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北京城里人来人往,初次上京城的小倩,单是看过来来去去的人潮,已经看花了眼。
  小倩孤零零地站在街头,心里头对于怎么寻人全然没个头绪。整个北京城这么大,她贸然上京城找兰欣,到这时才知道困难重重。
  这时已接近晌午,打从天一亮起,她就空着肚子从城外的破庙出发进北京城,赶路这段期间她只喝了些清水,还未曾吃过半点东西。
  站在热腾腾、香喷喷的包子摊前,小情不禁烟着口水问卖包子的老板。
  “唉!小姑娘买包子吗?”卖包子的立刻殷勤招呼。“咱这个摊子卖的包子特别便宜,一个包子只要一角钱,两个包子两角钱!”
  “喔…”小倩翻遍藏银子的腰巾只找到一角钱,这是她仅存的盘缠了。“包子大哥,我只有一角钱…”
  “一角钱就只能买一个包子!”卖包子的伸手拿过小清摊在手心的一角钱,换了一个热呼呼的包子到她手上,那一角钱立刻收入自个儿的钱袋里。
  “包子大哥,你这摊包子卖的当真比较便宜吗?”小倩手上拿着那个香喷喷的热包子,清亮的大眼睛却紧盯着卖包子的钱袋,怎么也舍不得被收走的一角钱。
  “这还用得着问!不信你到这条街上各个包子摊去比较、比较,咱这摊包子不但便宜,而且料好又实在,全是实实在在的绞肉馅,完全不掺粉的!”
  “可在咱们乡下,一角钱就可以买三个大包子,里头同样是道道地地的猪肉馅儿。”小倩天真地道。
  实包子的听了这话撇了撇嘴,心底直骂她土包子!“乡下怎么能跟咱们京城相比!小姑娘要买一角钱三个包子就出城外去,走个十来里路的,大概可以拿一角钱买到两个包子!”
  卖包子的说完,又有其他上前来买包子的客人,卖包子的便不再理会小倩,只管招呼一口气买五、六个包子,懂得行情的好客人。
  小倩拿着包子,在包子摊前站了好一会儿,她犹豫了许久,直到手里的包子都凉了才退到一边去,把手上的包子撕成两半,一半小心翼翼地包在布巾里,另一半配着水壶里的清水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咀嚼着。
  当初小倩从杭州乡下上京城来找兰欣,身上只带了五两银子当盘缠,一路上她省吃俭用的,夜晚只能睡在破庙或空屋里,更坏的时候还有窝在稻田边将就过一夜的。这般困难总算来到了京城,可这会儿她身上的盘缠已全花光了,可她却还没开始打听兰欣的下落!她只知道兰欣是让一名京里来的贝勒爷带走的,却不知道那贝勒爷住在京城哪里?
  细嚼没咽地吃完半个包子,灌了一肚子水,小清收好随身携带的水壶,又走回包子摊前。
  “包子大哥,你知不知道北京城里有个叫‘贝勒爷’的人?他长得好俊、好有派头,听我老爹说他人就住在这京城里最大、最气派的地方,大概是条腿,谁说进不得!”说完,硬要往里头闯。
  小倩身形轻巧,又学过一点拳脚功夫,在守卫间乱闯乱窜,几名守卫一时间也手忙脚乱地抓不住人,只得一拥而上包围住她。
  “喂——你们别仗着人多欺负我!”眼看被包围住了,小倩硬着头皮,腰杆挺得笔直地叫嚷。
  “哼!倒没见过这么嘴硬的丫头!咱们便是仗着人多欺负你又如何?”带头的守卫冷笑道。
  “喝,你们几个大个儿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羞也不羞?”说罢,她朝围住她的那几个人做鬼脸。
  几名守卫一愣,带头的那人皱起眉头道,“只要你别惹事,咱们便不找你麻烦!”
  这话算是让了一步,可惜一心找人的小倩听不进去!“我不过进去找人罢了,几时惹事来着?你们就行行好放我进去嘛!”
  “这是咱们职责所在,不得放行!”
  小倩见说不通,眼珠子一转——
  “我不跟你们罗嗦啦!”
  她身子轻巧,像尾活溜的鱼,话未说完就往里头硬闯——
  “拦住她!”守卫大叫。
  一时间,几名大汉竟徒不住一名小女子,小清四处乱闯的结果弄得侍卫们人仰马翻……
  “这是在做什么?”一声娇斥声传来,一伙人顿时凝住身形,暂时停止有如恶虎扑小鸡的可笑画面。
  “大阿哥吉祥,悦宁格格吉祥。”几名守卫一认清坐在马上的人是谁,即刻“咚、咚、咚”地,匐身跪了下去。
  小倩只管眨着大眼,傻愣愣地杵在原地瞪着马上那宛如天人般,教人目不转睛的美少女和天仙公子,还有坐在那公子马背上,柔得似水搓出来的大美人儿。
  小倩一生中从没见过那么俊俏的人儿,两名姑娘像玉人儿一般;而那身形伟岸的年轻公子更是教小倩移不开眼光,他那温雅的笑容似乎是冲着自个儿而笑,朗若春风的俊逸面容上,有着一双沉定的星眸,以及似笑非笑的勾人目光……
  他目光突然转移到小倩身上,冲着她嘴角勾出一撇淡淡的笑痕,沉定却掩敛冷光的眸子,闪过一抹浅而易见的兴味,却显得有些轻优,漫不经心
  “喂,你是什么人?胆敢在咱王府前放肆!”坐在马上那名美少女见小倩直愣愣地瞪大眼也不下跪,便撅起小嘴斥骂小倩。
  “禀格格的话,”那名侍卫长抢着开口道。
  “这刁民硬要闯进王府,属下正尽全力拦阻……”
  “住口!我又没问你,你喳呼个什么劲儿!”悦宁娇蛮地斥喝多话的守卫长。
  “是、是小的该死……”守卫长的头垂得极低,就怕惹这位娇格格生气。
  王府里头众人皆知,王爷把小格格宝一般地呵疼在掌心,只要在府里当差的,除非命不要了,谁敢惹这位小格格一丁点儿不高兴!
  “喂,本格格问你活,你还不快回答!”悦宁皱起后头,不高兴地瞪着傻呼呼盯着大阿哥,瞧得目不转睛的小倩。
  “你问我吗?”小倩猛地回过神,掉头望向马上的少女。
  “什么你啊、我的!大胆,见了本格格还不快跪下!”
  “跪下?我为什么要跟你下跪?”小倩瞠大眼,不以为然地嘟嚷。
  这回换悦宁睁大眼,打她出生起便没人敢这般同她说话。“放肆!”她气急败坏地斥喝小倩,一时间只觉得没面子极了,白嫩的面颊霎时变得火红。
  “怎么我又放‘四’啦!你老提放‘四’这两个字,怎么不换个词儿说,就是放‘二’、放‘三’也新鲜些……”
  悦宁一对杏眼瞪得更大。“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她毕竟是个孩子,气归气,一时间反倒给搅和得愣住了。
  “我又哪儿胡说八道了!是你自个儿动不动放‘四’、放‘四’地乱吼一通,谁知道你除了这两个字外,能不能再找点新鲜词儿了……”
  “放肆!”这回是站在悦宁马边一名随从看不过眼,放声斥喝。
  “戎左,你替我教训这刁民,瞧她还敢贫嘴!”悦宁回过神来,支使放声斥喝小情倩随从替她出气!
  “喳。”戎左领命,迈开一步便要上前动手抓人。
  戎左负责保护悦宁的安全,功夫自是非比寻常,一出手就像抓小鸡般揪住小倩的后领子——
  “喂,你这个凶婆娘怎么不讲理呀?我也没惹你,你为什么叫这大块头抓住我?”
  小倩两条腿尽管左踢右蹬,却连戎左的袍子下摆也沾不着边!
  “住四!不得放肆!”戎左斥喝小倩。
  “什么放‘三’、放‘四’的,就为了我不懂你说什么来着,也没必要动手动脚的……唉哟!”戎左见小倩没反省之意,扭住她的纤腕加倍使力!
  “唉哟……好好好,那就你说的全对、全有理,就是再来放‘五’、放‘六’的我也全认了!”
  小倩没遇到秦老爹前以乞讨为生,虽然她性子率直,不懂看人脸色,可在街头混久了,至少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现在她教人给拗住手臂,对方又人多势众,这时再不识时务就是个道地的蠢子,还白白教人给欺负了!
  “你又胡诌些什么!”悦宁听了这话,眉头都拧了!“戎左,快点把这大胆刁民结结实实教训一顿,瞧她还敢不敢贫嘴!”
  “喳。”戎左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立即使劲揪住小倩的手臂。
  “唉哟!都说了我又没得罪你,你干什么老叫人往我身上招呼!打的人不是你,你不疼,我可疼得很呢!”小倩一个劲儿地哇哇嚷叫。
  “住口、住口!戎左你还等什么!还不快动手替我教训她!”悦宁气急败坏地斥喝。
  戎左是武功高手,小倩那三脚猫功夫打不过人家。
  “喂,你这女人讲不讲理啊!一上来凶巴巴地不说,还专仗着人多欺负人!”看这情况悦宁是不打算放过她了,小倩只得在口头上逞能。
  戎左也没让小倩好过,见她又逞口舌之能……一个扭腕,小情便不由自主地在原地打了一个陀螺,“砰”地一声,整个身子被抛到门板上再弹回大街,戎左一点也没怜香惜玉!
  “唉哟哟……不是我说.这位大哥您出手也轻些,小倩我好歹也是个弱女子呀!”
  小倩跌回街上摔个狗吃屎,却没敢跟摔她的戎左大呼小叫。
  “戎左,尽管出手!力道若轻了,回头本格格就唯你是问!”悦宁坐在马上神气活现地支使戎左。
  小倩咕哝两声,低头瞧见自个儿存宝贝似省下的小半个包子被打落在地上,沾满了土灰,小半点肉馅全洒了地,她心疼地瞪大眼,再也顾不得的指着悦宁的鼻子大骂,“喂,你这不讲理的格什么东西的!你叫人摔了我的包子,瞧你怎么赔给我!”
  “哼,不过摔了个具包子罢了!戎左,丢几个银角给这个讨钱的小乞丐!”悦宁刻意羞辱小倩,并非有意赔偿。
  “谁说了要你的脏钱!我要你还我的包子来!”小倩不甘叫人欺负,伸颈两拳掐得死紧,火气也跟着上来了!
  “半个臭包子值几角钱!本格格不计较你这小叫化子刚才的无礼,还好心要施舍你银子,你还想怎么着!”
  “呸,收起你的‘好心’罢!”小倩粗野地对着悦宁瞪口水。“我就要我的肉包子!别的不要,就要地上弄脏的这个,你还我个干净的肉包子来!”
  两个小女娃对阵叫嚣,这会儿两人互相卯上了,谁都看谁不顺眼!
  悦宁恨恨地哼一声,使个眼色,戎左立刻朝地上抛下一锭银子。
  小倩气鼓鼓地抬腿飞踢一脚,那锭银子应声滚到一旁的沟缝里。“有钱又怎么样!有钱也不能这么欺负人的!”
  “你——”
  “我什么我?今儿个你要不赔还我的包子,我就不同你善罢干休!”
  悦宁打小起就从没人这么顶扛过她,气得她喘呼呼的,既有些佩服,可也恨死了小倩!“戎左、戎左!把这大胆刁民给我抓起来,关进王府大牢里,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出来!”
  戎左即刻上前揪住小倩的后领,扯着她瘦小的身子往敬谨王府内拖!
  “喂,臭婆子、蛮婆子!你站不住个理字就要这大块头对我动祖!敢情这北京城里是没天理了,才容得你们这些人作威作福!”
  小倩一边挣扎、踢扭,嘴里连带骂进在场一千大众!
  眼看众人皆作壁上观之际……
  “住手,戎左!”同样坐在马上,一直没开口的那名该公子突然出声,喝止了戎左粗暴的拖扯。
  戎左应声即刻放开手,态度很是恭谨。
  小倩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姿势非但谈不上文雅,简直是狼狈!她一听到声音,修地扬起脸蛋儿,迎着亮灿灿的回头,眯着眼儿望向出声喝住戎左的俊公子……
  “大阿哥!”悦宁不依地转向那俊公子娇唤。
  “住口,没听见人家说什么来着,咱们敬谨王府可是仗势欺人的吗?”定隽冽眸一碟,眼光凌厉,声音却不可思议地轻柔温存。
  “可是——”
  悦宁还要辩驳,定隽一挥手制止了她。
  “戎左,给这位姑娘几锭银子,另外差人到街上买几个肉包子赔给这小姑娘。”说罢,定隽翻身下马,直直朝小倩而来。
  “抱歉,舍妹无礼。冒犯了姑娘。”他微欠身扶起跌倒在地的小清,清翟的俊脸勾起一抹魅惑的笑痕……
  “没……没关系……”小倩几乎是痴迷的,傻促盯着定隽瞧,一双眼珠子瞬也不瞬地钉在定隽脸上,整个人像被下了咒似地全傻了。
  “瞧够了吗?”他突然对着小倩敛起抿在嘴角的笑纹,轻声道。
  小清一怔,小脸儿基地一阵燥红,急急忙忙挣开定隽的怀抱——
  “我……我大人有大量,这回就不同你们计较了!现下我还有要事儿呢,不同你们扯了!”她慌慌张张地退了几步,躲瘟病似的骤然避得老远!
  定隽扬扬眉角,眼底掠过一丝兴味。“戎左,方才我吩咐什么,老老实实给我办妥了!”
  “喳!”戎左弓着身子,诚惶诚恐,没敢有半点马虎。
  “走吧。”定隽翻身上马,前座的美人立刻倚向他健硕的胸口,那妩媚娇弱的姿态,柔得似水般。
  小倩杵在原地半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两只大眼睛不听使唤地盯住了骏马上一对神仙美眷,瞧得一愣一愣的。
  坐在定隽身前的美人,看到小倩那副土里土气、傻不愣登的土模样,不屑地嗤笑出声。
  直到三人两马全进了王府,小倩还兀目瞪着王府大门的门板发呆……
  “小姑娘,方才大阿哥吩咐了,你跟我走吧!”戎左挡在王府门口,遮住了小倩的视线。
  “走?上哪儿去?”小倩一时糊里糊涂的,愣头愣脑地反问戎左。
  “跟我上街买包子去啊!”
  “买包子?”小倩眨巴着大眼。“……是啊,我是想买包子!可我身上没钱了,看情形下一顿饭我得饿肚子了……”方才她瞧着定隽脑子里乱烘烘的,压根儿没注意他说了些什么。
  戎左皱起眉头。“你又在胡扯些什么!快快跟我走,买了包子我好交差了事!”说完他强行拉起小倩的手,先塞了几锭碎银到小倩手上。
  “咦?你给我银子做什么?都说了我不拿那格什么东西的臭钱了!”
  “往口!再无礼我就揪你到王府大车去吃免钱饭!咱们也不必买包子了!”戎左沉声恫吓。
  “嗟,那格什么东西的这会儿又不在这儿,你还装模作样的做给谁看呀!”这会儿悦宁不在,没了人支使,小倩可不把戎左的恫吓当一回事。
  戎左板起脸,突然揪住小倩的衣袖掉头就往市集的方向走,不再跟她鬼扯。
  “唉唉唉,你带我上哪儿去啊?”
  戎左只管往前走,小倩甩不脱他,只得一路让他拖着走。直走到市集里,戎左一口气买了数十个肉包子塞到小倩怀里,总算交差了事!
  “记着,拿了银子和包子就滚得远远的!别再出现在王府门口,下回要再让我给遇见,没了大阿哥撑腰,我可不对你这小叫化子客气了!”
  “喂,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姑娘我有名有姓,谁是小叫化子啊!我又没伸手要你什么,银子和包子全是你自个儿塞给我的,算是你求我要的,可不是我开口跟你讨的!”
  戎左冷笑一声,不再理会小倩,就此掉头而去。
  “嗟,笑得这么阴险,就算再有下回,见了你们两个瘟神我还不趁早闪得老远!以为我怕你们吗?我小倩大人大量,不同你们计较罢了!”见戎左魁梧的身形消失在转角,小倩立刻出口叱骂,出出方才那口憋得不舒畅的乌龟气。
  咬了几口包子,心底踏实了些,方才她放的马后炮只不过有口无心,无论如何,为了打探兰欣的消息,即使冒着可能撞见那两首“瘟神”的据运,她还是得想法子混进王府一趟!
  “唉,说不得,看这情形就算那地方是龙潭虎穴,我也得走一趟了!”吁口气,小倩自言自语。
  怀里兜着十多个还热呼呼的包子,小倩闪了闪神,不知怎地突然想起定隽胸口的热度……
  “唉,想哪儿去了我!”甩甩头,她用力敲自个儿的脑袋瓜子。“得快想个法子混进那宅邸里才成!”
  揣着包子,她就蹲踞在街角,苦苦思索起混进王府的法子来。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