逸轩秘书的声音已在电话那瑞响起,她便硬着头皮问问看。
  结果──周红颖说对了,柳逸轩骗她!
  为什么?种种不安的情绪在以琳心头不断翻搅,她再也无法思考了,她的老公,她最爱最信任的老公竟然骗她!
  以琳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做,才能从这场噩梦中跳出来,只是心碎的泪水一直奔窜不停。
  “谁来告诉我,这一切只是梦──是一场噩梦……逸轩不会骗我的……”以琳像在念咒般,不断的说服自己。
  柳文华在隐没的一角,将以琳的一举一动,默默的装进眼底,似乎在思忖着什么。
         ※        ※         ※
  周红颖和柳逸轩又在老地方碰面。周红颖依旧是一见到柳逸轩便哭得死去活来。
  “对不起……又麻烦你了……”周红颖一脸歉然的哽咽道。
  “没关系!”
  “我是怕你老婆……”
  “不碍事的,我们言归正传吧!”柳逸轩之所以没将实情告诉以琳,一方面上回周红颖要求他别张扬此事,柳逸轩心想这是个人隐私也就随口答应;另一方面,他也不想为这件事,而让以琳无端担忧。女人嘛!何况,周红颖还是他的老情人,柳逸轩可没那么有把握,以琳会毫不吃醋的看待此事。
  基于以上种种原因,柳逸轩才对以琳谎称他今晚是要接待重要客户。
  “我……和他谈了以后,他说他还是离不开他的妻子儿女,而要和我分手……可是我……”周红颖哭得更凶了。
  柳逸轩只能安慰她,这种事旁人也爱莫能助,只怪周红颖运气不好,遇上了有妇之夫。
  “事情既已如此,多说无益,你应该早早结束这段感情,重新再来。”柳逸轩开导她。
  “我知道……我也想,可是……我……我怀孕了呀!”周红颖的样子好象世界末日到了般夸张。
  半晌,柳逸轩见她情绪较为稳定后,便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生下来,还是……”
  “我也不知道……我很想生,毕竟是我的孩子呀!可是我未婚,又……”周红颖说着说着又哭了。
  “有没有去医院检查?”
  “发现可能怀孕时,我去过一次。”
  “你应该再去做一次检查的。”
  “检查什么?没人要的孩子……上次去大家都拿异样的眼光看我,我已经受够了!”周红颖说得跟真的一样,她心中暗自佩服自己的演技天才,简直可以拿金马奖了。
  柳逸轩沉思了片刻。“找个时间,我陪你去吧!”
  “可是……”周红颖见目的达成,心中大喜,但表面上还是一副为难的神情。
  “别再跟我客气了。你安排个时间,我陪你去医院。”柳逸轩完全出于一片好意。
  “谢谢你,听你这么一说,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了。”
  “一个人养孩子会很辛苦的,何况你还未婚……”柳逸轩就事论事。
  “我舍不得不要孩子嘛!既然是我的孩子,我当然得尽力负起为人母的责任呀!”
  “你真的变了。”柳逸轩信以为真,而对她的坚强大加赞赏。
  周红颖笑在心里,脑中正在盘算接下来该怎么开口,进行她今天的第二个目的。
  “孩子是可以生,但是我……”周红颖无奈的长叹一声。
  “怎么了?”
  “我……你是知道的,我没什么一技之长,自从我重新做人,和他在一起后,一直坐吃山空,到现在,手头上的钱也剩不多了,一想到孩子一旦生下后,奶粉、衣服、将来上学,一大堆的费用,我……”周红颖说着又哭了。
  柳逸轩一言不发的由西装内侧,掏出一张支票,在上面写了一个数字。
  “小红,这些你先拿去用!”
  “这……”周红颖心里乐极了,今晚的第二个目的达成了。她和柳逸轩在一起那么久,可不是白搭的,对于柳逸轩的个性和为人,她可是有相当程度的了解,否则,这个复仇计划怎能进行得如此顺利呢!
  “别再说了,快收下!我也该走了,明天是可凡的婚礼大典,我得早点回去准备一下才行。”
  “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逸轩。”
  “嗯!回去吧!去医院的时间,你安排好再通知我一声。”
  “我会的……”
         ※        ※         ※
  柳逸轩回到柳园,进入客厅,意外的看见难得一见的葛丽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她看来似乎有些憔悴,与她平日给人那种女强人的印象,有着挺大的出入。柳逸轩感到纳闷而讶异。
  “妈……”他有点生硬的唤道。
  葛丽雯这才回过神,定定的看了他一眼。“可凡发生意外,现在正在医院急救,你爸和你媳妇已赶过去了,你看着办吧!”
  “什么?是何时发生的事?”柳逸轩着实吓了一跳。
  “才半个小时前的事……”
  柳逸轩不等葛丽雯说完,便打断她的话,问明了医院名称便立刻赶过去。
  葛丽雯本来还期望柳逸轩能约她一块儿去,结果,就如柳文华和丁以琳一样,柳逸轩也是闻讯,二话不说便往医院跑,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葛丽雯的心情。
  而多年来,葛丽雯对自己的一双儿女向来不闻不问,柳家人也早已习惯,现在要她自个儿开口表示关心,她实在感到胆怯,而里足不前。所以,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焦急万分的直奔医院,自己却傻愣愣的留在客厅发呆。
  对于俞可凡,虽然她从未亲自哺育过她,但她并非对俞可凡丝毫没有感情的,只是,她一直致力于事业,实在分不出心思来照顾这对儿女,长久的疏离,加上儿女总是对她退避三舍,时间久了,就演变成今天这种局面了。
  唉!希望可凡平安无事!葛丽雯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
  然后,她又想起刚刚的那一幕──小翠从丁家打电话来通报这个恶讯,按电话的以琳一听,双脚都软了,柳文华一个箭步将她抱个满怀,迅速的接过话筒。
  然后,柳文华又万般爱怜的呵护着因震惊不已而脸色发青的以琳,看他那副情深意浓的神情,葛丽雯的心好痛好痛,那瞬霎间,葛丽雯知道自己心中激起了一股浓浓的妒意,妒恨着柳文华呵护备至的以琳。
  她竟然嫉妒自己的媳妇!
  葛丽雯不禁凄惨的一笑,和着微湿的眼角,她再度陷入自己的思绪中。
         ※        ※         ※
  医院的手术室门口一片纷乱,丁华娟因听到医生宣布俞可凡可能有流产的危险,过度受刺激,而歇斯底里的尖叫,还死命的咒骂丁以琳,恨不得将丁以琳撕碎。幸好,丁以宁使劲抓住她,而柳文华和小翠又拚命的护着以琳,以琳才悻免于难。丁华娟经医生指示注射镇定剂后,现在正由丁明安陪伴,在另一个病房中沉睡,风波才暂告一个段落。
  手术室门口,陷入一片哀凄。丁以宁掩面痛楚的反复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以琳强忍住丁明安夫妇对她造成的伤害,离开小翠身边,走向丁以宁。
  “哥,放心,不会有事的……”以琳虽然竭力想使自己的音调轻快些,但她却忍不住心中的颤抖。
  柳文华和小翠交头接耳一番,便挨近丁以宁身旁。他示意以琳先离开一下,以琳只好期待柳文华能使丁以宁好过些,不舍的回到小翠身边。
  小翠马上如柳文华所交代的,将以琳拉往别处去。
  “小翠,小翠,你想拉我去哪里?我想陪我哥哥呀!”以琳喘着气说道。
  “你哥那儿,老爷会负责安慰他。你该知道,你待在那儿实在不妥当,待会儿你爸妈一定又会回到手术室门口,到那时……”
  “我知道了,谢谢你,小翠。”经小翠这么一提醒,以琳相当感激她,的确,虽然以琳很难过,但她不得不承认小翠说对了。
  “放心吧!以琳,我想可凡小姐她有那么多人关心她,一定会没事的。”小翠对以琳本身的事,远比俞可凡的事重视多了。自刚刚柳文华告诉她,以琳最近情况很不好时,她便急着想问个明白了。
  “以琳……有件事我非问你不可,虽然现在时机有些不适合……”
  “你说,不打紧的!”以琳体贴的说道。
  “以琳,你最近过得不大好是吧?和少爷怎么了吗?”小翠和以琳之间,讲话向来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
  “我……”被小翠问到伤心处,以琳原本便激动的情绪,现在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泪珠大颗大颗的滑落。
  “以琳……”小翠见她哭得柔肠寸断,心中难过极了,她难得看以琳为自己的事哭成这样,所以,她确定柳文华说对了,以琳一定遇到很伤心的事了。
  半晌,小翠才关心的追问:“发生了什么事了?告诉我吧,以琳,我们向来无话不说的,不是吗?”
  “小翠……”以琳再度热泪盈眶。
  小翠见状,鼻子一酸,也跟着哭了起来。“以琳,你不要尽是哭呀!快告诉我……”小翠哽咽道。
  以琳知道小翠真的对她好,她也不想瞒她,但这件事实在──“你答应我,听了以后,不准再跟任何人提起,当作不知道,可以吗?”以琳很凝重的瞅着小翠。
  “嗯!我会的,你知道我口风很紧的。”小翠向以琳保证道。不过,这次她可是没打算要守密到底,因为刚刚她已答应柳文华,一旦问到答案,就要全部向他据实以报,并不是小翠故意要背弃和以琳的约定,而是小翠经过思忖之后,认为这件事若和柳逸轩有关,那柳文华的力量便远比她强多了,所以她才会答应柳文华的要求。
  以琳抽抽噎噎的把最近有关周红颖和柳逸轩之间的种种,详细的对小翠诉说一遍。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