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丁以琳惨白着一张素净的脸,眼睛直盯着不安而绞动的手指,虽然帮助丁以宁和俞可凡私奔成功,使她对眼前这男人深感愧疚,但是她却没有一丁点儿后悔,反而觉得自己作了正确的抉择。并非柳逸轩这男人不够好,只怪他和俞可凡无缘。
  丁以琳始终坚持有情人应成眷属,所以她才毅然决然的说服丁以宁和俞可凡私奔,而无怨无悔的挺身出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不管柳逸轩、她的父母,或者其它人如何责备她,她都认了,敢做敢当一向是她最引以自豪的行为准则。
  柳逸轩始终铁青着脸,一言不发的斜倚在窗台边。他的眼中充斥着愤恨、受伤、心痛……种种的情绪。婚礼在即,心爱的未婚妻却演出一出逃婚记,对方偏偏又是自己最信任的事业伙伴!过度的愤怒,使他咬伤了自己的下唇,泛出几许血丝。
  “柳先生,你的唇受伤了?”丁以琳惊愕道。
  “用不着你猫哭耗子假慈悲!你以为是谁造成的?”柳逸轩眼中透着毫不掩饰的恨意。
  丁以琳不禁打了个寒颤,一股刺骨的寒意贯穿全身。
  “你以为你这样做很伟大吗?”他咧嘴咒骂。
  “我从不觉得自己这么做很伟大,而是……”丁以琳本以为自己够勇敢,偏偏她的声音却不争气的抖颤着。
  “而是什么?”柳逸轩几近嘲讽,一步步的向她逼近。
  她反射性的瑟缩了一下,背脊紧紧的贴在椅背上。
  他像一只猎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向她,偌大的右手扎扎实实的掐住她纤细粉白的颈子,左手将她那只小手紧紧的扣在椅背上,更以魁梧结实的身躯,将她的身子逼靠在沙发的一角。
  她完全动弹不得,浑身无力,急促而惊恐的喘着气。
  “而是怎样?说呀!你不是很能言善道的吗?怎么?这会儿却成了哑巴了?”他的眼中尽是残酷无情的恨意。
  丁以琳心中有如万马奔腾般的慌乱与恐惧,她隐约闻到自柳逸轩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他真想杀死我?!这个念头令丁以琳更加惊骇不安。她发觉自己呼吸愈来愈困难,由小而大的耳鸣声,更令她意识到浓郁的杀意。
  然而,她依然不认为自己有错,更不后悔自己主谋策划了这个私奔事件。
  “我哥哥和可凡是真心相爱,有情人本就该成眷属,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她用尽仅剩的一口气力挣扎道。
  “住口!贱人!”柳逸轩目露凶光,扣在丁以琳颈项上的手指,几乎陷入她的肌肤中。
  她眼前发黑,直觉血液自脑部迅速的流失,感觉开始麻木……
  “住手……我会死的……”她气若游丝的呻吟道,接下来她再也没有任何知觉了。
         ※        ※         ※
  混浊而烟雾弥漫的空气,无情的将昏睡的丁以琳呛醒。她困难的睁开双眼,颈项间微微疼痛,令她更加不适。
  丁以琳逐渐寻回昏迷前的情况,她下意识的挺起身躯,缓缓的抬起头。
  正当接触到柳逸轩那自眼眸中射出的两道光芒时,她的心儿偷偷的悸动了一番。
  他和以宁一样,是深爱着可凡的。再次意识到柳逸轩的真心,丁以琳竟有着莫名的心痛——“我该怎么做……才能弥补你所遭受的创伤……”话一出口,丁以琳被自己过于感情浓郁而带着怜惜的声调吓了一跳。
  柳逸轩脸上的表情显示他和她一样讶异,还掺杂着不解,以及……某些难言的情愫。
  “我是说……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只要能补偿你的损失……”丁以琳连忙自他脸上拉回自己有些失控的视线,故作轻快的解释。
  “损失?!”柳逸轩受伤的嘶吼,“你把我对可凡的爱当成什么?你如何赔偿我的‘损失’?!”他的语气中充满愤恨与轻蔑,显然他因她的话受到不小的创伤。
  “我不是这个意思……”丁以琳为自己的失言感到羞愧,急着向他解释,但当她迎着他那足以教人冰冻三尺的神情时,她说不下去了。
  室内再度陷入死寂,丁以琳缩在沙发一角,双膝托着下巴,不敢再抬起头来。她害怕他的视线,那令她感到恐惧、愧疚,还有……莫名的不安与心悸。
  柳逸轩毫不掩饰的审视着缩成一团的丁以琳。眼前这个女孩他虽是首次邂逅,但是关于她的大名及一些相关事迹,他早已耳熟能详。原来她就是俞可凡既崇拜又喜爱,一天到晚挂在嘴上的闺中密友。
  他不否认自己一直对素未谋面的丁以琳有着某种程度的兴趣,因为依照俞可凡的描述,她们两人的个性正好相反,截然不同。俞可凡纤细脆弱,丁以琳则坚强内敛,怎么也想不透两人竟是好友,尤其今天亲眼瞧见丁以琳后,柳逸轩更不能不承认,她就如俞可凡曾经形容的那般。
  不过,这些都不再重要,眼前最令他恨之入骨的是,俞可凡和丁以宁私奔了,主谋正是丁以琳,而明天就是他和俞可凡的结婚大典了……想到这里,他更加愤恨难平。
  “可凡一直想找机会告诉你实情的,可是,面对柳家自小将她养大的恩情,她实在说不出口,她……”丁以琳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一大堆话。
  “她就和你哥哥私奔,让我明天在众多亲朋好友面前颜面尽失,下不了台?!”柳逸轩的样子像要吃人般恐怖。
  “不……”丁以琳抖着声音,似乎想辩驳什么。
  “你说你要补偿我?”柳逸轩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虽然他脸上不再充满愤怒,但却冷漠诡异得骇人心肺。
  丁以琳不由自主的猛点头。
  “很好!”他露出魔鬼般的笑容。
  他不疾不徐的走向她,冷不防的将她拉进自己怀中。
  她因他突如其来的拥抱而心脏剧烈起伏;他为自己不自主的心跳加速感到意外……..他故意忽略自己的异常反应,用令人毛骨悚然的口吻,说道:“明天婚礼照常举行,只不过新娘换成你!”
  “呃?!”丁以琳因过度的震惊,小嘴吓成O字型。
  他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继续说道:“你会成为我柳逸轩的太太,但是你要牢牢记住,我恨你,恨你自做聪明的剥夺我应得的幸福,这是惩罚你的罪过,而且,我永远不会爱你,也不会温柔待你,你就准备当一辈子的怨妇吧!”
  说完,他狠狠的摔开她,狂笑的离去。
  她呆愣愣的杵在原地,他的宣告,彷佛是来自地狱的审判,令她无力承受。
  “这不是真的……以宁哥哥……”丁以琳两眼呆滞,无力的呻吟,泪水像决堤的洪水般,一倾而下。
  她知道柳逸轩要娶她是真的,柳逸轩恨她也是真的,柳逸轩所说的话更是真的……..但是她不能逃走却更是千真万确的。丁家只是一家小小的婚纱礼服设计公司,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能险象环生的到今天,完全是靠柳家的照顾,给他们生意做,否则早就倒闭了。而柳家之所以如此眷顾丁家,只有两个原因,其一是柳逸轩相当赏识丁以宁的设计才能,其二就是俞可凡的关系了。
  现在,柳逸轩最赏识的丁以宁和他最爱的俞可凡私奔,他没有理由再维护丁家了,没把他们打进十八层地狱已算是大发慈悲了……想到这里,丁以琳似乎较能接受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了。
  她一个人的牺牲可换来丁家事业得以保全,丁以宁和俞可凡的恋情永存,还有双亲的安享晚年——丁以琳凄然一笑。“这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我何乐而不为呢!”
  她笑得更凄惨了,泪水再度决堤。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