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夜好梦的桑若瑶,嘴角挂着笑意,渐渐苏醒,此时烈阳已经高悬于蓝空。
  她瞇着眼睛看看床头的闹钟。“已经十一点半了?”她顿时睡意全无,跳下床梳妆打扮。
  对了,找慕凡一起吃午餐!她说做就做。“喂,是威利呀,慕凡呢?”“他……不在。”话筒彼端传来杜希威的声音。“没关系,我马上过去,他回来你要他别走,我们一块儿吃午餐。”这小子八成又恶作剧了,大坏蛋!我才不会上当!呵!“喂,爱丽丝……”
  不等杜希威把话说完,桑若瑶便挂断电话,哼着轻快的歌,快快乐乐出门去。
         ※        ※         ※
  原以为朱慕凡会像往常捉弄她时一样,突然开门吓她,没想到今天应门的不是他,是杜希威,而且杜希威一来就面色凝重的告诉她一个意外的讯息。“你说什么!?”桑若瑶瞪视着杜希威,彷佛他说了什么外星话。
  杜希威不知该怎么说比较好,只好硬着头皮再重复一遍:“慕凡今天一早便飞往西班牙了。”“你胡说!我怎么没听慕凡提过?”桑若瑶显得很激动。如果杜希威的表情不要那么诚恳、如果她不知道杜希威不会开这种玩笑,她会告诉自己:一定又是慕凡串通杜希威在捉弄她!
  杜希威吞吞吐吐解释:“他……他是临时接到电话……匆匆忙忙启程,所以来不及告诉你……”说谎的滋味真不好受,但他又不能告诉她真相。
  经他一说,桑若瑶脸色柔和许多。“那慕凡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她一脸期待的望住他。“这……”杜希威不知道该怎么答腔比较妥当。“你快说呀!”对于他这么敷衍的态度,她颇为不满:“你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有这么难以回答吗?”“不是的……”天知道他是有口难言。“那你就说清楚呀!到底是三天、还是一个月或者更久?”桑若瑶耐着性子问道。“我也……不确定……”他心虚的搪塞。“既然如此你早说清楚嘛!我再等他电话就是了。”桑若瑶吐了一口气,不再那么生气。“走,我们去吃饭,唔!好怀念莎莉的咖哩鸡,我们到麦可的pub去吧!”她为自己正在唱空城计的肚子提议道。
  见她毫不知情,神采飞扬,杜希威不禁一阵心痛。“爱丽丝,其实……”“什么?”已走到门口的桑若瑶,闻言回眸。“不,没什么!”到口的话,硬生生的又吞回肚子里去。“那就快走,我肚子好饿哩!”“好!”杜希威决定什么都先别说,观察几天看看,说不定事情会有转机,他不断的安慰自己。
         ※        ※         ※
  和往常一样,麦可的pub依然高朋满座。桑若瑶一直对此感到有趣,她很少看到像麦可这样,早上十点多就开始营业,而且还生意兴隆的pub呢!“晦!麦可,莎莉!”桑若瑶一进门,就兴高采烈的哇哇大叫。“我和威利来串门子了!”
  瞧她那么神采飞扬,莎莉忍不住调侃她:“我就说嘛!恋爱中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笑起来特别迷人,老公,你说是不是?”“没错!”麦可调皮的附和娇妻。“你们好讨厌哦!”桑若瑶红着脸,白了他们夫妇一眼。
  杜希威见状,一颗心微微的抽痛一下。“咦?咱们的大英雄怎么没和你们一道来?”麦可注意到朱慕凡并不在场。“威利刚刚说他临时有事,匆匆的出发到西班牙去,连说也没跟我说一声呢!”桑若瑶嘟着嘴告状。“爱丽丝……”杜希威眼中闪过一抹不安。“你别担心,我只是说说罢了,并没有生气。我知道慕凡会不告而别一定是事出突然,我不会怪他的!”她好心的安慰满面愁容的社希威。“不是的,其实……”杜希威欲言又止,有苦难言。“你们先坐下点个餐再聊吧!”莎莉提醒他们。“也对,我快都饿死了!我要一客咖哩鸡,你呢?”“一样就好。”“饮料呢?”莎莉一边记一边问。“我要雪白佳人。”桑若瑶率先说。“咦?是‘雪白佳人’,不是‘玛格丽特’吗?”麦可坏心眼的调侃她。
  桑若瑶瞟他一眼又对他扮了一个鬼脸,麦可咯咯地笑个不停。
  莎莉也夫唱妇随的揶揄她:“好了啦,别老是欺负爱丽丝,当心她在慕凡面前告你一状!”“我才不会这样做呢!”桑若瑶不服气的抗议。
  笑声不约而同的自三个人口中发出,只有杜希威笑不出来!
         ※        ※         ※
  三天、一个星期过去了!朱慕凡依然音讯全无,桑若瑶再也按捺不住,又跑去找杜希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慕凡都没和你联络吗?”她沮丧不安的追问。
  可能的话杜希威根本不想这么说,但事到如今又不能不说,他无力的靠在墙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果然不出我所料,事情还是变成这样了!”
  听到他这么说,桑若瑶心绪更加紊乱。她紧紧的抓住他的手,急切的追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快告诉我!”
  慕凡啊慕凡,你真是造孽呀!杜希威深深慨叹。“不要再等他了,慕凡不会回来了,永远都不会!”“你胡说!”桑若瑶像被狠狠的敲了一记闷棍,自他身边跳开,用一双含恨的眼睛怒视着他。
  杜希威试着用最不会伤害她的说法劝解:“听我说,你究竟对慕凡了解多少?”
  被他这么一问,桑若瑶不禁楞了一下。是呀!她对慕凡究竟了解多少?她从来没有正视过这个问题!过度的幸福让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深思慕凡的一切,只是情不自禁的沈醉在他为她编织的那张温柔情网中,看不清其它的事,也不愿意看。
  杜希威静静的观察她的反应,半晌才燃起一根烟,望着折折火光说:“慕凡不是那种能专情于同一个女子太久的男人!当然他对每一份恋情都是真心真意的。只是生性风流的他,就是无法让自己只属于一个女子,爱情对他而言就像生命中间或出现的过客,可有可无,所以他绝不会回顾已成过去式的恋情。”“你的意思是说,我和他的恋情在发表会结束当天就已成了他的过去式,所以他才会毫不留恋的一走了之!?”不!她不相信,她如何相信?
  他就是不忍心看她这副痛苦不堪的样子,所以这些日子来才一直都迟迟末说。“你说谎!慕凡才不会花心,他和浩风一样,是个热情而专情的人,我知道的,一定是你说谎!”她含恨驳斥。“我说的是实情。”“不要再说了,我不相信,我不要听了!”她捂住自己的耳朵,拒绝接受这个令她心碎的‘事实’。
  慕凡不会的,他不会的!她拼命说服自己。可是,一个多星期来,慕凡音讯全无,这又该如何解释?她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恐惧,正向她不断逼近,令她背脊发凉,全身体温降到冰点以下。
  杜希威苦口婆心的劝解:“不要再等他了,爱丽丝!那天他不告而别时,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了。只是,面对你那纯真灿烂的笑容,我实在说不出口。”他的声音低低的、沉沉的,夹杂着歉然重提旧话:“我已经说过,对慕凡而言,女人只是他生活中的点缀,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在他心中留下一点点重量。他非常擅长玩爱情游戏,让美丽的女人来添增他生活的色彩……”“你的意思是说,慕凡是个感情骗子?”她的心开始动摇。“不能这么说。我说过慕凡对于他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是真心的,都付出相同的爱。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才没有任何女人能令他只为她长久驻足。他就像一只自由自在、任意翱翔的鸟,飞累了会停下来歇息,找个可爱的女人,编织一段短暂美丽的爱倩。等他休息够了、养足精神,他便会再度展翅,毫不留恋的飞回属于他的广大天空,不再回顾!”他真的不想一次又一次的刺伤她。
  桑若瑶噙着泪不断摇头,“也就是说,我也是他暂时栖息的港湾之一,现在他休息够了,便毫不留恋的飞走,留下白痴一样等着他、相信他的我?”
  霎时,她觉得自己真像个大傻瓜!竟为一个心早已不在自己身上的薄情男人如此牵肠挂肚、魂牵梦萦。“你还好吗?”杜希威见她那副凄惨的模样,感到非常担心。“我还是不相信……慕凡不是花心的男人,他更不是无情的男人!他一定是因为有事耽搁才没和我连络的,一定是这样!否则他那柔情万千的拥抱、热情如火的狂吻又代表了什么?难道我们在一起欢笑、一起努力奋斗的那段日子都是虚假的、骗人的、不存在的吗?”她真的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
  一直到庆功宴那天深夜,慕凡都还在她身边,温柔的笑着说她是英雄臂弯里独一无二的小美人啊!难道连那一幕幕的缱绻也是假的?她愈想愈伤心,泪水肆无忌惮的一倾而下。“爱丽丝,振作一点,事情既然已变成这样,你……死心吧!”杜希威很困难的说出最重要的一句话。“不!绝不!我不相信!除非慕凡亲口对我说!”桑若瑶疯狂的嘶吼。倏地,她转悲为喜的说:“对!我必须去见慕凡,我必须亲自问他,要他把一切说清楚!”
  有了这样的念头,她用力抓住杜希威的手臂,咄咄逼人的追问:“你一定知道慕凡在西班牙的住处,也知道如何和他连络是不是?”“我……”他没料到自尊心极强的她会有此一着,一时有些招架不住。“快把地址给我,我要亲自到西班牙去找他问清楚!”她催促道。“不行!西班牙治安不好,你又言语不通很危险的,我不答应!”杜希威说什么也不能放任她,为毫无希望的事去冒这个险。他太了解慕凡的个性,一旦他下定决心进行某事,一定会执意的贯彻到底,绝不会轻易改变初衷。“我不怕,只要能见到慕凡,我什么都不怕,我是去定了!”桑若瑶一点也不让步,打定主意非到西班牙去不可。
  杜希威颇为动容。他突然埋怨起朱慕凡!像爱丽丝这么好的女孩,他为什么不肯好好把握?他从没看过他对任何女子像对爱丽丝这么用心过。而且他知道他只是不想太早婚,并不是不婚主义!那……这究竟是为什么?杜希威真是百思不解。唯一能确定的是,慕凡一定不会回头!“告诉我,求求你,威利!”她怎么也不肯放弃。“你为什么这么傻呢?为什么要为一个毫无希望的爱情冒这么大的风险?”杜希威忍不住大声叫嚷。
  窗外忽然下起倾盆大雨,使得室内气氛变得更加悲戚。
  桑若瑶幽幽的泣诉:“因为我爱他……我深深的爱着他呀!是他把我从失去浩风的悲伤漩涡中拯救出来的,是他让我重生、重拾欢笑的……慕凡对我一直是那么温柔体贴、那么热情诚恳,我怎能轻易割舍这份深爱?你告诉我啊……”她满面泪痕,教人看了不禁鼻酸。
  杜希威连忙侧开脸,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背叛慕凡,把地址告诉她!
  转身之际,听到啪的一声,桑若瑶出其不意的跪在他跟前。
  杜希威被她的举动吓了一大跳,连忙蹲下去扶她,急急的大叫:“你这是在干什么?快起来!”
  桑若瑶却固执得动也不动,像生了根似的跪在那儿,泪眼相向。“告诉我吧!威利,求求你,我一定要去找他的,我真的爱他呀!”
  他被搞得不知如何是好,左右为难之际,有个声音突兀的介入他们之间……“你就答应她吧!希威。”
  杜希威猛然回头,十分意外!“采灵?你怎么会来?你不是到瑞士出外景,什么时候回台湾来的?”
  她顺顺头发,才说:“你一次问那么多个问题,叫我怎么回答?还有,我告诉你很多遍了,我不喜欢别人叫我的中文名字,再提醒你一次,要叫我茱莉亚!”她一副‘做不到就一切免谈!’的姿态。
  杜希威讨饶的说:“好,好,茱莉亚就茱莉亚,行了没?”“这还差不多!”朱采灵巧笑倩兮的点点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他急于知道她为何而来,说什么他也不相信这是巧合。再说,她又如何知道他的住处?“当然是Evan叫我来的。”她习惯叫朱慕凡的英文名字,“上回他要我当卡汶的模特儿,我因为在瑞士拍广告分不开身没帮上忙,这回当然得鼎力相助了!”茱莉亚相当干脆。“果然是这样,那另一个问题呢?”“我是在三天前回来的,一回来就忙着准备拍下一个广告。昨晚和Evan通过电话,今天才特地赶过来找你。”茱莉亚一面说,一面走向他们。
  她仪态万千的向跪在地上的桑若瑶伸出温柔的手,颇有深意的浅笑:“爱丽丝,你好,我是茱莉亚,Evan的妹妹。”“你认识我?”桑若瑶眼中尽是‘?’。
  茱莉亚用力拉了她一把,“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关于你的大名,我可是耳熟能详哦!”茱莉亚笑得好神秘。
  桑若瑶愈听愈莫名所以。
  茱莉亚为她解开谜底:“仲夏夜里的小仙女爱丽丝,不是吗?”她也是从事模特儿这一行,对于同行的新闻当然会留意。得知那个发表会圆满成功时,她便问过朱慕凡了。
  桑若瑶这才恍然明白。
  杜希威忍不住插嘴:“你说是慕凡要你来找我的?”
  茱莉亚对答如流,“没错,不过,我不是来找你,而是特地来见爱丽丝的!”“找我?”桑若瑶小嘴微张的指住自己。
  茉莉亚很喜欢她,“是这样的,我因工作上的关系,明天要启程到西班牙去拍广告,昨晚打了一通电话给正逗留在西班牙的Evan ,要他帮我打点一些事情。Evan一听到我人在台湾,又马上要启程到西班牙去,便委托我帮他做一件事,看在兄妹的份上当然就帮啰!”她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什么事?”杜希威和桑若瑶异口同声的追问。“Evan要我转告你,说:‘爱丽丝,西班牙现在正值斗牛大赛的旺季,真希望你能来这儿共襄盛举。’传达完毕!”“他真的这么说?”桑若瑶的魂简直要飞上天去,此刻的好心情和方才的痛不欲生无异是天壤之别。“当然,否则我干嘛那么无聊,百忙之中特地抽空跑来骗你?”“万岁,慕凡果然没有忘记我,他果然记得我!”现在的她真是百分之百的快乐天使。“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她不忘问最重要的事。“我订了明天下午的班机。”“这么快?那我得赶快回去收拾行李才行!”桑若瑶才说着便已急急的往门口飞奔,到了门边又猛然回首,一脸认真的啾住茱莉亚,郑重其事的叮咛:“一定要等我,不准放我鸽于哦!”“放心,我明天会来这里和你会合,不会自己一个溜掉。”茱莉亚向她保证。“一言为定!”
  桑若瑶这才安心的离开杜希威的住处,直奔自己的小窝。
  一直到桑若瑶走远,杜希威再也按捺不住,开口对茱莉亚问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慕凡他真的要你带爱丽丝去见他?”真是这样的话,他当初又何必要他发下重誓,无论如何都不能违背诺言,擅自告诉爱丽丝他的下落?
  茱莉亚做了一个手势,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你别问我,我昨晚听他那样说时,也吃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滚下去,一时之间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听错了!没想到一向风流成性的Evan也会有被爱神打败的一天!”“原来如此!”
  杜希威霎时茅塞顿开,心中的疑虑不翼而飞,忍不住大笑。
  茱莉亚也跟着笑,不过她笑得很淑女、很动人。
  一阵大笑之后,杜希威言归正传,看着茱莉亚,认真的问:“你觉得怎么样?他们两个有希望吗?”
  茱莉亚说出自己的看法:“老实说,我当然希望Evan和爱丽丝能顺顺利利。你是知道的,Evan在我们家族中,是反对早婚那一派的重要精神指针和典范!不想早婚的人,多半都把他当成仿效的对象。所以他若像慕云大哥一样的倒戈,对反对早婚那一派无异又是一大打击,战况一定会变得很有趣!听说我们家那几个LKK“Lau Ko Ko的简写”,看到他寄回去的那卷发表会录像带时,高兴得差点儿昏过去呢!尤其看到他们穿着同一款的结婚礼服,当众接吻的那一幕,更是不断的鼓掌叫好,直说好事近了哩!”原来朱慕凡在台上时,一向只让模特儿吻他,从未主动那样吻过任何一个模特儿。“不过二十八、九岁结婚和三十岁结婚已经差不了多少,或许对反对早婚派不会有什么影响也说不定!”“我觉得你自从和楼慕羽结婚之后,好象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他真的有这种感觉。
  茱莉亚不以为然的辩驳:“我倒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改变,慕羽和我一样是游戏婚姻型的人,根本不会干涉我什么,我又何来改变?若真要有变,大概就是结婚之后,不必成天听那些长辈叨念,人变得更俏丽迷人了!”她不忘小捧自己一番。
  杜希威懒得和她争辩……对一个不自觉自己有变的人说什么都是白搭——他索性提另外一个有名的‘倒戈者’:“慕云的意外早婚可就真的是惊人的改变了吧!”
  这点茱莉亚倒没有反驳,事实啰!“这倒是真的,尤其慕云大哥和念华结婚后,一直甜甜蜜蜜、恩恩爱爱。所以我们朱家那一大票LKK对我那几个尚未成婚的兄弟姊妹、堂兄弟姊妹就更加紧迫盯梢,恨不得他们个个都能‘及时悔悟’,效法慕云大哥做出明智抉择,赶快找个心爱的女人早早完婚,以保长命百岁!所以现在我们家族那一群‘反对早婚派’都恨死那个倒戈的‘叛徒’了!”
  说起这个,茱莉亚不免替她那些原来的‘同志们’叫苦。尤其是和她最合得来的朱慕风和朱慕尘那对双胞胎堂哥。
  朱慕云和黎念华的确是再适合不过的一对佳偶,他们也都对大哥大嫂深表祝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必须和朱慕云走上相同的路,人各有志嘛!更何况想象她这么幸运,找到一个‘志同道合’,婚后绝对不会干涉自己生活的另一半谈何容易?“也难怪你们这么激烈反对,都什么时代了,竟然还存有早婚可以‘冲喜’、怯除霉气、破除‘早夭’的迷信!”杜希威远真有点同情他们的际遇。
  虽然朱家那些LKK要他们早婚的出发点是为了他们好,怕他们若不早婚会应验朱家‘早夭’的传说,但迷信就是迷信啊!“好了啦,先别谈这个烦人的问题,你倒是说说看,你对Evan和爱丽丝的未来看不看好?”茱莉亚反过来问他。
  杜希威变得有些忧虑,“我当然是希望他们能顺利,但是慕凡的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次破天荒的做出这样的决定,着实让我吓了一大跳。但这并不代表今后的一切就能顺利圆满!”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有哪里怪怪的。“怎么回事?”
  杜希威斟酌了一下,决定把朱慕凡离开台湾时,要他立誓的事告诉她。
  茱莉亚听完立即赞同杜希威的疑虑。“照这么说来,确实有点古怪!”“现在你还是决定明天带爱丽丝同行吗?”
  茱莉亚思忖片刻,下了结论。“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我决定不变更计划,不过你一道去!”“我跟去是没问题,但……”“别说了,等到了西班牙,让他们两个见面,一切答案自然会水落石出了!”“也对!”杜希威不再反对。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