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册

第一章


  “格格,格格……”
  年仅九岁的简亲王府大格格一个人待在书斋里,她的丫鬟珠儿一路叫过来,就见亭嫣格格一个人也不知在看什么书。
  “跟你说过许多次了,走路别莽莽撞撞的,要是被额娘看见了,又有一顿好骂。”亭嫣回过头,冲着珠儿嫣然一笑。
  不过一个九岁大的孩子罢了,说起话来却比十二岁的珠儿沈稳老练许多,清晰的口齿、稳定的声调都教人为讶。
  珠儿望了窗外一眼,距离书斋外两栋楼的大园子里,有一群正在玩耍嘻闹的孩子,里头有简亲王府的二格格亭嫣、小贝勒亭渊和一群十多个随身服侍的丫鬟、小厮们。相较之下,简王府的大格格亭嫣,却只有她珠儿一名侍女伺候她日常起居事宜而已。
  “格格,您又躲在书斋里看书了夕”珠儿收敛了点,轻声细语地问。
  简王爷平日极少上书房,自从亭嫣跟着亭渊的老师学识字开始,大多是亭嫣在使用这间书斋。
  “珠儿,你过来,瞧瞧我找到什么书,可有趣哩!”亭嫣招手唤来珠儿。
  珠儿走过去,左看右看瞧了半天,才搔搔头狐疑地问:“格格,这上头的蚯蚓字,珠儿斗大也不识得一个!”
  亭嫣愣了愣,才歉然一笑。“对不住,我忘了你不识字了。”
  珠儿搔着头傻笑。“格格,这上头有什么好玩的啊?”她虽然看不懂,可还是挺好奇的!
  “这上面写的全都是命算卜卦之学,很有趣的!”纤丽的小脸笑盈盈的,笑容绽开在她白哲的小脸蛋上,灿若春花。
  珠儿侍候了亭嫣三年,初初第一眼见到格格时,格格不过是个六岁大的孩子,可就是这笑容竟把她给迷住了!更别说格格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气质,连珠儿自个儿也想不明白,一个小小的孩子怎会有这么大的魅力。
  可在府里待得久了,珠儿也明白王爷和福晋并不怎么疼爱亭嫣格格,反倒是任性骄纵约二格格亭嫣,让王爷、福晋疼惜入命……
  打从简王府的二格格亭嫣出世以后,亭嫣格格就注定受人冷落的命运!
  亭嫣格格太美了!她自一出生就成为所有人目光的焦点,自然更夺去了简王爷和简福晋所有的疼爱!再来又是王府小世子亭渊贝勒的出世,从此亭嫣格格受到的冷落就更明显了!
  “忆?命算卜卦?怎么王爷的书房也会有这一类的书?”珠儿问。
  “我是从箱子里翻出来的!”亭嫣道,指了指一箱上头蒙了层厚灰的铁箱子。
  “唉啊,锁匙都锈开了!”珠儿翻了翻里头的东西,竟然全是些命算卜卦之书,还有一个擦拭得晶亮的大罗盘。
  “可不是!”亭嫣笑道:“这大概不是阿玛的东西,也不知是谁寄放在阿玛这儿的!”
  珠儿皱了皱眉头,突然想到什么……
  “糟了!格格,我来是请您到大厅去的!杏妃娘娘这会儿正在厅里同福晋说话,正等着说是要见您和二格格、小贝勒,就是福晋让我来请您呢!”珠儿懊恼地敲了自个儿额头一下。“瞧我这猪脑袋哩!”
  杏妃是简福晋的妹妹,小了简福晋十来岁,三年前才入宫,一入宫就得到圣上的恩宠,封为贵妃。因为得宠,她才能得圣上恩准,特予每年到简亲王府来走动几次。
  “娘娘来了?”亭嫣眨眨眼,从容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那咱们快走,别让烺娘久等了!”她云行似地,转眼间已经步履优雅地走向房门口。
  “欸欸-格格,等等我啊!”
  亭嫣说走就走,珠儿忙跟在亭嫣身后,往大厅跑去。
  “姊姊,你也知道,我进宫这三年来未曾生得一男半女。”杏妃娘娘叹了口气,美丽的面庞上通出无限忧郁。
  简福晋听了也只得劝道:“这事儿别心急,慢慢来,改明儿个我再替你问问黄师父,看看有没有更有效的灵符。”
  杏妃摇摇头,打断简福晋的话。“这三年来什么法子没试过?那些符咒要真灵验的话,早就坐效了!”她抑郁地接下道:“你也知道,如今圣上已日渐老迈,我在宫里想尽办法却不能生得一男半女,要是哪天圣上爷他有个万一-这也是料不准的事!届时我的下半辈子该指望谁?”杏妃越说越苦。忍不住悲从中来,掉下眼泪!
  纵然现下圣上疼爱她,可别说等万岁爷百年之后,只说过得几年她红颜不再,届时失宠难免,现下若没生个一男半女,往后的日子就难挨了!
  “妹妹?你别这么悲观,总有法子的”
  简福晋正要开口再劝,杏妃却突然道:“不过如今我已经不怕了!”她抹去泪痕,一扫愁容,笑颜乍现。
  “怎么……你可是有了?”简福晋一听,也是喜出望外!
  杏妃摇头。“是个现成的孩子!”她笑着道。
  “现成的孩子?”简福晋听不明白,满脑子疑问。
  “记得日前严妃去世的消息吧?她留下的孩子,圣上答应过继给我了!”杏妃高兴地解释。
  “可是德煌吗?”简福晋也笑开了脸。“那是个好孩子呢!可真是恭喜你了,妹妹!”
  杏妃笑道:“可不是?那孩子挺懂事的,性子又率直,应该不难带才是!”
  “不过那孩子也有十岁了吧?”简福晋突然间。
  “是啊!”杏妃侧过脸问:“姊,你问这做什么?”
  “都十岁大啦……”简福晋犹疑地道。“这时早认得亲娘啦可往后你虽然辛苦拉拔他长大,可他心底终究会记得自个儿的亲娘是谁,这个……”
  杏妃脸色变了变。“姊姊,你想说什么?”
  简福晋沈吟了半晌,才脸色沈重地道:“妹妹,你其实明白我的意思!要是为将来想,做姊姊的我倒有个主意,就不知你会不曾怪我存有私心?”
  “什么主意,姊姊你说来就是!”杏妃急道。
  她自然明白简福晋欲言又止是什么意思!
  德煌已经大了,他认得自个儿的生母是谁,往后纵然她待德煌再怎么好,至多母子俩相处融洽,他不曾把她当成是自个儿亲娘看待,可往后她却得指望德煌替她挣气,恭敬她、孝顺她。可像如今这样,虽说德煌是个好孩子,也难保将来不会有个变量!
  简福晋点点头,既然杏妃问了,她才道:“我是想……不如让咱们联个儿女亲家,一则来个亲上加亲,二则结了亲家后,德煌就既是你儿子又是你的甥女婿,这关系又深了一层,再怎么样也比他将来娶了别家的闺女好上百倍!”
  “好主意?”杏妃深深点头,简福晋的话让她顿时安了十倍心!
  “姊姊,你肯把甥女嫁进宫里全是为了妹妹一人,怎么说是存有私心!”
  简福晋见杏妃答应,忍不住摀着嘴笑,乐不可支!“妹妹,你这么说,好象我这做姊姊的占了便宜又卖乖了?”
  “姊姊。你这说哪里话!”杏妃也要借这层关系,拉近和德煌的距离。她想了想又道:“不过这事儿还得等我奏明圣上去,想来圣上必是会准的!”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啦!”简福晋连忙道,她没想到能做成一门天上掉下来的大好亲事,不禁喜出望外!
  “额娘!”简亲王府的二格格亭嫣和小贝勒亭渊被十几个丫鬟、小厮们簇拥着,来到大厅。
  “嫣儿,快过来,我和你姨娘正说着你的事呢!渊儿,你也过来跟你姨娘请安!”简福晋见了一双宝玉明珠般的爱子、爱女,不禁心花怒放,赶紧招手唤来了两人。
  “姨娘好!”两个清秀漂亮的小娃儿齐齐跪到杏妃跟前磕头。
  杏妃见了两个漂亮娃儿,高兴得合不拢嘴,忙扶起来了。见小女娃儿长得漂亮可人,喜欢得直抚亭的头。
  “妹妹;你瞧我这女孩儿怎么样?”简福晋嘴角带笑试探地问。
  “怎么样?万中没一个这般标致的!”杏妃赞叹,把亭嫣搂到怀里,又伸手摸摸亭渊的小头颅。“我有许久没来,这两个孩子长这么大了!”
  亭嫂从懂事就知道自个儿生得美,大人们宠她,她也晓得卖弄乖巧,杏妃一抱她,她顺势就往杏妃身上偎去。
  “妹妹,你喜欢嫣儿吧!”简福晋得意地瞧着自个儿漂亮的二女儿,语气中尽是掩不住的骄傲。
  “这孩子这么漂亮,任谁瞧了都会爱上的!”杏妃道。
  简福晋点点头,笑吟吟地道:“这么-就这孩子给你做媳妇儿如何?”
  杏妃一听简福晋话里意思,立刻笑逐颜开,可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微微拧起眉头。“这……姊姊,你把这么漂亮的孩儿许给我当女儿,我自然高兴,可是……你不是还有个嫣儿吗?莫非那孩子已经许人了?”杏妃问。
  简福晋愣了愣,稍后神色不甚自在地道:“嫣儿还未许配人家,妹妹你所顾虑的,我话末出口前自然地想过,可这两个孩子都是打从我肚里生出来的,我是她们的亲娘,两个孩子我是谁也不偏袒的!可说正格的,就说我也是嫣儿的亲娘,也得说句公道话……我瞧也只有嫣儿能配得上德煌那孩子!”简福晋拐弯抹角,终于说出心底的真话。
  可这“真心话”其实也半真半假,真相只有她自己明白……杏妃睁大眼,不解地问:“亭嫣我见过,虽然是个不大一样的孩子……可……姊姊,你这话又是怎么说?”
  简福晋撇嘴笑了笑。“先别说那孩子长得没嫣儿显眼。妹妹,你说那孩子不一样,你瞧她不一样在哪里?”
  杏妃不明白简福晋这么问的用意,想了好一会儿才道:“也说不出那孩子哪儿不同,总之她和一般的孩子不大一样,就像……就像个没长大的小大人似的!”
  她说亭嫣不一样,指的是亭嫣气质沈静,不似一般稚龄孩天真活泼,倒没别的意思!
  “可给妹妹你说对了;”简福晋哼了一声。“就是这么着!那孩子压根儿不像个孩子,好似生来就多了一付心眼,连我这做娘的也瞧她不透!”
  简福晋话才说完,大厅外头立即传出一道几不可问的抽气声。
  亭嫣以手掩住了珠儿的口,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的神色没变,但仔细瞧仍能看得出她眼底的黯然。
  珠儿拉开亭嫣的手,压低声不平地问:“格格,福晋口口声声说您也是她怀胎十月养的,为什么还这么说您。”
  “嫣儿的确比我好,她能让额娘开心……”
  珠儿不以为然地低喊,“福晋她压根儿是偏私!她不爱您,只爱二小姐!”
  亭嫣却只是低下脸,不再说半句话。她早已知道额娘对她的嫌恶,那绝绝对对是嫌恶!
  从前她从书本里看见“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一句,信以为真,可终于……她从简福晋口里听到真心话了!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吗?亭嫣毕竟只有九岁,再懂事也不能完全澄清简福晋对她的嫌恶,到底是或不是?为人父母者对儿女的挑剔是否就叫理所当然?
  可她真真切切地明白-额娘不喜欢她!
  她小小年纪,心底涌起的悲哀却是那么深重,并不比一个情感丰沛的大人少一些。她胸口受了伤、隐隐地抽痛,清楚地感觉到喉头的酸苦,那咽不下也吐不出的滋味……“可我瞧那孩子挺懂事也挺乖巧的,不像姊姊你说的这般吧!”杏妃皱起眉头,对简福晋的话存疑。
  简福晋只是冷笑,不予置评。
  亭嫣长得不似亭嫣一般娇美可人那也就罢了,可嘴巴不甜又不乖巧讨喜-兼且不爱多话,性格又古古怪怪的,这种孩子叫她怎么疼入心坎?!
  更何况那孩子日渐长大,那张脸叫她愈看愈烦,她打心眼底讨厌她!
  “总之孩子是我生养的,怎么样我最明白!”简福晋眼底闪过一抹诡光,看了看娇甜的二女儿,心情才艾又稍稍好转些。
  “可是姊姊,亭嫣既然还未许人,你就先许了亭嫣给我,这往后……往后你对亭嫣那孩子也不好交代啊!”杏妃道。
  “有什么不好交代的?”简福晋不以为然。“要嫁进宫去,这可不是玩的,亭嫣没这福分,也不能眼红她妹妹的。”她说的似是而非,心底确是有私心的!
  杏妃欲言又止,看了看怀中柔顺乖巧的娃儿,心里也喜欢,便打算顺了简福晋的意思。“话说回来,都等了好一会儿,怎么还没见到嫣儿?”
  简福晋也皱起眉头。“早让珠儿去叫人了,到这时还不来,这般不识礼数,真不像打我肚里生出来的!”口中念念有词。
  “额娘,杏妃娘娘。”亭嫣这才推门进来,珠儿跟在后面,板着张脸。
  她早到了许久,听见说到自己,才在门口杵着不敢进来,怕额娘知道自个儿听见,心底更不痛快……“是亭嫣吗?也长得这般大了!快过来,让姨娘瞧瞧?”杏妃热络地招呼。
  亭嫣静静走到杏妃跟前,福了个安。“娘娘好。”
  “别这么生分,叫我姨娘就成了!”杏妃慈爱地道,拉起了亭妈的手。
  简福晋则是轻轻哼了声,亭嫣嘴巴不甜、又不会主动亲近,一向就教人觉得生分!
  亭嫣静静地回视杏妃,一双清澄明亮的眸子冷静智性,里头似乎住了一个不属于九成孩子的灵魂。
  杏妃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亭嫣,见她虽然不似妹妹亭嫣生的美艳,可脸上恬淡静美的神情,再加上那对眼睛,不知怎的……竟煞是迷人!
  杏妃看迷了眼,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也忘了亭嫣只是个九岁的孩子……“嫣儿!”简福晋唤了一声,杏妃才回过神来。简福晋冷淡地道:“给姨娘请过安了,你先下去吧!”
  “是。”亭嫣又福个身,才退下去。
  珠儿仍然跟在身后,自始至终嗽着嘴。
  “妹妹,那这桩婚事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就是嫣儿和德煌两个……”亭嫣还没走远,简福晋拔高的声音就从厅里传出,以并不避讳让亭嫣听见!
  “格格……”珠儿跑到亭嫣身边,想说些安慰的话,却又不知说什么才好!
  “我到书房去,晚斋不必送过来,我今日吃午斋。”亭嫣淡淡吩咐。
  她自小茹索,这也是让简福晋认为她怪异的一点!
  珠儿听亭嫣这么说,只得点点头。“天冷了,晚些我送件衣服过去。”对格格她只能疼惜在心里。
  格格总是这样!她就是担心格格外表显得太坚强,心事封得滴水不露,苦痛尽往肚里吞,任凭内心再怎么难受了也不轻易示人的性子!
  亭嫣点点头。“不必跟来了,你做你的事去吧!”微微一笑才转身走远,小小瘦弱的身影消失在园子尽头。
  珠儿呆在原地愣了好一阵,才摇摇头,欺了老大一口气,转身往房里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