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代替父亲被征召到北方蛮族的瓷艺家
    原打算一生耗在她所爱的“龙泉窑”上,
    却遇到契丹贵族──这个生在大漠里的男人,北方最剽悍的蛮族一支……
    在知道她是女扮男装之后,他以她是奴隶ㄉ身分要她屈服于自己!
    并且以她在青瓷艺术上的成就和侵宋两项理由,为要挟她留下的借口,
    迫使她成为被他的情欲和权势囚困的爱奴……
    但爱奴仅仅是爱奴,“奴”字是不会改不会变的,
    他有欢爱别的女子的自由,却有逼迫她屈从的权力,
    她明白除非逃离的那一日到来,回到中原她才能作她自己……
    而当那一日真正来到,他也才觉悟,原来他也早已深深爱上他ㄉ女奴,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