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皓月当空,三更天刚过,除了流动的风儿外,大地万物似乎都睡着了,悄然无声、万籁俱寂的深夜里,一连串的低吟声在风中轻轻地扬起——
  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
  自云良家子,零落依草木,
  关中普丧乱,兄弟遭杀戮;
  官高何足论?不得收骨肉。
  世情恶衰竭,万事随转烛。
  夫婿轻薄儿,新人美如玉。
  合衾尚知时,鸳鸯不独宿;
  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在山泉水清,出水泉水浊。
  侍婢卖珠回,牵萝补茅屋。
  摘花不插发,未柏动盈掬。
  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御花园的凉亭里,一名女子独坐其中,纤纤玉手上握着一本诗集,而刚刚那吟声正是出自她口中。
  别因她方才吟的那首“怨妇诗”而猜她是位遇人不淑的妇女,其实她可是位未满双十年华、未成亲的俏姑娘,至于为何会在半夜独自吟诗,稍稍了解她——段玉蝶的人都知道,因为她——无聊!!
  “唉!”段玉蝶支手托颚轻叹,对眼前四周花好月圆的美景良辰视若无睹,她——无聊死了。
  无聊到三更半夜抓着一诗集跑到花园里来念,若是让侍女小倩知道她如此无聊的行为,不笑死她才怪咧!可是她真的很无聊嘛!无聊到半夜睡不着,只好……
  “唉!”又是一声叹息,这次段玉蝶干脆整个人趴到大理石桌上去,无聊地心想:除了无聊之外,还是无聊,她无聊得快发狂了。
  真想大叫几声来纾解胸中郁闷的情绪,可是半夜三更又怕呼醒其他宫里的人,更不想惊动守卫,活了近二十载的她,对宫里单调、枯燥、乏味的生活早该习惯了才是,但……
  原以为自己就将如此过一生,然而萱萱改变了她的想法,萱萱应该不是人,至少不是平凡人,段玉蝶想。
  她在八岁那年无意间发现了萱萱,萱萱看起来大约五岁,萱萱只告诉她,“她”叫萱萱,并没有把全名告知她。
  萱萱的出现让段玉蝶知道——宫里的世界并非世界的全部,在宫外,不有许许多多新奇的人事物是她从未见过的。
  段玉蝶曾经想出宫去见识见识,见识一下宫外的世界,那个她从不曾接触过、看过的世界,只可惜她皇兄不肯,怕她遭遇危险,更重要的是一一她的身份。
  身为一国的公主,必须遵守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原则,更别提其他什么坐莫动膝、立莫摇裙、笑莫露齿、怒莫高声……等杂七杂八的规条了,所以想出宫?下辈子吧!
  虽是如此,但段玉蝶仍无时无刻、不停地盼望着,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去看看宫外的世前的情形。
  “我叫你站住,你听到了没有?”她的音量加大,声调也高了几度,她是非要他转过头来看她不可,而她也想看他究竟是谁,竟敢大胆地视她的命令如无物。
  同时地,韦之又被吓到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的惊吓没有前一次的厉害,是有些心理准备的缘故吧!他想,不过为了他的胆子看想,他决定回头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免得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吓到,乱恐怖的。
  他不看还好,这一看韦之差点跌倒,惊忖:她……眼前……不不……是站在亭子里的那名少女,居然看得着他?!这……这怎么可能呢?!
  韦之这次的惊吓和前两次的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他直想,他在天界担任的虽只是个小小的芝麻绿豆官,但他也是正式列名于仙册上、名列仙班的神仙吔!拥有仙骨他是不会被凡人看见的才是呀!他又设施法把自己的影像显露出来……那眼前这个凡人怎么会看见他呢?
  情况有些诡异,韦之呆呆地举起一根手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你叫我?”他问。
  夜色使段玉蝶看不清楚他的面貌,只能对他招招手,希望他再走近一点,“你过来。”她想看清楚他到底是谁。
  韦之没有动,仍站在原地问,“你真看得见我?”
  段玉蝶不耐烦地翻翻白眼,她以为自己已经够无聊了,想不到眼前这男人比她还更无聊了,这么无聊的问题也问得出来,真是——有够无聊!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她的神情已给了他答案,一个肯定的的答案。
  这会儿,韦之的表情精彩了,只见他的手高举在半空中,双眼瞪得跟铜铃一样大,嘴巴呈○字大张,好似塞了一颗鸭蛋,还有一副快掉到地上的去的下巴。
  段玉蝶两眼一瞠,“哈哈……哈……”放肆的大笑声不断地由她口中倾泄而出,她毫无形象可言地笑得“人仰椅翻”,笑忖,没办法,谁教他什么脸不好摆,偏摆出那副“拙”样给她看,根本是想笑死她嘛!
  天啊!她不行了,再这样笑下去,她不把肚皮笑破才怪!段玉蝶抱着笑到发疼的肚子,蹲在地上,拼命地想忍住住笑。
  像在和她作对似的,韦之不但没收起他那“笑果”十足的表情,反还添人几丝疑惑,“你在笑什么?”他问。
  那样子……更呆、更拙了,段玉蝶只差没笑到地板上去打滚了,“你……你实在……哎哟……疼死我了……我受不了了……”笑到后来,她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韦之猛然想起自己身为天神的职责——他得赶快回天界禀报这件怪事,凡人是无法用肉眼看见神仙的呀!而眼前这名兀自狂笑的女子显然有问题。
  思及此,他叽哩咕噜地咒语一吟,“咻”地赶回天界去。
  段玉蝶止住笑,因“笑源”都不见了,再笑有何意思?她看着刚刚那男子站的地方,现在只剩一堆看不见的空气,“咦?人呢?怎么不见了?”
  对于这种“奇特景象”,段玉蝶只是惊讶,并不慌张害怕,因为在八岁那年,那五岁的小女孩——萱萱,也是这样突然出现,后来又突然不见的,她思忖,看来刚才那个人也不是平凡人,会不会是神仙啊?
  “公主!您没事吧?!”
  外头的声音打断玉蝶的思绪,就见一群守卫跪在她面前,他们都是在花园外听到她突发的大笑声,才慌忙地跑进来一发生何事。
  段玉蝶挥挥手,“没事,没事,你们继续巡逻吧!我回宫去了。”她感觉有事情即将要发生了。
         ※        ※         ※
  天界碧茵星球
  碧茵星球和宇宙中众多星球的最大不同点一在于它并非是固定于某个定点或某个区域里,它的位置是可以任意移动的,而拥有移动它能力的神即是宇宙的最高主宰者——天帝。
  碧菌星球上的景象就和它的名字一样——碧草如茵,可惜凡人的肉看是看不见它的,而这么特别的星球,能住在上面的不会是普通人,它上面住着一群神仙,至于天帝和妻子天后的家——心园,亦在其上。
  今日,心园里的气氛一反常态地透着一股紧张。
  “孩儿叩见父王、母后。”
  “不用这么多礼了,齐月,又没有外在人。”天后兹蔼地扶起大儿子,她和天帝育有两男一女——大儿子宫齐月,二儿子宫云蔚,最小的女儿宫雪萱。
  齐月和云蔚皆已列名仙班,各有司职,故并不居于心园里,雪萱则喜受到处去玩,在外头玩耍的时间比待在心园里多,而此番急召齐月回来,就是为了雪宣的事。
  宫齐月站定后问,“父王、母后,何事急召孩儿回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吗?算一算,他至少也有一年,相当于凡间的三百六十多年没回来了。
  天帝无奈地叹口气,指指右手边肘椅子道,“先坐下再谈吧!”
  宫齐月依言地坐了下来。
  “由地球传来来的紧急消息说,发现有一名凡间女子能看得见他身体。”天帝道。
  “有查证过了吗?确定消息无误?”看得见神仙的身体可是非同小可,虽然这项消息十分令“神”震惊,但宫齐月非是易激动者,一向冷静处事的他会问清楚事情始末,再提出解决方法。
  天帝点头,“已经查证过了,确定属实。”
  “凡人是不可能看得见仙体才是呀!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呢?有查出这件事的原因吗?”宫齐月问,他相信“事出必有因”,只要找出原因在哪里,就不难解决这件事了。
  “唉……”这次换天后叹气了,“都怪我太宠萱萱了。”
  说到他那个宝贝妹妹,宫齐月一向七情不动的脸色不由得微微地泛起些许笑意,心想,看来是宝贝妹妹“又”闯祸了,就不知道这次“灾情”如何?
  宫齐月提醒自己要做好心理准备,免得待会儿自己跌下椅子不知知。
  天后无限懊恼地续道,“萱萱这孩子……她……她竟然把灵气给了一名凡间女子!”
  “什么?!”冷静自持的宫齐月不免激动起来了,他知道小妹的体质和他们一般
  “灵气,那小妹不就……”他不敢把“不存在”三字说出来。
  天后知道儿子误解了她的话,忙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宣宣只给了那名凡间女子一点点,”天后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比了个“一点点”的动作,“不是全部。”
  宫齐月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差点把他吓死!激动过后,理智再度回到他脑中,“小妹这么做,对那名凡间女子会有什么影响?”他问。
  据他所知,小妹体内的灵气力天地间的精华,如此贸然地给了一名凡人,所会造成的影响想必是——十分有可看性。
  “那名凡间女子会长生不老,有时候可能会看见原本她不该看得见的的人事物,例如,我们神仙,不过还好萱萱没教她咒语。”天后尤愁的脸上好不容易出了那么点欣慰的笑容。
  宫齐月闻言一怔,天啊!长生不老吔!那是自古以来多少人想求而求不到的东西,可圳想见的是——当凡人发现那名女子居然有长生不老的能力时,凡间将会掀起一场多大的震撼与骚动啊?想必是不小的。
  但就算那女子真具有长生不老的能力,他却料定她活不过半百,而且她的下场会很凄惨,这全要归因凡人自己。
  大都是自私的,当他们发现一个年已三。四十岁,外貌却仍停留在二十多岁阶段的女人时,私心、恐惧、无知、嫉妒是促使他们对她不利的动机,他们会替她冠上“精怪”之名,然后杀死她。
  至于真能长生不老吗?不老也许能,但长生嘛……不早死就不错了,哪可能长生?
  不过,也真是幸好小妹没把仙界的咒语告诉她,否则一个具有法力的凡间女子,不但会引起凡间的恐慌,更会造成天界管理上的困扰,同时破坏正常的轮回。
  看样子,父王和母后这么紧急地召他回来,是想要他下凡把小妹捅出的漏子“修正”回来罗!
  “我要怎么做?”他问得干脆,反正小妹从出生到现在,惹出来的祸事不下百件,他至少帮她善后了数十件,不习惯也难。
  “呃……呃……”天后支支吾吾的,表情不太自在,不是她不好意思麻烦儿子,而是要解决这件事是要有点“技术上”的问题,这问题令她难以启齿。
  看母亲如此支支吾吾的模样,宫齐月略挑眉,一想,这件事是有点棘手了,否则母后不会如此难以启齿。
  “呃……萱萱……她……”天后用眼神示意天帝接下发言权,没办法,她实在说不下去了。
  天帝万分无奈地接下这“发言”的烫手山芋,谁教他对娇妻疼逾生命呢!
  “萱萱她是用封印把灵气锁在那名凡间女子的身上,不过这次萱萱设封印的方法比较特殊,比我们一般用的方法高深很多,要用法力是感应不出它的存在和位置的,所以你必须……”天啊!真是难以启齿啊!但以下的内容是最关键的所在,不说也不行。
  他发誓,等他那宝贝儿女一回来,他非好好打她一顿屁股不可,实在是太宠她了,才会计她这么胡作非为,每欠都留下;堆烂摊子让他们收拾……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先把眼前这件事解决掉要紧。
  天帝振作起精神,续道,“所以你必须在那女子不着寸缕的情况下才找得到封印的位置,而且‘隔突破印术’无法销毁那封印,必须要……”宫齐月瞪大观眼等着父亲说下去,“必须要‘直接’点在封印上,这样那封印才能完全消除。”喝!终于说了,解脱了!
  “什么?!”宫齐月不敢相信自己的所听到的,他们居然……居然要他……去看一个女子的身子?!天啊!这……这像话吗?
  “我……我是男的吔!怎么不派其他女神仙去?那不是比较合适吗?”宫齐月结结巴巴地企图作最后的挣扎。
  “唉!这方法父王也不是设想过,但你仔细想想,萱萱这么做可不是以往那些小小的恶作剧而已,她这次的行为已违反了轮回因果,是严重触犯天规的行为。
  “父王是希望能在轮回尚未被破坏之前尽快把它纠正回来,让萱萱免受天规的责罚,因此这件事必须暗中进行,而且要愈快完成愈好,以免被其他仙人得知。”这是天帝最慎重的考量。
  虽然他身为天界最高的执法者,执法该公平、公正才是,可他毕竟是有七情六欲、有感情的,难免对自己的宝贝女儿有那么些私心,但为了不让其他神仙质疑他的公平性,所以这件事就必须得在暗中进行。
  宫齐月当然了解父亲的用意,但……要去看一个女子的身子,这……
  “齐月,你就帮母后这个忙嘛!齐月……”天后央求着。
  看母亲一脸请,宫齐月觉得自己快投降了,突地,他灵光一问道,“怎么不叫云蔚去?”云蔚是他的弟弟,云蔚应付女孩子一向比他这做哥哥的来得在行,且得心应手。
  “云蔚的修行还无法破除萱萱设的那个封印。”天后驳回了他的提议。
  由于雪萤特殊的体质——灵婴,故她有很多地方和一般的神仙并不相同,例如:她一出生就有法力,不须再修行,还有她施法时只要意念一动就行了,不须像其他神仙那样还得吟咒语,至于雪萱的能力究竟到这哪个程度——尚无法测知,只知道她很厉害就对了。
  宫齐月十分讶异,他设想到小妹小小年纪,能力居然腾于有数十万年修行的云蔚,真是不可思议呀!既然云蔚不行,那小妹自个儿呢?
  思及此,他道,“要小妹自己去解除那个封印不是比较快吗?”而且也比较“方便,”他记得凡间有句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小妹去,再适合不过了。
  听宫齐月这么一说,天帝和天后的脸色瞬间黯淡了下来。
  “小妹发生什么事了吗?”宫齐月紧张地问,不然为何父母亲的神情会如此哀伤?
  “萱萱……”天后的泪水忍不住滑落了下来。
  “父王,小妹她怎么了?为什么母后……”宫齐月更紧张了,小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母后这么悲伤?
  天帝举起手,示意他待会再说。
  待过了一会儿,天后发泄完悲伤的情绪后,天帝体贴地问:“要不要回房休息?”看着心爱的妻子伤心难过,他的心就像被拧着一般地难受。
  天后摇摇头一,“等这件事解决了再说。”
  “好吧!”天帝轻拥着爱妻,给她温暖和安慰,并以最简洁、最快的速的方法,把女儿萱萱灵气不足、下凡寻找解药的事情简单扼要地叙述了一遍。
  “小妹什么时候下凡的?”宫齐月关心地问。
  “就是今天,到现在大约是凡间的两个多月了。”天帝道,不知她找到解药了没有?唉……担心啊!”
  “为什么不派其他神仙出去找呢?宇宙如此浩瀚,小妹此刻又灵气不足,不能使用法术,她要找到什之时候才能找得到解药啊?”宫齐月问,恨不得立刻飞身下凡去帮助小妹寻找解药。
  天帝摇摇头,“不是我不派人下凡去帮忙,而是那解药——‘七彩芙蓉’,是株具有灵性的植物,除非是它命定的主人,不然任谁都寻不到它的。”
  “那小妹是不是它的命定的主人?”宫齐月赶紧问。
  “不知道,所以我才要萱萱亲自下凡去寻找,希望她和‘七彩芙蓉’有缘。”天帝说完后,又叹了口气。
  “这……”小妹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他这个做大哥的还能说什么呢?“好吧!我现在即刻出发去办妥这件事情。”为了小妹,他“牺牲”一下是值得的。
  “等一下!”天帝出声阻止宫齐月欲离去的脚步,“我还有两年事情要交代你。”他道:“第一,你要找的那名女子叫段玉蝶,她存在的位置是地球亚洲,时间是北宋时期,她是南方大理国的湘湘公主,寝居名唤翠湘宫。
  “第二,由于这件事必须暗中完在,所以父王希望你这次下凡,除了解除封印的时候外,其他若非十分必要,别动用法术,以免被其他神仙发现你,知道吗?”
  天帝叮咛着,因为在施法时,施法者周遭的气流会有明显的大波动,那会主让管理该区的神仙发现。
  “孩儿知道了,孩儿告退。”宫齐月离开了心园,迅速地往凡间而去。
         ※        ※         ※
  炎炎夏日,午后的阳光热情奔放地照耀着大地,散发出它源源不断热力,翠湘宫外一座小小的凉宁里,一个小小的人儿坐在石椅上,手拿一本快被翻破了的诗集,轻轻地朗诵着。
  认识段玉蝶的大都知道,此举只有在一个时候她会表现出来——她无聊的时候,她只有在极为无聊时,才会拿出一本诗集吟诵,借以排遣无聊。
  言入黄花川,生逐青谷水;
  随山将万转,趣途深松里。
  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
  漾漾几菱行,澄澄映葭苇。
  我心素已闲,清……
  突然传来的叫喊声、打断了段玉蝶的吟诵——
  “公主,公主,你快出来呀!大事不好了,公主。”长廊的那头,她的侍女小倩边跑边喊。
  段玉蝶兴匆匆地放下手中那本快被她翻烂了的诗集,正想开口问小倩发发什么好玩的事时,小倩却跑进屋里去了。
  “公主,你在哪里呀?快出来啊!”小倩在屋里搜寻了一遍后,仍不见段玉蝶的人影,“唉呀!公主是跑到哪儿去了?怎么不见人影?真是急死人了!”小倩喃喃地吟着,眼光仍不停地在四处搜寻着。
  终于让她看见屋外正在向她招手的段玉蝶,她快速地冲了出去。
  “原来你在这儿,害我找了老半天!”小倩轻拍着自己的胸口,试图平缓因奔跑而加速的气息。
  段玉蝶斜睨了她一眼,取笑道:“小倩,你不是一向叫我要有气质点吗?怎么今天你自己却又跑又叫的,想向我看齐吗?”
  小倩的脸红了红,“我……我那是因为我有急事嘛!”
  “喔?什么急事能让我们小倩从有气质的大家闺秀变成了又蹦又叫的小野马?”段玉蝶仍不改她促狭的语气。
  说到急事,小倩这才想起地急道:“现在没时间玩了啦!公主,你听我说,大事不好了,皇上答应把,你许配给奕亲王的大儿子段尧,明天早朝就要下后赐婚了。”
  “什么?!你这是听谁说的?”段玉蝶希望这只是个误传。
  “就是皇上的身边的小顺子公公啊!”小倩回道。
  这么说来,误传的机会是微乎其微了,“这……皇兄怎么可以这样?竟然要把我许配给那个‘段色狼’?!”段玉蝶不敢置信地叫道,谁不晓得段尧那家伙是出了名的好色,也因此她和小倩才会封他为“段色狼”。
  “公主,你还是快想个办法让皇上改变心意,否则明天诏书一下,就怎么也不能更改了。”小倩提醒她。
  “对,我要赶偷想个办法让皇兄改变心意。办法……什么办法才能……找母后。”说完,段玉蝶迅速地朝太后寝宫方向奔去,现在只有母后才能救她了。
  见段玉蝶迳自地朝太后寝宫奔去,小倩急忙地在后头喊道,“公主!等等我,公主……”边喊边赶紧随后追了过去。
  ------------------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