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朱慕凡和桑若辰可说是一见如故。在一阵热络的交谈后,桑若辰显然很欣赏朱慕凡,朱慕凡也很喜欢他。
  而且朱慕凡似乎暗自下了什么决定!
  麦可三人在一旁听他们两个那属于‘专业级’的对话,听得都一楞一楞的。他们从朱慕凡和桑若辰那一来一住的谈话中发现,朱慕凡似乎对服饰业相当熟稔了解,不是略懂皮毛而已。
  朱慕凡极为热心的说:“关于贵公司的事,如果你信得过我,我一定尽全力帮忙。”
  桑若辰不胜感激的对他说:“谢谢你,慕凡,可是让你来淌这趟浑水,我觉得过意不去。”
  朱慕凡颇有深意的说:“我想我该正式的自我介绍一下。”
  他说着便由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桑若辰。
  桑若辰定眼一看,立刻瞪大眼睛,满脸意外的死盯住朱慕凡不放,他的声音听来非常激动:“你是……”
  老天!我不是在作梦吧!?桑若辰暗叫道。
  只见朱慕凡笑容可掬的澄清他的疑虑:“我的中文名字是朱慕凡,来自法国巴黎,英文名字是Evan。”“真的是你!飞宇联盟的Evan!”桑若辰几近疯狂的大叫:“莎美!我们有救了,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大救星!”“飞宇联盟的Evan!?你是说那个你作梦都想和他们合作的大企业,那个扬名国际的Evan Ju,‘蓝缇服饰’的年轻老板!?”莎美一连串说了一大堆话,她的激动之情一点也不下于老公。
  也难怪他们如此。原来朱慕凡在服饰界一向以Evan Ju行事,知道他中文本名的外人并不多。
  再加上他又很少公开在媒体上露面,所以他们无法把朱慕凡和Evan Ju之间划上等号是很正常的。“我的天!我才在想这小子一定大有来头,没想到他竟然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Evan哩!”麦可不禁吹了一声口哨。
  桑若瑶却因这突如其来的重量级消息,震惊得无法言语,连脑袋瓜也是一片空白、无法思考。“你……”桑若辰兴奋得声音直发抖。“还是叫我慕凡,别像看怪物一样看我啦!否则我会后悔告诉你们的。”朱慕凡完全不端架子,用他惯有的风趣口吻,夸张逗趣的说着。
  大伙儿因他的一番话,恢复平常的态度,气氛再度变得融洽和乐。
  只有桑若瑶一个人默默的离群,独自缩在墙角发呆。
  朱慕凡见气氛好转便又绕回正题上:“我方才听莎美说,你们预定在一个半月后举行十周年庆的大型服装发表会?”“是的,但是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我实在束手无策,不敢过于乐观。”说到痛处桑若辰不免深深慨叹,言语中流露出沈重的悲愤。
  朱慕凡拍拍他的肩,似乎要给他一些力量般。“别失望得太早,还有一个半月,事情大有可为,能不能把现在的进展状况告诉我?”“各位先生小姐,探病的时间结束了,请让病人休息!”尽忠职守的护士偏选在这个时候进来下逐客令。“我要立刻出院!”桑若辰语惊四方的发表宣言。“可是医生说……”第一个反对的是莎美。
  桑若辰去意甚坚。朱慕凡的出现,让他精神大为振奋,一点也不像个因心脏功能衰弱而住院的病人。“你就依我吧!现在公司正当危急之际,好不容易有了一线转机,我怎么有那个闲情雅致待在这儿浪费生命呢?瞧!我全好了,一点事也没有!”
  看他说得那么兴高采烈,真的一点也不像个病人。莎美的心在动摇,她转向麦可,只见麦可向她点点头。“你就依他好了!若辰的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你现在拒绝他,我敢打包票,一闪眼,他就会逃出医院,偷溜回公司去了!”“麦可说得对,你就答应我好不好,莎美?”桑若辰苦苦的哀求妻子。他明白她是为他的身体状况担心,但是他真的没事了,真要他躺在这里才会急出病来呢!
  正当莎美左右为难之际,朱慕凡提出自己的看法:“我看就顺了若辰的意吧!一来,可以不必担心他会逃出医院。再者,正当公司危急之际,有董事长在公司坐镇可以收安定人心之效、更可以激励人心。不过,为了预防起见,我们可以聘一位特护和我们一起回公司去。还有,若辰必须答应,不再过度劳累或勉强自己。如果做不到,我们就要再把你送回医院来,到时候你就不能再有异议了,如何?”“我答应!莎美,你说呢?”桑若辰满心期待的揪住爱妻。
  莎美终于投降,“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不吗?”她心疼的望住老公。“倒是出院手续恐怕要明天才能办,现在太晚了。”“没关系,我们可以先办请假外出,明早再回来办出院手续。”桑若辰一点也不灰心。
  偏偏那个护士硬是要泼他冷水,毫不客气的说:“很抱歉,申请外出的时间已经过了!”“难道不能通融一下?”“如果每个病患都像你们一样,那我们院方不就很难办事了吗?”“若辰,我看你今晚就在这儿好好的休息一晚,把精神养足了,明天起才有足够的体力应战。别忘了,在未来的一个半月里,可是有一场硬仗耍打呢!”朱慕凡试着说服他。
  其实朱慕凡心里很欣赏桑若辰对事业的执着。他本身就是个热爱工作的人,所以对于和他同类型的人,自是欣赏有加。“也只好这样了!”桑若辰总算不再坚持。“那我们先回去,你好好休息。”才走出病房关上门,朱慕凡立即征询莎美的首肯:“我可以马上看看贵公司的资料和这个计划的进度表吗?”“当然可以!”莎美很意外他会这么积极。“很好,那我们现在就到公司去。”朱慕凡说着便加快脚步往前走。
  始终末曾开口说话的桑若瑶,终于开口了……“我和你们一块儿去!”
  莎美和麦可都感到相当意外。
  朱慕凡则是一脸鼓励和赞赏,“好孩子,一起走吧!”“嗯!”桑若瑶甜甜一笑,和先前的敌视态度完全两样。
  麦可看了这一幕不禁莞尔,看来暂时不必为这对俏佳偶操心了!“我以为若辰已是一个严重至极的工作狂了,没想到朱慕凡比他更严重。”莎美一面说,一面笑着摇头。她嘴巴虽这么说,语气中却充满对朱慕凡的赞赏。“可是你就是欣赏这型的男人,否则当初就不会嫁给若辰了,不是吗?”麦可顺口调侃她。
  莎美的瞟了他一眼,才笑着承认:“的确是这样没错。对了!我忘了问你,慕凡和瑶瑶是什么关系?”
  麦可笑得贼兮兮的,“关于他们两个容我先卖个关子,不过我保证一定会雨过天晴,渐入佳境,OK!”他拍胸脯保证。“好吧,那我就拭目以待啰!”“嗨,你们两个不能快点吗?”桑若瑶在大门口嚷嚷。“就来啦!”
  麦可和莎美相视而笑,同时加快脚步追上他们。
         ※        ※         ※
  麦可因为对服饰业懂得不多,怕成了碍手碍脚的妨碍者所以先回pub去。不过他允诺明天去替桑若辰办出院手续并接送桑若辰,还说只要用得上他的地方尽管告诉他,他和他老婆莎莉一定会鼎力相助!
  所以,现在窝在公司董事长室里的只有朱慕凡、桑若瑶和莎美三人。
  甫进到这个曾有过浩风的空间时,桑若瑶心中不免激荡但她很快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大难当前可不是为儿女私情感伤的时候!
  问题是她一向鲜少过问公司的运作——柳浩风还在世的时候就很少问,柳浩风死后就更不用说了。因此现在的她真的完全摸不着头绪。
  但是她实在很希望能帮上忙,于是便向莎美问道:“有什么我可以做的事吗?”
  莎美看看她,想了一下,“这样好了,你看看桌上有哪些重要的留言,帮我整理起来。还有,把右抽屉里以红色档案夹放置的资料抽出来。”“我这就去办!”
  语毕,桑若瑶便很专心的执行莎美交待它的任务。
  朱慕凡瞧她那副认真的可爱模样,真是愈看愈喜欢、愈看愈变,嘴角不禁漾起温柔的笑意。“慕凡,这是你想看的进度表,还有公司的重耍资料。”莎美把一叠厚厚的资料交到他手上。
  朱慕凡一接过手,便开始聚精会神的仔细研读手上的资料。
  莎美静静的看着他,再转身瞧瞧另一角落的桑若瑶,笑意不由得爬上眼角……果真是相配的一对哪!
  接着,她也开始忙于处理各种重要的事务。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屋里的三个人各忙各的,谁也未再开口说过一句话。
  当事情暂告一个段落时,朱慕凡率先打破沈默,道:“我大概知道整个状况了,不过有几个问题想问清楚。”“你尽管问。”莎美热烈的表示。
  朱慕凡看了看桑若瑶,才接续下去:“首先是摄影师的问题!”
  他一面说一面注意桑若瑶的反应,桑若瑶果然停下手边的工作,一言不发的走向他们这边。“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今天走掉的其中一个,正是我们的主要摄影师。这一时之间想找到像他技术那么纯熟、又擅长拍人物服装的人才恐怕很难。说来丢脸,较有名气的摄影师全都被梵雅给网罗了。”莎美泄气的解释。
  朱慕凡两手优雅的交抱在胸前,侧着俊逸的脸庞道:“如果你信得过我,那摄影师的事就交给我处理如何?”
  莎美岂有拒绝的道理?立刻点头如捣蒜的表示赞同。
  朱慕凡旋即拨了一通国际电话到法国。“慕凡!今天的事……”杜希威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急着解释先前的大误会。“先别谈那个,我现在有重要的事跟你商量。”朱慕凡正色的表示。“你说。”杜希威由他的语气嗅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二话不说的配合老友。“你现在有没有空?能不能马上赶来台湾,我需要借重你的摄影长才,还有兼任翻译。”“我最近正好有空档,好,我订到机票后就立刻赶过去。”“很好,就这样,一切拜托你了。”
  朱慕凡收了线立刻又拨另一个号码。
  这回,莎美和桑若瑶都没办法听清楚他的谈话内容,因为他的英文实在说得太快、太流利,她们两个根本跟不上。
  莎美和桑若瑶的视线无意间对上了,两人不约而同的相视而笑。“莎美,你过来一下,看看这个!”
  桑若瑶眼角的余光倏地扫到手上正在整理的摘要记录,眉头不由得紧?,面露忧色的轻唤。“这是……”莎美一看,整个脸瞬间垮了下去。“怎么这样!?梵雅实在太可恶、太卑鄙了!”她哎牙切齿的连番咒骂。“摄影师方面没问题了!”朱慕凡打完电话走过来。“谢谢你!不过,现在又有一个大麻烦了!”莎美一阵苦笑。“我们表演当天要用的场地突然被取消,这下子可头痛了!只剩下一个半月,一时之间根本找不到那么大又够水准的场地。你大概不知道,我们要举办发表会那段期间,正巧是百家争鸣的旺季,场地早在半年前就全被订光,现在……”“先别急,我找慕云想办法。”“慕云?”好耳熟的名字,莎美思忖着。
  他说完又走近电话拨了朱慕云的直拨机号码。经过一阵沟通之后,朱慕凡挺满意的挂上电话。“明天早上,场地的事大概就会有着落。”“真的?”莎美又惊又喜,不敢置信的追问:“是哪里的场地?”“飞宇百货第二十四楼的‘集英馆’,不知你意下如何?”“太棒了!那是最棒的场地啊!可惜飞宇百货为了维持‘集英馆’的品质,向来不肯轻易外借。”莎美与旧的叫嚷,她倏地豁然开朗,“我想起来了,飞宇百货的当家老板叫朱慕云,莫非他是你的……”“大哥!”朱慕凡笑意满面的回答,然后继续原来的话题:“等我明早和飞宇百货的经理姚亦桀做最后的确定,大概就没问题了。”“谢谢你,慕凡!”莎美此刻的心情可用感激涕零来形容,她和若辰真是遇到贵人了!她深信如此。“别跟我客气,否则岂不太见外?”朱慕凡对朋友向来都是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莎美对他的好感窜升到最高点。他真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但愿瑶瑶能好好把握。
  朱慕凡谈笑之间,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飘向桑若瑶。发现她上用一种赞赏敬佩的眼神凝望着他,让他倍感愉快。然而,他也为自己的容易满足感到惊讶,纵横情场这么多年,竟然还会为一个女人极为稀松平常的仰慕赞佩而心花怒放?
  爱丽丝果然是特别的!他再一次肯定。
  莎美突然一阵晕眩,双脚顿时失去支撑的力量瘫软下去。“小心!”朱慕凡在她跌倒之前,眼明手快的扶住她。
  桑若瑶见状也匆匆忙忙跑过来,关心的唤道:“莎美,你没事吧?”
  莎美惨白着一张脸,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他们说:“没事,别紧张,只是有点头晕不碍事的。”“我看还是好好休息比较好,你的脸色十分苍白,其它的事交给我张罗。”朱慕凡亲切温柔的对她说。“可是……”莎美非常过意不去,人家好心来了忙,她怎能自个儿偷闲?
  桑若瑶也忙着说服她,“莎美,我看你还是听慕凡的话,先休息一下好了,否则万一真的病倒了,岂不更糟?”“那……我就休息一下,麻烦你们了。”莎美理智的接受了他们两人的劝说,在桑若瑶的搀扶下,到里面的休息室休息。
  桑若瑶再度回到办公室时,发现朱慕凡正倚靠在董事长椅后面的玻璃窗边,优雅的抽着烟,深遂的双眼凝视着窗外的景色。
  此刻已是清晨时分,微弱的晨曦温柔的洒在他的身上,让他的周围看起来彷佛泛着一层薄薄的金光,显得格外迷人。
  桑若瑶不禁看呆了,竟然舍不得移开眼神。
  朱慕凡注意到她的视线,回眸对她展露出灿烂的笑容,“一起到顶楼天台欣赏晨景如何?”彻夜末眠的折腾,让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低沈,使得原本就极富磁性的嗓音增添些许的魔力。
  桑若瑶因他的轻唤心跳不断地加速,等她发觉时,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他的邀约。
         ※        ※         ※
  从高处俯瞰蒙拢大地,在朝阳的亲吻下逐渐苏醒,实在是一种享受。“很美,很宁静吧?”朱慕凡凝视着沐浴在朝阳下的她,那美丽的侧脸令他有股想一亲芳泽的渴望。
  桑若瑶微微点首。自浩风死后,她已经多久没有这样欣赏日出的美景?一想到浩风,她的眼底不禁流窜过一丝伤悲。她不想让他看透心事,很快重新振作。
  朱慕凡还是比她快一拍,捕捉到她眉目间那抹稍纵即逝的忧伤。“你在想什么?看起来很悲伤。”“没什么。”她想挤出一个笑容,却失败了。她变得有些沮丧,低首不语。
  朱慕凡伸出温柔的双手,万般爱怜的捧起她白里透红的脸蛋,深情款款的低语:“别这样,你应该活得像个小仙女般快乐才是!悲伤的表情并不适合你,那只会抹杀你清灵的生命力。告诉我,为什么你总是不经意的流露出悲伤的表情?”
  朱慕凡的话有种难言的魔力,彷佛能抚平她的伤口、令她感到心安。
  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她失控的淌下泪珠。“求求你不要对我好,更不要对我温柔……”桑若瑶几近乞求的呜咽。“别这样,爱丽丝!”她那双泪眼直直的揪住他,不但锁住了他的视线,更紧紧的扣住了他的心弦。他的心湖不由得漾起一圈圈的涟漪,甜甜的又带点酸楚。“不要对我好……,你的温柔会让我舍不得离去,你的体贴会让我渐渐淡忘浩风,我不要那样……,我不要忘了浩风,我不可以忘了浩风的……”她的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的滚落。
  朱慕凡激动不已。他好想为她止住那一颗颗伤心的泪珠,希望她不再哭泣。他忍不住将她狠狠的拥进怀中,像母鸡呵护小鸡般,把她里得好紧好紧,心疼的说:“你这个小傻瓜,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凄惨?如果柳浩风地下有如,绝对不会希望你为他这样的!他如果真的深爱着你,一定会希望你在没有他的日子里,依然过得幸福快乐。你实在不该把自己折磨成这样,柳浩风绝对不会高兴的!”“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不可以忘了浩风的,一旦连我也忘了他,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人会记得他了呀……!”桑若瑶凄厉的哭喊,像是要把这两年来的悲伤,全都哭尽般。
  朱慕凡温暖有力的拥抱让她眷恋不舍、深深陶醉。彷佛只要靠躺在这强壮的臂弯中,一切的悲伤就会离他远去、一切痛苦的记忆就会消失无踪。
  而他只是极尽温柔的抱着她、呵护她。
  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世上竟会有如此令他心疼、不能不在意、舍不得她悲伤哭泣的女子。此刻的他真的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止住爱丽丝的泪水,唤回爱丽丝甜美的笑容。“不会忘记的!他确确实实在你生命中深刻的驻足过,他的影像早已深植在你的心坎,化为你生命中的一部份了。所以无论如何,你是不可能忘了他的!不管你再交了多少个朋友、谈了多少次恋爱,甚至你结婚生子,他也不会消失的,相信我!若有什么改变,也只是因为活着的人,实在有太多太多的事要做、太多太多的人要相识,所以随着岁月流逝,你能回忆他的时间会愈来愈少罢了!但这并不代表你忘了他。这就像父母和小孩子之间的感情一样,不论离得多久多远,都会永远相系相伴,绝不会忘记彼此的。”“真的是这样吗?”桑若瑶噙着泪,定定的望进他的眸底。
  此时,她听见心中那道墙正在逐渐崩毁的声音。“绝对是这样,除非你对自己的爱没信心!”朱慕凡笃定的保证。“我当然有信心!我绝不会将浩风从记忆中抹去的!”桑若瑶急切的立誓。
  朱慕凡摩擎着她的脸,为她拭去泪水。“这不就是了。”
  桑若瑶的泪水再度决堤。
  朱慕凡好温柔好温柔的抚触着她的肩,让她尽情的哭泣,像催眠似的说:“听我的话,今天哭过后就是一个新生的爱丽丝。新生的爱丽丝是一个笑口常开的快乐小精灵,要交很多朋友、接触许多美好的事物、过着充实快乐的生活,答应我!”“嗯!嗯!”桑若瑶频频点头。长久以来,牢牢封锁住她的心锁,因为他而逐渐解开。
  她知道自已真的重生了!真的能走出沈痛的悲伤,开始全新的生活!
  转眼间已艳阳高照,天空忽然下起太阳雨。
  朱慕凡连忙褪下身上的外套,覆盖住她的发丝和身体,楼起她的柳腰往屋檐下奔跑。“快点,别淋到雨。”
  在屋檐下,桑若瑶温顺的依偎在他怀里,两人一起沈默下来,静静的共赏雨景,等待晴空。
  她的眼睛不经意的瞄到天边乍然浮现的绮景,忍不住雀跃万分的叫道:“看,是彩虹,有两道彩虹耶!好漂亮啊!”
  他感染了她的好心倩,在她耳畔轻轻呢喃:“在自然科学里,一道彩虹叫虹,两道叫霓。不过我却认为,那第一道彩虹就像你和柳浩风共筑的爱情,而那第二道彩虹则是属于我们两人的。瞧!两道彩虹并列是那么和谐柔美,谁也没有抢走对方的亮丽。而且在它们消失后,那份美丽的奇迹依然会刻印在你的脑海中,成为隽永的珍藏,是不是?”“嗯!”她十分感动。他是如此体贴、如此在乎她的感受。
  她记得有一首歌开头是这么唱的……
  和你偎依在细雨中
  静静地期待着晴空
  等待天际浮现彩虹
  把我俩心贯通
  尽管天上一度彩虹
  瞬息已消失无踪
  还有那第二道彩虹
  留在我俩心中
  或许那位作词者曾有过和她相仿的心境吧!不过并不尽相同。就像慕凡说的,她心中那两道彩虹都不会消失,因为它们在她心中占有相同的份量和地位!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