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当车子在一个对紫翎而言完全陌生的地方停下来之后,一股莫名的恐惧和悲哀令紫翎不禁落泪。她命令自己不要哭,但是她愈要自己不哭,眼泪便愈是不听使唤的淌落。
  丁允辰再也无法按捺住心中的强烈感情,用力的将她拥入怀中,心疼又爱怜的说:“紫翎,你别哭,我会心疼的,你别哭啊!”
  “放开我,我恨你,不要碰我!”
  她命令自己挣开他的拥抱,她怎能让这个可恶的男人碰她一根寒毛?!然而,他的怀抱是那么温暖,给她一种幸福又安全的感觉,令她眷恋不已,舍不得离去。
  “为什么要欺负我,为什么……”她愈说愈伤心,眼泪更加的泛滥。
  丁允辰像在忏悔般,激动不已的说道:“我从没有想过要欺负你,我只是——,我想把你永远留在我身边,我爱你,一直爱着你呀!”
  就算紫翎会立刻回他一记重重的闭门羹,就算紫翎会笑掉大牙,他也不管了,强烈的爱意令他再也无法隐藏自己的心意。
  “你骗人……,你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情人一个换过一个,根本不懂得爱情为何物……,你爱我?!呵!这是你欺骗女人的一贯枝俩,还是戏耍我的另一个诡计……”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紫翎!”他激动不已,心痛紫翎居然如此误解他的一片深情。“我是真的爱你,从由紫洛口中听到你的事情时,我就深深的迷恋着——”
  紫翎有些动摇。他和我对他的感觉一样?!未见倾心?!
  然而,茉莉吻他的情景立刻推翻了这份感动。
  “是吗?那么今天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撇开你那罄竹难书、多如天上星星的女朋友不说,今天在法院发生的事又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你对我的爱?”她愤恨而充满讥讽的怒道。
  “那是——”丁允辰哑然了,他过去女朋友一大堆是不争的事实,茉莉当着紫翎的面前吻他也是事实,他能再说什么?
  季云啊季云,我的“好”兄弟,这回你真的害惨我了!他恨不得能把龚季云那粒可恶的头摘下来当球踢,以心中的怒气。
  “怎么?没话说了?还是戏演不下去了?!”他的沉默令她更加火冒三丈。
  丁允辰沉默了半晌,转而用一种认真、令人恐惧的口吻说道:“相信我,紫翎,不管我以前怎样,我爱你却是千真万确的,今后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对你的爱,所以——”
  “证明?怎么证明?!教你那一大票情人到我眼前,演出精湛的刎颈自杀戏?要她们一一来向我忏悔?还是要我闭上眼睛,假装什么都没看见?或者,你认为只要没有把别人的肚子搞大就不算花心?!”她毫不留情的刻薄他,嘲弄他。
  他被她的态度惹恼了,愤怒的大叫:“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她笑了,而且笑得很悲哀。
  “相信你?!对了,我想到了,我是应该相信你,相信你是为了报复高云而娶我的,你明明知道他爱我,才故意拆散我们,你说过你会千方百计阻挠我和高云相恋的,不是吗?”
  “你明明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我——”
  “难道你敢说你不是为了阻挠我和高云结婚才强娶我的?!”
  她好希望他能回答:是。即使明知那是谎言,她也宁愿相信。
  偏偏他就是不肯如她所愿,愤怒的吼道:“我承认我是因为不要你嫁给高云才——”
  “够了!不用再说了!”她的心都碎了,他竟然连说一些甜蜜的谎话也不肯!“你承认了,你终于承认了!这样你还敢说你是爱我的?!”
  她伤透了心,不禁发出一阵阵的怪笑。
  丁允辰用力摇晃她的双肩,“你听我说,我承认我不要你嫁给高云是有私心的,但绝不是你所说的那样,我是因为爱你,才不愿你属于别的男人,即使那个男人不是高云,我还是会不择手段的破坏,把你夺过来的,因为我爱你,我痴爱着你呀!”
  她被他摇晃得有些晕头转向,她知道她的心已有一点点被他的真情说服,但是她的嘴巴硬是要抗争到底的说道:“那么,那个叫茉莉的女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老天!她怎么又旧事重提了。他顿时感到懊恼万分,关于茉莉,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比较好。
  “你说呀!”炽烈燃烧的妒火,令她更加怒气冲天。
  “茉莉是季云的妹妹,我们很早就认识了,她一直对我很有好感,加上在美国长大的关系,她的思想非常前卫,行动非常积极,一天到晚追着我跑,我已经明白的拒绝她很多次了,她还是不肯死心,一样穷追不舍,而她又是季云的妹妹,我自然不能做得太绝,所以——”这些话完全是出自肺腑的真心话,也是事实。
  然而,被妒火蒙蔽了理智的紫翎,怎么可能相信?
  “所以你就来者不拒,正好大享艳福,软玉温香岂能轻场放弃,是吧!你何不干脆老实说,你根本就是一只到处撒种、整年发情的雄性动物呢!”她轻蔑的笑道。
  “紫翎!”他受伤而愤怒的大吼一声。“你就这么讨厌我,一点也不肯相信我?!”
  “对!我一点也不相信你,因为你根本不能相信!”
  “你——”他冷不防的制住她,霸道的吞噬她的唇瓣。“喔——”
  他眉头微皱,移开了唇,一涓细细热热的血丝自他的嘴角淌下。
  她居然狠心的咬破他的舌尖!他又惊又怒的瞪视着她,她却毫不畏怯的回瞪他,还摆出一脸挑衅。
  他以令她措手不及的速度,再度攻占她的唇瓣。她想反抗,却没能得逞,因而懊恼不已;更令她泄气的是,他那炽烈的热情又开始挑起她心底的爱意。她想趁着理智还够清醒的时候,推开他,偏偏她的力气是那么薄弱,令她无法如愿。
  他开始向唇以外的部位探索,一只热情如火的手轻巧的探向她的背脊,热情的碰触令紫翎不禁轻颤,他因而更加兴奋热情。他的唇由她的小嘴往下移动,炽热的情火贯穿了他的全身——
  “你要怎样就怎样吧,反正我是你用钱买来爹!”她喘着气说道。
  瞬间,他像是被人突然浇了一头冰水般,满腔的热情迅速冷却,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的怒火,和足以震碎心肺的心痛。他出其不意、狠狠的抬住她那纤细雪白的颈项,沙哑而粗鲁的怒道:“你这个折磨人的丫头,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她真被他吓住了,连声带也宣告罢工,所以她只能用一双恐惧而无助的眼眸凝视着他。
  “你为什么不冷静的想想,如果我真要置高云于死地不可,我大可乘机落井下石,把高氏传播搞得比倒闭更凄惨,让那小子去蹲牢房,而我并没有那样做,是不是?”他试着再次和她沟通。
  “那是因为你不想落人话柄,被人说堂堂一个大企业集团,竟然卑鄙的乘人之危!”
  她知道她这是盲目的强辩,事实上,丁允辰那番话的确狠狠的敲醒了她的理智,但是……“你——”他真想活活掐死她,两手的力道不觉加重了些。
  紫翎被抬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令她产生彻底心碎的绝望。
  “你就掐死我吧!反正我的生命也没有任何意义了,自从被迫签下结婚‘合约’之后,我的人生便了无生趣了,生和死对我而言根本没有什么差别。”
  丁允辰松开了掐住她的双手,像被人恶狠狠的揍了一顿般,干笑两声,无力而有些恍惚的诉说着:“我就这么惹你厌,让你厌恶得宁愿死在我手上,也不愿意和我厮守一生,是吗?呵——”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与悲哀。
  她轻抚着颈子,喘着气说道:“对,我不单只是讨厌你,我更恨你!你听清楚了没?!所以,你最好现在杀了我,以免将来后悔!”紫翎存心激怒他。
  丁允辰倏地将她拖出车外,朝着眼前那幢高级别墅走进去。
  “干什么?!放开我!”她一路喊着。
  “少爷,你回来了!”
  一对中年夫妇出现在客厅,丁允辰连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就把紫翎拖上二楼,一脚踢开一扇雕刻精致的木门,把紫翎狠狠的甩进去。紫翎一个重心不稳,跌趴在地上,她又惊又气的转过头来瞪视着他。
  “从现在起,你就住这个房间里,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走出这扇门半步!还有,你最好别有寻死的傻念头,如果你心襞还有你心爱的紫洛和高云的话!”
  他说完便把门重重甩上。
  “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行动,你这个无礼的野兽!”
  她从地上爬起来,冲向门边,用力旋转门把。然后,她惊愕的发现门居然打不开?!“陈伯,陈妈,快拿一个大锁来,立刻!”丁允辰在门外大声的吼道。
  紫翎吓了一大跳,更用力的敲打拉扯那扇门,奈何它就是坚固得一动也不动。
  “丁允辰!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你凭什么把我关起来!开门,放我出去……”她愤恨的对着门大叫。
  门外的丁允辰把她的吼叫当没听见般,硬是拉住门把不放,还一面指挥闻讯赶来的陈伯和陈妈,要他们依他的命令在门上装上一个大锁。当陈伯熟练的装好大锁后,丁允辰又命令他把锁锁上,陈伯狐疑的和妻子互看一眼,便照做了,然后把钥匙交给丁允辰。
  丁允辰这才放心的松开紧握门把的双手,而里面还是一直传来紫翎愤怒的谩骂声。
  “把门打开,放我出去!禽兽,你听见没,我知道你在门外,把门打开!”紫翎叫得声音都哑了。
  丁允辰并未直接回答她的话,反而拉开嗓门,大声的说:“陈伯,陈妈,你们给我听好,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替里面那位小姐开门,如果明天我回来时,发现她有什么差它,我就唯你们夫妇俩是问!”
  他是故意的,因为他知道紫翎虽然嘴巴像刀子般锋利,却是个超级软心肠的女孩,所以善加利用她的弱点。
  门内的吼叫声果然倏地停住了。几秒钟之后,才又重新传出声音,那声音少了几分怒气,却加了几分懊恼。
  “丁允辰!你够卑鄙,全天底下再也找不到比你更无耻下流的人了!”
  丁允辰怪笑了一声,才说:“随你怎么骂都行,反正你这一生是注定永远属于我了,在我有生之年,你休想逃离我身边,听清楚没?好了,我还有事,不陪你了,明天见,紫翎!”
  他说完,又慎重其事的交代陈伯和陈妈几旬,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丁允辰!你放我出去!丁允辰!”紫翎的声音还是隔着那扇门嘶吼着,外加拳打脚踢。
  陈伯和陈妈互看了一眼,最后还是陈伯开口说话了:“里面的小姐,请你别再捶打这扇门了,这没有什么用处,只会令你自己受伤呀!我虽然不知道你和我们家少爷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们也是第一次看他这个样子,他平时是个很和善而没有架子的好人,也很容场沟通的——”
  “请你放我出去好吗?求求你,外面的好心先生。”紫翎转移目标恳求着。
  陈伯叹了一口气,“很抱歉,小姐,没有少爷的命令,我是不会帮你开门的,你还是冷静下来,好好的想想法子,等明天少爷回来后,和他好好谈一诙才是上策。夜深了,请早点休息,换洗衣物在柜子里,如果肚子饿,冰箱里有许多东西可以吃、或者你可以打电话通知我们,我们会从沙发边的食物递送口,为你送上餐点的。晚安,小姐!”
  说完,陈伯和陈妈便双双离去。
  紫翎又叫喊了许久,还是没有任何回音,她只好泄气的放弃求救。
  当她转过身靠在门板上时,眼角的余光不经意扫到摆设沙发的方向。
  嘿!果然有一个精巧可爱又别致的小门,那大概就是刚刚那位先生所说的食物递送口吧!
  紫翎不禁吐了一口气。真不愧是有钱人,居然在家中装置这种设备!然后,那位先生的话不断在她心里盘旋不去——
  没错!如果她不想一辈子被关在这个房间中,她就必须再和丁允辰好好的沟通一番,她心底明白得很。但是过度的愤怒和诧异,使她无法心平气和的去面对问题,去思索许多事情。
  她的泪再度滑落。
  一切都发生得如此突兀,如此的毫无预警,令她措手不及!才一天的时间,她的世界、她周遭的一切竟然彻彻底底的改变了?!
  她不懂,她真的不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情况?为什么?
  她恨他!她好恨他!偏偏在恨他的同时,她的心却像叛徒一样,还是深爱着他!这令她的捩水更加恣意的滑落。
  她是不会自杀没错,先别提高云,光是紫洛的事就让她无法放心的死去,所以,她会活着,一直活着,只是她不知道自己今后究竟该怎么办?!
  就在这房里虚度一生?她凄凉的一笑,泪水更加泛滥了。
         ※        ※         ※
  天,不知道是何时亮的,太阳也不知道是在何时高挂在蔚蓝的天空中。紫翎两眼无神的睁得大大的,泪水不知在何时已经哭干了。
  恍恍惚惚中,她隐约听到锁打开的声音;接着,门被推开了。她想转过身去看看,但是她俱疲的身心令她无法如心所愿。
  “我们又见面了,狄妹妹!”
  令紫翎意外的,进来的人是龚季云,而不是让她爱恨交织的丁允辰。
  她一动也没动,还是瘫趴在床上。
  龚季云吐了一口气,绕到她的床边,潇洒的坐在床边的长毛地毯上,给她一个亲切的笑容,“你真厉害?!不但霸占了允辰的房间,还把他逼到我店里,痛苦不堪的发飙了一整夜,连我也惨遭池鱼之殃,舍命陪君子‘同乐’,一直到刚才他到高氏传播去为止!”
  “你活该,罪有应得——”她疲倦的微扬嘴角,没什么气力的说道。
  龚季云还是一张笑脸,“你深爱着允辰,对吧!”
  一句话,令紫翎早已干涸的眼泪,再度决堤。
  龚季云丝毫没有受到她的泪水影响,继续说道:“但是允辰是那么花心,连在法院公证时,还和别的女人拥吻,使你妒恨又伤心。再加上他扬言要不择手段的报复高云,阻挠你和高云的恋情,还有若芬的事突然爆发;更可恶的是,他居然以紫洛的前途威胁你,把你当成商品般买卖,更是严重的刺伤了你的女性尊严,所以你恨他,同时也不敢相信他对你的爱,当然更不可能让他知道你真正的心意,偏偏你又深爱着他,因此事情才会弄成现在这步田地,让你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对吧?”
  紫翎怀疑眼前这个男人铁定精通读心术,否则他怎能将她的心思猜得一清二楚,丝毫没有差池!
  她的泪泛滥不止,一颗心更感心酸。
  “就算你全说对了又如何?你是要去告诉他,让他对我耀武扬威,庆贺自己又轻易夺取了一颗愚蠢的痴心吗?”无所谓,全都无所谓了,反正她已经彻底绝望了。
  龚季云轻轻的为她拭去泪水,还是笑脸迎人。
  “知道吗?允辰会以如此恶劣的手段逼你嫁给他,还有在法院出现的那个女人,全都是我一手策划安排的!”
  “你?!”
  紫翎瞪大双眼,她根本不敢相信她耳朵所听到的话,还以为是自己伤心过度,听觉出了毛病。
  龚季云澴是笑咪咪的继续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允辰他啊!早在听紫洛谈起你时就爱上你了、没想到这个风流花心的小子居然也演起‘未见倾心,一见钟情’的戏码来了,他原本是想以更充裕的时间来追求你,掳获你的芳心,奈何命运弄人,当他去了一趟欧洲回来,正准备洗清风流花心的污名,对你展开热烈的追求攻势时,却赫然发现你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他,而且那个他居然就是他最憎恨、害惨他妹妹的男人?!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你还一心护着高云,把他当成大坏蛋,连一点机会也不肯给他!他既心痛又妒恨,却又不想把你卷入他和高云的恩怨中,所以一时之间没了主意!”
  龚季云吁了一口气,才又接着说:“最最令他无法接受的是,他认定你之所远会如此袒护高云,是因为你爱上了高云。这怎么行呢?狄妹妹可是他丁大少这一生绝无仅有的最爱,他爱你爱得愿意结束花花公子的生涯,走上红毯安定下来,这世一就只有你狄妹妹能令他如此痴狂,他怎么可舵眼睁睁看着你爱上别的男人呢!偏偏高云挑在这个时候向你求婚,这对允辰而言,无异是个死亡宣判,他爆发了,疯狂了,没了主意了,见他那么凄惨的模样,身为好友的我,再不帮他出点主意就太说不过去了,偏巧高氏传播在这时发生倒闭危机,所以——非常时期就该用非常手段,是吧?”
  “你骗人,他是见不得高云幸福,更不容许高云爱上丁若芬以外的女人……他是为了他的恨,还有他的妹妹才……”紫翎幽怨的说道。
  龚季云再度为她拭去泪水,轻声的说道:“如果允辰真的那么憎恨高云,他早就利用丁氏企业集团的力量把他整得身败名裂了,而不会是用这么温和的手段对待他,你能了解吧!包括这次高氏传播倒闭危机在内,允辰一直有很多机会、也有那个能耐整垮高云的,但是允辰并没有这么做,不是吗?”
  他知道她的心已经被他说服了一大半了,虽然她的嘴巴还是顽强得很。
  “那是因为他怕丁若芬伤心才……”她说这话的语气是那么牵强,连她自己都明显的感受到。
  龚季云并未拆她的台,只是继续他未竟的话语。
  “若芬早就疯了,根本不会知道允辰对高云做了什么。何况,若不是因为你可能嫁给高云的威胁,允辰根本没有打算让他们两个再见面,否则当初他就不必宣布若芬死亡的讯息!”
  “我不信……”紫翎知道自己这句话说得很没有说服力。
  龚季云看了她一眼,才说:“你相信的。允辰真有心要让他们见面,就不会等到今天了。你心知肚明,因为允辰害怕已经疯了的若芬,再次被高云的无情刺伤,所以他根本没打算要再让他们相逢的,你心里清楚得很,不是吗?”
  紫翎被说得哑口无言。
  “所以说,允辰是因为你才打破了他这个坚持多年的原则!”
  龚季云知道自巳已经接近全面胜利了。
  “那么你又为什么要出这种烂计谋?!违背好友的心意,让丁若芬和高云再度见面!”她毫不客气的责问他。
  他仍是不以为意,依然笑着说道:“因为若芬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
  “你……你骗我……”紫翎像被电到般,轻颤了一下。
  龚季云还是用相同的表情说:“早在一年前医生就宣布若芬的生命有限了,她能活到今天已经是个奇迹了。”
  “为什么?”她激动的追问。
  “连医生也找不出病因。一年多前,若芬的生理机能突然的迅速衰竭,不论用什么方法,就是无法挽救。最后,医生只好束手无策的宣布放弃,而允辰他也死心了,反正若芬那样子生和死都是一样的,或许死亡对若芬而言反而比较幸福,所以允辰便放弃再努力去延长若芬的生命了。近一年来,他早就有心理准备,若芬随时会离他远去,而深感无能的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看着她、保护她、让她安安静静的逝去。你想,在这种情况下,他有可能再让他们见面吗?”
  紫翎盈眶热泪再度决堤。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隐臧在允辰心中的创伤和悲哀竟然不胜其数——
  龚季云吐了一口气,才又说:“但是,我认为至少在若芬还未离世前,让他们再见一面比较好,至少若芬可以走得了无遗憾。”
  “那么,出现在法院那个女人,你又怎么说?听说她是你妹妹!”紫翎可不会忘记那令她毕生难忘的一幕。
  龚季云笑了笑。“茉莉的确是我妹妹,而且是我把她找回来的,连允辰也被我蒙在鼓里,所以在法院看到茉莉时,他才会那么惊讶!不过,也难怪他会惊讶,因为他好不容易才摆脱茉莉的纠缠,快活了几年,没想到茉莉会挑在这时候再度出现。”
  “你竟然不惜利用自己的妹妹替他说谎话?!”这点紫翎是百分之百不相信。
  龚季云似乎早料到她会这样,所以态度还是一派从容不迫。
  “当初阻止茉莉纠缠允辰的人就是我,我既然有办法让她放弃允辰,自然就有办法让她再度出现在允辰面前。再怎么说,茉莉还是爱允辰的,所以,在允辰永远完完全全属于另一个女人之前,让她挑拨一下,以报失恋之仇不为过吧!这也是我唯一能为我那个傻妹妹做的事了,而且又可以让你打翻酩坛子,这么有趣的事,我怎么能放弃呢!”他笑得好象无辜的天使般。
  “你——”紫翎很想揍他一拳,但是……,唉!算了!
  龚季云知道他完全说服紫翎了。
  “怎样,还有什么疑问吗?是不是可以原谅允辰了?还是非要他在你面前刎颈自杀,以示谢罪才行?!”
  “我……”
  紫翎其实已经完全相信龚季云所说的每一句话了,然而,要她就这么前嫌尽释,她怎么也不甘心啊!
  龚季云自然也料到了这点,于是,他凑到她她耳畔说道:“为了平衡一下你倍受委屈的心,季云哥哥就好人做到底,传授你一计妙招,包准你怨怒全消,而且又能亲自证实允辰对你的深爱,如何?”
  紫翎果然心动了,她热烈的盯住龚季云,以命令式的口吻说道:“快说!”
  龚季云莫测高深的一笑,附在紫翎耳畔细说一二。
  紫翎听得眼睛都发亮了,心情跟着大好,连连说道:“太棒了,真绝,就这么办!”
  “事成之后,你可就得原谅允辰,表白自己的心意哦!”龚季云提醒她。
  紫翎神秘的一笑,“这得看他的反应如何,再临机应变!”
  “他的反应铁定包君满意!”龚季云自信满满的保证道。
  于是,两个人都笑了。
  “你为什么要不惜背叛允辰,帮我报一箭之仇?”这是她最后的疑问。当然,她相信他是真心帮她的,她的理智和本能都这么告诉自己。
  “因为我最大的快乐泉源就是逗弄允辰啊!”他对她眨眨眼。
  一时之间,紫翎深为允辰感到悲哀,竟然这么好“福气”,结识这么一个“好朋友”!不过,紫翎知道龚季云是真心对允辰好,所以也就未再多说什么了。
  “好了!我得走了,我会和你保持密切联络的,陈伯和陈妈那边我也招呼过了,你自己可别露出马脚啊!”临走前,龚季云还不忘叮咛道。
  “我知道,请你多费心了,季云!”紫翎的精神为之一振,还大方的把龚季云列入了好朋友之列!
  “我会的——”
  “季云少爷,季云少爷,不好了!”他话还没说完,陈伯和陈妈大呼小叫的跑过来。“若芬小姐死了!”
  “什么?!”紫翎惊叫道。
  “什么时候的事?”龚季云还是一脸平静。
  “才刚刚……,王妈刚打电话过来……”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找允辰!”
  “季云,我也要去!”紫翎急急的抓住他。
  “不!你必须留下来。记住!一切照原订计划行事!放心,允辰不会有事的!”他说完便领着陈伯和陈妈走出去,再度把门上锁。
  紫翎在房里急得来回踱步,却又无计可施。她实在担心极了!丁若芬死了,允辰会是什么样呢?
  ------------------

 << 上一页  [11]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