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一次的聚会在胡莉晶落荒而逃后不久亦随之落幕。
  当屋子里再度剩下冷千恺和曲洛凝两人时,曲洛凝终于忍不住问:
  “千恺,我不是要你代我招呼莉晶学姐,为什么莉晶学姐会中途回去?”一定是你把她赶走的。她心中好气又不便发作。
  “她说她临时有事非走不可,我也不好留她。”冷千恺不想让妻子知道她口中的好朋友学姐,居然背着她勾引她的丈夫,以免她伤心,这是身为丈夫对妻子的体贴。
  “那你也该招呼我一声。”枉费我大花心思设计的陷阱,居然还没开花就枯死了。
  “她说不想打扰你玩牌又走得很急,所以我想事后再跟你说就好了。”
  “你至少该送莉晶学姐回去吧!”曲洛凝愈说愈气。
  “我没注意到,下次我会注意。”对于爱妻的不悦,冷千恺一点也不以为杵,因为他明白洛凝一向好客,又不知真相,会责怪他招待不周实属难免。
  老公的歉意让曲洛凝有点心虚,不好再对他恶言相向……今晚的情况她全看见了,千恺对她这个妻子的忠心真是无可挑剔,现在又为了不让她伤心,而对胡莉晶的勾引只字未提,这样体贴的老公,她怎能再苛责他?
  可是她就是不高兴,千恺的专情是很令她感动,却破坏了她苦心积虑所设计的棋局,害她无法顺利当“贤妻”。
  “洛凝,你别生气了,我下回会多注意些。”冷千恺好脾气的哄她。
  面对老公的温柔,曲洛凝只能暗叹“时运不济”,放柔声音说:
  “过去的事就算了。对了,你不是说艾蕾娜今晚会来参加我们的聚会,怎么一整个晚上都不见人影?!”胡莉晶只是第一弹,失败就算了,她还有第二弹,不急。眼前最要紧的是别让干恺起疑。
  “艾蕾娜在聚会开始不久,有打电话知会我说她临时有事不能来,那时你正和雅治玩得很开心,所以我就想有空再告诉你,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其实他是目睹洛凝和雅治状甚亲昵,心中有点不是滋味,胸口有点“发酵”,所以才没过去知会洛凝。
  他不要洛凝看穿他的心事!否则洛凝一定会生气,说他不信任她。尤其他知道洛凝是很重视东邦家族的,他自己也承诺过会全盘接受她最爱的家族,自然更不能因一时的醋意,引起不必要的争执。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下星期天的聚会再邀艾蕾娜来好了。”曲洛凝非常热络的提出邀约。
  “好。”面对爱妻的热情,冷千恺真是既羞又惭。
  洛凝对他的朋友是如此热烈欢迎,急于认识,他却在嫉妒洛凝的青梅竹马和洛凝太过亲昵,真是太不应该了。
  “一定要记得找艾蕾娜来哦!还有,下次的聚会我会再邀其它朋友来,介绍给你认识,到时你要多照顾我的朋友,OK?”其实她希望艾蕾娜来是别有居心的。
  万一她下个星期安排的人选又勾引不了千恺,而艾蕾娜条件又不差的话,她就可以试着从那个艾蕾娜下手。
  被丈夫和丈夫的红粉知己背叛,是背叛的最高境界,她这个贤妻一定要用最大的包容心去原谅丈夫的不忠才行。一想到那幕噙泪包容的美妙情景,她就忍不住的兴奋,太棒了。
  不过前提是千恺愉情的对象条件一定要够好,否则她这个妻子就太没面子了。
         ※        ※         ※
  第二次聚会,曲洛凝找来勾引冷千恺的人是邢曼瑜。
  既然冷艳性感的胡莉晶打动不了千恺,她追回就换个楚楚可怜的邢曼瑜。
  刑曼瑜是继明莉晶之后,在学校窜起的新“鳗鱼”。
  所谓“鳗鱼”者,系当红流行詻,专指爱抢人家男朋友、老公的女人,此乃取自馒鱼性喜夺人之食也。
  比起胡莉晶,刑曼瑜这条“新鳗鱼”可就更登峰造极了。
  她是大小通吃型,不但爱勾引有妇之夫,连未婚有固定女友者也在她的狩猎范围内。听学妹说,她连自己的姐夫也勾引呢!
  “我就不信这回还无法让干恺动摇,露出本性。”曲洛凝笑得像恶魔。
         ※        ※         ※
  伫立在冷千恺住处的大门前,艾蕾娜的心情万分矛盾。
  她真的该进去见千恺的妻子吗?见了之后,她能克制自己的妒意,不让千恺和她妻子发现吗?
  上次的聚会,她就是对自己的心没有把握才临阵脱逃。
  这回,千恺又再度邀约,他还特别提及他的妻子很想认识她,她如果再不应邀前来,千恺一定会起疑。
  左思右想的结果,只好硬着头皮来了。
  “也罢,别再多想,等进去见了面再说吧!”她也着实很想见见令千恺神魂颠倒的曲洛凝究竟是如何的国色天香。
  于是她鼓起勇气按下门铃。
  见到曲洛凝的第一眼,艾蕾娜的第一个反应是:嫉妒,接着是:生气。
  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凭什么独占千恺的心?
  曲洛凝对艾蕾娜可就友善多了——
  好漂亮的金发,虽然不似洋娃娃柔美,却是个美人,很有个性美的法国美女,够资格当千恺的偷情对象,不会让她这个贤妻丢脸。
  “艾蕾娜,很高兴见到你,我常听干恺提起你哦!”曲洛凝表现得十分友善,这是拉拢她的第一步。
  她的热情让文蕾娜有点自渐形秽,“你好,曲小姐。”
  她该叫她冷太太,可是她没有那个气量如此唤她。
  “叫我洛凝吧!千恺,你说是不是?”曲洛凝习惯性的抱住冷千恺的臂膀,小鸟依人的撒娇。
  冷千恺爱怜的捏捏她的小鼻尖,笑容可掬的附和:
  “艾蕾娜,你就叫她洛凝好了,洛凝很爱交朋友,你们会合得来的。”
  冷干恺心情非常好,本来他还担心洛凝对艾蕾娜多少会排斥,据他所知,无论多大方的女人,对老公的红粉知己多少会不是滋味。洛凝却不会,他看得出来洛凝是毫无勉强的完全接受艾蕾娜。
  “洛凝……”艾蕾娜叫得好勉强,若不是怕千恺起疑,她根本不想对这个抢走千恺的女人如此亲昵。
  “你好漂亮,希望你常常来玩。”曲洛凝急着和艾吉娜搭起友谊的桥梁,以利日后的计划。
  艾蕾娜硬挤出笑容应对,心中虽嫉妒,但也立刻明白曲洛凝的优点。
  这个女人是这么热情大方、天真可爱,和她完全不同,难怪干恺会受她吸引,唉!
  “洛凝,我来晚了,真抱歉。”甫进门的邢曼瑜柔声细气的道。
  “曼瑜,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好戏终于要上场啰!曲洛凝变得更有精神。
  一番介绍后,曲洛凝便按照计划对冷千恺说:
  “千恺,我们就照先前的约定:我招呼艾蕾娜,你招呼曼瑜,我们来比赛,看谁先和对方混熟,OK?”
  “全听你的就是了!公主。”冷千恺轻弹了一下小妻子的鼻尖。
  洛凝对艾言娜这么好,给足了他面子,他又怎可读洛凝失望?
  “那好,比赛开始,艾蕾娜,我们到那边去和雅治他们打撞球。”曲洛凝才说着,便硬把艾蕾娜拖走好清场。
  刑曼瑜和胡莉晶如出一辙,曲洛凝才走,就迫不及待的勾引冷千恺。
  “你好象很爱洛凝?”刑曼瑜说话永远柔柔细细的,像在吟诗。
  “没错,所以才娶她。”冷千恺按兵不动的笑言。
  又来了!他得好好的对付,免得惹洛凝伤心。
  怪只怪他生得一张很Play boy的脸,不正经的女人一看到他,就想靠过来勾引他。
  应付女人他是没问题,只不过面对的是洛凝的朋友时,会比较棘手、多一层顾忌。
  “真好,我好羡慕洛凝,不像我……”才说着,邢曼瑜已经哽咽起来,梦幻般的双眸有泪光凝聚……这是她勾引男人惯用的伎俩。
  “怎么了?”冷千恺平板的问。
  上勾了,刑曼瑜更加梨花带雨的说: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没有安全感,不知道我在我的他心中有没有重量,所以看到你对洛凝那么好,我就好羡慕洛凝,我真的好没有安全感呀……”刑曼瑜一面楚楚可怜的拭泪,一面准备以最诱人的姿态投人冷千恺的怀抱。
  该是时候了,男人一见她这般无助,接下来一定会万般爱怜的将她拥抱人怀,倾尽柔情的呵护她,这个男人也不会例外,呵呵!
  等呀等的,一分钟过去了,冷千恺却没有任何动静。
  这男人该不会是太迟钝吧?邢曼瑜按捺不住,决定再引诱他一次,哭得更哀怨动人……
  “人家真的好没有安全感……”这回一定会打动他,除非他不是男人!
  偏偏冷千恺还是无动于衷,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悠悠哉哉的品尝手中的鸡尾酒。
  “你都不会安慰我一下吗?”刑曼瑜忍不住问。
  “我以为你在自言自语,所以不好意思打扰你。”冷千恺一脸无辜的说。
  这男人好笨好钝,刑曼瑜暗笃他好几遍。不过,这么好的货色可是难得一见,所以她决定再接再厉。
  “那你现在知道我希望人家安慰我了,是不是?”快抱我吧!她如牟似诗的双眸写满露骨的企图。
  冷千恺终于有了较大的动作,直视着她道:“我明白了,听好,如果你觉得没有安全感,我建议你去买顶安全帽和一件防弹背心,每次出门记得穿戴它们,我保证你的安全感一定会大增。至于重量的问题,你可以多吃一点,让自己变重一些,这么一来重量自然会增加。只要照我的话做,我保证你很快就没有安全感和重量的问题。”这个软钉子够明显了吧?小姐。
  邢曼瑜没想到这世上会有不吃她这一套的男人,不死心的哭得更可怜:
  “我说的安全感和重量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呜……”她就不信他一点都不为她的眼泪所动。
  “好了,别再哭了,再哭下去脸上的妆可是会变得很可怕,还有,你那两扇假睫毛好象也快掉了。”冷千恺很冷血的说。
  邢曼瑜一听,连忙停止哭泣。
  “曼瑜,你怎么哭了?”曲洛凝见苗头不对,连忙凑过来打圆场,伺机暗助邢曼瑜一臂之力,免得又搞砸。“千恺,你是不是欺负曼瑜呀?”
  “我没有。”冷千恺急着撇清关系。
  这下糟了,洛凝一定会怪他没好好招呼她的朋友。
  曲洛凝当然知道他没有,所以才得劳动她亲自出马。“唉!我看这样好了,你陪曼瑜到外头去走走、散散心。”
  冷千恺感觉怪怪的问:
  “洛凝,你不觉得这情况,你陪她比我适台?”
  “我只是想给你将功赎罪的机会。”曲洛凝不死心的游说。
  “将功赎罪?我又没欺负她。”冷千恺愈来愈觉得不对劲。
  这不像洛凝的作风,他记得上回御风带来的朋友有人哭了,她第一个反应是先安慰那个女人,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先归究责任问题。尤其这个女人又是洛凝的好朋友,洛凝更没道理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反而一且要他陪这个女人。
  曲洛凝没发现冷千恺的异样,一心一意的想给他们制造独处的机会,情急之下,干脆自已动手将冷千恺和邢曼瑜双双往外推,“别再多说了,你先陪曼瑜到外面走走就是了。”
  “洛凝……”冷千恺心中疑云愈来愈浓密。
  “我正想出去透透气,一起走吧!”艾蕾娜好心的替冷干恺解危。
  “不行……”曲洛凝冲口而出,惊觉不妙才急着自圆其说:“我的意思是我们先聊聊,待会儿我再陪你出去散步好了。”
  两女一男如何偷情?她当然得阻止。
  冷干恺已经看出端倪,顺水推舟的说:
  “艾蕾娜,你就先待在屋子里和洛凝多聊聊,我陪曼瑜出去散散心好了。”
  说着,他便温柔的引领刑曼瑜出去,邢曼瑜自是求之不得,当然很合作。
  成功了!曲洛凝忘情地露出兴奋的神情。
  而冷千恺等的就是捕捉这份“证据”。
  果然事有蹊跷!
  冷千恺走到门边,冷不防又折回来,很认真的对曲洛凝说:
  “我还是觉得不妥,曼瑜还是交给你……”
  “耶?!”曲洛凝的脸吃惊得垮了下来。怎么突然又变成这样!?
  冷千恺更加碓定自己的揣测,心中气极,但很聪明的没有表现出来,反而一脸歉然的解释:
  “洛凝,你听我说,我突然想到有很重要的事没处理,得立刻赶到分部去,所以不能陪你和你的朋友了,你和御风、雅治继续玩吧!”
  “怎么这样?太巧了吧!”曲洛凝压根儿不信,认定他是要溜之大吉。
  “千恺说的是真的,经他一提我才想起来,我们真的得立刻赶到分部去。”艾蕾娜站出来替冷千恺说话。
  “那……”曲洛凝闻言,终于相信千恺真的有事,心中失望至极。
  不过她似乎又想到什么好事,马上又振作起来,笑咪咪的说:
  “既然如此,你们就快去吧!”邢曼瑜不行没关系,换成艾蕾娜也不错。
  她那露骨的表现,再笨的人都看得出来她的企图,像冷千恺和艾蕾娜这么聪明的人就更不必说了。
  只有曲洛凝本人没发现H己的司马昭之心已昭然若揭,还在那沾沾自喜。
  始终保持隔岸观火姿态的雷御风和南宫雅治则是一脸期待……
  事情愈来愈好玩啰!
         ※        ※         ※
  本来冷千恺是想独自在分部诤一静的,艾蕾娜却坚持要陪他而跟了来。
  从进门至今半个多小时,冷千恺的脸色一直都很难看,而且一直重复相同的动作……一会儿重重的叹气,一会儿啼笑皆非的猛说: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艾蕾娜看得心疼,同时又很气曲洛凝不知惜福,忍不住开口替心上人打抱不平:
  “洛凝太过份了,好象拚命想把你推给别的女人,她真的爱你吗?”挑拨、嫉妒各占一半的口吻。
  “不行,我得回去找洛凝好好谈谈。”冷千恺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突然起身抓起桌案的汽车钥匙,径自火驰离去。
  “千恺……”艾蕾娜连唤了他数声,他似乎没听到,甚至是已经忘了她的存在,自顾自的走了。
  听到车子远扬的噪音,被丢下的艾蕾娜不禁悲从中来。
  “为什么不多看我一眼……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千恺,我好爱你,你知道吗……那个女人根本配不上你……”
         ※        ※         ※
  冷千恺一回到家,便开门见山的劈口问道:
  “洛凝,你老实告诉我,上回那个胡莉晶和今晚的邢曼瑜真的是你的好朋友吗?”
  “你怎么突然这么问?”曲洛凝一阵心虚。
  “回答我!”冷千恺脸色变得阴沉而恐怖。
  曲洛凝真有点给他吓到,不过还是皮皮的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说:
  “你到底想问什么,我不懂耶!”
  “我怀疑你是故意找她们两个来勾引我的,是不是?”
  “我……”天啊,千恺已经发现她的企图了?
  她的反应令他更加心痛,严重受伤的说: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对你的忠心,非要找人来考验我不可吗?”
  “我不是……”原来千恺是想成这样啊!
  “那你是什么意思?”冷千恺苦不堪言的嘶吼:“我知道我婚前太过风流花心,可能让你很难相信我,我想你虽然口里说不介意,但心里多少还是会在乎,你为了体贴我才什么都不说,让我好感动。我为了让你早日对我的爱和忠诚有信心,一直努力做一个标准丈夫,我一直相信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没想到你居然用这种方式来考验我,你……”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并不是不相信你……”眼看老公愈说愈离谱,愈说愈伤心,曲洛凝不禁慌了起来。
  “够了!什么都不必再说了,你的表现已说明了一切,我全都明白了……”冷千恺真为自己感到可悲,原来洛凝是这么的不信任他!难怪这些日子以来,她老是闷闷不乐,原来是这样……
  “千恺,事情不是这样的……”天啊!情况怎么会变得这么糟,她只是想当贤妻,并无意让干恺这么痛苦的,怎么会搞成这样啊!偏偏她愈心急就愈说不出话来。
  “你不必再说了,我不会怪你,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够好才会让你如此不安而做出这样的事来,你别自责,你并没有错。是我不好,今后我会更用心爱你来取得你的信任,只求你别再用这种方式来考验我,我真的受伤了。好不好?洛凝……”仅管自己早已伤痕累累,他还是温柔至极的将她拥抱人怀,无限爱怜的呵宠,不愿她伤心自责,更不忍苛责她带给他的伤害。
  曲洛凝又急又心痛,终于不知所措的放声大哭:
  “事情不是这样的,你不要自以为是,大笨蛋,为什么不听我说嘛,我……呜……”
  “洛凝,乖,别哭,是我不对,是我不好,你别哭,我听你说就是了,我……”给她一搅和,冷千恺又觉得事情好象真的和他所想的有些出人,连忙温柔哄她。
  曲洛凝一哭不可收拾,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哽咽:
  “人家才没有不信任你,也不是要考验你,我从来没有不相信过你的,我知道你一直努力做个标准丈夫,对我忠心不贰,就是因为你变得太专情,我才这么做的嘛……”
  冷千恺听得一头雾水,搞不清楚她真正的意思。
  既然洛凝很信任他,干嘛搞这套?可是她的样子看起来又不像在乱说。
  怎么回事?
  曲洛凝喘了一口气!又委屈至极的哀哀诉说:
  “我一直以为你婚后一定会继续花心风流,好让我做个完美的贤妻,谁知道你偏要妀邪归正,变得专情又忠心,这么一来我就当不成贤妻了!我只好自力救济,想办法让你‘弃善从恶’,露出花心风流的本性。所以才找胡莉晶和邢曼瑜那两个专抢别人情人的女人来勾引你嘛,绝不是像你讲的那样,你不可以随便误会人家啦!呜……”
  “你想当贤妻和我花心风流有什么关系?”这丫头该不会是哭得语无伦次了?
  “哪会没关系?关系可大了。”曲洛凝理直气壮的说:“所谓的贤妻,应该是丈夫无论如何背叛她和别的女人乱搞,做妻子的都能以最宽容的心,一次又一次原谅迷途知返的丈夫,这样才能显现出妻子的伟大,这样才叫贤妻啊!可是现在,你都不会去风流花心,教我怎么有机会成为贤妻嘛!我不管啦,都是你害的,呜……”
  老天这丫头在说什么鬼话!?原来她所谓的“贤妻”居然是这样!?
  冷千恺听得啼笑皆非,差点气得昏厥过去。
  冷静!他必须把事情搞清楚!说不定事情并没想象中那么糟。
  “你的意思是说,因为你要当你理想中的‘贤妻’,所以你希望我去偷情,和别的女人乱搞?”这太荒谬了吧?
  偏偏曲洛凝就是猛点头。
  该死!冷千恺好想杀人泄恨。“我如果真的和别的女人乱来,你不会吃醋吗?”
  曲洛凝毫不犹豫的摇头,自有自己的一套论调:
  “那有什么好吃醋的?我知道你真正爱的只有我一个人,你会不断和别的女人乱搞,只是风流的本性使然罢了,我何必吃醋?应该反过来包容你、原谅你,这才是贤妻该做的事呀!”她一副理当如此的神情。
  冷千恺快给她荒谬至极的论调气炸了。“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当初非要嫁给我不可是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从你那一脸负心相,知道你是个天生的风流胚子,结婚后一定可以让我当个贤妻啰!”曲洛凝可坦白了。
  “原来如此……”冷千恺气得全身快爆了,但他一直维持着冷诤沉着的态度,“洛凝,你老实告诉我,你爱我吗?”
  “当然爱呀!否则干嘛嫁给你?”曲洛凝觉得自己的老公突然变笨了,居然连这么简单的事也要问。
  “你刚刚明明说,你是因为我可以让你当贤妻,所以才非我不嫁的。”冷千恺愈想愈不妙。“没错啊!我就是因为你可以让我当贤妻才爱你的嘛!”曲洛凝答得很快。
  剎那间,冷千恺觉得自己像个大笨蛋,好象全世界都在嘲笑他的愚蠢!
  曲洛凝一点也没发现他的不对劲,反而因为把事情说开了而心情大好,趁机说服冷千恺回复本性……
  “千恺,你听我说,你就别再勉强自己当专情的男人了,还是赶快回复风流花心的本性比较好,勉强久了会生病的。你就尽管去花心风流吧!我不会吃醋的,也不会让御风他们知道,我保证这将永远是我们两人之间的小秘密,不会有第三者知道,好不好嘛!人家想当贤妻啦!你就助人助己,让我尝尝当贤妻的滋味,否则我会一直不快乐的。”她说得口沫横飞,像个劝诱好人犯罪的大坏蛋。
  “我明白了,我会如你所愿的。”冷千恺给了她一个非常迷人的笑容。
  “真的!?”曲洛凝喜出望外。
  “当然是真的。”她毫不掩布的高兴,让他心中更加气愤。
  既然她这么希望他负心,他就“夫随妻便”的陪她玩一段,给她一个教训!
  最重要的是:他必须在这个游戏中碓定洛凝究竟爱不爱他。
         ※        ※         ※
  为了让自己无后顾之忧,冷千恺隔天便把雷御风和南宫雅治找了出来,将曲洛凝的“贤妻论”说明一遍,并告知昨夜和曲洛凝长谈的结果。
  “我实在不知道洛凝怎么会有这么荒诞的想法,另一方面,我也想确定洛凝是不是真的爱我,所以这场赌局我是赌定了。”冷千恺的言下之意就是:即使他们两个反对,他也非做不可。
  “既然如此,你就放手去做吧!我和雅治会支持你。”雷御风很讲义气的表态。
  冷千恺如释重负的道:
  “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明白我的心情。”对于好友的支持,他非常受用。
  “你想要谁来演你的对手戏,如果条件不够好可是动摇不了小凝的。”南宫雅治好心的提醒他——其实好奇成份居多。
  “艾蕾娜。”冷千恺能想到的最佳人选就只有她。
  “不错,很有说服力,就是不知道艾蕾娜肯不肯帮忙。”雷御风又问。
  “我会说服艾蕾娜的,不过我向你们保证,我绝对不会假戏真作,无论洛凝爱我与否,我对洛凝的心意绝对不会妀变,请你们相信我。”这是他今天找他们出来最重要的目的。
  “我们一定信你,你尽快去做你认为该做的事,至于小凝那边我们一定会保密到家,你大可放心。”雷御风给予承诺。
  “谢谢你们。”冷千恺感动莫名,知己的好友就是不同。
  “那我先走了。”目的达成,冷千恺便急着去找艾蕾娜。
  冷千恺才走,雷御风和南宫雅治便卸下“义气友人”的面具,显露出坏心眼的本性。
  “看来小凝是遇到对手了。”南宫雅治好期待“游戏”的进展。
  “是该有人来治治小凝那个‘怪毛病’了。”雷御风早就知道事情一定会演变成这样。
  “听起来好象有预谋哦!”南宫雅治看着雷御风,意思是:你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吧?
  雷御风冷哼两声,“如果千恺没这份能耐,我才不会把小凝交给他。”
  果然不出他所料。“难道你不怕千恺会假戏真做、移情别恋?”
  “千恺不是那种男人,他是那种要嘛不爱,一旦认真爱上就会很专情,忠心不贰的男人,不可能变心的。要是真有个万一,我就揍死他。”谈笑间充斥着杀气。
  “可是照这样发展下去,千恺一定会弄哭小凝,这样也无所谓吗?”
  “不是无所谓,而是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凡事有轻重缓急,不是吗?”当御风笑得很可怕。
  “同感。”在这一点上,南宫雅治和他是同一个鼻孔出气的。
  也就是说……
  先治好曲洛凝的“贤妻病”要紧,至于冷千恺真有弄哭曲洛凝,等事成之后,他们再慢慢和他算总账加上利息。
  反正不管怎么算,他们两个都是最大赢家。两人互视,都笑得很贼。
  “我发现你是一只狼。”南宫雅治道。
  “那你就是狈。”雷御风默契十足的回道。
  所以凑在一起就成“奸”。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